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竟然还敢顶嘴,王姨娘怒从胆边生,接过小鹃递来的茶,恨恨的喝了一大口,当即又吐了一地:「死丫头,谁叫你沏这么热的茶水,快些给我弄盏凉水来!」小鹃应了一声便急急忙忙往回走,这时王姨娘便听着一阵笑嘻嘻的声音:「喝茶烫了嘴,活该!」

    王姨娘被气得七窍冒烟,叉着腰对着那院墙便狂骂了起来,骂得正舒服,忽然就听后边传来不悦的声音:「王姨娘,你这是在做什么?快些出来跟我去见老太爷和老夫人。」

    转过脸来一看,大房的管事婆子站在院子门口瞅着她,不住的在摇头:「王姨娘,你做姨娘也几十年了,怎么就一点规矩都没有!老太爷和老夫人站在外边听了一阵了,两人很不高兴呢!」

    听着说郑大太爷与郑老夫人来了,王姨娘唬得打了个寒颤,又没出什么大事,他们这个时候怎么会到七房这边来?不敢怠慢,赶紧整了整衣裳,跟着那婆子去了大厅,走到里边一看,郑大太爷与郑老夫人坐在主座上,郑香芳正跪在地上,眼泪汪汪。

    原来是郑香芳做了错事被老太爷和老夫人抓住了,王姨娘心中放松了几分,走了过来向两人行礼,脸上堆着笑容道:「老太爷,老夫人,今日来七房是为了什么事儿?」

    郑大太爷拉着脸,指着跪在地上的郑香芳道:「她说你每日高声叫骂,闹得她姨娘不得安生,今日中午气得动了胎气,现儿苏去请大夫过来了,可有此事?」

    王姨娘听了这话直跳脚:「老太爷,我绝没有做这等事情,三小姐是在诬陷!」

    「我哪里有诬陷你?方才大伯祖父与大伯祖母都听见了你的骂声,足足听了半盏茶的功夫呢!」郑香芳脸上全是讥讽的神色:「我姨娘身子弱,先前大夫就说过了她需得静养,你日日在旁边院子里高声叫骂,可不是有意想陷害我姨娘肚子里头的孩子不成?」

    「王姨娘,我见着以前你也算个仁义人,怎么现儿却变成了这样?」郑老夫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现儿七房还是你帮着大小姐管家呐,你如此胡作非为,叫我怎么能放心得下?」

    「老夫人,我真的没有这样做。」王姨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住的磕头:「我素日里都没有这般高声过,只是今日里被气着了,所以才会起了高声……」

    「再被气了又如何?总要分个尊卑罢?四小姐年纪小,不懂事,你这个做姨娘的还要与她去呛声,难道还有理了?」大厅边上传来了清脆的说话声,众人举目一看,就见穿了素白衣裳的郑香盈站在门口,亭亭玉立,身后跟着郑香芬和几个丫鬟婆子。

    「香盈丫头,你不是搬去田庄住了,怎么又会在这里?」郑老夫人很是惊奇,早些日子听说了郑香盈大闹宗祠,她心里正是不忿,一个黄毛丫头也敢与族里这么多德高望重的长辈顶嘴!搬出去才好,让她在乡下过苦日子,看看她还是不是那般猖狂。可现儿却陡然在郑氏七房见到了郑香盈,郑老夫人心里头即刻不自在起来。

    「大伯祖父安好,大伯祖母安好。」郑香盈走上前来,笑嘻嘻的朝两人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直视他们两人,瞧得郑大太爷心里头十分不舒服,宗祠里被郑香盈压着拿走一万两银子的事儿又浮现在眼前。「你伯祖母在问话,为何不回答?」郑大太爷本来已经将视线投向别的方向,可转念想了想,自己究竟还是她的长辈,何必惧怕她,又将目光调了回来,直视郑香盈:「不是说不住到宅子里头,要住到田庄上边去?」

    郑香盈笑微微的回答:「田庄里清净得好,我哪里想回来!不过是应着家中两位妹妹的请求,这才过来的。大伯祖父,大伯祖母,现儿大夫正在西院给杜姨娘诊脉,据说这胎像很不安稳呢,需得静养安胎,否则会有危险。杜姨娘肚子里头这个可是郑氏子孙,我父母过世,府中没有人能处理这事情,既然三妹妹将大伯祖父与大伯祖母请了过来,我想你们也不会坐视不管罢?」

    郑大太爷对于郑氏子孙本来便很重视,听着郑香盈这般说,暂时将她与自己的恩怨放了下来,点了点头:「这事儿一定要处理。」

    郑老夫人见王姨娘淌着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动了几分恻隐之心:「王姨娘素来嗓门大,她也不是故意想吵了杜姨娘,叮嘱她以后注意些便是了。」

    阳光从大厅的天窗上边漏了下来,照着王姨娘胖如包子的脸,她脸上的脂粉已经被眼泪水冲掉了一些,露出了斑驳的黄色,就如墙上的白色粉壁一块块的掉落了下来,只余下黄泥糊成的芯子。

    「老夫人,我一定会改,还请老太爷老夫人相信我!」王姨娘双手贴在地上,将额头靠了过去,泪水糊了一手:「以后我定然不会再起高声,干扰到杜姨娘的歇息,一定会让她安安心心的不受打扰。」

    郑老夫人瞧着王姨娘那狼狈的模样,叹了一口气:「老爷,你瞧瞧这样可好?」

    郑大太爷点了点头:「只要王姨娘能做到便好了。」

    郑香盈见两人轻轻松松就将这话题儿要揭过去,心中只是冷笑,果然人都是有个亲疏远近,若自己只要他们说句这样不咸不淡的话,何必让郑香芳到大房那边去吵闹?她瞧了瞧伏在地上的王姨娘,撇了撇嘴儿:「王姨娘,你真能做到?那你得当着大伯祖父与大伯祖母的面儿发誓,一定要好好关照杜姨娘,让她平平安安生出孩子来,而且还要一起照顾好他,让他就如我那大哥和二弟弟一样顺利成长。」

    王姨娘一愣,哭声歇了下来,她心心念念的便是想要将杜姨娘肚子里头那个孩子弄死,怎么能开口保证这事儿呢?「杜姨娘身子弱,生不生得出来还难说,我怎么能做保证?」王姨娘抬起脸来,泪水汪汪的瞧着郑老夫人:「老夫人,你说可不是这个理儿?」

    「杜姨娘身子弱?」郑香盈冷笑一声,指着郑香芳与郑香芬道:「我方才听那大夫说,女人生孩子第一个最是为难,三妹妹四妹妹都安安稳稳的生下来,更何况是第三个?」郑香盈望着郑大太爷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大伯祖父,我知道你最是急公好义,若是王姨娘不能保证杜姨娘安安稳稳的生出孩子来,那还请大伯祖父看在我父亲遗下的一线血脉的份上,将杜姨娘接到大房,不拘给她一个小院子,住到将这孩子生下来。」

    「岂有此理,七房的一个姨娘,怎么能住到我们大房去生孩子?香盈丫头,你莫非是疯癫了不成?」郑老夫人气得将桌面儿拍得砰砰响:「亏你想得出这样的主意来!」

    郑香盈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望着郑老夫人:「王姨娘既然不能开口保证杜姨娘孩子的安全,我便总替我父亲的遗腹子担心。原本想着大太爷是心地最好的,也最最关心郑氏子孙,所以才斗胆提了这个法子。若是大伯祖母不同意,那只能请王姨娘答应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