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4章 姐,我服了,真服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红姨娘先消消气,其实大姐姐今日的所为到是挺让人感动的。”白鹤染一开口就给白惊鸿戴了一顶高帽,可白惊鸿却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个让她感动法。

    红氏是个聪明的,略微一想就明白过来,笑着问道:“二小姐说得可是那句,外人?”

    白鹤染点点头,“没错,就是那句外人。大姐姐将叶府的嬷嬷说成是外人,还说得那样随意和自然,这说明她打从心里觉得白家人才是她的亲人,叶府人对于她来说,早已经是外人了。你说,这还不够令人感动么?”

    “我——”白惊鸿脸刷地一下就白了,今天已经几次被堵得哑口无言,这一次更是要命,居然让白鹤染挑到这么一句毛病。当着万嬷嬷的面这样说,这不就等于得罪了整人叶家吗?她可从来都不想得罪叶家的呀!

    白惊鸿急得乱了心,偏偏白花颜那个没脑子的紧跟着又补了一刀:“白鹤染你是不是听到我大姐姐这样说心里特别难受呀?怕她跟你抢嫡女的尊荣,跟你分嫡女的好处?哼,大姐姐现在可是白家的女儿,是正儿八经的嫡女,白家就是她的家,就只有白家人才是她的亲人,你妒忌也没用!”

    “住口!”白惊鸿气疯了,回手就给了白花颜一巴掌。“把你的嘴给我闭上!”

    白花颜被打懵了,捂着脸问她:“大姐姐,我说错了什么?你平常不是也说过我们是白家女儿,白家对我们来说是要比叶家还亲的地方么?”

    “你还说!”白惊鸿瞪大了眼睛,哪里还见花容月貌之姿,简直就是个要吃人血的恶魔。她朝着白花颜伸出手,尖叫道:“我掐死你!我掐死你!”

    叶氏和小叶氏都惊了,叶氏赶紧将白惊鸿给搂了住,不停地在她耳边劝着:“别冲动,千万不能冲动。背地里你打死她都行,但绝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冷静一点,你不可以自己葬送了未来的希望。”

    小叶氏也护着白花颜,哭着跟白惊鸿求饶,求她饶了白花颜一命。

    红氏母女看得都直眼了,白蓁蓁一只脚都踩到了椅子上,禁不住道:“真精彩啊!十年了,这样的戏码我都等了十年了,今天终于开眼了。”

    红氏却道:“狐狸终有一天是要露出尾巴的,还好今日没带小少爷一起来,他还小,可见不得这些打打杀杀的。”

    白蓁蓁将头朝着白鹤染偏了去,态度特别诚恳地道:“姐,我服了,我真服了。”

    白鹤染却轻轻摇了摇头,“这才哪到哪,戏还没演完呢!”

    终于,白惊鸿被叶氏劝住了,她坐进椅子里不停地哭,用手紧紧捂着脸,又是气愤又是懊恼。多年经营的形象,就这样毁于一旦了吗?

    白花颜也被吓着了,再不敢多说话。

    中间站着的万嬷嬷偷偷打量了白鹤染几次,心中也是思量万千。

    一个从前不起眼的病女,如今轻飘飘几句话就能挑起这样的纷争,这个小姑娘的心思该有多重啊?

    她看着一脸茫然的叶氏,突然就觉得可能真的是弄错了。叶氏以二嫁的身份进了文国公府,还带着两个跟前夫生的孩子,这样的妇人是必须依仗娘家势力才能在夫家站得住脚的,她再看不上庶子,也绝对不至于送那样的礼物去故意激怒叶家。

    叶氏稳住了白惊鸿,这才又开口道:“万嬷嬷,我再说一次,那些东西真不是我送的,今天就是二哥亲自来质问我也是这句话。没送就是没送,我还不至于拿那种东西去恶心娘家,更不可能用那些东西去下我自己的脸面。”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幽幽的叹息传了来。

    声音是白鹤染发出的,她说:“其实这个事儿啊,嬷嬷也别太往心里去。高门大户的,瞧不起个庶出子女挺正常,特别是像我们母亲这般尊贵之人。其实她也不只是看不上叶家的庶子,对我们白家不也一样么?您瞧瞧,我们府上的大小姐和五小姐同样都是在主母身边长大,但一个嫡一个庶,这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我们的大小姐被教养得优雅端庄,可五小姐呢?”她掩口轻笑,“养得就跟闹着玩儿似的。”

    这话听起来像个笑话,可细一思量,却越想越不对劲。

    老夫人看向叶氏那边,白惊鸿虽然而而闹过一场,可那也是被逼急了才情绪失控,现在短短时辰就已经恢复过来,依然是那副倾城之貌,凤仪之姿。

    可再看白花颜呢?小小年纪就像个泼妇,贪心不足只会惹事生非。这样的两个孩子,谁能相信是一个人教养出来的?若真是一个人,那么,那个人安的是什么心?

