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8章 九殿下十殿下的贺寿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东秦有律,男子发妻过世、和离可续弦,未过世亦可设立平妻,但发妻所生之嫡子嫡女,只尊发妻一人为母,对续弦者无需以母亲相称。

    但当初叶氏进门,为显尊贵,也为显白家对叶氏的重视,白兴言当时就要求白鹤染必须称叶氏为母亲。

    虽说有例律在,但这毕竟是自己家里的人,有的人家关系处得好,子女乐意叫,也没人会用拿例律说事。可不说是不说,若真追究起来,也着实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君慕楚看着白兴言,心头冷笑,再看看气得脸色发白的叶氏,就更觉得自家胞弟这一出戏安排得妙哉。于是他大手一挥,高声道:“来人,将本王送给白家主母的贺寿礼都抬进来!”

    门外立即有人应声,紧接着,无数宫人侍卫开始往府里抬东西,还有个太监在门口大声地唱喝着——“九殿下十殿下为文国公府当家主母贺寿!送白夫人纸轿一顶、纸马十五匹、纸婢九人、纸卫九人、纸龟十七只、冥烛九对、冥寿桃三枚、冥寿屏三尊、挽联两副、冥酒十五坛、福禄寿喜冥画一幅、御膳房特供寿面一碗、御膳房特供冥宴一桌、各类冥饰十九箱、四季冥服三十五套!另,十殿下特命御宝寺高僧为白夫人诵经祈福,七七四十九天!”

    随着这太监报礼声结束,门外的东西也全部都抬了进来。

    因是冥礼,所以多半是纸扎的,即便是外头套着箱子,箱子也用白布打了花扎着。非纸类的东西就以白色调为主,比如白色的蜡烛、白瓷器坛子里装的酒等。特别是那顶纸轿,完全跟正常的轿子一样大小,前后还各放了两个跟真人一样高壮的纸人抬着,简直栩栩如生。

    两位皇子送的东西实在太多,这一抬起来直接把前院儿的喜气冲得一点儿都不剩,哪怕院子里挂了许多红灯笼,眼下也及不上那些大白花大白布给人的冲击力大。

    白鹤染眼睛开始放光,人才啊!

    白蓁蓁也不由得叹了句:“霸气!”

    老夫人、以及后赶到的红氏和小叶氏等人已经看傻了,在场所有人都傻了。

    叶氏已经气得瘫倒在地,呜呜地哭着。白惊鸿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二皇子,那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二皇子看了心疼。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如果是老十来,他还敢多说几句好言相劝,但眼下坐在他身边的是老九,面对这个九弟,他是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万一话多了将对方惹恼,只怕这口气更要出在白家人身上。他绝不相信偌大一个文国公府会干干净净,到时候随随便便那么一查,倒霉的还是白家,甚至连叶家都得跟着吃瓜烙。

    见二皇子不吱声,还默默地低下了头,白惊鸿知道,那个懦弱的瘸子是没指望了。于是她也不再求,只是跟着叶氏一起哭,哭得万般可怜,泪痕挂在脸上,几乎让在场的男人都忍不住为她心疼。

    可心疼归心疼,却没人敢管。大皇子摆明了搅浑水,已经在九皇子身边坐下喝茶了。六皇也选择了不参与,挨着大皇子坐下来,准备看戏。

    到是江越又开口说了句:“九殿下您看,奴才没弄错吧,这就是冥寿,这不,白家二夫人和大小姐已经开始哭丧了。”

    噗嗤!

    有的人憋不住笑,直接笑出了声儿。再看叶氏,更是气得直翻白眼,一副已经快要活不下去的模样。

    白兴言更是崩溃,如今他说什么也不是,江越已经将有罪的帽子给他扣了下来,再多说一句,那可就是触犯东秦例律的大罪。可他是一家之主,这时候若不说话,以后在同僚面前还怎么抬头做人?不得被人笑话死?

    正想着,突然,白鹤染说话了——“臣女多谢两位殿下惦记着家母,只是殿下真的弄错了,今日并非臣女生母的冥寿,而是府上现任当家主母的喜寿。”

    “哦?”九皇子一点都不意外,“那你说说,为何不是生母冥寿,还要告诉江越是你母亲的寿宴?”虽然是个疑问句,但就跟唠家常的语气没什么两样。他一点都不屑加以掩饰,反而像是在告诉众人,本王什么都知道,就是故意恶心白家,你们能拿本王如何?

