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4章 媳妇儿你觉悟真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君慕凛听她这样问,再看那张惨白的脸也正逐渐恢复血色,便知她是没什么事了,这才放下心来。

    “没有,怎么就不能盼着我点儿好?总不能见你一次中毒一次,多没面子。”

    白鹤染白了他一眼,“没中毒你找我干什么?”

    君慕凛磨磨牙,“我找你就不能是为了干点儿别的?”

    她想了想,“我跟你还能干什么?泡温泉啊?”

    某人挫败,下意识地夹了夹腿,泡温泉对他来说就是个耻辱。“咱们能不能不提那个事儿?”

    “那提什么?”白鹤染屈起腿,将胳膊搭在膝盖上,“提一提为什么你总是三更半夜摸进我的房?”

    他答得理所当然:“因为白天实在不方便来。”

    “哦。”她点头,恍然大悟,“是不太方便,没事儿就被人下毒,保不齐就是朝廷悬赏捉拿的逃犯,大白天找上官家就是自寻死路。哎,你的人头值多少银子?我要是将你绑了送官应该能大赚一笔吧?”

    君慕凛“切”了一声,“上次是谁那么有自知之明,说自己打不过我来着?”

    白鹤染笑得阴嗖嗖,“打不过没事,我可以下毒。”

    他抽抽嘴角,狡猾。

    “我还没到被悬赏通缉的地步,白天不愿来是因为白家的人都很招人烦,我怕控制不住把他们都给杀了。”

    “哟,挺厉害啊!”她也来了精神,“那什么,你要杀的时候记得招呼我一声,我跟你一起。另外有几个人挺好的,不用杀,我得提前跟你打声招呼。”

    他认真地点头,“行,等我要杀的时候咱们通个气儿。”

    白鹤染觉得自己可能是遇到了一个神经病。

    “说吧,今晚来找我到底什么事?该不是八十一枚金针全做好了吧?”

    “哪有那么快的。”君慕凛十分无奈,“我是来约你明天出去玩的。”

    白鹤染惊了,“你还敢在大庭广众下行走?”

    他简直无语,“我真不是通缉犯。”

    “哦。”她吸吸鼻子,没有暖气的古代,夜里还真挺凉。

    正想着凉,突然肩头一热,竟是他将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盖在她肩上。绒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皮毛。

    他似看出她在琢磨这件披风,于是主动告诉她:“是墨狐的皮子,去年从边境的大山里打的。”

    “哦。”她情绪淡淡,“挺好的,就是颜色有点儿压抑。”

    他愣了会儿,突然又想到什么,献宝般地说:“我哥那里有几张赤貂的皮子,通红通红的很是好看。回头我问他要来,给你也做件披风。”

    白鹤染有点儿懵,“貂,很贵重吧?赤貂,更贵重吧?”

    君慕凛点头,“恩,整个儿东秦也找不出几只赤貂来。”

    “那你哥就能一下子拥有几张赤貂的皮子?你们哥俩到底是干什么的?”她该不是认识了一个江洋大盗吧?这又整出个哥哥来,还是团伙作案。

    “就是……”他有点儿结巴,“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嘛!家里钱多,遭人惦记,几乎就是从小被人绑架到大的。所以偶尔中个毒什么的,也实属正常。”他越编越溜,“就上次,温,温泉那次,那伙人就是为了我手里押送的一批货。唉,钱财终究叫人眼红啊!”

    她觉得他演的忒假。

    但有些事"qing ren"家不愿说,她也不该多问。每个人都有保留秘密的权力,正如她自己,亦满身都是秘密,是什么人来问都不可能说的。

    虽然对这人总是半夜摸上门来的行为很不满意,但却又不知为何也不是很讨厌,更生不起来半点与之翻脸的心思。

    可这若放在从前,那些夜里闯入她房间的不轨之人,一个个都死在了她的手下。

    白鹤染有时候就是会像现在这样矛盾,既觉得自己摆脱不了前世种种,又会在某种时刻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破前世的规矩和习惯,甚至对一个人产生了莫名奇妙的好感和信任。还有……越来越喜欢看他那双紫色的眼睛。

    她有点鄙视自己,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分明就是沉溺于美色,无法自拔。

    “我不要你的披风,拒绝皮草,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她扔出这么一句。

    君慕凛懵里个懵,“什么意思?”

    她给他解释:“在动物还活着的时候剥了它们的皮,剩下血淋淋的一团肉,它们没了那层皮就是死路一条,可是人类除了皮毛,还有很多衣裳可以穿。所以,拒绝皮草,从你我做起。”

    君慕凛半天没吱声,他选的这媳妇儿,觉悟也忒高了。可是……“那几张皮子都已经在手里了,不穿可惜了。咱们先做一件,完了再开始拒绝,你看行吗?”

