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1章 拿钱砸死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兴言一连几日没上朝,今日不能不去了。

    白鹤染陪老夫人用了早膳后,便带着老夫人在府里散步,从锦荣院一路散到前院,祖孙二人有说有笑,路过看见这一幕的下人都觉得十分新奇,毕竟老夫人太久没有这样子单纯的出来走动了。

    从前她不想碰到不愿意见的人,所以自从三年前白鹤染被强行送往洛城,她便甚少出门,除非逢年过节,不得不给白兴言面子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否则就待在锦荣院儿里,能不出来就不出来。

    但白鹤染刚刚同她说,多走动走动对身体好,她这几日又经了针灸调理,到真觉得身子骨好了许多。

    而且最主要的是,刚刚劝她出来时,白鹤染说了,这里是白家,是她们的家,如果一再退让,那就相当于将这座文国公府拱手让给他人。她们夺是她们的事,至少我们不能主动给。

    老夫人觉得孙女说得是对的,病了这么多年的小孩子都能够坚强起来,她为什么不能做出个表率呢?

    怀着这样的心情,老夫人再一次以主人的姿态散步在文国公府里,似乎还真的找回些当年老国公在世时的感觉。没想到岁月流逝,曾经那样辉煌和睦过的文国公府,如今却成了这般局面。

    府中女眷听闻老夫人在前院儿,便也跟了过来。叶氏和白惊鸿最先到的,白花颜也跟着她二人一起来了。

    一见白鹤染正扶着老夫人在前院儿一圈一圈地走着,叶氏悄悄给白惊鸿递了个眼色,白惊鸿立即明白母亲的意思。于是调整笑容,奔着老夫人伸出手:“祖母,让惊鸿来扶着您吧!”

    老夫人看向她,只见额间受伤的地方已经被一片珍珠额饰挡住,还是倾城姿容,还是光芒万丈。可她不喜欢这种光芒,因为里头透着算计,和歹毒。

    “不必了,你刚摔着,伤还没好,顾自个儿吧!老身有阿染扶着就好。”老夫人躲开白惊鸿的手,白惊鸿闹了个没脸。

    站在叶氏身侧的白花颜因为之前打伤白惊鸿的事,已经心中懊恼,这会儿又看到老夫人不给白惊鸿面子,便觉得是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于是开口替白惊鸿喊冤:“大姐姐也是想在祖母跟前尽尽孝道,祖母怎能这般驳人好意?”

    不远处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紧接着便有人开口:“五小姐到底还是小孩子,净说些小孩子才会说的天真话,连尽孝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搞不清楚呢!”

    这种典型的咯咯笑,和无所顾忌的挤兑,除了姨娘红氏,整座文国公府里再挑不出来第二个。

    众人顺声看去,果然见红氏带着白蓁蓁乐呵呵地往这边走来。两人身上珠宝太多,一走路还叮当直响,简直把个白花颜妒忌得快要发疯。偏偏白蓁蓁还一边走一边说:“五妹妹虽然年纪小,但到底也是十岁出头的姑娘了,身上怎么还是这样素静?母亲没给你置办几套平日里戴着不丢人的行头么?”

    说完,顿了顿,又笑道:“哎哟,我忘了,你现在已经不跟着母亲了,又回到你姨娘身边。小叶姨娘到也是没什么好东西能给你,但从前母亲也没给准备些么?”

    叶氏恨得咬牙,好不容易才将白花颜安抚好,这个白蓁蓁又开始挑事。于是赶紧把话接了过来:“从前花颜还是个小孩子,女子不过十岁,是不能置办那些行头的,会损了福气。现如今年岁也够了,待我的寿宴办完,也是时候为花颜添置添置。”

    白花颜赶紧嘴甜地道:“谢谢母亲,就知道母亲待花颜最好了。”说完,还又跟红氏补了句:“红姨娘既然说大姐姐扶一下不算尽孝,那你到是说说,什么叫尽孝?”

    红氏走上前,在老夫人面前站定,跟白蓁蓁一起恭恭敬敬地向老夫人行了礼,问了安。这才开口道:“真要尽孝,得拿出点儿实际的。”她看向老夫人:“听闻二小姐最近在帮着老夫人调养身子,妾身不懂医理,也帮不上什么。不过既然是调养,那肯定是需要补品的。所以妾身昨儿就给娘家递了话,今天一大早娘家就派人过来送了二十盒血燕,和两棵五百年的人参。妾身已经叫人送到老夫人屋里了,二小姐看着给用吧,不够我再跟娘家要。另外,娘家人还送来一万两银票,妾身也一并送了过去。”

    白蓁蓁冲着白花颜呶呶下巴,“看到没有,这才叫尽孝,一天到晚别总整那些个虚的。”

    白花颜气得直跳,大声骂道:“我呸!得意什么?不就是靠着娘家嘛!”

    红氏也不生气,答应得很痛快:“对啊,就是靠娘家。没办法,谁让我娘家有钱呢!”

