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7章 染染,你说我们不相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的心突然疾跳了一下,她看向夏阳秋,有些迫切,更有些紧张,还有些小心翼翼。

    她问夏阳秋:“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夏阳秋却已经镇静下来,不再像刚刚那样惊诧,他只是又问白鹤染:“姑娘是哪家千金?”

    君慕凛替她答:“是文国公府的二小姐。”

    夏阳秋虽依然觉得奇怪,但在听到文国公府时就摇了头,“那肯定是不认得了。”说完,还不死心地又问道:“二小姐可听说过无岸海?”

    白鹤染在原主的记忆里搜索了一遍,随后摇摇头,“没有听说过。”

    夏阳秋叹气,“是了,一个深闺千金,怎么可能听说过那种地方。”

    白鹤染不甘心,“夏老前辈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那种地方又是什么地方?”

    夏阳秋叹得更重:“老朽只听说那个人是一位皇后,那个地方是另外一片大陆。没有人见过那位皇后,甚至极少有人知道这世间还有另外一片大陆。或许一切都只是传说,是医者对妙手回春的一个美好设想。可是刚刚姑娘提及的隐穴和三百六十五枚金针,却是与传说有几分相似,老朽这才将那个传说想起来。”

    夏阳秋摆摆手,不再说什么,只自顾地将已经制好的金针挑出白鹤染需要的数量,然后起身去翻找工具,再回来时,却是坐在桌前,当着二人的面默默地继续制起其它尺寸的针来。

    白鹤染有些失望,夏阳秋起初的反应让她想到了凤家人,因为她所说所讲的针灸之道都是得自凤家的传承,只有凤家人才知晓这些,换做其它医者,隐穴一事是根本不可能知晓的。

    她曾想过,兴许是医脉凤家的先人也生活在这里,虽然这是一个在后世所知的历史长河中并不存在的年代,但谁又能保证史料所载没有纰漏?

    可眼下看来,是她想多了。五大隐世家族的来历,相互之间都知晓,从未听说过凤家曾经出过皇后。更何况,就算真的是凤家先祖又能如何?她总不能跑到人家面前去说,我是千百年后你们家后辈子孙的好朋友。

    不当她是疯子抓起来才怪。

    她轻轻叹息,曾经那样厌恶的岁月,如今离开,却又是那么的想念。

    耳边有无可奈何的感叹传来:“染染啊染染,我真的特别想知道,你时不时的愣神儿,究竟是在想什么?”

    君慕凛几乎抓狂,他从来不接近女人,可以前遇到的那些女人即便离着他八丈远,目光都是粘在他身上寸步不离的。甚至在他已经离开之后,还会背地里将他这张脸议论个几日。

    就是今天,他已经很小心一直躲在马车里,国医堂的所在之处也是相对冷清,更今日这里不卖药不开诊,所以门口甚少有人徘徊,却还是被零星几个百姓远远看了好久。

    人人都为他倾倒,不分男女老少,却为何这个死丫头在他面前总能如此冷静?居然还会走神儿?难道守着他这种倾世盛颜之人,不应该多看一眼是一眼吗?

    他伸手去抓白鹤染的手腕,对方没躲,他心中窃喜,“染染,给我讲讲你在想什么。”

    白鹤染往自己手腕处看去,就看到自己细瘦的手腕子被一只白皙的手轻轻握着,那只手五指修长,手背皮肤细腻得比女人还要过份。可贴着她皮肉的手掌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几处生了茧,位置刚好是提握兵器常用之处。

    她又有些出神,这男人偶尔嬉皮笑脸,却也是刀尖舔血,玩儿命的人生。

    “没想什么。”她没挣脱他,就任由手腕被握着,生了那么点点的心安。“我只是在琢磨,待金针制成之后,第一个先扎死谁呢?”

    他咧咧嘴,死丫头又没个正经了,“明明是救人的东西,被你说得成了杀人的凶器,染染,女孩子家家不可以这样暴力。”

    白鹤染看着桌上的针,平静地开口:“任何事物都是两面性的,针能救人就也能杀人,穴有生穴就也有死穴。我一针能活人命,一针也能让人死。”

    听到这,夏阳秋到是点了头:“这话不假,但医者仁心,入了这一行,便只能救人救到底了。”

    她笑笑,没接话。她不是医才,阿珩才是。她是个毒女,要命的毒女。

    “这套针多久能制好?”