    白鹤染亦学着他的语气,从从容容平平淡淡地说:“因为自臣女儿时丧母,父亲又续弦娶了平妻之后,就要求臣女必须称续弦之妻为母亲,因为对方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只要我叫了母亲,方能彰显她的尊贵。”她说着,又往叶氏母女那处看了一眼,然后想了想,也往眼睛处抹了几下,随后,声音就带了哽咽,“臣女人微言轻,也不想给家族惹来麻烦,我们白家除了一个世袭的爵位之外,什么都没有,是招惹不起新夫人和太后娘娘的。所以臣女只能听从父亲的话,放弃嫡女的自尊,称新夫人为母亲。”

    她虽做着擦眼泪的样子,但除了声音哽咽之外,眼泪是真流不出来,瞅着有点儿假。

    白蓁蓁实在看不下去了,凑近了小声建议:“装的再像点儿。”

    白鹤染也无奈:“不太会呀!”

    “你好歹挤两滴眼泪啊!不能干打雷不下雨。”

    “说的也是。”她用力挤了挤眼睛,可惜还是没挤出来。

    君慕楚瞅着对面的两个姑娘,蚊子叫般的小动静一字不差地传到他耳朵里,冷面阎王九殿下突然就有了想笑的冲动,不过还是被他压住了。但一个疑惑却在心里转了几转:白家这两个女儿,该不是生出来搞笑的吧?

    不过他很清楚自己今天是干什么来了,也时刻谨记老十布置给他的任务,眼下白鹤染把话递出来了,他自然是得顺着往下唠的。于是君慕楚又开了口,直问向白兴言:“在你们白家人眼里,太后的侄女比东秦律法还要重要?”

    江越也跟着补了句:“这个藐视东秦律法的罪,可不轻啊!”

    白兴言跪在地上全身都哆嗦,就跟抖筛子似的,一个劲儿的摇头:“不是,不是,臣绝没有那个意思。东秦律法在臣心里大过天,臣是说什么也不敢心存不敬,更谈不上藐视啊!”

    “那你到是给本王说说,为何执意要求嫡女称呼平妻为母亲?”

    白兴言嘴巴动了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答话。他心里明白,自己这是掉进白鹤染设下的圈套里了,可白鹤染究竟是什么时候跟九殿下联了手的?她不是一直在拒接圣旨吗?怎的神不知鬼不觉间,竟能跟九殿下这种阎王般的存在合作得如此默契?

    他百思不得其解,更是百口无处申辩。却在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个声音扬了起来,替他说了句话——“很多府上都是这样的,并不是只有我们家。殿下可以打听打听,若真要追究,也不该只有我们一家倒霉。”

    所有人都被这个声音惊呆了,人们寻声望去,终于将目光都落在了一个小姑娘身上。

    白鹤染的唇角勾了起来,几乎憋不住笑。只道白花颜啊白花颜,如果说之前九皇子只是捅了白兴言一刀,那白花颜这一番话,无疑就是在她父亲的伤口上狠狠地撒了一把盐。

    说话的人正是没脑子的白花颜,面对人们或是像看傻子、或是几乎想把她吃了的目光,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甚至还认为自己是白家的大英雄。她挺胸抬头看向白兴言,满满的邀功架势。

    白兴言都快哭了,憋了半天的气终于在这时候爆发出来,就听他用尽洪荒之力大叫一声:“畜生!你给老子闭嘴!闭嘴!!”

    白花颜吓傻了,嘴巴张得老大,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然而,她说不出来,别人可说得出来。一时间,就听到四面八方的指责劈头盖脸地响起——“白家小姐什么意思?我们好心好意前来祝寿,竟要遭你如此栽赃?”

    “就是!什么叫不能你们一家倒霉?你还想让谁家倒霉?”

    “国公爷,我们同朝为官,平日里可有对你不敬之处?竟要让你关起门来如此陷害?”

    “白家这是要将咱们一锅端了啊?心肠之歹毒,真是比之蛇蝎,更甚虎狼!”

    “九殿下!”无数朝臣跪了下来,“请九殿下明鉴,如此不遵东秦律法之事,臣等不敢苟同,请九殿下明鉴啊!”

    眼瞅着白兴言成了众矢之的,一直旁观着的老夫人终于观不下去了。她可以看着她儿子因为叶氏的事情吃亏受罚,全当惩戒。可眼下被众朝臣集体排挤,那意义可就不同了,她必须得想办法扭转。

    于是她开了口,厉喝道:“叶氏,这就是你教养出来的孩子?当年你执意将刚出生的孩子抱到身边去养,就是为了把她养成如今这般,没脑子没规矩还信口开河说瞎话的样子吗?叶氏,我白家念你是太后娘娘的嫡亲侄女,一向待你为上宾,兴言是又敬你又怕你,为免你一个不高兴就到搬出太后娘娘来压着我们,他不得不让他那苦命发妻留下的正儿八经的嫡女也叫你一声母亲。可是你呢?你是如何回报我白家的?你安的到底是什么心?”

    她气得直哆嗦,骂完了叶氏又骂起自己儿子:“兴言,你到是也说句话!叶氏她怂恿着你那才满十岁的小女儿胡说八道,你问问她到底是要干什么?”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