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7章 冥寿也算寿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九皇子的话让原本喜气的寿宴现场,瞬间冷了下来,就连白蓁蓁都有点儿发懵。

    她小声问白鹤染:“他是在夸咱俩吗?”

    白鹤染想了想说:“听起来应该是。”

    “那咱们用不用谢恩呀?”

    “不用,再听听他还说什么。”

    来贺寿的人们也是搞不明白这九殿下到底什么个意思,那两位姑娘在他们看来,无异于故意找茬挑事儿,人家过生辰,你们穿一身白,给谁戴孝呢?晦不晦气?

    可眼下却被夸了,还是被手握阎王殿的九皇子给夸了,这到底几个意思?他们该怎么办?要不要配合一下?

    这时,有脑子和嘴反应都够快的人抢先开了口,就听一位夫人说:“那两位是国公府上的小姐吧?真是清新脱俗,好漂亮的打扮,实在是又合乎身份又适宜场合。”

    众人心中纷纷鄙视,夫人你是瞎吗?哪里合身份适场合了?

    可心里是这么想,嘴巴上却一点儿都不诚实,竟也附和着“瞎子”一起道:“是啊是啊!两位小姐真是妙人啊!”

    二皇子实在听不下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九弟这话是怎么说的?今儿是白家主母的寿宴,难道不是喜事?”

    “恩?”九皇子挑眉,“二哥竟认为这是喜?本王到是想问问,喜从何来啊?”

    “这……寿宴啊?”二皇子都快无语了,一再说了是人家过寿辰,怎么还问喜从何来呢?这些年人人都说老九脾气古怪,可这也……这也太古怪了。

    “冥寿也算寿吗?”

    “冥……”冥寿?

    这回别说二皇子懵了,在场所有人都懵了,跟着九皇子身后进来的大皇子和六皇子还没等接受人们的拜礼呢,直接就愣在了半道儿上。

    就连从锦容院儿刚赶过来的老夫人都是一头雾水。

    前些日子整出个冥婚,这会儿怎么又整出个冥寿来?

    叶氏气得差点儿没吐血,她还没死呢,这九皇子到底是要干什么?

    然而,这话她只敢腹诽,却绝对不敢说出来,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白兴言。

    白兴言心里甚苦,这明摆着是找茬儿的来了,他身为一家之主理应出面应对,可问题是,他不敢啊!

    这边白兴言正默默地给自己鼓劲儿,积攒勇气准跟九皇子问问,可九皇子却已经有了下一部动作。就见他冲着白鹤染那头指了一下,开口道:“你,过来。”

    白蓁蓁一哆嗦,就看到对方朝着她这头指了过来,一下子也没明白指的是谁,脑子一抽就以为是叫她,懵乎乎地就往前走了去。

    结果被白鹤染一把给拉了回来:“你上哪去?他是叫我呢!”

    “啊!”白蓁蓁长出一口气,“哎玛吓死我了,还以为跟我说话呢!”赶紧就退了回来。

    九皇子嘴角不着痕迹地抽了抽,白家的孩子是不是脑子都不太够用?

    正合计着,白鹤染已经走上前,冲着他行了个很标准的屈膝礼,不卑不亢地道:“白鹤染见过九殿下。”

    他回过神来,目光再次往白鹤染面上投去。

    这一回距离拉近,白鹤染带给君慕楚的疑惑和震惊却是比先前更甚了些。

    明明看起来小小的一个姑娘,可他竟然从那双充满灵性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尽的岁月沧桑。就好像对面的人经历过数十春秋冬夏、悲欢离合,看透了人情冷暖,过够了悠长年月。

    可那眼神包含着的讯息中,也不是完全的与岁月无争,相反的,里面传递出更多的,是对这一场寿宴的厌恶与憎恨,以及别有深意的算计和狡黠。

    他突然有点明白了自家弟弟何以执念于这个小姑娘,一个如此不同的女子,的确令人难忘。

    “白家嫡女,白鹤染。”君慕楚沉声开了口,依旧满面冰寒。“本王听闻你的母亲今日过寿,念在你与本王的十皇弟有婚约在身,故而本王今日亲自往文国公府走这一趟,算是替皇弟表上一份心意。”

    他一边说一边又朝着白兴言看了去,“只是这不来还真是不知道,文国公府的风气竟是这样的。白兴言,你且与本王说说,先夫人冥寿,你大摆宴席广邀宾朋,她们还一个个都穿红挂绿的,这究竟是哪国的风俗?你是跟哪个朝廷学会这么办冥寿的?”

