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大太爷被郑香盈几句话恭维得心里十分舒服,瞧着郑香盈只是微微的笑:「香盈丫头这几句话倒说得不错,我郑氏子孙自然要有人关心爱护才是。」转头看向跪在一旁的王姨娘,郑大太爷脸上有薄薄的怒意:「王姨娘,这事儿你都不肯答应下来,那你定然是存了要害人的心思!」

    王姨娘唬了一跳,怔怔的望着郑大太爷,不敢开口反驳,郑香盈在旁边道:「王姨娘,我看你还是答应下来,若是杜姨娘肚子里头的孩子有什么闪失,那全由你来负责,我大哥既然已经成了记名嫡子,不方便动他,可我二弟与大姐姐分到的家产可以来了做弥补。」

    这可直接戳到了王姨娘的心尖尖上头,她千方百计的想算计了杜姨娘肚子里边的孩子,也不过是想给自己几个孩子打算,听着郑香盈这般要挟,想来想去若是杜姨娘出了事,似乎她失去的比得到的要更多,心里肉痛,汗珠子滴滴答答的滚落了下来。

    听着郑香盈提出了如此尖锐的一个问题,郑大太爷与郑老夫人瞬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看来这王姨娘暗地里做下的手脚被郑香盈识破了,所以她才敢放出这样的话来。郑大太爷盯着王姨娘看了好半日,盯得她全身都有些发抖,额头上又出了一层亮闪闪的汗珠子。

    「王姨娘,你没有做什么亏心事罢?若你想着要谋害我郑氏子嗣,那你便不得好死!」郑大太爷目光严厉的盯着王姨娘,她此时就像刚洗了个澡一般,衣裳全粘在身上,呢模样显得格外心虚。郑大太爷不由看了郑老夫人一眼,这王姨娘原来是郑老夫人的贴身丫鬟,十分得她的喜欢,总是夸赞她机灵,为人又实诚,怎么便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

    「我……我保证好好照顾杜姨娘,让她平安的生下孩子。」王姨娘瘫坐在地上,抬起手来擦了一把汗,那手掌沾着地上的灰尘,抹在脸上,立刻黑了半边。

    郑老夫人见着她那狼狈样子,心中又生气又怜惜:「老爷,既然王姨娘都这般说了,我觉得大家也可以放心了。王姨娘本来就不是那种尖酸刻薄人,只是这里边或者有些误会而已。」郑老夫人瞅了瞅王姨娘,厉声喝道:「还不去洗把脸,再去西院瞧瞧杜姨娘,现儿她肚子里可是信诚的遗腹子,你当尽力照料好才是。」

    王姨娘点头答应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往外边去了。郑香芳与郑香芬两姐妹这才走上前来向郑大太爷与郑老夫人致谢:「我们姐妹俩代姨娘谢过大伯祖父与大伯祖母帮忙。」

    郑大太爷点了点头站了起来,不置可否:「你们快些去瞧瞧你们家姨娘,事儿已经解决了,那我与你们大伯祖母便先回去了。」

    郑香芳与郑香芬喜滋滋的应了一声,两人拔腿就往外边走,却又被郑老夫人喊住:「你们尚在热孝里边呢,少出门,不要到处乱逛!」眼睛瞄了瞄郑香盈:「俗话说行要好伴住要好邻,过了热孝以后你们可多与其余房的姐妹们来往,只是自己要学会明辨是非,不要被旁人带坏了!」

    郑香盈在旁边听着郑老夫人这夹枪带棒的话,这个旁人不是指她还是指谁?或许是上回自己去给郑香莲送及笄礼的时候得罪了她几位宝贝孙女,所以她对自己便有了成见。与这位固执的老太太实在是没法子沟通,郑香盈也懒得解释,只是笑微微的顺着她的话往下边说:「三妹妹,四妹妹,大伯祖母教训得极是,咱们以后可得要擦亮眼睛看清楚,莫要被旁人给带坏了!」

    郑老夫人没想到郑香盈竟然是这般脸皮厚,自己分明便在说她,可她还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来。郑老夫人朝郑香盈瞪了一眼,扶了贴身丫鬟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郑大太爷也急匆匆的迈出了大厅的房门,屋子里边就剩了姐妹三人面对面站着。

    「二姐姐,多谢你出手相助。」郑香芳真心实意的行了一个礼儿,这件事情没了郑香盈还真不太好解决,现儿王姨娘不得已在郑大太爷和郑老夫人面前应承下来担起,自家姨娘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原本郑香芳想着要钱妈妈去指证王姨娘,将这事儿捅到族里去,可郑香盈却将她拦住了:「钱妈妈胆小,她能将王姨娘的阴谋抖露给你听已经是不错了,照着她的性子,肯定是不愿意出面去指证这事儿,若她不愿意出面,你强人所难怕也不好。再说,即便钱妈妈答应去指证,就凭那包药粉就说是王姨娘想要害你姨娘,这没凭没据的,一个证人都没有,焉知王姨娘不会反咬一口说你们指使钱妈妈来陷害她?」

    毕竟二姐姐大了两岁,想事情周到些,若不是她给出的这个主意,还不知道以后要过多少艰辛日子呢。郑香芳真心实意道过谢以后,拉着郑香芬便跑了出去,郑香盈瞧着姐妹俩欢快的身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总算将这个问题给解决了,接下来几个月里头,王姨娘该是挖空心思想着怎么样服侍好杜姨娘才是,万一她出了什么问题,那责任还不是会落到她头上?

    笑眯眯的带了小翠往外边走,刚刚从大厅里走出来,就见走廊旁边站着郑香林,她穿着的脸色有些苍白,一双眼睛在削瘦的脸上显得格外大。见着郑香盈走出来,她怯生生的移动了两步:「二妹妹。」

    郑香盈挑眼瞧着她,一身象牙白的衣裳,裙子下摆绣着缠枝的丁香花儿,头上簪着一支水晶琉璃的簪子,带着细碎的流苏在她耳边摇晃。她双眉若蹙,一双眼睛里有着闪烁不定的神色,脸颊却因着郑香盈的打量而变得通红:「二妹妹,我姨娘……她只是一时没想通,经过这遭事儿,想必她不会再如此这般做了。」

    瞧着郑香林尴尬的模样,郑香盈也暗自叹气,这个大姐姐虽然是王姨娘生的,可性子倒还算是纯良,不比那郑远山与郑远帆。她瞅着郑香林微微笑道:「大姐姐,你何必与我来说,你该去的地方,不是旁边西院?」

    郑香林眼睛眨了眨,似乎要滴下眼泪珠子来:「二妹妹,我担心她们会不待见我,想让你带我去那边,我想替我姨娘说声对不住。」

    郑香盈望着一脸愁苦的郑香林,默默无语,看得郑香林有些忐忑的时候,她这才缓缓开口道:「跟我走罢。」

    回到田庄已经是下午,马车停了进来,寿伯将田庄的门给关好,笑眯眯的对郑香盈道:「二小姐,方妈妈今日中午蒸了新鲜的桂花糕,你快去尝尝。」

    小翠欢喜的拍着手的喊了起来:「寿伯,你没骗人?怎么这么快就蒸好,还以为得等着明日呢。」她拉了拉香盈的衣袖儿:「姑娘,咱们快些走,我都闻着香味儿了。」

    郑香盈见她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伸手刮了下她的脸:「你比我还大半岁,也该学着沉稳些,把事情存到心里边一点。若是遇着什么事儿便喜怒摆在外头,人家一瞧你那样儿就知道你有啥事情了。」

    小翠快步往前走,回头朝郑香盈灿灿一笑:「姑娘,我这都不还是跟你学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