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4章 白惊鸿挨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氏母女的尖叫声响遍了整座梧桐园,强烈的反抗让四人已经扭打在地。

    或许是这画面太美,也或许是梧桐园的暗卫们意识到再继续下去,对他们主子的名誉损伤太过严重。

    于是,潜藏在四周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暗卫的出现让纠缠扭打的四人终于分开,聂五被其中一人一掌劈向后脑,晕了过去。但他们不敢打白兴言,只好将人点了穴道暂时控制住,拽回书房按到椅子上坐着。

    叶氏被双环扶着从地上爬起来,呼呼的喘气。玢儿却没力气拉起已经吓瘫的白惊鸿,只能留她坐在地上哭。

    双环跟着叶氏多年,又是从叶家出来的,理智恢复得最快。一看眼下这个情况,赶紧小声提醒叶氏:“夫人还是快叫人将大小姐先送回去,万一一会儿来更多的人可就不好看了。”

    叶氏猛然惊醒,可来时没有准备,也没多带下人,眼下就只有双环和玢儿在。无奈只得吩咐二人:“你们去送大小姐回房,再叫些人过来,快!”

    双环不再多等,立即扯了玢儿一起上前去将白惊鸿扶起来,架着就走。

    可惜,走到白鹤染身边时却被拦了下来……

    “大姐这么快就回去了?还没用早膳吧?一起吃点儿再走呗!”

    白惊鸿稍微缓过来些,一听这话又忍不住火气,瞪着白鹤染大骂道:“下流胚子!”

    双环一见情势不对,再不敢让白惊鸿多留,用力拽了人就要走。

    白鹤染却不干了,示意默语上前却拦人,同时开口道:“来来来你别走,骂谁呢?谁下流?我老老实实坐院儿里用早膳,你凭什么骂我下流?骂谁骂惯了?”

    双环心里哀叹,她知道,今天怕是走不了了。

    白惊鸿火气上来,也不打算就这么一走了之,于是转过身跟白鹤染对怼:“这是你吃早膳的地方吗?你还有没有点规矩?”

    白鹤染乐了,“废话,白兴言是我爹,这里是我家,我在自己家里、到父亲的院中吃个早饭,怎么就没有规矩了?谁家规定的女儿不能在父亲身边吃早饭?用得着你来教训我?迎春——”她半回头吩咐了开,“去把府里人都给我叫到这边来,最好把二叔三叔家也请过来,让大家一起评评理,看看咱们家大小姐一大清早抽的是什么风,连我在哪吃早饭都要管。”

    “去叫啊!把人都叫来,这理是得好好评!”白惊鸿是急火攻心,根本想不到白鹤染这话意味着什么,只一门心意的要对着干。

    可叶氏听懂了,白鹤染这是故意的,把所有人都叫来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看到梧桐园发生的事,不但看白兴言的笑话,也看她们母女的笑话。一旦刚刚自己跟女儿被那两个恶心人扑倒的事情传了出去,不但她毁了,她的惊鸿也完蛋了。

    叶氏阵阵后怕,赶紧上前去小声提醒双环:“捂住大小姐的嘴,你们赶紧走。”然后再告诉白惊鸿,“名声要紧。”

    做完这些,亲自将拦人的默语拉住,这才硬挤出一副笑容来讨好白鹤染:“阿染,你大姐姐她是惊着了,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刚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她一个深闺女子哪里受得了这个惊吓,你就别跟她计较了。”

    几乎是低声下气在求,这是叶氏进了白家门之后,第一次用这样的姿态同一个小辈说话。只是她并不是真的认怂,而是在给白惊鸿的离开争取时机。只要白惊鸿走了,她就再没有顾及。

    白鹤染这回到是没再给她下绊子,叶氏低头,她就应着,叶氏要拖延时间,她就任由对方拖。一直拖到白惊鸿都快走出梧桐园了,白蓁蓁就有点儿坐不住,悄悄去扯她的袖子,“真就这么把人放走?把她整成这么惨的机会,可不多啊!”

    白鹤染笑了起来,“急什么,就算放她走,她也走不掉,有人替咱们拦着呢!”

    话音刚落,就听白惊鸿离去的方向突然扬起一个让叶氏无比头疼的声音——“有热闹看都不叫上我,你们是不是不把我当成一家人啊?哎?大姐你上哪儿去?我才刚来你就要走,什么意思?咱们现在虽然不是一个娘养着了,但好歹还是亲戚呢!你不是我亲姐也是我表姐,可不能一人吃独食,什么便宜都一个人占了,什么好玩的都一个人玩了。”

    白花颜一向都是泼妇骂街的性子,这会儿又看到白惊鸿头发散乱衣衫不整,就更来了劲儿:“哎你到底玩了什么?还脱衣裳玩儿的吗?”

