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咦,这不就是以貌取人了吗?姑娘你不是告诉过我,以貌取人之人必定肤浅,姑娘今儿怎么却又这般说了?」小翠调皮的歪着头,瞧着郑香盈娇笑:「莫非是此一时彼一时?」

    旁边小琴与小棋见着小翠那模样,皆是吃吃的笑了起来:「姑娘,你也太惯着她了,竟然敢与姑娘回嘴呢。」

    「该要有自己的思想,这个我倒是不反对。」郑香盈望着小琴笑了笑:「小琴,你来试试看,若我是酒楼的老板,你来推销咱们田庄里边的酒,你该怎么做才能让我买你的酒?」

    小琴站在那里,眼珠子转了一圈儿,这才迟迟艾艾的说道:「我会夸我们这酒很好很好,闻起来香,喝起来甘美,又不上头,嗯,总之就是很好。」

    「可每家来卖酒的都会这般夸自家的酒,究竟如何才能让我舍得花贵一倍的银子来买你这酒呢?」郑香盈收敛了笑容,将小琴拉到身边:「酒好,究竟好在哪里?要有自己的特色,而且也须得让旁人赞成。鲁妈妈酿的酒你们以前也曾见识过,咱们对她的酒自然有信心,但现儿最主要的是要勾起酒客们的食欲,想尝而不得那种感觉才是最最好的。」

    「姑娘莫非有了主意?」小翠也走了拢来,眼睛盯住郑香盈:「想尝而不得?」她沉吟了一声,忽然噗嗤笑了起来:「姑娘,原本还想叫禄伯赶着马车载着好几坛酒去走街串巷,现儿看起来倒不如带个小瓶儿出去呢,喝完了就没得尝了。」

    「不错,就是这个理儿。」郑香盈点了点头:「先勾起酒客们的馋虫儿出来,咱们才好趁机拿捏着砍价。」

    碧云天,黄花地,这秋日里开得最省的花当属桂花与菊花。桂花花期略前边些,菊花开得更久,等着西风渐紧的时候,依旧还能傲对寒风。

    田庄里这些天上上下下的人手都在鲁妈妈的指挥下帮着酿酒。鲁妈妈这次酿了三种酒,一种是一般的酒,没有参杂旁的东西,还有两种便是桂花酒与菊花酒。郑香盈记得去年喝过这桂花酒,开瓶便能闻着一种甜甜的桂花香,见着清澄透亮,入口甘甜醇绵,郑夫人说这酒适量喝着能健脾胃,因此每次用饭前都让她喝点。

    地上摊着一地黄灿灿的桂花,鲁妈妈弯腰抓起一把看了看:「已经风干了,可以开始做了。」方妈妈从旁边搬来一个大坛子,揭开盖子,鲁妈妈拿了一块木瓢伸进里边去,舀了两下再捞了出来,那木瓢上便白灿灿的浮现出一些晶莹分粉末来。

    见着郑香盈与小翠她们惊讶的看着瓢上的东西,鲁妈妈笑了笑道:「姑娘,这是冰糖,昨日寿伯捣了一下午才全部捣碎呢。」伸手蘸了点粉末伸到郑香盈嘴边:「姑娘尝尝看,甜不甜?」

    郑香盈咂咂嘴,这甜味儿好久没有尝到了,前世巧克力都吃得不喜不爱,这一世尝到了冰糖的滋味便觉得快活,真是此一时彼一时。旁边小翠见郑香盈眉开眼笑,也缠着鲁妈妈讨了一颗冰糖渣子,放到口里舔了舔:「好甜!」

    鲁妈妈笑着将冰糖与桂花搅拌匀称,方妈妈分掉了一小坛子说留着过年做桂花糖吃,鲁妈妈将剩下的放在酒缸,将布包着塞子将坛子封好,又用麻绳将口子扎得紧紧。做完了这些事儿,鲁妈妈拍着手上的桂花屑子道:「过二三日后便可勾兑白酒,然后放到酒窖里封贮,等时间到了便能取出来喝了。