    白鹤染不解,问他:“那是你哥哥的东西,又不是你的,你说送人就送人?”

    君慕凛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那种颜色的皮子都是给女人穿的,反正他也没有女人,正好给我用。”

    “名不正言不顺收你那样贵重的东西,我受不起,还是不要了。再说,这都开春了,没几天穿头,来年冬日再说吧!”

    他拧不过她,便不再纠结于此,又绕回先前的话题:“明天带你去个地方,去不去?”

    “什么地方?”

    “你不是要做针吗?我找到一位制针的高手,还是个老中医,带你去看看,如何?”

    她有点心动,“在什么地方?远不远?”

    “不远,就在京城。”

    “就在京城……行,那去吧!什么时辰?在哪会合?”

    “明日巳时你出府,我的马车在文国公府的巷子口等你。”

    两人一番约定后,交谈暂停,屋子里重新沉寂下来。

    白鹤染觉得有些尴尬,将披风扯下来塞回给他,“咱们明天见,我要睡觉了。”

    君慕凛点点头:“那你睡吧!”人却一动不动。

    “恩?”她看着他,“我说我要睡了。”

    “知道啊,你睡吧!”

    “那你呢?”是不是该走了?这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某人很自然地答,“我看着你睡。”

    她简直无语!“你有病啊?”

    君慕凛收起面上嘻笑,也不恼她骂他,只是说:“你刚刚睡得不踏实,很恐惧的样子,连我进来了都没察觉。所以我得陪着你,有人陪着你就不至于那样害怕了。”

    她不再赶人,迅速钻进被子里,连头都蒙了起来。鼻子有些泛酸,再不躺下怕是就要让人看笑话了。

    前世的她,十岁以前都是怕黑的,因为一到黑夜爸爸就不在家,妈妈就哭,偌大的白家大宅里,到处都是妈妈的哭声,很恐怖。她自此落下了怕黑的毛病。

    可是没有人因此而守着她睡觉,她只能自己咬牙挺着,在一次一次的恐惧中努力睡着,渐渐的,也就习惯了。

    没想到换了个身份重活一世,居然有人会因为怕她梦魇恐惧而守在身边。穿越之后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或许注定与旁人不一样的。

    “行。”她声音软软糯糯的,“那你就守着吧!”之后,再没回头去看一眼。

    坐在榻边的人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小背影,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开来。以那样特殊的方式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让他担心了数日,回京之后竟发现父皇为他跟这个丫头赐了冥婚。

    他那时就知道,白鹤染,是他命里注定的妻子,谁都取代不了。

    后半个夜,白鹤染睡得很香,没再发梦,不管好的坏的都没有梦到,一觉睡到天亮。

    再醒来时,第一反应就是反手去往榻边摸,能感受到尚未褪去的余温,可人却已经不在了。

    她坐起身,听到外头有人进来,随口问了句:“默语,现在什么时辰?”

    进来的人顿了顿,说:“辰时一刻。小姐怎知是奴婢?”

    白鹤染掀开帐帘,正看到默语将打好水的铜盆放到脸架上,然后转过身来跟她行礼。

    她笑了笑,告诉默语:“你迎春矮一些,也瘦许多,且你是刚到我这里来的,做事不免小心翼翼,连走路都会稍微掂起脚。我这屋子只有你和迎春进得来,所以很容易辨出是哪一个。”

    默语叹服,“小姐好细心。”然后便不再说话,只一心侍候白鹤染洗漱。

    不一会儿,迎春也进了屋,身后还跟了个新来的下人,两人手里都各捧了一些衣裳和鞋子。

    迎春行了礼同她说:“大小姐派人送了衣裳过来,一共三套,奴婢验看过,这次没有问题。另外来人还说,二夫人也备下了厚礼送给小姐,过会儿到锦荣院去给老夫人请安时就会送给小姐。”

    她看看那几件衣裳,点了套竹青色的留下,另外两件让迎春收起来,然后才道:“还真是不巧,我今儿要出府一趟,去不了锦荣院儿了。”

    “小姐要出府?”迎春吓了一跳,“要去哪里?小姐从前在京城时从未出过府,外头的街道都不熟,怎么突然就想要出去了?”

    她纠正迎春:“是三岁回府之后,到离京之前从未出过府,事实上,我跟着母亲曾流落在外数月,这京中的大街小巷都走过。”

    迎春想起当年的事,想到二小姐跟着大夫人回到府门口时,一身的狼狈,同街上的乞者一般无二,不由得心里发酸。

    白鹤染似知道迎春想到了什么,于是拍拍她的肩,递过去一个宽慰的目光。“一会儿你去锦荣院儿同祖母说一声,就说我晚些回来再过去看她老人家。二夫人送的东西收着就是,待我回来再看。另外,不出意外的话,那位江公公应该还会来,你便替我这样同他说……”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