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什么事儿?」听到给郑香盈添堵,王姨娘的眼睛亮了起来,灰黄的脸上有兴奋的神色:「小鹃,快扶我起来,听着远山这话,心里头就是高兴。」

    「我今日去东大街想去给族学里的夫子买点节礼,却遇着了二妹妹的贴身丫鬟。」郑远山抓住了王姨娘另外一只手,与小鹃一道将她扶了起来,慢慢儿走动了几步:「结果让我发现了她的一个秘密。」

    「秘密?」王姨娘有几分惊喜:「是不是她小小年纪便知私会情郎,派丫鬟来传书信的?」

    郑远山望着王姨娘有些啼笑皆非:「姨娘,二妹妹过了年才十一呢,你怎么便想到那上头去了!我发现的是她那丫鬟赶了马车去给太白酒肆送货。」

    王姨娘脑子里还没转过弯来,懵懵懂懂的问道:「送货?这又怎么了?」

    「姨娘,难道你不记得了,凡事郑氏子孙,有经手店铺或者铺面出租的,哪怕自己没有亲自出面,只要是记在名下的产业,每年都要向族里交一定的银子,然后族里再将这些银子与族田里的产出一并分配,然后在小年那日将红利分到每户人家。」郑远山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来:「以往我都没得份儿,可现在我是嫡子了,今年可算是能拿一千多两银子了。」

    王姨娘望着郑远山,眉眼间有得意的神色:「也是我的远山聪明,大太爷才会如此欣赏你,定要将你记了名去做嫡子呢。」

    郑远山瞧了一眼王姨娘,见她脸上都放出了光来,不由得皱皱眉,将扶住王姨娘的手放了下来,郑重吩咐道:「姨娘,这话也只能咱们两人在场时说说便是,外头可不能这么说,免得旁人说你没了规矩,你只是姨娘,我现在又记名做了嫡子,你总是提起我这出身,莫非是想让我在旁人面前出乖露丑?」

    王姨娘觉得右胳膊肘儿那里的温热气息忽然不见,又听着郑远山这话中的疏淡,心中一怔,抬头看了看郑远山,见他紧紧的板着脸,似乎不高兴,胆怯了几分,低声道:「大少爷,我一时得意,竟就忘记了你现儿身份不同了。」

    「大哥,你怎么能不认咱们娘了?」王姨娘这句话才说完,门外头便跳了郑远帆进来,一把挽住王姨娘的胳膊,扭着身子撒娇道:「娘,我就只认你,夫人在的时候我都只喊你娘,这又怎么了?我是娘生的,自然要喊娘!」

    「二少爷,」王姨娘含着一泡儿眼泪,眼睛却是望着郑远山,抖抖索索道:「我只是个姨娘,比不得你们身份金贵……」

    瞧着王姨娘的神色,郑远山张了张嘴,又幽幽的叹了口气,重新抓住了王姨娘的手:「我只是提醒姨娘一句罢了。咱们继续说先前的事儿,二妹妹偷偷的卖酒,肯定是不想让族里知道,她一个深闺小姐,怎么能去做这种俗事?况且她还要交银子到族里才行。我却偏偏要将这事儿捅出去,让她破一笔财心里头方才舒服。」

    「大哥,好主意!」郑远帆在一旁眼睛发亮,激动得跳了起来:「咱们这就去和大伯祖父说这事儿,他听了少不得要将她喊过来骂一顿,她还要交银子,少不得心疼死了。」

    「我把这个功劳让你去占罢,你去与大伯祖父说。」郑远山笑着点了点头:「你便告诉他,你在东大街买东西的时候见着郑香盈的丫鬟小翠在卖酒给太白酒肆。」

    郑远帆连连点头:「我这就去大伯祖父家那边。」说罢撒腿便往外边冲:「小兰,小兰,你让喜伯套马车,再去找我那小厮水生,让他跟我去大房那边!」

    扬着脖子喊了两声,一个小丫鬟应了一声,好半日才从里边慢吞吞的走了出来,郑远帆心中有些不耐烦,抬腿就一脚踢过去:「怎么的这么不上心?没听着我喊你不成?」

    小兰被踢了跌坐在地上,揉着腿,哭丧着脸道:「我正在给二少爷洗衣裳呢。」

    「快去,快去。」郑远帆气呼呼的吩咐了一声,见着前边款款走来了郑香林,脸上的怒容才消了些:「大姐姐,这么早就把内务打理了?」

    郑香林笑着点了点头:「今日事儿不多。」走过来摸了摸郑远帆的头:「怎么了?做事可不能急躁,长大了该学着沉稳些。小兰今儿一早开始便在给你洗衣裳呢,你没见她手都是红的?你该怜惜她的辛苦,别对她使小性子。」她转头吩咐自己贴身丫鬟小莺将小兰拉了起来,柔声对她道:「小兰,快些去罢。」

    小兰站起来,感激的向郑香林行了一礼,这才飞跑着走开,转眼便没了影子。郑远帆被说得扭了扭头,有些不好意思:「大姐姐,我是着急要去大伯祖父那里告状。」

    「告状?」郑香林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事儿要让你去告状?莫非你觉得大姐姐对你不好不成?」

    「大姐姐,我怎么会说你对我不好?」郑远帆抬头冲郑香林只是笑:「那郑香盈偷偷的做买卖被咱们大哥发现了,大哥让我去告诉大伯祖父呢。这样可好了,不仅会被骂,还要交银子到族里,想想都开心!」

    郑香林一怔,望着郑远帆那开心的神情,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点点头道:「你别太性急了些,慢慢走,路上还有余雪呢,小心瞧着地上,仔细扭了脚。」

    郑远帆答应了一声,挺胸昂首的走去了院子外头,郑香林瞧着他的背影,眉头蹙在了一处,身边小莺看着知道她在担心郑香盈,小声说道:「姑娘,咱们要不要去和二小姐说说,让她留心着些?」

    郑香林抬头看了看忽然间便阴了下来的天空,一双眼里俱是忧愁:「我也只能做这些事儿了,毕竟远山远帆都是我的亲兄弟,怎么着也不能……」她叹了一口气,从身上摸出一个银角子来:「小莺,你去雇辆马车去田庄捎个信儿,让二小姐先想想法子怎么对付。」

    屋檐上的融雪化成了水珠滴滴答答的掉了下来,屋檐下头的石阶上都有一小排小洞,水珠掉进去,又溅了出来,郑香林盯着那水珠不断的跳跃,心里存着事儿,听着那清脆的叮咚之声只觉烦乱,瞧了一会儿她摇了摇头,转身走进了屋子里头。

    郑远帆带着小厮水生到了郑氏大房的角门那头,郑远帆与大房的十六少爷郑远榆在族学里是好友,也曾跟他来大房玩过几回,后来又由王姨娘带着来过几次,看门的婆子自然识得他,见着面只是堆着笑:「哟,七房二少爷过来了?」

    「还请妈妈开门让我进去,我要见大伯祖父和大伯祖母。」郑远帆搜了搜衣裳兜,从里边摸出了几个大钱来:「出门急了些,身上只带了几枚大钱,妈妈不要嫌弃。」

    看门的婆子只是咧嘴笑:「二少爷愈发的懂事了。」伸手接过几个大钱,将门打开,身子让开了些:「二少爷进去罢。」

    郑远帆过了角门便大步往前边走,小厮水生小跑着跟了上来:「二少爷,你那荷包里不还有几个小银角子?姨娘给你放进去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