    「原来这桂花就是这样酿出来的。」郑香盈在旁边瞧着不住点头:「妈妈,这酒要多久才能好?」

    「若是自己人喝,一两个月便可以取出来,若是想要味道好些,那怎么着也该半年到一年,桂花酒若是能存五年,那可便是珍品了。」鲁妈妈摇头叹息:「可惜我做的桂花酒,最多存到一年,两年都没有捱得过。」

    「还不是妈妈做的酒好喝?原来老爷夫人都爱喝呢。」小翠心直口快,刚刚冲口而出忽然又想到了过世不久的郑信诚与郑夫人,不由得捂住了嘴,眼睛望着郑香盈,脸上露出了羞惭的神色。郑香盈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小翠的头:「没事儿,你不用放在心上。」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成山阿。郑香盈瞧着小翠垂着头站在那里,心中忽然有所感叹,不论怎么样,自己过得舒舒服服才是最重要的,前世她是这么想的,或今生她也会这样做。

    「姑娘,我们给焦大爷留几坛酒?」鲁妈妈在旁边算计着:「每样留两坛够了吗?」

    「差不多了,他们又不是酒坛子,送几坛表示咱们的心意也便是了。」郑香盈见鲁妈妈郑重其事,心里知道她感念焦大师徒出手相救,故而有此一问。「妈妈做个记号,别与旁的酒混到一处了。」

    鲁妈妈点了点头:「给焦大爷的酒,我打算窖到水井里头。用泥浆封了坛子,然后裹上油布,将酒坛子沉到井底,那样做出来的酒才真正是上等的美酒呢。」

    鲁妈妈将桂花酒做完,第二日便开始着手做菊花酒。这种就是由菊花与糯米、酒曲酿制而成的酒,古称「长寿酒」,其味清凉甜美,有养肝明目之功效。大周有习俗,重阳节必饮菊花酒,大家都以为它祛灾祈福的「吉祥酒」。

    菊花材料是现成的,当下菊花园里的花朵开得正盛,郑香盈一大早便与小翠拣着新鲜的菊花摘下来,将那些花朵在通风处摊晒开风干一夜。鲁妈妈瞧着那花芯里头的湿气没了,配上枸杞、生地黄与当归,先水煎2次,取汁液备用。然后将汁液与糯米放在一处,侵湿、沥干、蒸饭,然后与酒曲伴到一处,与剩下的菊花煎出的汁液混合到一处放进酒缸任由它发酵,在依照寻常法子酿造。

    「妈妈,这些酒过年该好了罢?」郑香盈瞧着鲁妈妈将酒窖的门给封上,站在一边打着小算盘,过年的时候正是好赚钱的时候,时间可得要赶得及才好。

    「差不多。」鲁妈妈点了点头,让寿伯将里边清出来的余酒搬去厨房:「姑娘若是想卖酒,可以先拿这几坛出去试试,这是去年留下来的酒,也就这几坛了。」

    第二日阳光晴好,小翠带着小琴与小棋坐了禄伯的马车往荥阳城出发,每人怀里抱了个小酒坛子,眼睛里都有着兴奋期盼的神色。「哎,你说咱们这酒能卖掉吗?」小棋低头看了看深褐色的小酒坛,上边用布封着坛子口,麻绳扎得紧紧的,要靠近才能闻着酒香的味道,隔得远便一点也闻不着了。

    「不管怎么样,试试呗。」小翠不住的为她们鼓劲儿:「虽然姑娘说,卖不掉便自己喝,可咱们总得要为姑娘分忧解难不是?这两百多坛酒,就咱们几个喝,要什么时候才能喝得完呐?总得要想法子把它卖掉。」

    小琴与小棋听了不住点头:「你说得没错,咱们将酒卖了,既能帮上姑娘的忙,自己还能挣到银子呢。」一阵秋风吹过,马车帘幕被吹了起来,露出了马车外边的风景,瞧着路边的行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前边远远的有一线深灰色的城墙:「快到城里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