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1章 十爷请看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一晚,白鹤染这头也得到了一个消息,或者不叫消息,应该叫炫耀更准确些。

    临睡时,迎春说在院子里发现了一张字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进来的,上头写着一个染字。

    白鹤染将字条接过来,摆摆手让迎春去休息。她将字条拿在手上,凑近了闻一闻,有一股子淡淡的、也很熟悉的沉香味道。

    不由得撇撇嘴,“如今人不来,改写信了?”再盯着那个染字看了一会儿,也不怎么的,小嘴巴竟不由自主地微微翘起,模样得意又满足。

    她将字条打开,里面是锋利好看的几个字:明天等着看好戏。

    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明天是叶氏的寿宴,她到要看看,那位十爷会给她带来一场什么样的好戏看。

    字条被她握在手里团成了一个团,可团着团着却又反了悔,小心翼翼地重新展开,抚平,然后盯着那个染字看了又看。

    十爷,若她没猜错,这十爷的真实身份,八成就是宫里那位哭着喊着要娶她为正妃的十皇子吧?

    她就说么,平白无故,怎么可能会有人在素未谋面的情况下,有如此决心想要同个陌生人成婚。纵然她有着文国公府嫡女的身份,可她这算哪门子的嫡女呢?没娘疼没爹爱,若相中的是文国公府的侯爵之位,该娶的也是得天独厚的白惊鸿才对。

    也就只有那个无赖才会干出这种无赖之事,不过……她又笑得更灿烂了些,不过要是那人的话,赐婚的圣旨接一接,也未偿不可。

    思绪到了这里突然顿住,好像触及到了一个全新的、未知的领域,有一种茫然随之而来,突然之间就不懂该如何生活了。

    不是早在前世的时候就说好了,她白鹤染的一生只能一个人活,再不会相信任何男人么?为何一场时空穿越,竟如此轻易的就改变了立场?

    圣旨一接,就意味着她的人生自此以后要同一个男人紧紧捆绑在一起,待他日对方下聘迎娶,她便得嫁进他的家,跟他的爹叫爹,娘叫娘,认他家里的所有人为自己的亲人,甚至就连她的名字也将越来越少有人再会叫起。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冠了夫姓的称呼:君白氏。

    白鹤染对于这样的称呼到是不陌生,前世的白家一直沿用古礼,古文书籍她读得比后世课本还要多,从几千年前的皇家礼制,到各阶级层面该有的规矩,她都一清二楚。只是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真的会只身于这样一个时代中,只是没有想到,在前世被她嗤之以鼻的情份姻缘,到了这一生却主动送上门来,且还让她为此动了心思。

    白鹤染将字纸规规整整地叠了起来,起身放到妆匣下面的小抽屉里。再回到床榻后,便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隐隐约约想起在前世时,阿珩曾经讲过一个故事——

    在凤羽珩所在的部~队里有一个小战士,还不到二十岁,却主动要求到第三世界国家去参与维和。阿珩听说以后曾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去维和,而且第三世界国家正在交火,十分危险。结果那个小战士说,因为地方部~队里有一个女兵是他的老乡,很喜欢他,一直缠着他。他觉得烦,所以想走得远一些摆脱掉那个麻烦。

    凤羽珩当时就觉得这个理由简直荒谬,但那一批维和人员名单已经批过了,小战士如愿,她便没有多说什么。

    那一次维和出了事,小战士所在的分队伤亡惨重,华夏急调大批军医奔赴前线抢救伤员,凤羽珩也在其列。可惜,那小战士伤势过重,等她将人找到时,已经回天乏术了。

    小战士在临死前告诉凤羽珩,他突然很想看看那个女孩子的脸,人都快死了才发现,原来能被一个人如此执着地缠着,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且也是直到将死他才明白,其实自己很喜欢那个女孩子,如果能活着回去,他一定得通知家里把婚事早早的订下来。待他日退伍回乡,便将心爱的人迎娶过门,生个孩子,过一辈子。

    可惜没有如果,小战士也没能活着回去。凤羽珩讲起这个故事时曾跟她们几个姐妹说:“人的一生会做出很多个决定,你现在说不喜欢谁,却料不准一觉醒来会不会改变主意。你现在发下的誓言,也不晓得将来的哪一天会不会后悔。所以,过去的事记在心里,未来的事别急着思量,把眼前的每一天过好,才是要紧的。”

    白鹤染从床榻上坐起,反复琢磨着好姐妹的话,琢磨了一会儿便笑了起来。

    好像还真是那回事啊!哪怕以前被出卖过,被伤害过,也被欺骗过;哪怕她亲眼目睹她的父亲是如何一步一步把她的人生逼上绝路,把她的妈妈逼上死路;哪怕她曾狠狠地发过绝不相信男人的誓言。

    可是重活一世,遇上了那个无赖,却还是愿意去试一试。她不能总向厄运低头和退让,忍一时还有一世,退一步还有万步,等到万劫不复的那一天,想翻身,都没希望了。

    白鹤染终于睡去,唇角嵌着笑,为刚刚想明白的这番道理而开心,更为明日叶氏的寿宴而心怀期待。

    那个妖孽,会带给她什么样的惊喜呢?

