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盈瞧着鲁妈妈一脸焦急的神色,不由得「噗嗤」一笑:「妈妈在说什么话呢,我是想着要借了妈妈的巧手,多酿些酒出来卖去荥阳城里的酒楼,多挣些银子给咱们旁身呢!」

    天刚蒙蒙亮,田庄里的鸡就扬着脖子叫了起来,那声音十分轻快,似乎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抑扬顿挫的一声又一声。鸡叫声刚刚歇下,那边狗吠声又响起,仿佛那几条狗正在相互追逐着,那奔跑的脚步声都能被听见。

    郑香盈揉了揉眼睛,这里真是鸡犬之声相闻,好多年都没享受过这种乡村乐趣了,这回总算是让她又听到了熟悉的鸡犬之声。披了衣裳趿拉着鞋子走到窗前,将那扇窗户门推开,就见窗外的桂花树上垂着累累的桂花,米粒大的花朵攒在一处,显得格外饱满,馥郁的芬芳随着风朝她的内室飘了过来,满屋盈香。

    穿着一件绿色衫子,梳着两个丫髻站在那边桂花树下的正是她的贴身丫鬟小翠,手里拿着一支竹竿儿正在往枝叶间敲打,地上铺着一张毡毯,上边全是细碎的桂花朵儿。毡毯旁边还有个木头架子,上头分层放着几个圆圆的笸箩,她踮了踮脚尖,就见最小边那个笸箩里黄灿灿的一片,全是打下来的桂花。

    「小翠,你这么早就起来打桂花了?」郑香盈兴致勃勃的喊了一句,昨日鲁妈妈说准备要酿桂花酒,没想到今日这么早就动手了。

    小翠回头一看,见着郑香盈的笑脸,轻快的跑到了窗户旁边来:「姑娘醒了?我去给你打水进来服侍你洗漱。」

    郑香盈笑着摇了摇头,趴在窗户上拍了下小翠的头发,上边有几朵浅黄色的桂花便簌簌的落了下来:「你忙你的罢,这事儿我自己也能来!你什么时候就起来了呢,看你都打了好几笸箩桂花了。」

    一朵桂花往小翠脸上落了下来,她的眼睛扑闪了一下,将那花朵小心的拿在手里:「姑娘,鲁妈妈说了,早上的桂花酿酒是最最好的,这时那花朵里边的蜜足,花最香,还带着露水珠子,再隔几个时辰,那桂花便没得这般新鲜了,酿出来的酒味道也没有十分十的好了。」

    难怪鲁妈妈酿出来的酒味道总会比旁人的酒好些,难怪是有这些奥妙在里头。郑香盈笑了笑,朝小翠点了点头:「你去罢,我先去洗漱,然后跟你一起来打桂花。」

    小翠应了一声,转身跑到树下,举起竹竿儿开始继续敲打,郑香盈选了件棉布的家常衣裳穿了,自己将头发梳了两根大辫子,对着镜子看了看,自我感觉良好,齐眉的刘海,下边眼如秋水,梳了辫子显得自己一身很是爽利。她站起身来迈开步子往厨房那边走了过去。

    方妈妈正在灶台旁边忙碌着准备早饭,鲁妈妈正在一旁低着头用一根木杵在一个大缸子里搅拌着什么,听着脚步声,两人抬起头来便见着战在门口的郑香盈,皆是一愣:「姑娘怎么到厨房这里来了?」

    方妈妈放下手中的瓢走到郑香盈面前,伸出手将她往外边推:「这边油烟重,姑娘你赶紧回屋子歇着去,小翠这懒丫头,怎么就让姑娘自己来厨房了。」

    郑香盈笑了笑,又将脚板蹭了进来,重重的在厨房的地上碾了两下:「妈妈,现儿人手少,我也不是那个处尊养优的二小姐了,小翠忙着在打桂花呢,我自己来洗漱便行了,我还得快些弄好去帮忙呢。」

