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钱妈妈听了王姨娘的主意吃了一惊,没想到王姨娘竟然这么胆大,即便是掩耳盗铃的事她也依旧要做。她抬起头来瞧了王姨娘一眼,见她眼里闪着一种贪婪的神色,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己若是不答应,还不知道她会拿什么法子对付自己,只能点了点头,装出一副欢喜的神色来:「姨娘实在是太照顾我了。」

    王姨娘听了钱妈妈的回答很是开心,看来这钱妈妈还真识时务。小鹃将银锭子与一个小纸包儿交到钱妈妈手中:「妈妈,那包里有几个小纸包,每次一包便好,不用放太多,若是一次便发作了,姨娘少不得被人怀疑。」

    钱妈妈苦着一张脸接了小包和银锭子,弯腰向王姨娘行了个礼:「多谢姨娘抬举。」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慢慢的半弯着腰退了出去。回到西院,钱妈妈一直便心惊肉跳,瞧着郑香芳扶着杜姨娘的手在院子里头散步,她变得坐立不安起来。

    究竟是照着王姨娘的话做还是不做?钱妈妈心中实在觉得苦恼。若是做了,这便是她一辈子的污点,怎么也洗不掉,晚上睡觉肯定会做噩梦,但要是不这么做,又怕王姨娘报复自己。杜姨娘去年掉了个孩子,说不定也是王姨娘指使西院里谁做下的,这院子里头应该还有王姨娘的帮手,怎么着自己也斗不过她。

    钱妈妈眯着眼睛往院子里望着,就见郑香芳眼睛瞅着杜姨娘,脸上笑意盈盈,正在和她说着话儿。秋日的阳光照在母女两人身上,她们身上的白衣都带了些金色,瞧上去格外柔和温暖,钱妈妈心里动了动,站起身来,犹豫着向前迈出了一步:「姨娘,姑娘,我有话说。」

    郑香芳听了钱妈妈说的这事儿心中大惊,幸得钱妈妈忠厚,否则姨娘这次真是在劫难逃,瞧着杜姨娘的脸色苍白,郑香芳赶紧安慰她道:「姨娘,你别着急,我们总归要想出法子来躲过去才是。」

    杜姨娘颤着声音道:「还有什么法子?这宅子里头都是她的人,钱妈妈宽厚,并不一定旁人也如她这般宽厚……」她伸手摸了摸肚子,眼泪珠子滴了下来:「以前夫人在,凡事都有她替我想着,现儿夫人不在了,宅里妖魅横行,看起来他是要保不住了。」

    「姨娘在说什么话儿呢!」郑香芳呼的一声站了起来:「我先去找香芬。」

    院子里的树下,郑香芬与丫鬟小柳在踢着鸡毛毽子,郑香芬的额头上全是汗,迎着日头闪着亮影儿。身上的红色裙裳上已经有一层灰尘,瞧着便踢了有一会子了,小柳在旁边给她记着数儿:「姑娘,这次快满二十了,再加吧劲!」

    郑香芳瞧着妹妹活蹦乱跳的模样,心中有点酸涩,朝她招了招手:「香芬,你过来,姐姐有事找你。」

    郑香芬见自己姐姐脸色与寻常不同,赶紧停下脚便奔了过去:「姐姐,怎么了?」

    「出了大事。」郑香芳朝东院那个方向呶了呶嘴儿:「她今日喊了钱妈妈过去,想要算计咱们姨娘呢!」

    郑香芬听了大惊失色,神色也紧张了起来。虽然她才满了六岁不久,可也已经知事,郑香芳每日在她耳朵边上嘀咕东院的王姨娘,因此她对那王姨娘也恨之入骨,觉得那又白又肥的王姨娘就是那吃人的老虎,心中十分痛恨同时又很畏惧她。

