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可不是!」禄伯听见马车里三个小丫头叽叽喳喳,心中也是开心,一甩马鞭子,那两匹马便得得的飞奔了起来,朝着荥阳城里边疾驰了过去。小翠几个抱紧了小酒坛儿,只觉心里头砰砰的跳得厉害,三个人咬着嘴唇,忽然没得了言语。

    禄伯将马车赶到了东大街的街口,停在一棵古槐树下头,指了指街道里边:「人多,马车不方便进去,你们几个自己走路过去,我在这里等着你们。」

    东大街算是荥阳城里头最繁华的地带了,小翠她们先前就来看过了,这里头有三家酒肆,她们打算都去试试运气。走到第一家,黑底金字的招牌,上边四个大字「太白酒肆」,小翠抬着脖子看了看那几个字儿,都还认识,再望了望里边,这个时候酒客还不多,可已经有几张桌子旁边坐了人,伙计们正殷勤的端着花生米小菜往那边送。

    「咱们进去看看?」小翠回头望了望小琴与小棋,见她们俩也正盯着自己,不由得挺了挺背:「跟我走。」

    刚刚走了进去,柜台后边的掌柜便吆喝了起来:「小姑娘家家的,这酒肆可是你们能来的地方?还不快些出去!」

    小翠见那掌柜虽然叫喊的声音大,可那张圆胖脸儿却没有板起来,看着是个好说话的,她大着胆子捧着小酒坛子走到柜台前边道:「掌柜的,你们家老板在不在?我有事儿要找他商量。」

    掌柜的偏着头打量了小翠一眼,见她才十一二岁的模样,头上梳这两个丫髻,插了一对银蝴蝶簪子,身上穿了见浅红色夹衣,那衣料儿还不差,通身打扮瞧着不寒酸,可也绝不会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他狐疑的看了看小翠手里抱着的酒坛子,觉得有些新奇:「老板刚刚还在,这会子不知道去了哪里,你有什么事儿要找他?」

    「这位大伯,你能不能替我们将老板找过来?」小翠转了转眼珠子看了一圈太白酒肆,这酒肆瞧着装修该是个有些档次的,最合适卖这高价酒。她朝着掌柜的甜甜一笑:「大伯,荥阳城里的太白酒肆鼎鼎有名,没有一个不知道的。」见掌柜眉开眼笑的望着她,小翠将酒坛子放到了柜台上边:「可若是你们酒肆要是买了我们田庄里的酒,那生意可更会蒸蒸日上哪!」

    掌柜的这才明白小翠三人的用意,撇了撇嘴便挥了挥手:「哪里来的毛丫头,竟然跑到这里卖酒来了,我们酒肆的酒可都是老板自己品尝以后觉得口味上佳才买进来的,怎么会随随便便买你们的酒呢?」

    小翠见着掌柜的似乎不敢兴趣,心里头有几分着急,但她想着出门前郑香盈叮嘱的话:「若是旁人不理会你们,可以先倒一杯让旁人尝尝味道,勾起他们的酒兴来以后,你们便偏偏不卖了,那老板自然又会想着非买不可了。」

    尽管老板不在,可小翠还是准备试一试,她将酒坛口的绳子解开,把包住坛盖的布解开,望着老板嘻嘻一笑:「大伯,你都没尝过我们田庄的酒,怎么就知道我们的酒不好喝呢?今日我不收钱,就请大伯来尝尝我们田庄的酒如何?」

    掌柜的没想着小翠如此执拗,见她站在那里,只比柜台高出了一个脑袋,可她脸上的神情却很坚定,似乎一点都不会因为旁人的话而退缩一般,不由得心里软了几分,恐怕这小姑娘家里着急要银子用罢,否则怎么会这样不屈不挠的站在这里不肯挪窝。

