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马车驶到田庄,寿伯已经在门口等了一段时间了,见着府里头的马车一路往大门这边奔了过来,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二小姐总算来了。」

    鲁妈妈与方妈妈先下了马车,接着是穿了一件绿色衫子的小翠,最后马车里伸出了郑香盈的纤纤素手,搭着小翠的手跳了下来,脚刚刚落地,她便转身从马车里小心翼翼的捧出了一兜花来:「寿伯,咱们先去将这茶花种上,小翠,你跟两位妈妈一道将马车上的东西搬到屋子里边去。」

    寿伯答应了一声,转身从屋子里拿出一把小花锄,乐呵呵的跟着郑香盈往前走:「二小姐,这花不就是上回你移回去的茶花?」

    「是。」郑香盈笑着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茶花,这可是她花了不少精力才培植出来的珍贵品种,怎么能留在那个地方。当时她为了寻那接穗,不知道花了她多少功夫,荥阳周边的山都给她找遍了都没见着合适的。后来她跟着郑夫人回娘家,表兄林衡君带她去山里玩耍,无意间发现了一株与前世的绯爪芙蓉十分相像的茶花,她如获至宝将它带了回来,与已经寻到的砧木红珍珠嫁接在一处才得了这两株茶花。若是遇着识货的人,这茶花可以说得是无价之宝,让它留在郑家不免会被郑远帆那小子糟蹋,可真真是牛嚼牡丹,实在可惜。

    寿伯用花锄在原来种茶花的地方挖了个坑,郑香盈小心翼翼将根部的垛儿解开,扶着茶花放入坑里,寿伯将泥土填了进去,又用脚踩紧了些,这才笑道:「可算是种好了。」

    两祝茶花并排栽在一处,没有被移动的那一株明显要长得枝繁叶茂些,郑香盈叹了口气,自己原不该将茶花移过去,本来想写写茶花的生长记录,可那郑远帆实在调皮,成天没事就来中庭捣蛋,这茶花都不知道被他折了多少花枝去了。

    直起身来看了看田庄,郑香盈只觉得颇为满意,这两年在孝期,还不能到处去游玩,她不如致力于将这田庄修成一个植物园,卖花、租赁,这都能赚不少银子。昨日已经与族里撕破脸,还不知道今年公中的银子会不会发到她手里边来,她也只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将田庄变成她的摇钱树,到时候攒够了钱便周游四方。

    正在美美的想着,那边小翠喘着气跑了过来:「姑娘,田庄门口来了两个人,说是你的故旧,想进来看望姑娘,要不要去看看?」

    「故旧?」郑香盈惊讶的抬起眼来,她来到大周一直养在深闺,哪里能到外头去认识什么故旧?忽然间,灵光一现,郑香盈心里头有几分激动,莫非是焦大师徒?她擦了擦手中的泥土,同小翠往田庄门口走了去:「他们姓什么,可曾问过?」

    「问了,一个姓焦,一个姓杨。」小翠好奇的望着郑香盈:「姑娘,这两人陌生得紧,小翠从来没有见过,怎么会是你的故旧?」

    郑香盈听小翠这般说,得知确实是焦大师徒,高兴得飞奔了起来往田庄门口跑,耳朵边上似乎都能听见风响:「焦大叔,杨公子!」

    焦大穿着一件青色的衣裳站在那里,身边站着比他矮了一个头的杨之恒。杨之恒正瞪着眼睛在打量着这田庄,焦大看着郑香盈微微一笑:「这里风景甚美,难怪你要住到这里来。」

    「焦大叔,你怎么知道我住到这边来了?」郑香盈站定了身子,喘了一口气,小脸蛋红扑扑的,就如春天里的花朵般鲜艳:「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你们了!」

    「我与师父办完了事儿准备到处玩玩,今日无意走到这里,见这边有个田庄想来讨口水喝,见着门口那个丫鬟,问了下田庄的主人,才知道竟然是你的田庄,这可真是巧了。」焦大朝郑香盈点着头道:「怎么,不带我们进去看看?」

    郑香盈笑着点头道:「快些进来罢,我让你们来瞧瞧我的庄子。」

    带着焦大与杨之恒游了田庄一角,见着长得青青翠翠的树木,杨之恒不停的指着问郑香盈些问题,郑香盈一面回答,一面觉得好奇:「你也喜欢种花养草不成?」

    杨之恒笑了笑,一脸实诚:「因着我有个朋友特别喜欢花草,我跟着他也学了点皮毛。」

    「现儿菊花盛开,我带你们去看看我种植的菊花。」郑香盈带着焦大师徒走到菊花园那边,正是当季的时节,园中各色各样的菊花争奇斗艳,绿牡丹就如白玉翡翠般,绿色的重瓣花层由浅入深,莹莹可爱;墨菊花瓣中空末端弯曲,花芯厚实,花辨如丝,花色红中带紫,紫中透黑。再往里边走,就见着不少珍品,十丈垂帘、西湖柳月、凤凰振翅……看得师徒两人眼花缭乱。

    走到一株菊花前,就见颜色艳丽,靠近花蕊的末端如累累垂梅,而花瓣的另一端披洒而下,空灵秀美,杨之恒啧啧称赞道:「这菊花叫什么,如此美艳,我以前从来没见过。」

    郑香盈心中骄傲,这是她培植出来的菊种珍品:「这叫雪珠红梅,你瞧这花瓣尽头,不跟梅花有些像?」

    「梅花?」焦大低下头去仔细看了看那硕大的菊花,若有所悟的看了郑香盈一眼:「郑姑娘,这些花都是你亲自栽种出来的?」

    郑香盈点漆般的黑眼珠儿望向焦大,还没开口,旁边的小翠早就接了话头,她眼中闪出了骄傲的神色:「自然是我们家姑娘种出来的,我们家姑娘是顶顶聪明的人儿,特别会养花养草,这些都是她带着我们一起栽下的呢。」

    见小翠快言快语,郑香盈不由得笑了起来:「小翠,你就别为我脸上贴金了。焦大叔,我这园子里头可有不少的花,在别处是看不到的,你以前看过这种菊花没有?」

    焦大摇了摇头:「还真没有见过。」略微停了下,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头,远目而望:「郑姑娘,你这园子里可有新奇的梅花?」

    「梅花?」郑香盈有几分惊奇:「焦大叔喜欢梅花不成?我这里倒有一些不错的梅花,只是里边只有两三种称得上是珍品的,这几年我正在想培植一本梅花,若是能成功,那才真是珍品中的珍品呢。」

    「哦?什么梅花这么珍贵?」焦大挑眼望了望郑香盈,这位郑姑娘越发让他摸不透了,荥阳郑氏家的小姐,本该是娇滴滴养在深闺,十指不沾阳春水,吃穿都会有丫鬟婆子照顾着,哪里轮得上她来这些粗重的农活?可站在面前的郑香盈,全身上下洋溢着一种骄傲与自信,解说起这些花花草草十分顺畅,很明显,这些花草真是她自己种植的。

    「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栽培出来呢。」郑香盈微微一笑:「等着种出来了我再请焦大叔与杨公子来观看。」她想种的梅花叫「骨里红」,在前世的花市里若是梅花桩子好,价值不菲。这梅花就连枝干都是红的,冬日里迎雪绽放,真是铺天盖地的红成一片,美得让人几乎要屏住呼吸,连赞叹的话儿都忘记说出口。

    「那咱们就这样一言为定。」焦大笑了笑:「先祝郑姑娘早些将这花种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