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1章 有请淳于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顺着白鹤染的话,江越也点头道:“二小姐说得没错,”他手指向叶氏脚边放着的花,“按说收到的贺礼怎么对待,那是二夫人自己的事,咱家不该跟着瞎掺合。但咱家是个善良的人,心好,所以有些知道的事情不多提醒几句,总觉得心里头过意不去。”

    一直尴尬着的白兴言此时赶紧插了句:“江公公请讲。”

    江越白了他一眼,尖着嗓子扬声道:“二小姐提议把花好好养着,但国公夫人却不领情,还反怪二小姐管得太宽。实则不知,二小姐是真正的善心姑娘,是为了国公夫人好才这样说呀!否则就以九殿下的脾气,一旦这盆花侍候得不好,你们可知会是什么下场?”

    人们纷纷将耳朵竖了起来,关于九皇子的八卦,所有人都愿意听。

    江越左右看看,见气氛烘托得差不多了,这才又道:“咱家记得前些年宫里有位贵人养猫,有一次九殿下撞见了,随口赞了句那猫挺好。这本是一件小事,那位贵人也没太往心里去。后来没多久,那猫被贵人小主养死了,直到过了半年多,九殿下突然想起自己曾经看到过宫里有一只好看的猫,于是就差人去找。结果就听说猫已经被养死,连连惋惜。再后来,不出一个月,那位贵人的父亲因涉嫌参与一批私盐的买卖,被阎王殿查出大问题来,满门抄斩。虽然罪不及已经嫁入皇家的贵人,但她也自此被迁入冷宫,再没能回来。”

    江越像讲故事一样把这件事情讲出来,人们听了皆是倒吸一口冷气。更有很多人想起,好像确实是有这么回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经江越一提,还是能够想起当初这件事情发生时,是有多么的轰动。

    江越看向叶氏,“哟,二夫人脸怎么白了?害怕了?唉,咱家也就是这么一说,九殿下怎么可能是那种公报私仇之人?二夫人可千万别往那方面去想。那盆花您精心养着就行,万一真没养好……九殿下应该也不会因此就动了查一查叶家的念头吧?应该不会,应该不会。”

    他一边说一边摇头,像是在努力打消这种念头。可他越是这样叶氏就越害怕,连带着叶家来贺寿的两位老爷腿肚子也打起了哆嗦。

    由于旁边正在给淳于蓝烧纸,那种焚烧纸扎冥物特有的烟味儿飘了满院,气氛相当诡异。

    人们心说,这哪里是寿宴,分明就是场丧宴。他们都想走,谁也不想再跟着白家淌这个浑水,可却控制不了八卦的心和迈不动步的腿,还想着留下来看看白家最后怎么收场,这寿宴到底还能不能办得下去。

    于是谁也没走,就杵在原地等看戏。

    叶家两位老爷心里头万般震惊,早听说白家原来那个嫡女自回京之后就大变样,却没想到竟变得这般犀利,几乎都要翻了天。他们派往洛城去的人还没回来,眼下却迫切地想知道,这个白鹤染在洛城三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哦对了!”江越一拍脑门儿,又开口道:“还有十殿下,今儿的礼可不是九殿下一人送的,里头主要还是十殿下占的份儿多,毕竟跟二小姐有婚约的人是十殿下嘛!”

    他一边说一边又用宽慰的眼神去看叶氏,“二夫人也不用觉得倒霉,相反的,今天您能对上九殿下,应该庆幸才是,因为比起十殿下来,九殿下的脾气那可真算是非常好的了。”

    叶氏脸色又白变青,看江越跟看怪物一样。这天底下能睁眼说瞎话,把九皇子的脾气说成是非常好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个死太监了。那种人跟脾气好这种事,沾边儿吗?

    江越准确的捕捉到叶氏的情绪,不由得笑出声来,“二夫人还真别不信,九殿下这人虽说严厉了些,但至少他还知道讲理,可十殿下嘛……啧啧,这个想必不用咱家多说,大伙儿心里也应该都有数。”

    人们集体点头,的确,是不用你多说,对于那位十皇子,他们心里可是太有数了。

    就那个混世魔王,光辉事迹要是一条一条细细的数,连起来都能绕东秦一圈儿。那哪是不讲理,那简直是有钱有权无法无天。

    就拿今天这一出来说,江越还真没夸张,得亏来的是九皇子啊!这若换了十皇子……啧啧,你们白家欺负他看上的姑娘,就算你白兴言是姑娘她爹,十皇子照样能当场掀桌抽你嘴巴。还太后的亲侄女,那魔头要是急眼了,都能把太后从德福宫里赶出去,亲侄女算个屁啊!

    江越瞅着人们一个个纷纷倒吸冷气的模样,知道自己“善意的提醒”已经奏效,于是又道:“都有数了吧?国公爷,您也有数了吧?”

    白兴言苦着脸点头,“有数了。”

    “那还等什么?”江越的声音又提高几分,“方才九殿下在时,怎么提议来着?”

