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4章 叶氏的大计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君慕泽看着手里绣得歪歪扭扭的荷包,再瞅瞅已经害羞跑了的白花颜的背影,不由得感叹:“不知是不是白家的小姐都不擅长女红,一个姑娘家能把荷包绣得如此粗陋,也是挺难得的。”再想想,又补了句:“能将如此粗陋的东西拿出来送人,更是难得。”

    身边跟随的侍从卫考这时也说了话,道:“属下认为,白家小姐都不擅长女红是不可能的,毕竟没有哪户人家会不注重这个。”

    六皇子点点头,“那就是教养上的差别了。也是,毕竟不是亲生的,说得再亲近,也不可能真跟亲生骨肉一样对待。不过这位五小姐既然能跟大小姐一起分坐在主母两侧,怎么着也比其它几个强上一些。”

    卫考不解,“殿下如此看中白家?”

    “白家?呵呵。”六皇子笑了起来,“白家没什么,但叶家和郭家就值得探究了。”

    考卫愣了一会儿,随后便点了头,“的确,特别是郭家,老将军曾手握重兵,更是为东秦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比起叶家和白家,郭家才是真正可怕的。不过,殿下——”卫考提醒他,“除此之外,白家的另一股势力也是不容小觑。”

    六皇子抬步继续往前院儿方向走,一边走一边道:“你是说那位二小姐?”

    “正是。不管怎么说,九十两位殿下都表了态,那位江公公的到来更是代表了皇上的态度。所以属下认为,无论如何都不能亏待了那位二小姐,至少一碗水得端平。就比方说大殿下,属下看到大殿下临走时差人往二小姐那边送了一张银票。”

    “哦?”君慕泽还真没想到他大哥还有这番所为,下意识地伸手往袖袋里摸了摸,只摸出两张百两的银票来。“今儿出门没准备,再者,也不知道老大送了多少,这个钱还真是不好给。对了,咱们不是带了一对琉璃杯子?”

    卫考赶紧道:“带了,原本是打算送给大小姐的。”

    “恩。”六皇子摆摆手,“照着今儿这情势来看,大小姐那边应该是轮不到本王去献殷勤了,不如就将那对琉璃杯送到二小姐跟前,算是本王给未来弟妹的见面礼。”

    卫考应下差事,二人快速走回前院儿。

    不多时,后宅宴厅里,一对光彩夺目的多彩琉璃杯送到了白鹤染的面前。

    对于古人来说,琉璃是比玉器还要珍贵的存在,除了皇宫和王府,还很少在外头看到琉璃制品。

    可眼下,一对由琉璃打制的杯子就出现在宴厅,出现在了白鹤染的面前,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白花颜都惊呆了,琉璃的绚丽让她暂时忘记了六皇子那档子事,一双眼珠子都掉在那对杯子上,馋得几乎要流口水。为了能看得更清楚些,她干脆起身离席,跃过叶氏,站到了白惊鸿身边,直勾勾地看着白鹤染摆弄那对琉璃杯,不停地担心着千万拿住,那样好看的东西可别摔了。

    经过上次梧桐园的事情之后,白惊鸿对这个五妹妹极度的厌恶,就连对方现在站在她身边,她都得强忍着冲动才能不扑上去打死这丫头。要不是母亲说留着白花颜还有用处,她绝不会善罢甘休。

    “一对琉璃杯而已,有什么好看的。”白惊鸿冷哼一声,警告白花颜:“五妹妹还是庄重一些,别让人看了笑话,说咱们白家的女儿见识浅。”

    白花颜哪里肯听她的劝,当时就道:“我以前就是没见过这东西啊!确实是好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送到了那个贱人面前,怎么什么好东西都放她跟前送?这又是谁送的?”

    叶氏这时突然开口吩咐身边下人:“你们去打听打听,是什么人送了那样贵重的礼物给二小姐。记着,悄悄打听,别惊动了二小姐,以免她多心。”

    白花颜这才缓过来些,却舍不得回到自己位置上,因为那个位置隔着叶氏和白惊鸿,有点儿挡着她看琉璃杯。

    叶氏到也纵着她,干脆叫人将她的椅子和碗筷都搬到白惊鸿身边,并悄悄跟白惊鸿递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对白花颜表现得太排斥。

    这边白花颜刚落坐,去打听消息的下人也回来了:“禀二夫人,那对琉璃杯是六殿下送的,说是送给二小姐的回京礼。”

    一句话,白花颜差点儿没气得跳起来。

    叶氏继续跟白惊鸿使眼色,一直以来都配合默契的母女,只需一个眼神就能领会对方的意图,于是白惊鸿秀眉一拧,纳闷地扔出一句:“六殿下是从何时起,竟对二妹妹这样好了?他们之前应该是没见过的呀?莫非就是今日的事?怪不得适才来敬酒时,我见他有意无意地往二妹妹那边看了几眼,本没多想,可眼下看来……”

    “绝无可能!”白花颜一脸的委屈,“刚刚六殿下来时,除了母亲之外,分明只同我一人说了话,何时看上那个贱人了?”