    这一下人们听明白了,敢情这九皇子是把叶氏的生辰当成是白家先夫人的生辰了。

    这贺错了寿不是什么大事,可问题是两位夫人一个死一个活,好好的喜宴被他当成冥寿来庆贺,这可就太尴尬了。

    当然,尴尬的肯定不会是九皇子,而是叶氏和白兴言。

    二皇子十分无奈,刚想提醒君慕楚一下,说他搞错了。可这时,后进门的大皇子却开口说话了——“哟,怪不得门口儿抬了那么多冥礼,我瞅着好像还有几个宫人在烧纸钱。闹了半天今儿个是白家上一任当家主母的冥寿,这误会可就大了,本王还带了喜礼过来。”说完,转身跟随侍的太监道:“赶紧的,把咱们带来的礼物收回去,再到寿衣铺子扎些纸人纸马过来。纸钱也多买些,着人蹲在门口一起烧。”

    那太监立即应下差事,转身一溜小跑就去了。

    叶氏眼珠往上翻,差点儿晕过去。白惊鸿扶着她,也是气得直打哆嗦。实在没忍住,冲着白兴言就道:“父亲快说句话啊!”

    白兴言也知道再不解释这误会可就闹大了,于是硬着头皮上前,跟九皇子道:“殿下弄错了,今日是府上现任夫人的生辰,是正儿八经的喜事,真不是冥寿啊!”

    二皇子终于也插上了话:“没错,九弟你误会了。”

    “恩?”君慕楚脸色更不好看了,“误会?”说罢,目光投向江越,“你是怎么跟本王说的?今日不是本王这位弟妹的母亲过寿吗?”

    白鹤染听得一头黑线,这皇家的人一个个的都挺能攀亲啊!她圣旨还没接呢,这弟妹都叫上了,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

    江越听了君慕楚的问话,赶紧上前一步道:“回九殿下,奴才的确是这样回禀的。”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君慕楚往椅背上一靠,冲着江越道:“你给本王解释解释,也跟白家的人好好问问,今儿到底是谁的生辰。”

    江越点点头,然后回过身来面向众人:“前些日子奴才到文国公府上来,白家嫡小姐亲口对奴才说,再过几日就是母亲寿辰。当时还有很多白家人也在场,就连现如今的二夫人也是在的,并没有人对此提出疑义。那怎的今儿个殿下带着满满的诚意,也带着精心备下的冥礼来了,却又变成了二夫人的寿宴?文国公,你这是诈骗啊!”

    白兴言都快愁死了,他怎么就成诈骗了呢?什么时候说过今天是淳于蓝的生辰啊?

    他恨得咬牙,淳于蓝都过世十年多了,怎么陈年旧丧阴阳两隔,到如今还能给他填堵?

    “国公爷?”江越见白兴言愣在那里不说话,不由得催促道:“您到是给个话儿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兴言急了,“本国公也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告诉你今天是那淳于氏的生辰的?”

    他这一急眼,嗓门就放得大了,几乎是在跟江越叫板了。

    在场众人把眼睛都瞪得老大,耳朵也纷纷竖了起来。百年难得一遇的精彩啊!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可得好好围观。

    面对发怒的白兴言,江越“哟”了一声,然后往后退了几步,直接退到了九皇子身后去。然后语带委屈地说:“殿下,奴才可不敢问了,国公爷脾气太大,发怒了。这万一要是一言不合下令把奴才的脑袋给砍了,奴才可就没命再侍候皇上了。”

    君慕楚皱起眉看向白兴言,只淡淡地总结了一句:“好大的脾气。”

    白兴言腿一抖,扑通一声直接跪下了。“臣不敢,请殿下恕罪。”

    “恕罪?”君慕楚一声冷哼发出,“不恕。”

    恩?

    白兴言一愣,不恕?请恕罪这种话还有这么个接法的?

    君慕楚没再搭理他,只又对江越道:“你继续说,文国公若再冲你吆喝,本王就把他舌头给割了。”

    “九弟。”二皇子实在听不下去了,“文国公好歹也是一等侯爵,九弟多少也该给他留些颜面。”

    “哦?看来二哥同文国公府关系不凡,往来甚密啊!怎么本王从前竟没听说过二哥也开始私底下接触朝臣了?聚党营私可是朝中大忌,二哥可莫要犯了忌讳。”

    二皇子心下一颤,本还想继续再为白家说上几句话,可当他想到白惊鸿时,这个念头就打消了。

    他不能给白家惹来麻烦,这个九皇的手段和性子他太了解了,若今日真惹恼了对方,保不齐明天递上去的奏折里,就会出现白家一系列罪证,且条条要命。

    他不能跟这个九弟做对,他得给惊鸿一个完整的家。

    于是二皇子闭嘴了,但江越却开始继续说——“京中人人皆知,白家嫡小姐的母亲是当年歌布国的淳于郡主,既然是嫡小姐的母亲过寿,那自然就是淳于郡主的冥寿,这道理不对吗?国公爷,您要是说不对,那奴才可得跟你好好问问,你们家为何要求生母过世的嫡小姐,跟一位续弦的平妻叫母亲?这又是哪个朝廷教给白家的规矩?”

    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来,白兴言终于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了……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