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盈眉头微蹙,脸上表情楚楚可怜,说话的语气又拿捏到位,陈老板的怜惜之心此时完全被勾了起来,他放下酒杯,拍了拍胸脯:「郑小姐,你别着急,这事儿还还真能帮得上忙。」

    原来这陈老板虽然是个商贾,却自幼喜读诗书,陈老太爷只有他一个独子,其余得的皆是女儿,所以只能由他接管了家中酒肆。陈老板抱憾离风雅渐远,所以极力与荥阳的读书人接近,因此也进了荥阳城的诗会。诗会每年有好几次活动,游园看风景,做些曲水流觞之类的风雅事儿,正需要风景好的院子做场地。

    「我与那会长关系挤好,我与他去说说看。」陈老板瞧了瞧湖边不远处的菊花园,遗憾的摇了摇头:「若是早认识了郑小姐,这菊花诗会便可以在你这园子里边举办了,方才我过来,不少菊花都是我见所未见的,实在喜爱得紧。」停了停,陈老板望向郑香盈道:「不知这归真园里有梅花否?」

    现儿九月底,再过两三个月便是梅花盛放的时节了,郑香盈心中大喜,含笑点头道:「我这院子,四时花卉都有,而且是有单独的分区,园内梅花有数十种,冬季大雪时节来踏雪寻梅,便是最好的去处。」

    陈老板听了喜不自胜:「既然如此,我便帮你去说说,将今年荥阳的梅花诗会定在你这归真园。返璞归真,郑小姐这园子名字意义深远,听着便是不俗,想必那梅花也会是美不胜收……」他转眼往池塘那边瞧了过去,一种期待而向往的眼神。

    郑香盈忍着笑,连连点头:「到了梅花盛放的时节,我叫丫鬟去太白酒肆给陈老板送个信儿,陈老板可以带了那会长来归真园先睹为快。我相信那位会长赏过我归真园的梅花以后便不会要想去别的园子举办那梅花诗会了。」

    「好,好,好。」陈老板一连说出三个好字:「那就这么说定了,到了开酒窖的那日,你派人将两百坛到我太白酒肆来,银子当即兑现,绝不拖欠。」

    荥阳的东大街这些日子比平常又热闹了几分,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多了不少,行人身上还背着大袋小袋,摩肩接踵,将宽阔的街面占了一大半,以至于中间行走的马车都只能小心翼翼,车夫不住的吆喝着:「靠靠边呐,靠边!」

    天空中有一轮暖阳,灿灿的投下万丈金光,太白酒肆的门口站了个伙计,叉腰望着外边的人流,无奈的摇了摇头:「快到年关了,人比寻常多了一倍还有余,站在这里看着只觉得到处都是人。」

    掌柜的从柜台后边伸出了一个脑袋来:「人多才好,你埋怨什么?」拿着手里的本子翻了翻,瞧着上边有一行字,忽然想起什么来:「那归真园的小丫头不是说十二月中旬来送酒的,怎么还没见着影子?银子都准备妥当了,那酒却还不见来,这可真是怪,头一遭见着咱们东家这般热心的,货物还没到,银子却拨出到一边了。」

    「还不是那田庄的酒好?」伙计吸了吸鼻子,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我现儿还觉得鼻子下头有酒香呢!咦……」他摸了摸脑袋大喊了起来:「掌柜的,外头那个,是不是上次来卖酒的小丫头?」

    掌柜的急急忙忙挪着身子走到了门口张望了下:「我瞧着是,看来是给咱们酒肆送货来了。」扭头往里边喊了一嗓子:「先别擦桌子了,快些过来准备帮忙卸货。」

    里头几个伙计将手里的抹布扔下,一溜小跑到了酒肆门口:「归真园的酒来了?」

    一辆马拉的推车正缓缓朝这边过来,上边有用麻绳捆得结结实实的酒坛子,车夫是一位将近五十的中年人,正拉着缰绳赶着马从人群里穿过。车子边上走着几个小丫头,一只手扶着酒坛,一只手不住的擦着额头上的汗。

    「快些去搭把手儿!」掌柜的见那车子十分吃重,赶紧打发了伙计过去,现儿人多,万一到了门口还出了点事便可了不得。

    几个伙计连忙奔了出去帮着扶住车子:「姑娘,我们来罢。」

    见着太白酒肆的招牌,小翠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禄伯说年关将近,外边的行人多,怕路上出什么问题,所以今日他们特地起了个大早,寅时末刻她们便开始装车,卯正时分便开始出发了。一路上没有素日里那游山玩水的心情,小心翼翼的照顾着马车,生怕有酒坛从上头摔下来。

    「一坛便是十两银子哩!」小翠扶着酒坛,不住回头叮嘱着小琴小棋:「仔细些,姑娘给咱们的那二十两银子也不是白拿的。」

    仔细着行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到了太白酒肆,伙计们出来接了手,小翠这才将手从酒坛上边放了下来,蓦然惊觉那只手又酸又麻,看起来是自己用力过度了。掌柜的见小翠三人都在不住的甩着手儿,圆胖的脸上堆起了笑:「辛苦了,快些进来喝茶。」

    小翠应了一声,带着小琴小棋跨步便往里边走,可迈步的刹那,却感觉到有大街的人群里一双眼睛在盯着她。当她转过脸去的时候,却只看见街道上到处都是人,没有发现自己熟悉的脸孔。

    指挥着伙计们清点了车上的酒,一共五十坛,掌柜的先给了五百两的银票:「还有一百五十坛,再慢慢送过来?」

    小翠甩了甩胳膊:「酒肆里若是有拉货的车,直接去归真园接是再好也不过了,若是没有,只好我们再来送几转。」

    「我们酒肆进货都是对方送过来,东家只配了坐人的马车,这拉货的却不曾有,只能劳烦姑娘再送几转了。」掌柜的乐呵呵的让伙计再给小翠添上一盏茶:「这路确实远了些,到时候让我们老板给你们几个算点辛苦费罢!」

    「没事,没事!」小翠笑嘻嘻的摆了摆手:「我们今日下午来一转,明天再送两回,这样便结清了。」端起茶盏咕嘟咕嘟的喝完,抹了抹嘴巴:「小琴小棋咱们走,免得姑娘在田庄里边等得心急。」

    马车刚刚辘辘离去,太白酒肆便开始陆陆续续的来了酒客,站在门口的伙计笑着将人迎进去,这时衣袖却被人拉住:「敢问小二哥,方才那几个小丫头是来做什么的?」

    伙计抬眼看了看,问话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穿着一件锦缎袍子,外边罩了件中毛衣裳,身边跟了个小厮替他捧着东西,瞧着该是个富家少爷。「她们是归真园的丫头,给我们酒肆送酒来的。」

    「送酒?」那少年似乎有些不解,拧着眉头问:「什么是送酒?」

    「真是不知疾苦的少爷!」伙计嗤嗤笑道:「就是来卖酒咯!我们东家向归真园买了两百坛酒,今日她们是送货来的。」他瞧了瞧那少年,见他还在望着自己,不由有几分奇怪:「这位少爷,怎么了?看这样子你似乎还有什么问题?」

    「她们的酒好不好?价格贵不贵?我今日来外头便是想买些年货回去,不知这酒怎么卖?」白衣少年脸上神色十分诚恳:「还请小二哥告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