    白惊鸿端起那张伪善的菩萨脸,开始劝慰白花颜:“五妹妹可千万别太往心里去,我也只是猜测,做不得数的。”

    “那他为何要送那贱人东西?”白花颜眼睛里都泛出泪来了,委屈得不行,“一定是那个贱人不要脸,勾搭了六殿下。”

    白惊鸿轻轻叹息,“唉,按说二妹妹已经得了十殿下疼爱,不该还巴着六殿下这一头呀!”

    “哼!要不怎么说是贱人呢!吃着碗里的看着盆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简直不要脸至极!”白花颜口无遮拦,要不是有丫鬟青草拦着,怕是现在就冲上去跟白鹤染拼命了。

    然而,白惊鸿却还在不停地刺激着她:“别生气了,生气又能如何呢?别说你是庶出,就算是我……到底也不是白家正经血脉,总归她才是真正的嫡女,所以有些事情就算姐姐想帮你,也是力所不及的。你看看今日发生的这一出出事就知道了,母亲都受了那么些委屈,更何况你我。我能看出你喜欢六殿下,但若二妹妹真的从中阻拦,花颜,你只能退让。”

    白花颜想说凭什么退让,可心里是真没底啊!,她知道白惊鸿说的都是真的,今日发生的事一桩桩一件件都历历在目,连主母和嫡女都被欺压,她算什么?难道好不容易相中的六皇子,真的只能放弃吗?

    宴厅外又有人进来,是个下人,走到叶氏跟前道:“禀二夫人,云梦湖那边的花灯已经挂好了,贵客们可以移步到湖边,老爷已经带着前院儿的宾客先行一步了。”

    叶氏点点头,令下人退下,再停了歌舞,然后挂着笑扬声道:“诸位,今日招待不周多有怠慢,还望见谅。府中有一处大湖,名为云梦,先前我已经命人在湖边挂了花灯,并设下不少灯谜,请诸位随我往云梦湖一游,咱们同前来饮宴的男宾们一起做个灯谜会吧!”

    此言一出,先前郁郁寡欢的夫人小姐们终于开心起来。毕竟六皇子过来一趟被白花颜抢了风头,她们什么好也没捞着,正郁闷今儿怕是白来了呢。没想到叶氏还安排了这么一出灯谜会,总算让人们受伤的心得到些许安抚。

    于是人们呼呼啦啦地起了身,满怀期待地跟着叶氏往云梦湖走了去。

    白鹤染那一桌也去了,淳于蓝的牌位被默语抱着送回祠堂,老夫人也在孙女们的搀扶下跟着一起去凑热闹。只是她总有些不安,一边走一边小声提醒:“我总觉着这灯谜会不可能是白白办的,保不齐就要闹出什么妖蛾子,要不咱们还是别去了。”

    白鹤染赶紧安慰她:“祖母不必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就算她们要生事,咱们也得面对面地接招。明面上的碰撞总归是比暗地里的阴谋要好得多。”

    老夫人一想也是,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整个文国公府共有三处人工湖,一大两小,大的那处就是云梦湖了。

    现在是初春时节,还不到旧历三月,湖面虽然不如冬天时冻得那样实称,但还是挂着薄薄的一层冰,既上不得人,也划不得船。

    云梦湖边有一座连桥搭着,直通湖水两岸,中间还连着一座湖心亭。彩灯就挂在桥边高高挑起的撑杆上,每一盏灯下方都垂挂着一张修剪漂亮的红纸,上头写着一条条谜语,等着人们来猜。

    这是宴会最大的亮点,也是宴会的最终目的,更可以算是文国公府给饮宴宾客安排的福利,许多人就是专门冲着这个来的。

    像这种找个由头办个活动将年轻的男男女女们凑在一处,几乎已经成为京城宴请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将未婚男女以及各自的家人们凑在一起,为的不是什么热不热闹,而是彼此相看,若有看中的,男方过不了几日就会派人上门提亲。而一但亲事成,宴会的主人也会被视为媒人,收到一份厚礼。

    不过叶氏可不是为了什么礼,更不是真心的想要为少男少女们谋取福利。之所以将灯谜会设在云梦湖,是为了她的一个大计划……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