    她看着叶氏,突然觉得这个女人远比她之前想像的还要可怕。把自己的女儿培养得如此优秀,却把她们白家的血脉养成了一个废物。叶氏,她是在用这种方法一点点葬送白家!

    “你在胡说些什么?”叶氏猛地一声大叫,将老夫人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可叫完了这么一句之后,却又不知该如何为自己辩解。

    白鹤染耸耸肩,“哪里有胡说,大小姐是什么样五小姐是什么样,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还有叶姨娘,整日跟在母亲身后就像个奴婢一样,就因为她是个妾,所以母亲瞧不起她,将她当奴婢使唤。”她说着,又对万嬷嬷道:“万嬷嬷,二夫人对自家人都是如此,更何况是对外人。她就是这样的人,心性使然,肯定不是故意针对叶家的。”

    一句一句说下来,叶氏的冷汗淌了满脸。万嬷嬷却沉着脸点点头,“那老奴就将二夫人的原话带回去,至于二老爷怎么思量,那就是主子们的事了。”说完,又冲着老夫人俯了俯身,转身走了。

    只是在临出门时,又回过头来向白鹤染看了去。白鹤染回了她一个慵懒的笑,“你慢走。”

    厅堂里寂静下来,只有二夫人叶氏急促的呼吸异常清晰。

    人们谁也没走,谁也没说话,就一直静静的坐着,直到有下人来传:“老爷回府了,正往这边过来。”这才打破了可怕的寂静。

    叶氏更慌了,白兴言在这时候回府,老太太要是把刚才的事情说出去,她们的关系岂不是要闹得更僵?

    白惊鸿握住她的手,压低声音说:“母亲别怕,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父亲对这府里孩子的态度咱们还不清楚么?他要的不过是自己的兴旺发达,什么妾室子女,根本就没被放在心上过。”

    叶氏神情稍微有了些缓合,仔细想想,也确是如此,否则白兴言也根本不会娶她进门,更不可能接受她的两个孩子。

    她的心微微放了下来,白惊鸿又说:“父亲今早不是还让聂五送来一副丹青么?那副丹青价值级高,他能舍得拿出来让您赠予祖父,说明他还是在意母亲的,更是离不开母亲的。至于今日万嬷嬷说的事,那终归是我们跟叶府的事情,白家管不着。”

    叶氏的心终于彻底放下了。

    白兴言就在这时候走了进来,一进了厅堂连老太太都不顾,直接就朝着叶氏奔了过去。

    “叶柔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样难看?还出了这么多汗,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老夫人差点儿被他这一句话气晕过去,她的儿子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在他心里就只有权势和地位吗?

    “老爷。”叶氏很会把握机会,直接就倒进了白兴言的怀里,开始低声啜泣。

    白惊鸿也眼眶含泪,委屈地叫了声:“父亲。”

    白兴言脸色不好看起来,“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们?”说完,突然朝白鹤染瞪了过去,“你这逆女,又干了些什么?”

    不等白鹤染说话,老夫人的质问先扬了起来:“兴言!阿染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这样问她,该多寒了孩子的心!”

    “母亲!”白兴言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反而振振有词,“咱们家里从前一直都好好的,可自从这个逆女回来,每天都要生出事非。我还用分什么青红皂白,能将当家主母气成这样的,除了她还能有谁?”

    “那若真不是我呢?”白鹤染半仰着头看向白兴言,“若真不是我,父亲可愿跟我道歉?”

    “你想得美!”白兴言气得冒烟,“逆女,如果你母亲有事,我要你用命来还!”

    “兴言!”老夫人起了身,却几乎站不稳,李嬷嬷赶紧将人搀扶住。老夫人却将她推开,颤抖着身子老泪纵横,“兴言,我生你养你,我希望白家能在你手里变得更好。可是你要知道,家再好,没有了亲情那也不叫家。”

    李嬷嬷也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老爷真的冤枉二小姐了。”

    白蓁蓁也带着一脸孩子气跑到白兴言面前,完全不见了之前嚣张四小姐的模样。她挽上白兴言的胳膊,嘟着小嘴巴说:“父亲,刚刚叶家来的人好凶哦,吓坏蓁蓁了。”

    说完,悄悄地朝着白鹤染递了一个眼色。白鹤染明白那眼色传递的意思,是在说:看我的!

    她笑了起来,白兴言,众叛亲离的滋味,你尝一尝……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