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看起来这位郑大太爷还真被自己气坏了,郑香盈微微笑了笑,拿了银票便转身走出了宗祠,郑香芳与郑香芬两人牵着手跑了出来跟上了她:「二姐姐,你真的要搬去田庄住了?」

    郑香盈点了点头:「我走了以后你们要好生照顾着你们家姨娘,需知那王姨娘与郑远山都不是吃素的,不是我要诅咒你姨娘,她肚子里头这个弟弟能不能生出来还不知道呢。」

    郑香芳与郑香芬两人听了这句点醒的话,想到了一年前自家娘掉了孩子的那件事儿,不由唬得魂飞魄散,两人拉住郑香盈的衣角,眼泪珠子都要落了下来:「二姐姐,那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要做手脚,饮食里边最容易,你们两人要好生注意你们家姨娘的饮食,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别被人收买了,自己时刻要留心着。」郑香盈暗自庆幸,虽然这事挺为难她,在前世她连男朋友都没有找,可幸得闲时看了不少宅斗文,里边说了不少这些腌臜事情,若是一切如小说里边那样发展,她也能算得上半个宅斗小能手,只是以前空有理论知识,现儿却要用于实际操作了。

    郑香盈摸了摸郑香芳的头发:「让你家姨娘少到外头去走动,说不定到哪里闪了脚,摔了跤,动了胎气孩子也难保住。」

    「我知道。」郑香芳揉了揉一双兔儿眼:「我与妹妹一定细心照料姨娘。」

    郑香芬紧紧的攥着郑香盈的衣裳不放:「二姐姐,我们能不能与你住到一处?」她的小脸仰着,渴盼的望着郑香盈,细如牛毛的雨丝落在她的脸上,与那泪水混合在了一起,让她巴掌大的小脸上不断的闪着光。

    「这个……」郑香盈有些迟疑,不是她不想帮忙,只是她再将杜姨娘一屋子人也弄到田庄去,还不知道郑氏族里会如何说她呢,可瞧着郑香芬那模样她也心软得不能开口拒绝:「瞧瞧看再说,若是那王姨娘对你们家姨娘下手,你们再搬来也不迟,否则族里该又有闲话好说了。」

    郑香芬点了点头:「二姐姐,你放心,我会和姐姐一起照看好姨娘的。」

    细雨纷纷,蒙蒙的在她们身上落了一层,宗祠前边的几棵樟树发出淡淡的清香,身后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郑香盈回头一看,就见郑远山带着郑香林与郑远帆从里边走了出来,嘴角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

    「二妹妹,你可真是猖狂,连大太爷都敢顶撞。」郑远山走到郑香盈面前,讥讽的看了她一眼:「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你以为捞了一万两银子便合算?你得罪了大太爷,以后还不知道会要吃多少亏呢,真是眼皮子浅!」

    「我做的事儿,轮不到你来做评价。」郑香盈昂头看了郑远山一眼:「你先去将气度神情操练好了再来与我说话,记名的嫡子与真正的嫡子,果然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郑香盈只觉得神清气爽,交代了鲁妈妈与方妈妈收拾东西,自己带了小翠拿着花锄走到了中庭。

    挨着墙是一溜她亲手栽种的花草,她找到那株茶花,用手将茶花树下的残叶捡开,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始用花锄将那根部的泥土慢慢刨开。这茶花可是她费尽心思才嫁接好的精品,这样的宝贝可不能留在这里。

    和小翠一起刨了约莫有大半个时辰,那株茶花的根部被刨出了一个大坑,郑香盈握住茶花枝干,一边试着用力,一边将茶花树不住摇晃,那些细小的根部慢慢从泥土里带了出来。郑香盈双手将茶花捧住,不顾一手黄泥,笑得格外开心:「总算是移出来了。小翠,帮我来培点黄泥,再用麻绳捆好根部。」

    「哟,二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呢?」身边出现了几双鞋子,有一双鞋子上头是一条银白色的缎子裙,被肥硕的两条腿撑得没有一丝波纹:「二小姐,你怎么不去收拾金银细软,反倒在这里伺候起花花草草来了?莫非是昨日被大太爷赶了出来,心里想不开,竟然便疯疯癫癫了不成?」

    郑香盈都不用抬头,瞧着这刺眼的裙袂,听到这尖锐的声音,便知道是那王姨娘过来了。她被族里任命暂时帮着郑香林管着七房日常开支,似乎便得了一块护身牌子一般,大清早便踏进了内院来查看鲁妈妈她们收拾东西:「既然二小姐自己要求住出去,那可只能带走她自己的东西,老爷夫人的东西可一点都不能动,这都是七房的家产,怎么能给她带着走?」

    王姨娘现儿可是威风八面,郑信诚与郑夫人不在,郑远山在族谱上头是嫡子的身份,她又有郑大太爷撑腰,这郑家七房仿佛便是她们娘儿几个的天下,杜姨娘她不看在眼里,瞧着郑香盈心中可是不忿,想到以前她让丫鬟婆子收拾自己的事儿,气便不打一处来,能逮着挖苦她的机会怎么能放过。

    「哎呀,王姨娘,我们家姑娘想干什么,还得用你来指手画脚不成?你不用拿了鸡毛当令箭,族里也只是让你给大小姐打打下手罢了,大小姐都没有见到出来,你怎么在外头蹦跶得这么欢!」小翠在旁边拍了拍手,黄色的泥巴溅得地上都是,有几点还溅到了王姨娘的裙子上,她尖叫一声便往旁边躲:「你这死丫头是存心的不成?」

    郑香盈心里赞许,小翠已经被她训练出来了,泼辣得很,一点亏都不肯吃。抬眼望着王姨娘,郑香盈微微一笑:「王姨娘,这地方脏,你最好站开些,免得将你的裙子弄脏了。」

    「哼,你们也就在这里蹦跶这么久了,以后想要进这个门,那就难喽!」王姨娘见着郑香盈站直身子,甩了甩手中的花锄,几点黄泥又飞溅了出来,吓得扭动了下肥胖的身子望一边闪:「二小姐,你既然迫不及待想走,那就快些走!」

    王姨娘躲在几个婆子身后,目光闪烁,望着郑香盈悠悠闲闲的往她这个方向走了两步,脸上都有些变色:「你……你要做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几句话,王姨娘。」郑香盈拎着花锄走到王姨娘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好歹你儿子也做了记名嫡子,你也得为他挣点气。你只不过是个姨娘,便要知道守着这姨娘的规矩,哪有姨娘在小姐面前起高声的?我之所以要搬出去,只是这里边有我见着就觉得不舒服的人,住在外边我心情会好些,这宅子是我的家,我想什么时候回来便什么时候回来,还由得你在旁边唧唧歪歪不成?」

    瞧着那柄不断晃荡的花锄,王姨娘有几分胆怯,唯恐郑香盈会抡起来朝她身上招呼,她不敢搭腔,只敢倒退着步子往门口挨挨擦擦的走。郑香盈见王姨娘灰头土脸的溜出了内院,撇嘴一笑:「咱们走罢,寿伯肯定在田庄等久了。」

    九月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天空一碧如洗,几缕白云悠悠,期间有南归的大雁擦着云霄而过,黑色的影子排成了一个「人」字,,拖曳着往前行进。道路两旁的稻子已经熟了,稻穗沉甸甸的垂在枝头将绿色的枝子压低了几分,从马车帘幕里往外看过去,到处都是一片金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