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6章 美男全民共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场合地点听到九殿下的名号?

    阎王殿的主人一向不参与任何大小宴席,甚至就连皇上张罗的宫宴都甚少露面,最多就是在大年宫宴上给皇上贺个岁,然后就会径自离去。像这种官员侯爵家里举办的宴席,跟九皇子那是一丁点儿边都沾不上的,简直比皇上圣驾亲临还要稀奇。

    人们震惊之余,早把个大皇子和六皇子给忘到一边儿去了,也不知谁最先反应过来,带头跪下,于是院子里又呼呼啦啦跪了一片。

    大多数人都是低着头的,九皇子威名在外,传说谁要是偷偷看他,并引来他的回视。那么恭喜你,你成功地引起了阎王殿的注意,因为九皇子能够一眼就从你的目光中看出你是忠是奸,是善是恶,甚至还能看出你是否心虚。然后便会根据自己的判断,将与之对视的那个人查上一查。

    当官的手底下哪有干净的,谁都怕查,所以尽可能的避着这位阎王,最好老死都不要与之往来。

    当然,这是男人们的想法,但对于女人们来说就不太一样了。特别是那些待字闺中的小姐们,那是冒死也要偷偷地把九皇子瞧上一眼,否则错过这次机会,鬼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碰到一次。

    于是,胆子大的小姐们稍抬起头,对着府门口就看了过去。

    随着一声通传,很快地,府门口再次热闹起来。人们看着一个黑袍男子大步跨过门槛,腰身挺拔,双手背于身后,刀削般的五官赋予给他一种令人窒息的俊朗,只是俊朗中又透着浓浓的凛冽与危机,让人只一眼望去便心生寒颤,如一盆冰水从头到脚地浇灌下来,烧熄了她们全部的希望。

    叶氏同白惊鸿并排跪在一处,相互对视了一眼,心中皆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白鹤染也同样疑惑,虽然她早知道在今日寿宴上会有些意外的事情发生,但一直都以为能让意外发生的人,该是那位十爷。且她若没猜错,那位应该就是当朝十皇子本尊。

    可为何来的人是九皇子?

    她疑惑地朝府门口看,却不怎么的就那样巧,一个目光递过去,刚好那入府而来的黑袍男子也看向了她这边。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纵然她是白鹤染,是二十一世纪毒脉白家的最后一位传人,也依然在对方那冷如寒冰的目光下,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但她却也不输,因为九皇子君慕楚在茫茫人群中唯独盯上了她一个,一个对视,眉心也是突地跳动一下,随即微微皱起。

    多少年了,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能够让阎王殿的主人生出如此反应,有些诧异,有些惊奇,有些疑惑,也有些排斥。

    在他印象中,白家真正的那位嫡女是个病歪歪的小姑娘,三年前被白家人送出京城时,他在城门口打量了一眼,印象到也是不浅的。毕竟堂堂国公府的嫡小姐,能被折腾得那般憔悴,瘦得跟街边儿的流浪狗似的,也实在不容易。

    那是三年前的印象,原本没放心上,高门贵府的,嫡庶之争不比后妃宫斗弱到哪去,输赢都是各自的造化。

    可他万没想到,就是那么个瘦小的丫头,竟在三年后成了他们君家老十非其不娶的人。

    君慕楚之所以会往文国公府走这一趟,为的就是替他唯一的同胞弟弟好好把把关,也是要看看,那个瘦得跟狗似的小丫头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他那天生对女子抗拒敏感的弟弟如此钟意。

    而这一看,却看得他疑心顿起,甚至就连行走带风的脚步都明显的顿了一下。

    这感觉……不对劲啊!

    君慕楚是一个敏感多疑的人,也是一个谨慎入微的人,他有着惊人的记忆力,任何人或事只要他看过听过,就绝不会忘。哪怕多年不曾再次接触,只要一有机会被提及,曾经的记忆便会席卷而来,一如初见。

    就像此刻正与之对视的白鹤染,虽容颜未改,虽依然削瘦,可他就是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与三年前的不同,绝对的不同。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同样的躯体已经换做不一样的魂魄,在那魂魄的影响下,整个人从里到外都跟从前不再一样了。

    然而,真有话本子里才会提及的鬼怪之事吗?君慕楚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不可能的,那些不过是传说,现实生活中,若真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唯一可以解释的,便是那个人突然有了与从前不一样的生活和境遇,自此性情大变,如此算是说得通。

    白家送嫡女养洛城养病三载,此事京中人人皆知,想来这便是她有了变化的原因。只是这变化之大,在他心里种下了一颗排斥的种子。

    君慕楚的目光没有收回,依然看向白鹤染,却突然在心中闷笑了一声。疑惑与排斥随着突出其来的笑被暂时搁在了一边,君慕楚突然有点明白,他们家老十为何会中意这个丫头了。

    主母生辰,她穿了一身白,这是戴孝呢还是奔丧呢?

