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走到厨房门口,就闻着里边传来好闻的香味儿,小翠迈进门去便喊:「妈妈,听说你蒸了桂花糕儿?快些端了出来,姑娘回来了。」

    厨房里的灶台上放着一口大蒸锅,上边袅袅的在冒着白烟,方妈妈坐在灶下烧火,鲁妈妈站在一旁用手将那热气儿扑到鼻子下头闻。不远处的桌子上头还放着一个大大的竹织圆盘子,上边摊着一盘子饭,看样子已经凉了有一会子功夫了。

    「妈妈,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为什么那边盘子里有这么多蒸熟了的饭?」郑香盈走过去,见鲁妈妈眼睛盯着那蒸锅,似乎不敢有半点懈怠,心中大为好奇:「妈妈,这难道还是在蒸饭?」

    鲁妈妈点了点头:「姑娘说对了,还在蒸饭。」

    「啊,妈妈,这是准备酿酒了?」郑香盈眼前一亮,忽然想到了这码事情,鲁妈妈手脚就是利索,早上她还在淘米,这会子就开始着手走后边的程序了。这米是田庄里信收的稻米,鲁妈妈精心挑选了一批做底料,难怪这米蒸出来会闻着如此香。

    「桂花糕儿放到姑娘内室去了。」方妈妈见小翠在一旁翻橱柜,知道她在找桂花糕:「馋嘴,姑娘都没说要吃呢,你到等不及了!」

    郑香盈守在厨房里瞧着鲁妈妈与方妈妈将新蒸好的饭起了锅,两人抬着蒸笼放到桌子上头,鲁妈妈将手搭在蒸笼上头,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方妈妈,那边盘子里的饭已经凉了,你先拿着去入了缸,我这边等着饭凉了些再将它打散。」

    「妈妈真是能干。」郑香盈接过小翠递过来的桂花糕咬了一口,瞧着鲁妈妈点头直笑:「我在想着,这酒若是酿出来该卖多少钱一坛合适。」

    鲁妈妈局促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还能卖多少?本来也只是做着给自己家里喝的,不过是姑娘让我多酿些罢了,这酿酒也花不了多少成本,无非就是浪费时间与力气罢了。我想着能卖个四五两银子一坛,也就够了。」

    郑香盈望着鲁妈妈有些厚实的嘴唇,心里想着鲁妈妈还真是憨厚,这酒怎么能贱卖?成本不值钱,人工与时间那可是宝贵,最最要紧的便是那配方,前世的五粮液与茅台,一小瓶儿动辄上千,这里一坛酒才卖四五两,实在也太少了些。

    「妈妈,这酒可不能贱卖了,你莫太把自己的劳动看轻了。」郑香盈笑微微的看着鲁妈妈:「我交代禄伯去买两百个多个坛子来,咱们先做两百坛试试看,妈妈只管酿酒,这酒酿出来以后由我带着小翠和小琴她们去卖。」

    「姑娘,怎么能让你抛头露面的去卖东西!别说你现儿在孝期里头,即便出了孝,也不能让你去做这种事儿!」鲁妈妈大惊,顾不上揭那蒸锅盖儿,走到郑香盈面前,一本正经的叮嘱她:「老爷夫人不在了,可还有我们在帮着姑娘你呢,大家闺秀可不能做这些事情,小翠她们是丫鬟,由她们去做便是,可不能让姑娘你去外边铺子里头讨价还价。」

    瞧着鲁妈妈紧张的神色,郑香盈无奈的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丫鬟妈妈们太关心自己也不是个事儿,派小翠她们出去卖酒,还不知道能不能达到她的预期效果。郑香盈见鲁妈妈转头去揭蒸锅盖儿,没时间理会自己,背着手走了出去,心里在合计着这酒该怎么卖,又该卖多少银子合适。