    她的小嗓子又尖又利,动静极大,书房门口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白蓁蓁差点儿没笑喷了,怪不得白鹤染不拦着,敢情后招儿在这呢!这人由白花颜来拦,才是拦得最精彩吧!

    “表姐你说啊!脱衣裳玩儿什么了?”白花颜嗷嗷喊,直接叫白惊鸿为表姐了。

    白惊鸿原本就已经气昏了头,眼下又听白花颜说出如此难听的话,她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抬手两个巴掌,啪啪地就照着白花颜甩了过去。

    白花颜被打得一个咧斜,险些摔倒在地,这一下她可不干了,嗷嗷叫着直接冲上去跟白惊鸿撕打起来。

    白惊鸿刚受了惊吓,又摊上白花颜这个打起架来不管不顾不要命的,一下子竟完全占不到上风,直接被白花颜推倒在地骑在身上揍。

    双环和玢儿全都上前去拉,可白花颜的丫鬟青草也在拼命对抗。

    眼瞅着几人乱作一团,叶氏都懵了,场面失控到凭她一人已经无力挽回。

    她想干脆晕倒算了,可在这时候晕倒的话,她的女儿怎么办?那可是她精心培养的女儿啊!万一被打花了脸可如何是好?

    叶氏急得团团转,她冲上去拉架,可是根本拉不住,白花颜连牙都用上了,连撕带咬,她才挤进去就被咬了一口,还发青的手立刻就见了血。

    叶氏知道这样不行,她必须得想办法把场面给稳定下来。

    她眼珠疾转,最终落在了神色淡然、还在谈论瓜子茶点好不好吃的白鹤染那儿。

    “阿染。”她跑上前,“不管你对我有什么误会,我都向你认错,千错万错都是母亲的错。母亲求求你,管管吧!”

    白鹤染都听乐了,“开什么玩笑,我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这种事你求我干什么?有这功夫不如赶紧找个大夫来给父亲看看,我瞅这模样,该不会是被下了药吧?”她眯起眼睛去看屋里的白兴言,“也不知道是什么缺德事没干好,反过来着了人家的道。这种行为说白了,那就叫活该。”

    叶氏被她噎得险些背过气去,可她却知道,出了这种事绝对不能请大夫。这是丑闻,一旦传扬开,对谁都没有好处。别说外面的大夫,就是连府里常用的客卿大夫都不能惊动。

    白鹤染却在这时扬声喊了起来:“喂,屋里那几个穿黑衣裳的,我父亲养的暗卫吧?你们存在的意义是不是建立在我父亲活着的基础上?可是现在他就快要死了,咱们府上的当家主母却连个大夫都不给请,你们说,这事儿该怎么办?”

    叶氏一激灵,心知要坏事,一旦这些武功高强的暗卫发起横来,她是无论如何也拦不住的。可她现在也被逼到绝路了,女儿还在挨打,白花颜的战斗力真不是盖的,打了这到半天都不嫌累,下手还是那么有力。白鹤染这边又咄咄相逼,她到底要怎么办?

    “二夫人。”有暗卫走出来,向叶氏发难,“请为老爷找大夫来。”

    叶氏咬牙,“不行!绝对不行!”

    “二夫人!”暗卫也急眼了,“难道二夫人是想看着老爷死掉?”

    “没人想他死!”濒临崩溃边缘的叶氏大声道,“让他自己挺着!”

    白鹤染出言提醒:“这种事,只能等他药劲儿过了人才能清醒,但这个药劲儿靠自己硬挺肯定是挺不过去的,硬挺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叶氏几乎气疯了——“白鹤染,你信不信我去给他找条狗!”

    白鹤染失笑,“威胁谁呢?想找你就找啊!我还怕你祸害他?”

    叶氏这一拳就像打到了棉花上,没有力道,还附加反弹伤害。她憋着一口血要往外吐,却突然看到原本跟白鹤染一起坐着的白蓁蓁起了身,笑嘻嘻地往白花颜那头跑,一边跑还一边喊:“哎呀五妹妹,你那样挥拳头是使不上力的,得从下往上打,打下巴,有机率把牙打掉,打她满嘴血!”

    噗!

    叶氏一口血终于吐了出来,身子晃了几晃,扑通一声跌坐在地。

    巨大的愤怒让她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她看着四周众人,咬牙泄愤般地道:“凭什么我自己在这里受气?凭什么这所有的一切都要由我和我的女儿来承受?白家的龌龊就该由白家人自己受着,我不好,谁也别想好了!”

    她转过头,冲着打架的方向大声道:“双环!去把老太太给我叫来!让她自己看看她生的崽子干了什么好事!”

    “叶氏!”这边话音刚落,白鹤染凌厉的声音也扬了开,“叫老夫人可以,但你给我听清楚了,万一把我祖母气出个好歹来,——我活埋了你!”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