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管事妈妈垂着手答道:「老太爷,老夫人,这事儿可难办,那七房的小姐跪在门口哭哭啼啼的,街边都围了一群人在看热闹呢……」

    话还没说完,郑大太爷脸色一变,气哼哼的站了起来:「怎么不早说?赶紧吩咐下去,备车,我要去七房那边看看。」

    郑老夫人一张圆胖的脸儿拉得老长:「真真是不懂规矩,信诚家的孩子怎么就一个二个的都没一点规矩了!我瞧着还只有王姨娘教出来的那几个好,远山恭敬,远帆机灵,那个香林瞧着是个温柔守礼的,其余几个……」她摇了摇头,扶着旁边丫鬟的手站了起来:「我也跟着去看看,这般不懂事的丫头,我非得好好跟她说说规矩才是。」

    郑香芳站在门口,眼泪汪汪的望着里头,就见一片翠色,深幽不见底一般,她的贴身妈妈站在身旁,一双手不住的绞着衣角儿,有些胆怯:「姑娘,大太爷不见得会出来呢,咱们还是回去罢。」

    郑香芳没有搭理她,只是紧紧的闭着嘴巴,眼睛盯着那朱红色的大门,就在她深深绝望的时候,就见郑大太爷与郑老夫人带着丫鬟婆子从里边走了出来。郑香芳心中一喜,赶紧上前行礼:「大伯祖父安好,大伯祖母安好。」

    郑大太爷没有答话,郑老夫人脸板得紧紧,轻轻哼了一声:「你这丫头,七房的?排行第几?叫什么名字?」

    郑香芳瞧着她那不耐烦的神色,心里嘀咕着这位伯祖母瞧着便不是个善茬,但一想着母亲的安危,她顿时忘记了害怕与恐惧,低着头垂着手儿恭恭敬敬回答:「我姊妹里头排行第三,叫郑香芳。」

    「香芳丫头,你们七房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儿呢,沸反盈天的闹到大房来了?有没有人教过你要守规矩?」郑老夫人很不耐烦的看了郑香芳一眼,见她一身穿得素净,也找不出什么可以挑的岔子来,只能威吓了一句:「孝期里边哪能到处跑?」

    郑香芳见着郑老夫人对自己很是不善,心中郁闷,但为着母亲她也只能忍气吞声:「大伯祖母教训得事,只不过事情紧急,没得法子香芳才跑出来请大伯祖父的大驾,若是只打发了下人过来,便显不出对大伯祖父的尊敬。」

    郑大太爷听得郑香芳尊敬自己,心中有几分欢喜,看了看府门前围着的一群人又觉尴尬,朝郑香芳点了点头:「你不必多说,我们这就过去。」

    郑香芳大喜过望,趴在地上磕了个头:「多谢大伯祖父。」

    见着她的举动,郑大太爷更是心中舒服,摸着胡须笑眯眯的跨上了马车,郑香芳由贴身妈妈扶着也上了自家的车子,刚刚跨进车厢,她便觉得一双脚都发软了一般,一双手压在胸口直喘气。她那贴身妈妈挨了过来,一边替她顺气,一边夸赞道:「还是二小姐的法子好,她好像都提前看到了这事儿一般,若不是她教你用这法子逼着大太爷出来,恐怕咱们现儿还在门口呆站着哩。」

    「可不是?」郑香芳掀起帘子瞧着前边的马车走得飞快,脸上露出了笑容来:「二姐姐教我要多拍大伯祖父的马屁,果然没错儿,妈妈你瞧瞧他最后笑成那副模样。只是……」咬了咬嘴唇,郑香芳眼神又阴郁下来:「大伯祖母对我似乎有些不喜欢,板着脸儿,那模样有些骇人。」

    「还不是王姨娘原先是她的贴身丫鬟?」那贴身妈妈一脸不忿的神色:「这护短也太会护了些,即便王姨娘做丫鬟的时候是个不错的,可过了这么多年,她的性子早变化了不少,难道还是原先那样儿?见过护短的,还没见过这样护短的主子,都护到七房的内院来了!」

    郑香芳将背靠在马车壁上,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妈妈,不怕,西院有二姐姐在呢,她敢在宗祠里边和这么多郑氏长辈顶撞,哪里还怕大伯祖父与大伯祖母两个!但愿她的法子能生效,那我姨娘也可保安全了。」

    贴身妈妈握紧了郑香芳的手几分,在一旁点了点头:「姑娘,没问题的,我觉得二小姐这法子极是妥当,咱们就走着瞧。」

    今日吃过午饭,王姨娘让小燕和唐妈妈搬了条竹椅放在东院的树下边,心满意足的剔着牙躺在上头,小鹃站在身边,用一把扇子轻轻的给她扇着风。正眯着眼睛准备歇息一阵子,忽然就听着外边有脚步声匆匆的过去了,旁边的院子里似乎还传来焦急的说话声,只是听不清在说什么。

    王姨娘猛的睁开眼睛,伸手推了推小鹃:「先别扇风了,快去看看旁边是怎么一回事儿?」莫非那钱妈妈多方了一包药粉,西院那个肚子不舒服了起来?王姨娘瞧着小鹃的背影,心中既得意又紧张,这钱妈妈怎么如此不会办事,都叮嘱她一次只放一包,这样便能不露痕迹,她这样做也太急于求成了一些。

    嘴里叨着小竹签子,王姨娘紧张的想着若是杜姨娘真出了什么问题该怎么办?虽然能一举解决了那个祸害,可族里会不会怀疑是她做下的手脚?若是族里有人来过问,自己又该如何解释这事儿?王姨娘的眼珠子转了又转,不耐烦的翻了个身,从椅子上摸起一块帕子擦了擦额头上滚滚掉落的汗珠子:「怎么样我也得一口咬定是她自己身子弱,不关我的事。」

    全身汗蒸蒸的一片,王姨娘皱着眉头,一张白胖的脸就如一只大包子,郑老夫人应该会帮着自己说话罢?那时候自己在大房的时候可是尽力的讨好她,即便是到了七房,每年也还替她做了暖膝盖的裹布给她,很得她的欢心,怎么着她也会顾念主仆之情,顾念自己对她的一片忠心罢?

    王姨娘捡起丢在一旁的扇子,用力扇了两下,这时小鹃飞着一双脚儿跑了进来:「姨娘,是西院那个不舒服,去请大夫了。」她贴近了王姨娘几分:「听着那四小姐在抱怨说姨娘总是喜欢在东院高声喊叫,惊得杜姨娘没法安睡,这才会觉得身子不舒服。」

    「竟然敢背地里嚼舌头根子!」听说跟钱妈妈下药无关,只是杜姨娘睡得不安稳,王姨娘顿时来了精神,翻身起来,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拿着扇子给自己扇着风,对着那院墙便起了高声:「自己心里头存不住事情哟,睡不安稳怪老娘说话声音大?命短怨无常!」

    骂了几声,那边院墙也不见有人搭话,王姨娘有几分惊诧,素日里头那个郑香芳还会回几句嘴,怎么今日便安安静静的没了声响。她望了望身边的小鹃:「三小姐呢?在没在院子里头?」

    小鹃摇了摇头:「我没见着,兴许在内室招呼杜姨娘,我在内室那边晃了一眼,见里边黑压压的一片,似乎有不少人呢。」

    「原来是这样,给我去沏盏茶过来。」王姨娘又转过背去骂了起来,声音宏亮,字字句句粗鄙不堪。那边院墙传过来郑香芬小小的声音:「王姨娘,你别闪了自己的舌根子,胡说八道的,小心老天爷会惩罚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