    「去给她取只酒碗过来。」掌柜的朝站在旁边的伙计呶了呶嘴:「既然这小姑娘如此自信,那我倒要尝尝她家田庄里做的酒,味道究竟好不好。」

    见那掌柜的答应下来,小翠兴奋得脸上红了一片,小琴与小棋也挤到了她身边,两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放在柜台上的那只酒碗。小翠将酒坛的盖子打开,一种清幽幽的香味立刻便散发出来,就如一条流动的河流般,带着无数的水波荡漾,慢慢的流淌过太白酒肆的大堂,一直从鼻尖钻到了人们的心里。

    「敢问姑娘,这是什么酒?」小翠还没将酒倒到酒碗里边,耳边传来一声询问,抬起头来一看,通往二楼的楼梯那里站了一个人,穿了一件丝绸的袍子,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的酒坛子,似乎很有兴趣。

    那穿着丝绸衣裳的中年男子大步朝柜台这边走了过来,酒肆里的为数不多的酒客们都纷纷站了起来,好奇的伸着脖子往这边看:「看起来咱们有口福了,这酒闻着真香,连陈老板都走过去看究竟了。」

    小翠瞧着那穿着丝绸长衫的中年人,心中满满都是兴奋,瞧着掌柜那恭敬的模样,他肯定是这酒楼的老板。「不知老板贵姓?」小翠朝产老板笑了笑,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迎着天窗上漏下的阳光,就如珍珠般柔润。

    陈老板一愣,这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竟然这么大胆,他朝小翠笑了笑:「免贵姓陈,不知姑娘又姓什么?」

    「我叫小翠,今儿是想来卖酒的,别看这酒是我们庄子里头自己酿的,可却是难得的美酒,陈老板若是不相信,便请先喝一碗试试?」小翠将酒坛子抱住斜着倒出了小半碗酒来。陈老板低头看着那酒,不由得心中暗赞了一个「好」字。这酒光看着颜色便知道不是一般的家酿酒,那酒水清澄,看不到一丝杂质。端起酒碗放在鼻子下边闻了闻,那香味儿更是馥郁扑鼻,勾着那酒虫儿要从肚子里边爬出来一般。

    「陈老板,这酒味道如何?」小翠瞧着陈老板慢慢的将那小半碗酒喝完,有几分紧张的瞧着他,生怕他摇头说不好。

    「还凑合。」陈老板看了看小翠三个,心里掂量着她们究竟是哪家的姑娘:「你先给个价儿,我们看看能不能谈得拢。你们这酒,要多少钱卖?」

    小翠松了一口气,指着柜台旁边的酒坛子道:「那样大小的,十两银子一坛。」

    陈老板吃了一惊,这小姑娘可真会狮子大开口:「哪要这么贵?我素日里进过来的酒,不过五两银子一坛罢了。」

    「陈老板,一分钱一分货!」小琴在旁边拼命的想着郑香盈要她们背下来的话儿,大着胆子帮小翠打边鼓:「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你是品酒的老手了,我们要是没有把握怎么敢来?这酒可是有祖传秘方的!」说到这里,小琴的脸红了一红,哪里有什么祖传秘方,不过是鲁妈妈有些小窍门罢了,偏偏自家姑娘一定要她们将这酒吹嘘人间少有,可她面嫩,这吹牛说大话她还没有达到如鱼得水的地步,说完那句话,赶紧闭上了嘴,只觉得自己全身都有些发热。

    「你们是谁家的丫头?」陈老板左看看右看看,见三人的衣裳的样式和颜色都一样,言行举止绝非一般的乡下丫头,心里隐约有了个底儿:「说说看,你们家主子是谁?我自己与他去谈谈价格。」

    小翠见陈老板兴趣颇大,不由心里有了几分把握,她将酒坛子重新封好了口子,笑着向陈老板行了一礼:「我们庄子里头前几日才将酒进窖,陈老板若是有兴趣,可十二月到城北的归真园去寻我们家主子,到时候再与她去谈价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