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3章 姐夫骂小姨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大胆!”二皇子真气疯了,“本王堂堂皇子,岂是你能够羞辱的?”

    白鹤染一下就笑了,“你不是自找的吗?你要老老实实待在皇宫里,或是安守本份留在前院儿,再或者过来敬个酒就走,说皇子该说的正经话,做皇子该做的正经事,我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说你什么。可你干什么了?我说你跳脚骂街冤枉你了?这是后宅,是我们白家女眷之间的事,不管是矛盾还是纠纷,跟二殿下你有几文钱关系?挨得着吗?女人饮宴的地方,你干什么来了?前院儿喝完了?”

    二皇子突然之间被劈头盖脸一顿骂,骂得他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似也觉出自己跟个小姑娘吵架是挺有**份体面的,但再想想白惊鸿,立即就觉得不管怎么样,这种时候一定要维护心上人,哪怕被扣上跟女人吵架的帽子,他也不能再让白惊鸿受委屈。

    于是他大声回斥道:“本王是来为二夫人贺寿敬酒,你休要在此胡言乱语,坏本王名声!”

    白鹤染“切”了一声,“敬酒啊?那敬完了就走呗,赖在那儿撩我大姐姐是什么意思?”

    她说到这,开始给白蓁蓁递眼色。白蓁蓁当场领会,立即就开口道:“可不!我都听见你跟大姐姐叫惊鸿了。我大姐姐还没出嫁呢,也没说亲呢,今日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男子叫闺名,这合适么?纵然您是皇子,也不该如此明目张胆的败坏官家小姐的名声吧?”

    二皇子被怼得瞠目结舌,白家这两位小姐简直刷新了他对女子的认识,现如今的小姑娘都这样牙尖嘴利吗?难道不该是像白惊鸿那般娇美动人文文弱弱?

    他再次庆幸自己的意中人是白惊鸿,也更加坚定要保护白惊鸿的决心。

    这时,白鹤染又跟江越问话了:“敢问江公公,当朝皇子的礼数规矩都是如二皇子这般吗?这种跑到臣子后宅来骂女眷的行为,就是皇家教出来的?”

    “哟!”江越赶紧回话,“二小姐可千万别这样说,这罪名皇家可当不起啊!可不敢这样教皇子们。”

    白蓁蓁那头也是不依不饶:“二殿下您到是说说,这女人吵架,您一个大男人跟着掺合到底是为什么呀?谁让你来的呀?又为什么那样亲密的叫我大姐姐闺名?难道你是我未来的姐夫吗?可就算是姐夫,也没有指着鼻子骂小姨子的道理呀!”

    二皇子被她俩给说得脸都红到了耳朵根子,想再为自己辩解几句,可边上侍从却小声提醒他:“殿下不要再说了,您纵是心疼大小姐,也的确没理由去骂二小姐,这事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二皇子到了嘴边的话就又咽了回去,可他却又看到白鹤染在那边却还不停地点头,又跟江越道:“那这样说起来,二殿下如此所为就是性子使然。可他同十殿下到底是同父所出,是亲兄弟。这万一亲兄弟都一个性子,万一十殿下也是这个德行,那我可真丢不起这个人。所以圣旨的事,还是请皇上再为十殿下选个更合适的吧!至少得能接受得了他以堂堂皇子之尊,动不动就上朝臣家里头管女人打架的事儿。”

    二皇子的脸已经丢尽了,王爷的架子没端成,反到被两个小姑娘给奚落一顿,这让他再没脸在这宴厅继续待下去。于是也顾不再跟叶氏和白惊鸿说话,当下只留了一个怒哼,就拖着跛足拂袖而去。

    只是他走得实在慢了些,经过一张张桌前,还能清楚地听到女人们的议论,更听到有人在说:“这二殿下可真逗,女人打架他还插一脚,头回看着这样的男人。怪不得那么大岁数了还没娶正妃,看来也不全是腿脚原因,应该是性子让人看不上。”

    他的脸更臊得慌了……

    叶氏同白惊鸿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忌惮之色。让她们忌惮的人自然是白鹤染,那个无依无靠的病女,竟能凭着一道未接的圣旨,把日子过得这般风声水起。

    再这样下去还得了?文国公府哪还会有她们母女的容身之处?