    方妈妈听着这话,直起身子望着郑香盈,眼里有着深深歉意:「老爷夫人这一走,连累着姑娘都过苦日子了,都怪老奴们没能力,不能照顾好姑娘……只求老爷夫人地下有知,要保佑着姑娘好好过日子。」

    「妈妈,你就别再自称老奴了,现在我们相依为命,就是一家人了,自家人喊老奴奴婢的,听着都寒碜。」郑香盈一边说着话,一边弯腰去水缸里舀水,那木瓢又被方妈妈劈手夺了去:「姑娘,你到那边等着,老奴给你盛出水来。」

    郑香盈见方妈妈如此固执,笑着摇了摇头站到桌子一旁,等着她将水盆端了过来,又替她去绞洗脸帕子。

    「老姐妹,锅里的菜要糊了!」鲁妈妈在一旁泡米,眼睛却盯着空空的灶台那边看个不歇:「幸亏灶下的火不旺,快些过来瞧着!」

    郑香盈趁势将方妈妈推了过去:「妈妈,你自己去忙罢,我自己来便好。」

    盆子里的水清凌凌的,将手浸在盆子里,一种舒爽的凉意从手上一直蔓延到了心里,郑香盈弯下腰去,直接捧了一捧水就往脸上擦,水珠从脸上滚落,就如有玉石棒在脸上滚动一般,清凉透到心底,那种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方妈妈虽然一边在炒菜,一边却还关注的往这边瞧着,见郑香盈这洗脸的姿势,不住的摇头叹气:「姑娘,你放着罢,等会我再来服侍你。」

    郑香盈也不搭话,拧了帕子擦干了脸,然后又到那边拿了青盐擦牙,收拾好了以后便走到鲁妈妈身边看她做事儿:「妈妈这是在做什么呢?」

    「泡米。」鲁妈妈用力的和动着那缸里的米:「这是酿酒第一道工序,选上好的大米,先淘洗了,然后用凉水浸泡大半天,沥干以后就可以准备拿了去蒸饭了。」

    「原来是这样。」郑香盈睁大了眼睛瞧着那有些浮沫的水,颜色还是很清澈的,能见到雪白的大米在鲁妈妈木杵下头不住的流动着,她望着鲁妈妈道:「这是我们田庄里的井水?瞧着水很清。」

    「这是寿伯与禄伯今日一早去山那边给我提来的泉水,我素年酿酒都是用那边的山泉,那水尝着有些甜,最适合酿酒。」鲁妈妈笑着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他们俩推了水车过去的,装了满满一车回来,姑娘等会尝尝用那山泉烧的滚水沏出来的茶,入口有甘甜的味道,闻着便清香扑鼻。」

    郑香盈走到后门便伸出头看了看不远处那隐隐青山:「妈妈,就是后边这座山?不是和咱们田庄相隔不远?我记得中间只隔了半刻钟的脚程。」那座山并不大,为了寻找合适种到田庄里的花花草草,她曾经跟着寿伯去那里去过几回。这山是没有主的,上边有不少野生的板栗树,还有一些杂色的果树,若是能将这山买下来,也该是个大金矿。郑香盈瞧着那青色的山岚,不由得笑眯了眼睛,鲁妈妈走过来瞅了一眼,见郑香盈笑得欢畅,这才放下心来,原来还担心老爷夫人过世以后,自己姑娘会郁郁寡欢,看来自己担心有些过了。

    一想着郑夫人,鲁妈妈心里有些酸涩,撩起衣角擦了擦眼睛:「姑娘,进来罢,这田庄不比城里,晨风比较凉,站在这风口儿吹久了,仔细着凉发热。」

    郑香盈点头答应了一声退了回来,鲁妈妈瞧着她甩着两根大辫子,不由又叹了口气:「姑娘,我去帮你重新梳下头发。」

    重新梳洗了下,和鲁妈妈一起去了小翠那边,她已经打了好几笸箩桂花,见着鲁妈妈走过来,端着笸箩便向她献宝:「妈妈,瞧我刚刚打了这么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