    夏阳秋想了想,“十天。”

    白鹤染点头,“好,多谢老前辈。”

    夏阳秋摆摆手,“十爷吩咐的事,都是老夫份内该做的,谈不上谢。”

    “十爷?”她看向身边男子,眉心微拧起来。

    “呃……”君慕凛瞪了夏阳秋一眼,拉着白鹤染就往外走,边走边解释,“家里兄弟多。”

    她也不多问,只感慨了一句:“也忒多了。”再想想白府里的那些个姨娘,便也不觉稀奇。古代一夫多妻,女人多自然孩子就多,是她多虑了。

    君慕凛见她没再深纠,暗里松了口气。他的小染染如此有趣,这么早就暴露身份,就不好玩了。

    二人走过前堂,在临近大门的时候白鹤染停了下来,“等我拿到那些针,咱们两个就又两清了,从此还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君慕凛面上嘻笑渐渐敛去,白鹤染的话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失落感。

    他告诉她:“不会清,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条命早晚都是要还给你的。”

    她失笑,“我要你的命做什么?有那么多人的命等着我去收,你这种不相干的就不要跟着添乱了。”

    “我与你来说,是不相干的?”君慕凛绝不接受她这种说法,“染染,我并不这样认为,我……”

    “主子!”门外,落修露了半个身子出来,“您跟二小姐要谈情说爱也别站在大门口谈,这外头可都听得清清楚楚的。”一边说一边朝着默语站的地方使了个眼色。

    门里二人立即终止了刚才的话题,君慕凛提议:“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吧!”

    白鹤染摇头,“没胃口,不饿。”

    “那要不去逛街?喜欢什么买什么。”

    她还是摇头,“没兴趣。”

    “那……”他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招儿了,因为体质敏感,天生对女人就十分抗拒,如何讨女孩子欢心更是从小到大没研究过,一时就犯了难。“那要不你想个去处?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么快就回去也太没意思了。”

    白鹤染思量片刻,突然眼睛一亮,“你听说过叶家吗?”一直没见高兴的小脸儿上终于现了俏皮模样,还有那么一丝狡黠。

    “叶家?”君慕凛想了想,“太后的娘家?”

    “恩。也是文国公府现任主母的娘家,据说,权势滔天。”

    他面露不屑,“屁个权势滔天,靠着个老太婆就真以为自己是皇亲国戚了?做他娘的春秋大梦。”自顾地骂了一通,然后问白鹤染,“怎么,对叶家感兴趣?”

    白鹤染点头,“有点兴趣。”

    他来了精神,“那成,咱们就去叶家逛逛。走!”十分自然地拉了她的手,大步流星走出国医堂,在默语和落修的注视下上了马车。“启程,去叶府。”

    “好嘞!”落修马鞭一甩,乐呵呵地赶车走人。

    默语却再掩不住面上的惊讶和疑惑,她转过头隔着车帘问白鹤染:“小姐为何要去叶府?这件事情得回府去跟二夫人通禀一声,得到应允才能去的吧?”

    白鹤染的声音传出来:“默语,你是老夫人送到我院儿里来的,刚才那句话就算要说,也该说成得回府去跟老夫人通禀一声。可你为何只字不提你原来的主子,却将二夫人挂在嘴边?”

    默语额上渐了冷汗,赶紧解释:“奴婢只是想到那叶府是二夫人的娘家,所以才……”

    “行了。”车厢里的声音透出明显的不快,“守好你奴才的本份,对得起你沉默不语的名字,本小姐想去什么地方转转,还轮不到她叶氏来管。再者……”她突然笑出声来,“都是实在亲戚,理应多走动走动。”

    默语不敢再多话,只应了句“是”,然后转过身再没动静。

    君慕凛用胳膊肘碰碰边上的小丫头,小声问她:“怎么不直接收拾了?”

    白鹤染摇头,“再留一留,指不定还有多精彩的。总得让白家人都看看,这个潜藏在老夫人身边多年的丫鬟,到底吃的是谁的俸禄。”

    叶家坐落在上都城西,昭和大街的鎏金巷子里。

    今日府上有宴,叶家二老爷的一个宠妾生了儿子,虽是庶子没有大摆宴席,却还是有不少人听到消息赶来送礼。

    这二老爷是叶氏的亲哥哥,他们这一辈嫡出的有两子一女,一女即为叶氏,两子分别是如今叶府上的大老爷叶成仁,和二老爷叶成铭。

    当然还有一位庶出的女儿,便是如今白家的妾,小叶氏。

    夫上还有一位老夫人,是他们的母亲,除此之外,上一辈的人就只剩下宫里的老太后,是他们的亲姑母。

    君慕凛的马车到时,就听到下面有人说:“哟,不知这又是哪家来的,看这马车到是普普通通。”

    边上又有人道:“没准人家那是低调,普普通通哪里入得了叶家的眼,也就只能跟咱们一样,远远瞧瞧热闹罢了。”

    “哎你说也怪了,叶府生儿子,怎么没见文国公府那头来贺喜呢?那文国公府的当家主母可是叶家的女儿啊!”

    此疑问一出,立即就有人道:“一个庶子而已,再是宠妾那也是妾,上不得台面儿。文国公府那是正经的侯爵,当家主母怎么会为了一个庶子送贺礼。”

    下头的人还在议论着,白鹤染坐在车厢里却合计了开。半晌,拍拍君慕凛的肩:“咱们往回走,回到巷子口去。”

    君慕凛不解,看着她眼底流露出的不怀好意的目光,好奇问道:“你要干什么?”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