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0章 白鹤染,你才应该是大姐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回府后并没有直接就回念昔院儿,而是去了老夫人那里。

    自从将那盆花搬到外头去,老夫人这两日的咳疾症状明显见轻,但只要一想到那花,心里就隔应得不行。正跟李嬷嬷两人琢磨着怎么处理那东西,远远的就看到白鹤染带着个丫鬟走进院儿来。

    她心里高兴,赶紧让李嬷嬷去迎,自己还忙着招手:“阿染,快过来,到祖母身边来。”

    白鹤染规规矩矩地给老夫人行了问安礼,这才笑意盈盈地走上前,主动开口道:“今日有事出府去了,也没亲自过来跟祖母说一声,是阿染失了礼数,定是给祖母惹麻烦了吧?”

    老夫人摆摆手,“那些不算什么麻烦,要搁在以前心里肯定是不痛快的,可自打你回来,我反到觉得那些也是很有趣的事。斗来斗去,猜猜最后谁输谁赢,全当解闷了。”

    白鹤染笑了起来,“祖母是该这样,凡事想得开些,糟心的事也就没那么多了。这几日祖母咳疾可好些了?”

    听她说起这个,老夫人赶紧道:“好多了,多亏了你的提醒,不然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要葬送在那娘仨手里。”

    李嬷嬷赶紧在边上补充解释:“那盆花是大少爷送的。”

    白鹤染心下了然。

    “阿染,你说那东西该怎么处理啊?总在院子里放着也是不安心,天天看着更是隔应得慌。”老夫人现在是一点主意没有,以前她是挺利索的一个人,什么事都有自己主见,可自打白鹤染回来,她就什么事都想跟这个孙女问问,不知不觉已经从心理上产生了依赖。

    李嬷嬷也道:“东西到底是大少爷送的,如果什么也不说直接扔出去,怕是今后他们问起来不好交待。”

    白鹤染很同情这两个老太太,原本该是一府之尊的老夫人,现下却要看媳妇的脸色过日子。真不知道白兴言这个儿子是怎么当的。

    “那就不扔。”她开了口,语调平谈,就像在说着很平常的事。可说出来的话却把面前的两个老太太吓了一跳。白鹤染说:“寻个机会,给他们送回去。”

    “送回去?”老夫人颤微微地问,“怎么送啊?收下的礼,还能再送回去?”

    “当然能。”她拍拍老太太的手背,“祖母安心,这个机会阿染来寻,到时候祖母只管开口送礼就是了,他们不敢不接。”

    老夫人想了一会儿,点点头,“好,祖母相信我的阿染。”顿了顿,又小心翼翼地问她:“昨日你帮我顺背,好像在我背上点了几下,我原本停不下来的咳嗽竟一下就好了。阿染,你这一手,是打哪学来的呀?”

    白鹤染看着老夫人,她知道,老夫人想问的远远不止这些,只是借着这个事想打听她过去三年在洛城的生活。

    她将事先想好的说辞道了出来:“在洛城的时候跟着来问诊的大夫学了一些,那时闲着无事,就跟大夫讨了些医书来看,就是识字都是跟着医书识的。算是久病成医吧,毕竟从小到大别的没接触多少,净跟苦药丸子打交道了,到是一看就通,一学就会。”

    老夫人听得惊讶,久病成医这种说法从前也曾听说过,没想到竟发生在了自己最疼爱的孙女身上。一时间,除了感慨,还有欣慰。

    “通晓些医术是好事,当初你父亲将你送到洛城去,我为此还跟他大吵了一架。现在看起来,那一架是白吵了,洛城三年对你来说,反而是件好事。”老夫人心中五味杂陈,有点想哭,可一偏头,就又看到桌上放着的两个桃子,面上便又笑了起来。“你祖父在时,我是文国公正妻,你祖父不在了,我是文国公府的老夫人,可纵然这样,我这辈子也没吃到过皇上赏赐下来的东西。今儿是沾了孙女的光,祖母高兴。只是这样好的东西给了我,浪费了。”

    白鹤染摇摇头,将桃子拿起一只放进老夫人的手里,“给疼爱我的人,多好的东西都不算浪费。祖母,阿染还是你的阿染,您不用怀疑。不管到什么时候,阿染都会护着祖母的。”

    老夫人愣住了,手里的桃子滚落在地,心里面突然慌张起来。

    她知道,自己派人往洛城去查探的事,被白鹤染知道了。

    “阿染,祖母不是故意查你,阿染你千万别生祖母的气,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白鹤染按住惊慌失措的老太太,安慰她:“我都知道,祖母待阿染的心意,阿染都明白。”

