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章 九爷阎王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来的人是李嬷嬷,身后还带了几个下人,有干细活儿的丫鬟,也有粗使的大力婆子。

    一众人迎着寒风进了屋,呼呼拉拉就给白鹤染行礼。

    白鹤染赶紧先将李嬷嬷扶了起来,这才道:“祖母又为**心了。”

    李嬷嬷笑着说:“这不算操心,二小姐刚回府,院子里是该多配些下人的。原本公中指派了人,但老太太觉得不合适,又全都换了。这些人二小姐放心用,都可靠。”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她又往里间走了走,然后小声说:“老奴也不便多留,回头这些下人该怎么安排,您自己随意就是。老奴就是过来帮老夫人传句话,老夫人说了,咱们府里不安生,二小姐不如就把那圣旨接了,全当是给自己留一道保命符。”

    白鹤染笑了,保命符吗?她似乎早已经给自己留过一道……

    京城慎王府

    这是九皇子君慕楚的府邸,整座慎王府以藏蓝色为基调,看起来沉闷又压抑。

    可九皇子就喜欢这种沉重和压抑,一如他这个人,冷静内敛,心思深藏不露。

    当朝十位皇子中,只有九、十两位皇子是一母所生,至亲兄弟,其它八位都是出自不同的后宫妃嫔。只可惜,他们的母亲没有福份,生下十皇子后便撒手人寰,连天和帝晋升给她的皇贵妃尊位,都没享受上。

    天和帝因此郁郁寡欢,整三载。

    两位皇子是皇后娘娘亲手带大的,视如亲生,甚至十年后小公主君灵犀出生,皇后都没有因自己也有了孩子而亏待了他们,算是补全了他们缺失的母爱。因此,他兄弟二人同皇后娘娘以及小公主君灵犀的感情极好。

    可即便如此,九皇子君慕楚的性格依然扭曲和怪异,既有着帝王般的冷酷和无情,也有着魔鬼变的嗜血及变态。

    他一手创办并掌管着东秦朝廷一个最特殊的衙门——阎王殿。

    那是一个令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地方,因为阎王殿的手段不计其数,只要落到他们手里,剥皮抽筋甚至凌迟都算小事,因为还有油锅、烹煮、炮烙等等残忍的刑罚等在后头。

    但阎王殿也是东秦最公平的一个衙门,这里没有屈打成招,没有错案冤案,但凡被抓进来的,都是由九皇子君慕楚亲自查得明明白白的正主。

    阎王殿只听命于九皇子一人,甚至连皇上都不能加以干涉,他所针对的,是东秦朝堂以及各州府衙门的贪官污吏,还有图谋不轨谋权篡位的皇亲国戚。

    所以人们怕这里,也敬这里,怕九殿下,也尊九殿下。

    可即便这样,也甚少有人愿与之往来。这座慎王府,更是终日冷清,一如九皇子那张冰块儿一样的脸。

    不过有一人除外,那就是十皇子君慕凛。这个东秦皇宫的混世魔王是慎王府的常客,甚至是这里的半个主人。

    今日慎王府门大开,因为九皇子外出三月,终于回京了。九皇子一回来,十殿下一准儿屁颠颠地跟过来,所以门房干脆把府门开着,果然不出一个时辰,十殿下就到了。

    “九哥!”君慕凛进了府门就大喊,“你终于回来了!”

    君慕楚站在前殿门口,一袭击玄色衣袍,墨发披散在脑后,还挂着水珠,显然是刚洗过头发。

    只是,美人出浴能撩拨人心,殿王出浴,却依然是死亡一样的震慑。

    他就站在门口,双眼瞪向来人,冷哼一声:“本王再不回来,怕是就剩给你收尸了。”

    “哪有那么邪乎!”君慕凛几步上前,一把钩住他九哥的脖子,“你看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人人都知我是你的胞弟,自然没那么大胆子敢来招惹。”

    君慕楚气得一把甩开他的胳膊,“没人敢招惹?别以为本王不在京中就什么都不知道,死迅都传了,葬礼都办了一半,还说没人招惹?”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这个弟弟,半晌,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看来还真没事,亏他连夜赶路,奔波七天七夜赶回京城,这小子依然是那个玩世不恭的混世魔王。

    君慕楚冰冷的脸色终于有所缓合,可还是不想太给这个弟弟好脸,于是拂袖转身,自己先进了屋。

    君慕凛脸皮一向厚,跟屁虫一样就跟了进去,美吧滋儿地说:“哥,我不但好好的,这还有档子喜事儿呢!”

    “听说了。”九皇子坐于上首,面上又浮起一层冰寒。“白家的女儿……凛儿,你这又是打的什么主意?看文国公不顺眼?不顺眼直接收拾了就是,用得着费如此周折?”