    白兴言一愣,什么提议?九殿下在时说了好些话,句句戳心,他这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想不起来江越指的是哪一出。

    这时,一直没发言的白家老二白兴武到是聪明了,赶紧提醒他大哥:“好像是说,要给大嫂子摆上一桌,把今天当个日子给过了。”

    他媳妇儿谈氏也憋不住,跟着道:“我瞅着那头也快烧完了,大哥赶紧张罗张罗,把牌位请回来,让大嫂入席吧!”

    叶氏又晃了晃,双环在边上小声提醒:“夫人且忍忍,先把宴席开了,咱们回后院儿去。”

    她这才点了头,主动开口表态:“那便在后院儿设一桌,请……请淳于姐姐的牌位吧!”

    江越问白鹤染:“二小姐觉得如何?”

    白鹤染道:“甚好。”

    江越终于露了笑模样:“只要二小姐满意,奴才就放心了,否则回去还得挨十殿下的训。”

    人们听得感慨,这白家的二小姐,是要翻天啊!

    风波终于告一段落,叶氏强忍着愤恨吩咐下人将那盆花送到自己房里好好养着,白兴言也没了说些场面话的兴致,就由下人张罗着,让所有来宾分男女入席。男宾在前院儿,女宾在后宅。

    因白浩轩年纪还小,还不到男女七岁分席的年岁,所以便也跟着红氏一起往设在后宅的宴厅走。同行的还有江越以及先前帮着烧冥礼的几个宫人,包括一直捧着淳于蓝牌位的默语。

    叶氏与白惊鸿二人相互搀扶着,脚步十分沉重。原本好好的大喜的日子,却弄成眼下这般,纵然叶氏已经很努力的想要嵌起嘴角笑一笑,可惜,笑起来比哭还要难看。

    到是白惊鸿更顺眼一些,毕竟生得美,就算是面上挂着泪痕,也是楚楚动人惹人怜惜。

    然而能往后宅宴厅的都是女眷,要么就是太监,同性之间是欣赏不了她这种美的,甚至会使人嫉妒,从而对她们母女二人更加的看不上。

    宴厅共设十四席,这会儿已经由下人单独腾出来一桌,将铺桌的红布换成了白布,然后引领着白鹤染一行人往那桌去。

    默语是抱着牌位的,自然先走上前,将牌位放在主位桌上,然后退到白鹤染身后,同迎春站到了一块儿。

    老夫人想了想,说:“既然是两个儿媳同时摆宴,老身自然是要坐在大儿媳这桌,毕竟凡事都该有个先来后到嘛!”说完,瞅也不瞅叶氏,直接就坐到铺白布那桌了。

    叶氏气脉又翻涌了一阵,在心里将老太太咒骂了一万遍,然后也不说什么,自顾地走到该她坐的上首位去。

    白鹤染也跟着老夫人坐到了一处,红氏带着白浩轩和白蓁蓁一并同她们一起。白瞳剪跟三夫人说了声,便也随着白鹤染一并去了那一桌。

    谈氏做为一向乐意给叶氏添堵者,原本也想到那桌去的。可她一看到淳于蓝的牌位就觉得渗得慌,于是扯着白千娇赶紧挪了地儿,没再想着那事儿。

    三夫人关氏一向以大局为重,没有跟着起哄瞎闹,随着谈氏一并走了。

    这样一来,文国公府主宅的女眷,除了小叶氏和白花颜之外,其余可是都坐在淳于蓝这桌儿了。也不知道哪位宾客说了句:“看来还得是原配得人心啊!若是那位淳于夫人还在世,真不知道要被文国公宠成什么样子。”

    叶氏眼皮子翻了翻,又差点儿没气昏过去。

    江越带着一众宫人,守在白鹤染身边细心伺候着,所有下人递过来的菜肴酒水都要经了他们的手,试过之后才端上桌,简直跟侍候宫里主子一个流程。

    小叶氏眼瞅着她姐姐不停地拿眼睛剜她,于是不得不开口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什么事都得按着规矩来,公公以如此规制待二小姐,怕是传出去会被人说闲话。妾身也是为了二小姐好,希望公公能多体谅。”

    江越此时正在给白鹤染试一道新菜,一听小叶氏这话递过来,立马就冷了脸。

    他转过身瞅了小叶氏一会儿,不解地问白鹤染:“二小姐,说话那人是谁呀?”

    白鹤染告诉他:“白家的一个妾。”

    “哦。”江越点点头,“文国公府规矩是真严,有老夫人在,有主母在,还有嫡小姐在,谁都没说话,却让一个妾开口来立规矩,这就不怕被人说闲话了?”他瞪了小叶氏一眼,又道:“再者,咱们怎么侍候二小姐,那是上头吩咐下来的,也就是说,是十殿下和皇上交待下来的。二小姐早晚是皇家的人,主子们让奴才先以皇家礼相待,怎么,皇上交待下来的事,白家的妾有意见?”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