    白花颜被堵得没话说,叶氏到是把话接了过来:“孝敬老夫人是我们这些小辈应该做的,待到寿宴时,无论是叶家还是宫里的姑母那头,都会送东西过来,我也早就做好了打算,到时候自然是会孝敬老夫人的。”

    久未说话的白鹤染突然“咦”了一声,“难道往年不是这样吗?母亲每年都要摆寿宴,难道以前没有孝敬过老夫人?”

    叶氏顿了顿,一脸尴尬,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答。

    白惊鸿把话接了过来:“孝敬不必一定要选在某个特定的日子,母亲平日里也一直惦记着祖母那头,去年夏日里还送了一张冰玉席子,原本是叶家送来给母亲用的,母亲没舍得,给了祖母。”

    “哦。”白鹤染点点头,“那还真是不错。那既然平日里也有孝敬,应该也不用赶在寿宴这种时候把寿礼往锦荣院儿抬,不然传出去还以为是祖母想占了那些寿礼呢!”

    老夫人也跟着点头,“没错,那些是都是你收的礼,老身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要的。从前没要过,往后更不可能要。”

    “其实这样说起来,母亲的富有程度不该比红姨娘差多少才是。”白鹤染掐着手指头给叶氏算了一笔帐,“嫁给父亲十年了,每年都会办寿宴,从前我虽在病中,但这种大日子也是要露个脸。母亲收到的贺寿礼不计其数,且有文国公府和当朝太后的面子同在,哪件礼也不可能太寒碜。这礼一收就是十年,富贵通天啊!”

    叶氏晃了晃,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白鹤染接下来的话直逼要害:“为了对得起母亲的身份,为了衬得起这个贵重礼物,咱们文国公府也是下血本办寿贺的,每年为此支出的银两大概也得有……”她看向红氏。

    红氏马上道:“最少十万两。”商人世家出身的女子,对于银钱有着天生的敏锐。

    “哟,最少十万两,那十年就是一百万两,这还是最少的。”白鹤染问叶氏,“这笔钱是母亲自己出吗?”

    叶氏没等搭话,白花颜又抢在前头:“怎么可能是母亲自己出,母亲是咱们府上的当家主母,当家主母过寿辰,当然是府里出银子给办。”

    “这样啊!”白鹤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这十年来,文国公府出了一百多万两银子给主母办寿宴,然而当家主母接到的贺寿礼,好像没往公中交过一文。”

    白惊鸿抿嘴皱眉,实在是不说话太憋得慌了,于是忍不住道:“你怎知没有交过一文?再者,府里中馈一直是母亲管着,如何取用如何填补,怎么都轮不到一个小辈指手划脚。”

    白鹤染笑了,“真逗,闲唠嗑而已,我什么时候指手划脚过?你是看到了还是听到了?”

    “我……”白惊鸿语塞,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你话里话外就是那个意思。”

    “大姐姐你为什么要杀我?”突然之间,白鹤染整出这么一句话来,还一脸惊恐的样子,“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至于让你杀了我?”

    白惊鸿都惊呆了,不只她惊呆了,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话从何说起啊?

    “我……你何时听到我说要杀你?”

    白鹤染摊摊手,“你话里话外就是那个意思啊!”

    “你……”自己刚说出去的话被人家转手就反击回来,白惊鸿觉得自己面对白鹤染越来越没有信心,人家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把她给堵得哑口无言,这根本完全不是对手。她开始为未来担忧,这座文国公府,对她来说,已经开始从光明走向黑暗了。

    白蓁蓁笑得极没形象,前仰后合的,因为动作太大,头上一串白玉嵌珍珠宝石的珠花掉了下来,落在青砖地面,啪地一声摔碎了。

    白花颜下意识地“呀”了一声,就连白惊鸿都往地上看了去。跟在老夫人身后的李嬷嬷赶紧上前去捡,可因为材质是玉的,这一下摔了个稀碎,捡都捡不完全。

    李嬷嬷不停地叹气:“可惜了,真是可惜了,这东西……特别贵重吧?”

    白蓁蓁想了想,说:“也没多贵重,好像也就值几万两银子,没事儿,摔就摔了,反正我也戴了一年多,不稀罕了,回头再打个更好看的戴着玩儿。”

    叶氏三人听得心都直抽抽,几万两的东西还说没多贵重?这红家到底是多有钱?

    叶氏的眼珠子都隐隐发红,她发誓,不管是白家还是红家,她早晚都要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红氏吩咐下人将东西扫了,很大方地表示:“虽然碎了,但毕竟也还是好东西,回头让管家将碎片和珍珠宝石一并拿到外头去卖一卖,得来的银两就冲入公中吧!这些怎么也值个一万多两,且能花用一阵子。”

    叶氏的心又抽了抽,再一次为叶家在钱财上的薄弱而悲哀。

    这时,门房有下人来报:“宫里来人了……”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