    终于,天亮了。

    迎春进来时,白鹤染早已经起身,自己把衣裳都穿好了,就连脸都洗完牙也涮完了,还画了个非常完美的淡妆,就差头发没梳,凌散地在脑后披着。

    迎春看得咋舌,“小姐今儿怎的起这么早?往常奴婢不进来叫,您都是赖在榻上不愿起来的,就连陪老夫人用早膳都没这样积极过。”

    没等白鹤染答呢,默语端了碗淡盐水从外头走进来,一边走一边说:“因为今天是个大日子。”

    迎春依然不喜默语,虽说白鹤染将人留下了,但她心知肚明默语是个奸细,就是想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何要把个奸细留在身边。

    “过个生辰而已,算什么大日子?不过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吃饭听戏看舞,年年花府上的银子,却没见往回交过一文,这样的大日子还是少过的好,再这么折腾下去,文国公府早晚得败在她们手上。”迎春越说越有气,待默语走到近前,将淡盐水递给白鹤染手,她还觉得不解气地又故意揶揄了句:“这人啊,做了多少坏事恶事,心里可都得有点儿数,别当旁人都是傻子,只一味的任你们愚弄。默语,今年院子里的衣裳就不用往浆洗房送了,都由你来洗吧!记得顺便把自己的手好好刷一刷,省得沾得咱们一身污浊和血腥味儿。”

    默语脚步顿了顿,没什么大反应,只应了声“是”,然后退了出去。

    清晨喝一杯淡盐水,是白鹤染前世的习惯,如今也延续了下来。待水喝完,刚好默语也从外头把房门重新关起,她这才取笑起迎春:“小丫头厉害了!可比刚从老夫人那儿过来时强多了。”

    迎春挺了挺板腰儿,“这不是怕给二小姐丢脸么!总不能主子如此强势,身边带的丫鬟却是个怂包,所以奴婢硬着头皮也得给主子涨脸。”

    她笑了,“我到不指望你们给我涨脸,但人活得厉害点儿也没什么不好,总比逆来顺受要好得多。”她说着,又往门外瞧了眼,淡淡地道:“待寿宴过后,我打算把默语的内力还给她,以后咱们身边有一个会武功的丫鬟,出来进去的也安全一些。”

    迎春都听乱了,“内力这种东西,还带有借有还的?”

    白鹤染给她解释:“之前我只是封了她的几处穴道和经脉,只是手法隐讳了些,看起来跟彻底废除没什么两样,可实际上根本就是两回事。封住的只要解开,就算是还给她了。”

    “哦。”迎春还是懵懵的,但她无意纠结这些,只是特别不解地问:“为什么要还给她?她是奸细呀!就这样还给了她,那以后还……还能睡得着觉吗?该不会睡到半夜就被人抹了脖子吧?”

    白鹤染失笑,“我跟你又没仇,若真有那种危险,我怎么可能会将内力还给她。放心,这念昔院儿的人和事,你家小姐我还掌得起,握得住。就算她是孙猴子,也翻不出我的手掌心。”她说到这里,站起身整整衣裙,“这身还行吧?”

    迎春还在琢磨孙猴子又是个什么玩意,冷不丁听白鹤染这么一问,这才往她的这身衣裳上去打量。

    这一眼直接就把迎春给看笑了,“小姐,今天二夫人过生辰,您怎么选了条白裙子穿?”

    “白么?”她不赞同,“分明是珍珠的颜色,不是纯白。”

    “那也算是白色的一种吧?不过也没什么,小姐喜欢就好,左右跟二夫的关系都到了那种程度,以奴婢对小姐的了解,就算换掉这身白裙,您也还有其它的招儿能让二夫人这个生辰过不痛快。所以奴婢也不多嘴了,穿白的就穿白的吧!”

    白鹤染点点头,“你这丫头,有前途!”

    两人开门出去,等在门外的默语立即跟上,同迎春一起并排走在白鹤染身后。

    厢房那头,白蓁蓁也带着娥走了出来。两人一个照面打过去,不由得齐声大笑起来……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