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6章 这就是报应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眼瞅着白鹤染越走越近,白花颜的眼中绽放出激动振奋的光。就好像人已经被她推落入水中一样,满眼都是大仇得报的快感。

    一恍神儿的工夫,人已至面前,她听到一个声音幽幽传来:“五妹妹脸上怎么有字?”

    “什,什么字?我脸上怎么会有字?”白花颜一愣,下意识地抬手摸脸。

    白鹤染笑了笑,“字还挺多,是一出戏本子,写了一个姑娘被另一个姑娘推到湖里淹死的故事,相当精彩,也足够凄凉。五妹妹要不要听我给你念念?”

    “不要,你不要念!”白花颜想都没想一口就回绝,“白鹤染你胡说什么?大白天的扯哪门子鬼话,我什么时候要把你推湖里了?”

    “恩?”白鹤染面上笑容更加灿烂,“我什么时候说你要推我了?我只是说一个姑娘推另一个姑娘,五妹妹何以认为那两个姑娘就是你和我?莫非是心中正好有此所想?”

    “没有!”白花颜还想再辩驳几句,边上白惊鸿一看情况不对劲,赶紧过来打圆场,一边说着:“二妹妹是在和你闹着玩呢!花颜快别当真。”说完还对白鹤染道:“五妹妹年纪小,小孩子不懂事,不管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绝对都是无心的,你可千万别太往心里去,大姐姐在这里替她给你赔不是了。”

    白鹤染点点头:“大姐姐说得没错,五妹妹还是小孩子,不管做了什么事,都不能用成年人的要求去衡量她,小孩子做错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希望大姐姐记住这个话,回头遇到事情时能多想想,可不能对五妹妹太过苛责,否则要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白惊鸿忍着心头怒火,含糊地说了句:“那是自然。”然后赶紧拉着白花颜象征性地往边上挪了几步。但也仅仅是挪了几步而已,根本就没打算走远,因为白惊鸿还要留在这里给白花颜创造机会,白花颜也绝不想错过这个能弄死白鹤染的良辰。哪怕刚刚计谋已经被戳穿,但没脑子的白花颜可管不了那么多,只一心算计着该怎么推人,什么时机推最有把握。

    白鹤染心头冷笑泛起,却不再理那姐妹二人,只拉着白蓁蓁道:“这湖可真好看啊!上头盖着的冰虽然只是薄薄一层,但却相当锋利,人若掉下去,保证一割一个准儿。即便侥幸不被冰弄死,这么深的湖,淹也该把人淹没气儿了。”

    白蓁蓁点头道:“没错,所以咱们还是往后站站,别离湖边太近,万一被谁不小心推上一把,十有**可是会没命的。”说完,撇眼往白惊鸿那头瞅了瞅,道:“咱们站到大姐姐身边去吧!我瞧着那地方挺安全的。”

    白鹤染表示同意,“姐妹之间本来就是要站到一处的。”然后携同白蓁蓁,一并也挪了几步,站到了白惊鸿身侧。

    白惊鸿心里突地打起个哆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来,她想再往边上挪挪,站得离白鹤染远一些。但这时,却看到白花颜已经开始慢慢地、不着痕迹地往白鹤染那头凑过去,一双眼睛里狠毒乍起,竟丝毫不加以掩饰,以至于不远处有几个人已经朝这边看过来,并且对于白花颜的表情神态表示了惊讶。

    她忍住了,站着没动。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动的好,以免坏了白花颜的好事。再者,众目睽睽之下,她若在这时候躲了,难免会叫人多想,一旦出了什么事,定会有人说她提前知晓,先躲了开。她要算计的是白鹤染和白花颜,可不能把自己给装进去。

    白惊鸿没动地方,白鹤染却突然一把将她的手腕给握住,转过脸来笑眯眯地说:“大姐姐,你猜这云梦湖里有没有鱼?”

    白惊鸿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地就想把手往回抽,却发现怎么都抽不回来。白鹤染的手就像只铁钳一样,将她死死钳住紧咬不放。

    “咱们往前站站一起看看吧!鱼是吉祥之物,若能在母亲寿宴上看到鱼,那便是吉祥如意。哦对了,现在我已经不需要再跟二夫人叫母亲了,瞧我这记性,从小养成的习惯还真不太好改。”白鹤染说着,也不管白惊鸿愿不愿意,拽着人就往前走。

    她这种运了内力的力道哪里是白惊鸿能抗拒得了的,无奈之下只得跟着她往前站去,一直站到了栏杆边上。白鹤染这才将手松开,然后朝着湖面指去:“大姐姐往里面看,仔细看,”