    但是鲁妈妈说的也还是有几分道理,自己虽然住到田庄来了,可身份还是荥阳郑氏的小姐,自然不能像乡野村姑那般随意的在街头走动。既然自己不能出去,得先将几个小助手培养出来,郑香盈让小翠去将小琴和小棋找过来,她们两人原本是服侍郑夫人的,王姨娘嫌她们年纪小,做不了什么力气活儿还得发一等丫鬟的月例,于是便赶着她们同郑香盈一道来了田庄。

    小琴与小棋的年纪与小翠相仿,今年也是十一岁,两人一般高矮,都穿了一件水碧色的衫子,脸蛋儿圆圆,眼睛又大又亮,蓦然瞧着有些像双生子。走进来朝郑香盈行了一礼:「姑娘找我们?」

    郑香盈点了点头:「你们想不想赚银子给自己攒嫁妆?」

    听着郑香盈这般问,小琴与小棋都有些害羞,低下头抿嘴儿笑了笑,又抬起头来望了望郑香盈,脸颊上都有些微微的粉色:「姑娘在取笑我们呢?」

    「姑娘可不是在说着玩儿!」小翠走过去拉起两人的手摇了摇:「我跟你们说,咱们姑娘体贴着呢,过一个多月,等鲁妈妈的酒酿好了,咱们便拿了酒去荥阳城的酒楼里边卖,到时候姑娘给咱们银子当辛苦钱。」

    小翠就是机灵,都不用自己开口便把这事儿交代得清清楚楚,郑香盈瞧着小琴与小棋脸上有着跃跃欲试的神色,不由得笑着瞥了她们两人一眼:「卖出一坛酒,我给你们三钱银子,鲁妈妈这次一共要酿两百多坛酒,你们三个若是把这些酒都卖了,每人能分二十两银子,你们可愿意?」

    「二十两银子?只要将那两百坛酒卖掉就可以?」三个人都惊喜的喊了出来,她们在郑府拿的是一等丫头的月例,也不过每月一两银子,加上逢年过节的打赏,每年满打满算二十两银子顶了天,现儿郑香盈只要她们卖掉两百坛酒就给她们二十两银子,这不由得让三个人都兴奋起来,三双眼睛都闪闪发亮,看得郑香盈只觉好笑。

    「只不过这卖酒可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郑香盈慢条斯理道:「我打算一坛酒要卖十两银子,比市面上卖的酒要贵很多,你们可要想想看,怎么才能让酒楼的老板心甘情愿掏银子。」

    三个人听了郑香盈这句话,那欢喜劲头立刻打消了,小翠望着郑香盈苦了一张脸道:「姑娘,若是贵了很多,那岂不是卖不出去?」

    「若是容易卖,我还会让你们赚这么多银子?」郑香盈笑微微的望着小翠道:「你们想要赚钱,可得要动动脑筋才行。」见着小翠三人瞪着眼睛瞧着自己,郑香盈向她们招了招手儿:「你们且到我这里来,我给你们说说如何该怎么样去卖酒。」

    要想酒卖得快,首先要找准商家,荥阳城里有不少酒肆,可究竟哪些酒肆能出得起银子,先要去做个调查,若是赶着马车去那些主顾基本是打短工的酒馆,恐怕便是说破嘴皮子也不会有什么效用。

    听着郑香盈慢条斯理的说出这话头来,小翠转了转眼睛,流流利利的接口说了下去:「我们明日跟着禄伯去荥阳买酒坛子,顺便将荥阳城那几条最热闹的街道走一遭,看那里有多少酒肆,出入酒肆的人穿着如何,是不是有可能把酒卖给他们。」

    郑香盈赞许的点了点头,小翠还是一点就通,瞧着她抬着的小脸儿,上头全是期盼的神色,郑香盈微微一笑道:「小翠,不仅仅是这样,你还要看端详那老板的穿着,若是穿得朴素,你也可以不用多费唇舌了,他对自己都很克扣,更别说会拿出多的银子来买酒,若是穿得豪奢的,你便可以多与他磨上一磨,说不定还会有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