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杨之恒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摸了摸脑袋道:「师父,你是在说我想太多?」

    焦大点了点头:「有那么一点点。」笑着看了杨之恒一眼:「你没有觉得失落罢?」

    「失落?」杨之恒哈哈大笑起来:「我才不喜欢她。」说到喜欢,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淡淡的人影,慢慢的清晰了起来,她手里拿着自己折给她的桂花,正在对他莞尔微笑。一种馥郁的芳香似乎在鼻子下边蔓延开来,朦朦胧胧间有了一种温暖甜蜜,整颗心渐渐的软成了一滩春水般,不住在上下荡漾。

    「王爷派我去京城,即刻便要动身。」回到自己住的小院,焦大眼睛收敛了开玩笑的神色,郑重其事的望着杨之恒道:「今年你只能独自一人过年了。」

    「师父,带我去京城罢!」杨之恒心中好一阵不是滋味,自从遇着师父那年开始,他们两人便相依为命,亲如父子,每个除夕都是在一起度过。今日忽然听着说不能在一起过年,杨之恒不免呆了呆:「我们一道去京城过年。」

    焦大摇了摇头:「我去京城可不是游玩的,身负秘令,自然不能带你去,以后等着你年纪大了,能做师父的帮手,那便可以与师父一起进京了。」他走进后院,在马厩那里牵出了自己的坐骑,伸手抚摸了下马鬃,朝杨之恒点了点头:「银子在那箱子里头,自己去拿着花便是,师父这次去京城,少说也要去一个月,你好好照顾自己。」

    杨之恒将焦大送出了院子,怅怅然望着一人一马消失在小巷尽头,雪地里留下一串马蹄印记,心里忽然空落落的一片。回到院子里,拿了焦大留给他的兵法书看了看,终于也捱到了饭时,觉得肚子里头有些饿,摸了一块银子便往外边走,打算去寻个饭庄吃饭。

    在大街上兜了一圈,只见大部分铺子都是关着门,好不容易寻了一个小饭馆,伙计也正在上门板儿,杨之恒跑过去,一手将那伙计拦住:「且慢且慢,我要吃饭!」

    伙计抬头望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这位公子,今天都二十八了,哪还有饭馆开门的?我们掌柜的不过是想将这几日买的食材用完,所以今日还开了门。刚刚来了一桌吃饭的,刚刚好将厨房里的东西全部扫光了,我们饭馆也可以歇业了。」

    杨之恒肚子里「咕嘟」的响了一声,脸上不由一红,低声问道:「可还有别的东西可以果腹?馒头包子,烧饼油条,只要是能吃的,不拘什么都拿些过来。」

    店伙计见杨之恒实在是饿得狠了,同情的看了他一眼:「还有几个包子,公子若是不嫌粗陋,我便去替公子装了来。」

    杨之恒大喜:「有劳伙计卖了那几个包子给我!」

    那伙计折回厨房里头,过了一阵子便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纸包儿,杨之恒掏出一块银子准备递给那伙计,店伙计连连摆手:「公子,掌柜已经将柜台里边的银子都盘了底,我可没散钱找给你,这包子你便拿着罢,也值不了几个大钱。」

    杨之恒托着那袋包子怔怔的站在饭馆门口,心里很是惆怅,这几日师父不在,家里又没有准备米粮,到哪里才有饭吃?

    街道上的积雪被过往行人踩得泥泞不堪,早已没有了鲜明的白色,路上行人比原来少了许多,但依然还有面色匆匆的人不时走过。杨之恒捏起一只包子咬了一口,忽然脑海中有什么闪过,就如暗黑的天空里蓦然出现了一道雪白的闪电一般,他的心砰砰跳得厉害,嘴角浮现出了笑容,捧着那袋包子,飞快的往自己院子里奔了过去。

    杨之恒牵着马站在田庄门口,天色已黑,田庄里边隐约能见到数点灯火,在这暗夜里点点跳跃着,在他眼前现出了一点点温暖的影子。

    一路策马从洛阳狂奔到荥阳,现儿已经差不多是亥时,也不知道她歇息了没有,杨之恒伸出手来想去敲田庄的门,可又忽然有几分胆怯,一只手停在半空里,萧瑟的北风将他的衣袖吹得摇摆不定。

    忽然田庄里传来凶猛的狗吠之声,杨之恒唬了一跳,似乎有做贼被抓的尴尬。起先还只有一条狗在叫,紧接着又有几条狗狂吠了起来,它们的叫声此起彼伏很是热闹,在这寂寂的深夜里格外响亮,传出去很远。

    杨之恒措手不及的瞧着田庄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中年人一手拿着灯笼,一手拖了把锄头冲了出来,身后还跟了几条欢快的跑着的狗:「谁在那里?」

    「老伯,是我!」杨之恒见着寿伯气势汹汹,那几条狗也在他身边跃跃欲试,一时慌乱,不知道如何介绍自己的身份,冲口而出道:「我是上次来田庄里吃过饭的小杨公子,妈妈炒了鸡给我与师父吃,十分美味,还有一个妈妈说要酿酒送给我们。」

    说到吃食,杨之恒肚子里边「咕噜」的响了一声,在这深夜里,十分响亮,他觉得自己真是丢脸,差点不敢看寿伯的眼睛。

    「小杨公子啊!」寿伯举起灯笼照了照杨之恒的脸,依稀认识:「怎么这么晚来我们归真园了?」

    杨之恒大窘,总不能说自己是找不到吃饭的地方这才从洛阳狂奔到荥阳罢?他尴尬的应答道:「师父派我来荥阳有事儿,办完以后过来瞧瞧。」

    「小杨公子,快些进来,这天寒地冻的,又是过年时分,真难为了你。」寿伯将锄头放到田庄门边,低头朝身边闹腾不休的几条狗呵斥了一声:「是熟人,快些回去!」几条狗听了寿伯的话,本来蓄势待发弓起的身子全部放平,疑惑的围着杨之恒转了转,这才亲热的摇晃着尾巴,似乎在欢迎他一般。

    「这几条狗怪通人性的。」杨之恒牵着马走了进来,那几条狗摇着尾巴跟着寿伯往里边走,先前的气势汹汹早已不见,变得很是温和。

    「田庄里就这么些人,不养几条好狗怎么行。」寿伯一边走一边唠唠叨叨的诉苦:「现儿还算好,庄子里没什么好偷的,可瞧着我们家姑娘这般聪明伶俐,总怕银子会越赚越多,少不了会有人想来打主意,明年还得多样些狗,请人将田庄的院墙修高些才是。」

    「谁准备打主意?」杨之恒听了心中火大,竖起两道眉毛,怎么会有这般无耻的人,难道就见不得郑小姐过好日子?

    「这世间人心不古,想打主意的多呢。」寿伯口里不住的唠唠叨叨:「我瞧着郑家其余几房都不是好相与的,即便是七房自身,那两位少爷,都是眼珠子瞪得铜铃大,恨不能扑过来将姑娘嚼碎吞到肚子里头,连骨头都不剩!」

    「他们敢!」杨之恒少年气盛,一只手捏成了个拳头,另外那只手握着马缰,缰绳被捏成扁扁的一线:「谁若是敢来打郑小姐的主意,你们只管告诉我,我一个个的去收拾了他们!」

    与寿伯才说了几句话,便到了院子这边,门口的屋檐下头站了好几个人,正在伸着脖子往这边看,鲁妈妈见杨之恒来了,心里欢喜:「原来是小杨公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