    叶氏深吸一口气,目光收回,再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坐在自己另外一边的白花颜。原本就打下的一个主意瞬间又窜上心头,且比之前还更加坚定了几分。

    二皇子灰溜溜地走了,却还是没舍得离开白家,他放心不下白惊鸿,于是又转回到前厅继续饮宴。

    而一向精于世故的大皇子不想淌这浑水,早就已经走了,眼下还剩一个六皇子在场。

    六皇子君慕泽看了看灰头土脸回来的二哥,想了想,起身往后宅去了。

    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他以皇子之尊给朝臣的夫人贺寿,没有理由不找找存在感。他也是个没有大靠山的皇子,虽说母族门弟也不算低,可到底及不上老九老十得父皇疼爱,所以今日往白家来走这一遭,其实也是想跟叶氏套套近乎。

    只是今日形势不是很对劲,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六皇子的到来总算让后宅的一众女眷看到了曙光,特别是白花颜,打从六皇子进门,她那一双眼睛就眨都不眨地盯了过去,小脸儿通红,即便人家看都没看她一眼,她心里还是小鹿乱撞般,芳心悄然暗许。

    六皇子君慕泽今年二十五岁,长得很是不错。虽然没有九皇子十皇子那么出色,但也当得上一句玉树临风。对于一心想要攀高枝的白花颜来说,这是一个上佳的人选。

    君慕泽依礼向叶氏敬酒,没有二皇子那样谦卑,皇子的架子还是放不下来,颇有几分高高在上。纵然有心对叶氏巴结一番,却不知该从何处下手,不由得有些尴尬。

    叶氏对这六皇子也没多大兴趣,这人不在叶郭两家考虑范围之内,换句话说,不在之内便在之外,在之外就可以视为是敌人。她没必要对一个敌人太客气,即便对方是皇子。

    于是叶氏只浅浅地给了个笑,举了举手中酒盏,“多谢六皇子。”却是连站都没站起来。

    六皇子更加尴尬,也生了退意,当下就想离开。可这时,坐在叶氏身边的白花颜却主动站了起来,冲着他俯了俯身,说了句:“花颜给六殿下请安,殿下千岁千千岁。”

    六皇子一愣,就听白花颜继续道:“花颜代母亲多谢六殿下屈尊莅临文国公府,适才二殿下来时同我的姐姐们发生了些不愉快,所以母亲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怠慢之处还望六殿下莫要怪罪。”

    这番话说得白惊鸿心里更不痛快,可叶氏却并没有多余的反应,甚至还笑意盈盈地看向白花颜,这让白惊鸿颇有几分不解。可她太了解自己的母亲,能如此从容,心中必有算计。

    面对白花颜主动打招呼,六皇子也不好一点面子不给,便寒暄地说了句:“这位也是白家的小姐吧?果然白家的小姐个个都是花容月貌。”

    一句话,说得白花颜心都差点儿没飞出来,而一直表现得冷冷淡淡的叶氏这时也开了口,满面笑容地同六皇子介绍起白花颜来。

    她说:“殿下过夸了,这是我们白家的五小姐,闺名花颜,是白家最小的一个女儿。虽然只是个庶女,但却是从出生起就养在我身边的,且她的生母更是我娘家的亲妹妹,我于她来说,既是嫡母又是姨母,情份很是深厚。我一直都把花颜当成亲生女儿来看待,平日里惊鸿有的,她一样也不差,就连昨儿姑母从宫里送出来的衣料,也是分了不少给她们母女。”

    一听这话,君慕泽便不由得多起了几分思量。再看白花颜坐的位置,与白惊鸿两人分在叶氏两边,明显地位与其它人不同。

    如此一来,话题就好打开了,特别是白花颜这样主动,六皇子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也不急着走了,到是跟白花颜攀谈起来。

    巴结叶氏他不在行,但讨一个小姑娘的欢心,他可太擅长了。几句话的工夫就把个白花颜给哄得神魂颠倒,几乎都要幻想自己明天就能当上六皇子的正妃。

    终于话题告一段落,君慕泽这人比二皇子君慕擎会看人眼色,也更知进退。后宅宴厅里都是女眷,他不能留太久,凡事都得适可而止。

    于是他不再继续,向趺氏告辞离去。可白花颜却舍不得就这样让他走,赶紧接了句:“花颜送送六殿下。”

    君慕泽没拒绝,一脸带笑地走在前面,直到出了宴厅才放慢脚步,等着白花颜追到身边。

    “殿下。”白花颜低着头,手里捏着一只荷包,脸红得都能滴出水来。“花颜仰慕殿下,奈何身份低微,不敢奢求太多。今日能有机会与殿下攀谈几句已经是三生难得之事,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殿下,这只荷包殿下若不嫌弃,就留着当个念想吧!”说完,将荷包硬塞到了六皇子手里……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