    从锦荣院儿出来,白鹤染走在前头,默语却走得很慢,渐渐地被白鹤染甩开了一大截。

    默语要的就是这样,她一直在等这个机会,逃跑的机会。

    走在身后的丫鬟突然不见了,白鹤染离她至少五十步的距离,可还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特殊的血脉经络让她五感极其敏锐,完全超出人类所知的极限,即便默语轻功很好,还是没逃得过她的耳朵。

    白鹤染面上浮出一个讥讽的笑容,突然身形晃动,眨眼就消失在原地。

    论轻功,默语同她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锦荣院儿通往福喜院儿的路上,默语几乎不加以掩饰的掠动身形,以最快的速度要去见二夫人叶氏。白鹤染做了那么多事,她得一件一件都说给二夫人说,特别是叶府的事情,白鹤染做得实在是太绝了,她……

    扑通!

    正疾行的人突然撞到了东西,默语就感觉身体好像被人大力推了一把,哪怕她已经在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就运了内力去抵抗,却还是被那股力道推得直接退飞出近十步远,甚至连站都站不住,不受控制的坐到地上。

    默语大惊,抬头去看时,却正对上白鹤染那张挂着冷笑的脸。

    “二小姐,你……”

    “我的功夫如何?”白鹤染一步一步走近,就在默语面前,居高临下的站着,像个天神。

    默语心里怕极了,刚刚不过一招对垒,她就明白自己的功夫跟白鹤染比起来,差得根本不是一点半点。如今人落到白鹤染手里,她逃不掉。

    “走吧!”白鹤染的声音平平淡淡,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只是对默语说:“最近相中几个花样,你回去绣给我。”

    平平常常的话,却听得默语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个二小姐邪门得很,这所谓绣花样,到底是要干什么?

    事实上,绣花样就是绣花样,只不过花样多了些,堆了半间屋子。白鹤染说了:“不绣完不许睡觉,更不能离开。就算内急,也给我憋着。”

    迎春虽然不明白默语到底为何惹小姐生气,但却也明白,自己选的这个近侍,怕是选错了。

    她懦懦地站到白鹤染身边,心里不停地思量着该如何弥补这个过错。

    白鹤染看她的模样就觉好笑,她告诉迎春:“别担心,这是好事。以我的身份和处境内,如果都没人往我身边派个奸细来,那才要奇怪。”

    “奸细?”迎春吓得几乎失声,“怎么可能?老夫人她……”

    “不是老夫人做的。”她拆掉头上发簪,卸掉一对耳坠子,动作就顿了顿。一向不喜打扮的自己,竟为了要跟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毛头小子出门,还刻意打扮了一番,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

    “二小姐。”迎春还想问点什么,可见白鹤染这会儿也不像是想多说话的样子,便识趣地住了嘴。

    可这时,院子里却有个清脆又嚣张的的声音扬了起来:“这才像点样子嘛!嫡小姐的院落就是要好好打扫,下人就该守着下人的本份,可别学从前那些个,还得劳烦本小姐挥鞭子。”

    白鹤染放下手里的坠子,吩咐迎春:“去将四小姐让到前厅,泡上好茶……哎等等,还是端一碟好吃的点心来。”

    迎春应声道:“四小姐最喜吃甜食,小姐您真了解她。”

    白蓁蓁今日还是一身红装,她似乎很偏爱这种乍眼的颜色,到是跟她的个性很配。

    白鹤染走出来时,白蓁蓁已经抓着点心在吃,见她来了也不起身,就大咧咧地坐在那里冲她招手:“来啦!你这点心不错,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吃到你屋里的点心,从前可都是我拿自己的点心给你。”

    白鹤染笑起来,“你要是喜欢就多吃点,一会儿走的时候也带上些,算我还你的。”

    白蓁蓁“切”了一声,“几块儿点心就能还?别逗了。白鹤染,从前你过的什么日子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也清楚。他们说你是二姐姐,但是我姨娘从小就告诉我,文国公府的这些孩子里,你才是最大的那一个,你应该是大姐姐。”

    她一边说一边摇动手里的点心,笑容灿烂纯真。白鹤染看在眼里不由得暗自感叹,到底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孩子,不管多嚣张,只要一笑起来,就是天真模样。

    可她就不同了,三十二岁的灵魂禁锢在十四岁的身体里,不管她怎么演,怎么装,都装不出白蓁蓁这样的纯真天性来。

    “替我谢谢红姨娘。”她拉了把椅子,在白蓁蓁对面坐了下来,“如今连老夫人都只叫我二姑娘,没想到红姨娘还记得这些事。”

    “她记得的事可多了。”白蓁蓁冲身后跟来的丫鬟招招手,丫鬟将手里捧着的一盘子葡萄搁到了桌上。“谢谢你送我的桃子,这些葡萄给你尝尝鲜,红家送过来的,不比宫里的贡品差。另外——”她顿了顿,从袖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来……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