    「你赶紧带着小柳去田庄找二姐姐,再晚些,咱们姨娘便被人算计去了、」郑香芳皱着眉头拉住郑香芬的手仔细叮嘱着:「上回咱们在宗祠的时候便与二姐姐说要和她住在一处,她似乎有点想答应,这次咱们姨娘有难,她总不可能袖手旁观。」

    「咱们姨娘怎么了?」郑香芬听了唬得小脸都白了:「东院那只母老虎又准备怎么对付咱们姨娘呢?」

    「这些你不用管,你去了田庄只管抱着二姐姐哭便是,让小柳开口说。」郑香芳用手扳住郑香芬瘦弱的肩膀,眼睛盯住她不放:「咱们二姐姐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多哭几声,她便心软了。怎么着咱们也不能再住到这院子里头了,再住下去,还不知道啥时候就被东院的那人给弄死了。」

    郑香芬听到一个「死」字便觉得腿发软,抱着郑香芳只是发抖:「姐姐,香芬不要死……姐姐,你跟香芬一起去田庄求二姐姐,让她准咱们也搬去那里。」

    「我还要在这里守着姨娘呢,姨娘身边总要有个人照应着。」郑香芳叹了一口气,拿着帕子给郑香芬擦了擦眼泪:「「香芬,这事儿只有你替姐姐去跑一趟了,其余人我都不放心。再说你年纪小,在二姐姐面前哭比我要管用。我已经让妈妈去喊了马车,赶车的是她的熟人,你与小柳现儿偷偷的溜到后门去,让那赶车的送你去二姐姐的田庄。」

    照着郑香芳的吩咐,郑香芬带着小柳来了田庄。小柳断断续续的把这事儿说了一遍,郑香芬在一旁哭得眼泪汪汪,小脸皱成了一条苦瓜形状,一双眼睛红得像小兔子一般。郑香盈听得直皱眉头,这王姨娘的心也太狠了些,仗着七房没有人管就无法无天起来了。

    低下头看着郑香芬红肿的眼睛,郑香盈摸了摸她的头发轻轻的哄着她:「四妹妹,你别哭,二姐姐现儿就给你想法子,总不能看着你姨娘受苦。」

    「二姐姐,我们西院也搬到田庄里头来罢。」郑香芬抬起脸来热切的看着郑香盈:「在那宅子里头住着总不是个事儿,不如到这里来清净,二姐姐,你便答应了罢。」

    瞧着郑香芬说得麻溜儿顺,郑香盈心中顿时明了,这定然是郑香芳的主意,指着郑香芬来她这里哭诉,就想赌她心软会将西院一窝人全收留下来。若是放在寻常时候,她收留几个倒也没问题,田庄里还等着要人手用呢,可现在杜姨娘正是非常时期,她贸贸然收留了,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阳光明媚,灿灿的金光从道路旁的绿树间漏了下来,不住的交错斑驳的在地上跳动,一辆马车正在大道上飞驰着,扬起了淡淡的灰尘,飘洒在道路上,在光影里上下飞舞。

    郑香盈坐在马车里边,攀着马车帘幕,从缝隙里透过一只眼睛看着外头一掠而过的风景,心中不断在考虑着自己方才想出的法子,要如何做才能更有把握一击得中,让那王姨娘没法子下手。

    她是不会将杜姨娘接到自己田庄上来的——并不是她没有同情心,只是因为她暂时不能负担得起这么大的责任。田庄与荥阳城也有十多里路,杜姨娘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子,她本来又体质差,少不得有些三病两痛的,万一忽然发病,田庄里派人去请大夫,能不能及时赶到还是一回事儿呢。

    万一杜姨娘在自己田庄上出了事,王姨娘保准会拿了这个大做文章,郑大太爷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整治自己的好机会,郑香盈瞧着两旁的树木不住的往后边飞快的倒退着,心里想着自己既要能保住杜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又要能把自己撇清,这才算是大获全胜呢。

    马车行驶到了郑家七房宅子的后边,郑香盈让郑香芬与小柳悄悄溜回去,一边叮嘱她:「你可记住我方才同你说的话了没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