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正在一问一答之际,就听那边的路上传来了脚步声,陈老板心知是主人来了,赶紧坐直了身子,抬着头往那边望了过去,就见最前边走着两个中年婆子,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素白衣裳的小姑娘。陈老板将脖子伸长了些,可后边再也没见一个人影,不由得大为惊奇,难道说这个看上去只有十来岁的姑娘便是归真园的主人?

    「陈老板。」郑香盈走到凉亭,便见里边坐着一个约莫三十岁上下的男子,确实如小翠他们所说,瞧着不像个做买卖的人,反倒是像个书生。

    「小姐可否就是这归真园的主家?敢问小姐贵姓?」陈老板赶紧站了起来朝郑香盈拱了拱手,触到郑香盈亮晶晶的一双眼睛,陈老板觉得自己无形间便矮了她一头般,只觉得有些拘谨。

    「免贵姓郑。」郑香盈朝陈老板微微一笑:「陈老板请坐。」

    原来竟是荥阳郑家的小姐,难怪有这份气度!也不知道她是几房的,怎么会一个人住在这田庄里头,她的父母亲难道便不管她了不成?才转了下眼睛,忽然便想到不久前,郑氏七房的老爷和夫人相继过世,难道这位小姐便是七房的孤女?

    郑老板正在胡思乱想,便见一个妈妈将随身带着的篮子打开,从里边拿出了一碟糕点,两碟凉拌小菜,还有一份卤味摆到了凉亭的石桌上边。那几碟子小菜瞧着做得很精致,定然美味可口。

    「郑老板,既然你是诚心来谈生意,那我便也诚心待之。」郑香盈笑了笑,吩咐鲁妈妈将小酒坛子端上来:「听说陈老板已经喝过琉璃白了,那不妨再试试我们归真园里的琥珀金与木樨碧。」

    陈老板连连点头:「多谢郑小姐美意。」

    鲁妈妈先给郑老板倒了一小杯桂花酒,陈老板凝神瞧着那小小的酒杯,里头的酒带着点微微的淡黄色,晶莹剔透,上边还浮着一朵米粒大的花,闻着那香味儿,陈老板一怔:「这是桂花酒。」

    「不错,正是桂花酒,木樨,桂花是也。」郑香盈笑了笑:「陈老板可因着是闻到了这桂花香味儿?」

    「不错。」陈老板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为何要取名木樨碧?难道桂花不是黄色的?与碧字又有什么关系?陈某愚钝,还望郑小姐赐教。」

    郑香盈一愣,她只不过是随口取了个名字而已,前世她花圃里的插花都会有取好听的名字,有时想不出,就用自己觉得漂亮的字眼来凑数。菊花酒她已经有了个「金」字,这桂花酒她随意安了个「碧」字,没想着陈老板还要刨根究底。

    瞧着陈老板坐在一旁屏声静气的望着她,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样,郑香盈有几分尴尬,脑子转了转,冲口而出:「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这首词是她前世看《书剑恩仇录》的时候读到的,当时只觉得读了以后满口余香,对这阙词极为喜欢,于是也背了下来,现儿刚刚好拿这词来糊弄陈老板:「这碧字,乃出于此处。人若是喝酒喝得多了些,不免就如那庄生梦蝶,可焉知蝴蝶与庄周,究竟谁才是本体?人生沉浮,谁又能看得清红尘羁绊,即便桂花在枝头乃是金黄,可其芬芳美丽皆来自与碧叶,谁又不能说这碧叶便是桂花?」

    陈老板先听了那阙小词,已经是双眉耸动,再听着郑香盈后边将那个碧字杂糅在解释里头,更是觉得佩服,虽然还没弄得大懂这桂花为何便变成了碧叶,可他对郑香盈的学问却是深感佩服:「我原先还不相信这世间真有才貌俱全的奇女子,所谓的出口成章的才女,只不过是世人吹嘘出来的罢了,可今日总算是亲眼得见了一位!」

    郑香盈慌忙推辞道:「陈老板谬赞,我只不过一普通闺阁女子而已,如何能称得上才貌俱全!陈老板,你先品品这木樨碧,咱们再来谈生意。」其实她只是个大俗人而已,她只是想过上舒服的日子,也想要享受拼搏的人生,哪里有想过要做才女呢。

    陈老板举起酒杯,将那木樨碧一饮而尽,望着郑香盈点了点头:「郑小姐方才念的那阙词,可否能让陈某抄录下来?下回陈某去参加荥阳诗会,也可以让大家看看才女大作。」

    郑香盈脸上有些发热,神色大窘,这可不是她写的,怎么能觍颜据为己有呢?她摇了摇头道:「陈老板,这是我一位手帕交所作,闺阁笔墨不方便外传,还请陈老板见谅。」

    陈老板一怔,郑香盈完全是借手帕交来推托,只是自己贸然问她要诗词,这倒是自己的不是了,怎么着也不能如此唐突。他尴尬的向香盈道歉:「是陈某考虑不周,还望郑小姐见谅。」

    郑香盈摆了摆手:「无妨,陈老板,不如咱们继续来说说这笔买卖。」

    「就依着郑小姐的价格,十两银子一坛罢。」陈老板心中正在愧疚,蓦然听着郑香盈问他这买卖的事儿,一口应承了下来,这归真园的酒委实味道不错,比寻常的酒要好出不少,再者他也想弥补方才的不是,让郑香盈不要太计较。

    「陈老板真是个爽快人!」郑香盈笑着夸赞了一句:「陈老板,你是品酒的高手,自然知道这窖藏的时间越长越好,可十二月中旬,年关之前正是好做买卖的时候,等着那时候我将酒送到太白酒肆,你不仅可以散着卖给酒客,还能分装成小瓶,包装得好一些,做为走亲访友馈赠的佳品。」

    「郑小姐这提议真是不错。」陈老板望着郑香盈点了点头,这郑小姐年纪小小便有如此手腕,长大以后还不知道会精成什么样儿呢!既然她给自己出了主意,自己也该投桃报李才是。想到此处,陈老板笑着道:「郑小姐,我看你这归真园景色很好,有没有考虑过要将它租出去给别人办宴饮之会?」

    郑香盈听了郑老板这话心中大喜,她早有这个考虑,只是愁着找不到门路呢,见这陈老板竟然自己寻着来问,正是睡觉遇着了送枕头的。「陈老板所说的事儿,我乃是头一次听说,不知道这里边可有什么规矩讲究?」尽管郑香盈对这租场地的事心中明白得很,但做出一副虚心求教的姿态,可能会让陈老板更愿意替她跑腿。

    「郑小姐,荥阳每年都有各种游宴,只是有些人家因着场地不够,又或者嫌家中办这游宴过于吵闹,所以不免要租用别人的园子,一日下来,费用不赀。郑小姐,你这院子委实打理得不错,又十分安静,不如租用出去,一年只得几次,每次最多不过两日,既不妨碍你的生活,又能赚到银子,何乐而不为?」

    「郑老板厚爱,给我指了条门路,只是我一个深闺女子,哪里又能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人会举办游宴呢?」郑香盈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父母双亡,与族人发生了纠纷,也只能被赶着住在这里,庄子里大大小小十多口人,还不知道该怎么养活呢。幸得陈老板急公好义,与我做了一笔生意,又给我出了好点子,只是我却没法子到处去打听消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