    说话间,余光撇向白花颜,就见对方正从白惊鸿那一侧走过来,就要走到她身边了。

    白鹤染露了个不屑的笑,转身背对着白花颜,扬声冲白蓁蓁站的那边喊了句:“四妹妹还愣着干什么,一起来看鱼呀!咱们来比一比,看谁先看到鱼,然后跟二夫人讨赏。”

    这一声嗓门儿吊得高,吸引了无数目光往这边看过来,甚至还有人紧跟着接了句:“这种初春破冰出来的鱼听说最为鲜美,也不知道文国公府这大湖里的鱼能不能吃。”

    此时,白鹤染也有了下一步动作,只见她脚步迈出,作势要去拉白蓁蓁,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白惊鸿身侧。

    而与此同时,白花颜也已经到了近前,就在白鹤染还在说话时,她的手已经伸了出去,几乎都已经碰到白鹤染的衣裳了。她的心里激动起来,只要一用力,就可以将白鹤染推到水里去,从此以后白家再没有这个二小姐,再不会有人跟她抢六殿下。

    白花颜打算得好,也确是那样做的,就见她用力一推,直接就将面前的人推得身子一歪,整个人歪过栏杆,直直地往云梦湖里栽了进去。

    就听“扑通”一声,有重物破冰入水,激起一层层冰寒的水花。与此同时,桥上岸边一阵阵惊叫声也随之而来,声声入耳,透着恐惧和难以置信。

    不过,这些声音白花颜很快就听不到了,因为不知为何,她整个人也腾了空,也越过栏杆,也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湖水里。

    外界的声音随着冰水灌耳,彻底的隔绝了开,她小小的身子在入水的一刹那只记得一个细节,那就是自己在推人的时候,好像脚底下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以至于前面的人是推下湖了,自己却也没站稳,跟着一起摔入水面。

    桥上,叶氏都懵了,所有人也都懵了。

    有人颤着声说:“白家的五小姐是不是疯了?竟然将大小姐推到了水里?可她为何自己也掉了下去?”

    有人紧跟着道:“这就是报应吧?那五小姐明显心术不正,刚刚我就看到她目光阴毒,一个劲儿地往其它几位小姐身边靠拢。原本我分析她是讨厌二小姐的,可没想到,最终被她推入水的,竟是一直都护着她、待她很好的大小姐。这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啊!”叶氏突然惨叫一声,疯了一样扑向栏杆边,冲着水面撕心裂肺地喊着:“惊鸿!惊鸿!”

    白鹤染此时正完好无损地站在白蓁蓁身边,一脸惊讶地跟着叫道:“五妹妹这是跟大姐姐有什么深仇大恨?前些日子就把大姐姐按在地上打了一顿,今儿又推人落水,这简直是要把大姐姐往死里整啊!”

    白蓁蓁在边上也跟着帮腔:“大姐姐会被淹死吗?”

    白鹤染答:“十有**……会吧?刚才我就听到大姐姐说这湖怎么怎么样,人掉下去又会怎么怎么样,只是没想到这才一眨眼的工夫,她自己就掉下去了。想想还真是遗憾,东秦第一美人啊,竟是被自己的亲妹妹给推到湖水里淹死的,实在叫人唏嘘。”

    白蓁蓁装模作样地抹起了眼泪,实际上却是用手把脸挡住,悄悄问白鹤染:“你怎么做到的?我明明看到白花颜是要推你,手都摸着你衣裳料子了。怎么眼前一花,落水的人就成了白惊鸿,紧跟着白花颜也掉下去了?姐,这事儿你要说跟你没关系,我可不信啊!”

    “怎么可能跟我没关系。”白鹤染也用手把脸给挡了住,借着现场混乱告诉她:“就是你眼花那会儿,我转了两个圈儿,顺势拽了白花颜一把,把她拽到了白惊鸿身后。然后我走开,她推的人就变成了白惊鸿。只不过我临走的时候绊了她一脚,所以她没站稳,也跟着掉下去了。”

    白蓁蓁觉得自己听的是一个神话故事,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一堆?关键是她二姐是怎么把这么复杂的一串行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

    的确神不知鬼不觉,白鹤染露了一手传自白家祖上的影踪步,鬼魅般偏过所有人的眼睛,就连掉进水里的两个当事人都压根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整件事情经过,看在所有在场人的眼里,事实真相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文国公府的五小姐妒心成性,趁着大小姐和二小姐看鱼的时候,把大小姐给推到湖里了。结果自己没站稳,也跟着掉了下去……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