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杨之恒!」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在这寂静的清晨,听着格外响亮些,就连树枝都受了惊吓一般,簌簌的掉下了几团雪花,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点在人的头发上,似乎簪了一朵白色绢纱堆出的宫花一般。

    梅花林里有轻微的声响,穿着白色的杨之恒在一处略微开阔的地方舞动着手中的宝剑,三尺青锋化成了朵朵梅花一般,寒意森森的绽放在这银色的雪地上。天边初升的日头映着冷冽的宝剑,淡淡的光芒倏忽闪过,在眼前化作了点点星辰,不住的闪烁。

    「杨之恒,你停下来!」一个小姑娘飞快的奔进了梅花林子,身后跟着几个丫鬟:「郡主,你小心些,杨公子在练剑,别太到前边去了!」

    那小姑娘停住了脚,在一棵梅花树下站定了身子,朝着杨之恒大声叱喝道:「杨之恒,本郡主命你速速停手,你听到没有?」

    杨之恒没有搭理她,雪地上依旧有着不住游移的身影,手下的剑花一朵接一朵,看得人眼花缭乱,那梅枝上的雪因着宝剑掠过而不时飞扬起来,如一只只玉色的蝴蝶,纷纷扬扬的展开了翅膀,迎风而起,又顺风而落。

    「郡主,杨公子在练剑,你别干扰了他,等着他停下来以后自然会与你说话的。」身边的丫鬟将一件艳红的斗篷给那小姑娘披上,替她将宝石纽子别好,又将帽子给她整理好,停下手来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主子,脸上露出了恭维的笑容来:「郡主穿着这斗篷,就跟那画里的人一样俊俏了。」

    那小姑娘轻轻的哼了一声,她是豫王最小也是最受宠的的女儿,刚刚生下来便由皇上赐了郡主封号,大名玥湄。因着受宠,所以性子有些娇纵,豫王府里没有几个人没有受过她的闲气,唯独对于这杨之恒,她却不知为何格外的不同些,即便他冷冰冰的不想搭理她,可她依旧追着过来找他玩耍。

    杨之恒是豫王手下得力干将焦大的徒弟,六年前由他带着进了豫王府,因着他与豫王第二个儿子许兆宁年龄差不多大小,又聪明伶俐,豫王便命他给许兆宁做伴读,留在了豫王府。可自从他进豫王府的那一日开始,玥湄郡主便缠上了他,一直跟在他身后跑来跑去,小的时候小嘴甜甜喊他「之恒哥哥」,年岁渐长,玥湄郡主对他的称呼便变成了「杨之恒」。

    「杨之恒,你每次都这样不搭理我!」耐着性子直到杨之恒停下手歇气儿,玥湄公主这才撅着小嘴奔上前去:「你是不是故意的?」

    「郡主乃千金之躯,之恒只是一个小小伴读,哪里敢不搭理郡主。」杨之恒取出一块绒布出来,轻轻的将宝剑上的雪水擦净,他全身贯注的盯着那三尺青锋,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气得玥湄郡主直跺脚:「你分明就是不想搭理我!」

    身边几个丫鬟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这些对话日日要听几遍,可这玥湄郡主却是乐此不疲,每日里头要来杨公子这边自讨没趣。自家郡主乃是豫王的女儿,身份高贵,何必来寻着杨公子说话。虽然说这杨公子生得英武,可毕竟却只是一个没有根底的伴读,最多到时候就如他师父一样,在豫王手下领个事情做做罢了,也不知道郡主怎么了,偏生要寻着他来吵闹。

    豫王妃为着这事儿也说过玥湄郡主几次,可是似乎都没有什么效用,玥湄郡主转过背去又来寻杨之恒,豫王妃瞧着气恼,找到豫王让他将杨之恒遣出府去,可偏偏许兆宁死活不答应,他与杨之恒在一起念书练武已经有六年,感情深厚,自然不肯让他离开:「母亲好好管管玥湄罢,这关之恒什么事儿呢?」银衫少年脸上有焦急神色,急急忙忙向豫王妃行礼作揖:「母亲,你不能将之恒赶走!」