    君慕凛一拍前额,“九哥,虽然我的确不待见那白兴言,但这事儿跟他还真就没关系,我是真相中他那闺女了。”

    “你会相中女人?”君慕楚听得直摇头,“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你天生对女人抗拒,除了母后和灵犀之外,任何女人都近不得你三步之内,否则你就会全身泛红起疹子。怎么着,现在好了?那去年死的彩贵人可真是屈了,就差半年,她要是再晚半年靠近你,也不至于被你一巴掌拍死。”

    “那可不见得,她一个贵人,不要脸的往我身上贴,过不过敏我也得把她拍死。行了九哥,咱先不说这个,快同我说说你这几个月又炸了几个人?”

    九皇子一摆手,“事情得一件一件的说,你不能跳着来。咱们还是先说那个白家二小姐,究竟是怎么回事?冥婚也就算了,可既然人还活着,还扯什么?真不怕过敏?”

    君慕凛摇头,“不过敏,跟她不过敏。别说三步之内,就是肉碰肉都不过敏。”

    “恩?”九皇子听出些门道,“肉碰肉?怎么,白家竟养出了如此放荡不堪的女儿?”

    君慕凛急了,“九哥你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们家染染可不是那种人,我今天之所以还能活着站到你面前,没让你一回来就给我收尸,多亏了人家仗义相救,那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再说,婚是父皇赐的,可人家到现在都没接圣旨呢,说什么都不嫁。”混世魔王一脸的郁闷,“还有那座破文国公府,太特么的复杂,一宅子魑魅魍魉,可怜我的小染染要在那样的环境下生活,想想我都心疼。”

    君慕楚觉得甚是好笑,不由得笑骂了句:“没正经。”随即面色又阴沉下来,“本王到是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竟能让我们的混世魔王动了心。还拒婚?到是个有脾气的,就是不知道她的本事配不配得上她的脾气。”

    君慕凛抽了抽嘴角,嘟囔了句:“那可是相当配得上……”

    文国公府念昔院儿里,白鹤染正在清点今儿收到的礼物。

    所有礼物中,属红氏送的六只镯子最贵重,特别是那上面嵌着的几颗宝石,一看就不是凡品。

    迎春忍不住感叹:“红姨娘是真的财大气粗,她跟四小姐两个人都快成了移动的珠宝库了。”

    对此,白鹤染十分赞同。

    “左右是白送的,好好收着,以后都是老本儿。”她将镯子放进妆匣里,又将谈氏那一盒子胭脂打了开。“破玩意,随便找个地方扔着吧!我不稀罕。”最后,目光落在三夫人关氏的东西上。

    前两个人送的早在锦荣院儿就已经知道是什么了,唯有关氏拿来的,只说是些小玩艺给她把玩,可小玩艺到底是什么?

    她问迎春:“你能猜到这里有什么吗?”

    迎春想了想,说:“这里面有什么奴婢猜不到,但奴婢跟在老夫人身边多年,对三老爷家的事情多少也了解一些。三老爷早年是跟着皇上一起打过仗的,又因为护驾有功被封为二品将军。这样说来,三老爷应该是站在皇上那一边的,而皇上又是站在十殿下那一边的,然后经过这两日奴婢又看出,十殿下是站在小姐您这一边的,所以……”

    白鹤染差点儿没让她给绕糊涂了,“十殿下什么时候成我这一边的了?”她摆摆手,有些烦躁,这才来两天就惹了朵桃花,前世活了三十二年,桃花也没见开啊?

    迎春赶紧解释:“奴婢的意思是说,这里面的东西一定会是小姐喜欢的。”

    “是么?”她不再猜,利落地将盒子打了开。“……果然是小玩意啊!这位三夫人可真够实在。”

    所谓的小玩意,还真的就是小玩意,有风车、泥人、糖果,还有几个小布娃娃。

    迎春也十分意外,“这,这不像是三夫人的手笔啊!三老爷家虽然没有红姨娘的娘家那么有钱,但皇上一直念着他的恩,逢年过节都有大量的恩赏,将军府的中馈可是比文国公府还要充盈啊!怎么会就送,就送这些。”

    “或许是不想搭理我这个不招人喜欢的嫡女?”她分析着,“毕竟跟我交好就意味着与叶氏为敌,三婶也是不想给将军府找麻烦吧!我能理解。”

    她太明白这些人际关系了,将军虽大,可到底只是文国公府出来的一个庶子,没有根基。甚至不像二老爷家,左右什么都没有,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就是再给叶氏难堪,叶氏也犯不上向一个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的人出手。没有任何好处还惹一身臊的事情,聪明如叶氏,不会干。

    但三老爷就不一样了,没根基,却有兵权,于叶氏以及其背后的叶家来说,是个祸患。

    所以三夫人行事必须谨慎,若明张胆的得罪叶氏,便是给自家男人找了天大的麻烦。

    白鹤染一边想着一边去摆弄那些小玩意,不经意间碰到匣子底,却没想到,竟敲开一个夹层……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