    这一幕说来话长,可发生起来却也没多一会儿,不过行走十来步的工夫,却同样也让白鹤染在脑中转念许多。

    阎王殿之主,果然气势非凡。白鹤染不得不承认,在这人的注视下,她有些微微的心虚了。一种来自山寨货的觉悟,让她不由得生出几许尴尬来。

    总好像要被人看穿呢!她微微笑起,心中自嘲。哪怕住在真正的白鹤染身体里,哪怕知道那人绝对没有超能力和透视眼,却依然觉得形无可遁,依然觉得在那样的一个人面前,自己兴许分分钟就要露出马脚。

    这真是很可笑的事,白鹤染在心中默默地鄙视自己。前世今生,什么样的人她没见过,眼前不过是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罢了,她三十多的灵魂,怎么还越活越回去了?

    这样想着,面上便下意识地露了一个自嘲的笑来,看得君慕楚又是一阵疑惑。

    白鹤染却已经不再纠结这位九皇子带给她的震慑,而是又琢磨起昨晚字条中,所谓的一场好戏来。

    虽然眼前的这一幕同预想的情况有不小偏差,但她依然觉得,九皇子的到来跟那位十爷所讲的好戏,是相互关联的。所谓好戏,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一出了。

    再往边上看看,果然,江越跟着一起来的,紧随其后的,还有一众宫人和侍卫、

    跟随的下人们个个都不空手,或捧或抬的带了不少东西,只是那些东西怎么看都跟贺寿没什么关系。

    突然袖子被人扯了几下,白鹤染这才回过神来,低头一看,扯她袖子的人是白蓁蓁。

    白蓁蓁都愁死这个姐了,“能不能稍微收敛点儿?磕头呢!”她把声音压得极低极低,还有点儿打颤,一脸乞求,完全不像她平常的性子。

    白鹤染憋着笑低了头,“美男全民共享嘛!看一眼又不犯法。你不看看吗?挺好看的。”

    白蓁蓁又是一个激灵,“好看是好看,问题是吃人啊!”

    君慕楚向前走的脚步又顿了顿,吃人?白家养出的孩子真是……

    “承蒙九殿下看得起,臣不胜感激。”白兴言在九皇子经过自己身边时说了这么一句,声音里也带着激动。不管怎么说,自家夫人的寿宴居然九皇子都来了,这可是给了他极大的脸面,今日一过,京中必然传开,他只要稍微想想都觉得腰板儿又直了一些。

    九皇子瞅了他一眼,再看看地上跪着的众人,最后,目光又往白鹤染那处飘了去。半晌才道:“都起吧!”

    人们赶紧谢恩,然后站起身来,主动往两边撒开,在院子中间给九皇子留出了一排道。

    九皇子也不客气,直接走到宴席处,冲着唯一一个没有向他行跪礼的二皇子抱了抱拳,道了声:“二哥。”

    二皇子因为腿脚不好,一直坐着,但还是面容和善,带着笑同他说:“九弟也来了?快坐吧!”

    九皇子点点头,挨着他坐了下来,随口说了句:“二哥平日不常出门,怎的今儿个肯来凑这个热闹?”一边说一边又扫了一眼还拘谨地站在院子里的众人,面色不善地皱了皱眉,“一个一个穿得花枝招展,像什么样子?”

    二皇子一愣,“九弟这是怎么了?他们是来贺寿的,自然要穿得喜庆一些。”

    “贺寿也得分是什么寿,这种寿就该严肃对待,该像那两位小姐那样。”说着话,手臂抬了起来,突然往白鹤染和白蓁蓁那边一指,到是把白蓁蓁吓得一激灵,下意识地就往她二姐姐身后躲。

    人们这时也顺着九皇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正好看到那身穿白衣的两姐妹。

    的确,两套奔丧似的白裙子,在这一院儿莺莺燕燕里,确实是太出众。

    可大家就不明白了,什么叫这种寿就该严肃对待?为何大喜的日子里穿白裙子却要成为被夸赞的对象?

    叶氏眉心紧紧拧到了一处,今早起时右眼皮就一直在跳,总觉得会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难不成这九皇子就是祸事的源头?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