    豫王板着脸道:「夫人,你该说的人是玥湄罢?她被你宠得无法无天,这豫王府里谁没有吃过她的苦头?她现儿也有十一了,你可得好好管教她,再过几年眼见着便要出阁,还这般胡作非为可怎么办?那杨之恒是焦大的徒弟,兆宁的伴读,我怎么能因着玥湄的胡搅蛮缠将他赶出府去?」

    豫王妃得了个没脸,气哼哼的回了自己院子,第二日一早,玥湄郡主过来请安,见着女儿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豫王妃心中有气,不免说了些重话将她训斥了一番。玥湄郡主一张脸拉得长长,眼泪珠子都要掉下来:「为什么不让我去找杨之恒玩耍?府中别人都很无趣,只有他还有趣些!」

    见着女儿的眼泪珠子,豫王妃的心软了几分,还刚刚想说几句旁的话来安慰她,玥湄郡主顿了顿足,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只气得豫王妃皱着眉头揉胸口:「这可怎么办才好?瞧着湄儿这模样,真是鬼迷心窍一般!」

    旁边的妈妈低声劝道:「王妃,郡主这是年纪还小,天真烂漫,等着过几年沉稳下来,或是宫里指了一门亲事下来,或者王妃替她寻了一门好亲事,这事儿便不了了之,还用得着王妃来操心?」

    得了贴身妈妈的劝告,豫王妃这才将一颗心平衡了些,嘴里却依旧低声道:「但愿那个杨之恒自己知道身份,不要有非分之想!」

    玥湄郡主被豫王妃说了一顿,心中不爽快,拔足来找杨之恒,没想到杨之恒对她不冷不热,玥湄郡主越发觉得没有意思,瞧着杨之恒白玉般的脸,在豫王妃屋子里头没有掉干净的眼泪珠子又落了下来:「杨之恒,你倒是与我说说话儿!」

    「请问郡主想要我说什么话?」杨之恒将宝剑入鞘,抬头朝玥湄郡主笑了笑,他的笑容十分干净明澈,就如这冬日的暖阳般,和煦温暖,而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玥湄郡主呆呆的望着他的笑容,眼泪珠子已经止住:「我……我只是想找你玩儿,你带我飞上树去罢!」玥湄郡主伸手指了指身边的一棵梅花树:「就到这树上头可好?」

    杨之恒无奈的望了玥湄郡主一眼,摇了摇头道:「上回是我师父带郡主上去的,可我还没练成那种功夫呢,若是郡主想要去树上玩耍,那便让丫鬟们搭个梯子,自己爬上去罢。」

    玥湄郡主脸上闪过失落的神色,望着杨之恒说不出话来,此时梅林外边走了一个人进来,正是杨之恒的师父焦大,见了玥湄郡主站在徒弟身边,心中暗自叹气,这府里头这么多人,玥湄郡主偏偏缠上了杨之恒。

    走到玥湄郡主面前,焦大朝她抱了下拳:「郡主。」眼睛转向了杨之恒:「之恒,今日二十八了,你也该跟着为师回府过年了。」

    杨之恒见师父来给自己解围,大喜过望,朝玥湄郡主点了点头:「郡主,咱们明年再见。」说话这句话儿,急匆匆的跟在焦大身后往梅林外边走,师徒两人步履轻盈,雪地上印下了几排足迹。

    「师父,你来得真是时候。」杨之恒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朝着焦大嘻嘻一笑:「我都快要愁死了。」

    焦大望着杨之恒微微一笑:「这有什么好愁的?她只是一个小姑娘,还能吃了你?过了年郡主就该算是十二岁的人了,王妃自然会管束她更紧些,等再过两年便要该留心着替她寻门合适的亲事,这里便更没你什么事情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