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7章 五小姐战斗力太惊人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云梦湖大乱,人们已经顾不上猜什么灯谜了,白家不停地张罗会水的下人跳下去救人,叶氏趴在栏杆边大声地哭,发疯了一样将身边下人一个一个往湖里推。

    人们不明所以,只认为二夫人是着了急,两个孩子都掉进冰湖里,一个弄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虽然强行把下人扔到湖里的手段是极端了些,但人们表示也能够理解。

    可是谁都不知道,叶氏心急却并不完全是因为湖水冰寒,而是因为她之前一心想弄死白鹤染,早在云梦湖底布下杀手,是要等白鹤染落水之后将其杀死的。至于杀手能不能分得清哪个是白鹤染哪个是白花颜,她并不在意。两个人,都弄死就是了,无须区分哪个是哪个。

    可眼下出了差子,白鹤染还好好的站在桥上说风凉话,她的宝贝女儿却掉进了水里,怎么能让她不害怕!一旦水底动手,她的惊鸿就有性命危险。

    她不敢再多想了,疯狂嘶吼着“救人!快救人!把大小姐救上来!”

    谈氏在边上补了句:“别光救大小姐啊!五小姐也得一起捞啊!”

    叶氏狠狠地朝着谈氏瞪过去,谈氏急眼了:“你瞪我干什么?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你女儿是女儿,咱们白家的女儿就不是女儿了?”

    边上立即有不少人跟着帮腔:“是啊是啊!两个人该一起救才是,不能光救一个呀!”

    叶氏没了话说,她不想在这种时候因为这些事跟人多废话,眼下救她的惊鸿才重要。可是一连十几个人下了水,等了老半天,却一个人也没捞上来。她的心,一点点沉了。

    其实叶氏担心杀手误取白惊鸿性命这个事,还真有点儿多余。杀手是看到有人落水了,也的确准备速游过去取其性命,可就在这个时候,水下也发生了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原因很搞笑,年方十岁的白花颜是会水的,这全得益于她年幼时跟着白惊鸿去泡过几次汤泉,因性子本就胆大又贪玩,跟着会水的丫鬟学了不少。虽然跟潜在水底下的杀手是没法比,但却比一点水性都不懂的白惊鸿好多了。

    落水后的白花颜第一反应肯定是恐惧,但恐惧之余却又愤怒。明明是推白鹤染,怎么她自己也掉下来了呢?该死的,都是被那个小贱人给害的,反正已经落水了,她绝不能白被淹白受冻,即便白鹤染注定要死,也得让她先把这口恶气给出了。

    这念头一起,白花颜立即朝着白惊鸿那处迅速游去。当然,她并不知道那个是白惊鸿,愤怒和惊吓已经让她昏了头脑,根本也不去细想另外一个人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裳,身量跟白鹤染还相差不少。更何况她也不太能看得清,湖水又深又冷,她眼睛都睁不开,只能凭感觉把对方抓住,抓住了就往死里打。

    带着对白鹤染的痛恨去揍白惊鸿,直接把人给打懵了。本来就不通水性,再被揪住头发又是掐又是打,白惊鸿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一口口的冰水往肚子里灌,脖子被挠了一把,当时就出了血,湖水都泛了红。

    被叶氏扔下来救人的那些下人一看这场面也懵了,几次想过去把两位小姐都捞上去,可是白花颜太猛了,打的太凶太狠了,以至于他们靠近一次被踹回来一次,接近一寸被打回来一寸。七八个年轻力壮的小厮被个十岁小丫头给踹得七凌八落的,简直怀疑人生。

    这五小姐战斗力也太惊人了!

    这一番折腾把潜在水底的杀手也看得各种懵圈,这形势跟事先说好的有出入啊!如此一闹,杀手放弃了任务,决定先离开现场,过后再跟叶氏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家的小厮又试了几次,依然没有办法将人救回来,甚至只救一个白惊鸿都不行。于是只得先冒出水面,冲着桥上大声喊道:“五小姐在打大小姐,咱们靠近不了啊!”

    趴在桥上等消息的叶氏,一听这话差点儿没气吐血了。

    “白花颜!该死!把她给我打死!打死!我只要我的惊鸿活着,听到没有,只救大小姐一个!”叶氏大声地命令着下人,全然不顾四周投来的疑惑目光。

    白鹤染在这时候幽幽地插了句:“我们白家的女儿,竟是连生存的权利都没有了。”说完,还重重地叹息一声,听得一众宾客纷纷跟着感慨,更有不少人窃窃私语,提起白惊鸿并非白家血脉一事。一时间,叶氏的所言所行被质疑到了极点。

    可叶氏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她转回身一把抓住白兴言,急道:“老爷,救救惊鸿,我们不能没有惊鸿啊!”说完这些,还怕力度不够,又补了句:“老爷可一定要想好,失去了惊鸿对于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句话相当于威胁了,白兴言心中虽不快,却也知道其中厉害。白惊鸿绝对不能折在这里,这个女儿他留着还有大用,于是立即大声喝道:“元赤!出来!”

    人群外身影一晃,接替聂五的元赤利落地出现在白兴言身边,白兴言立即吩咐到:“下去救人!”

    “是!”元赤只应这一声,转身就要往湖里跳。

    可就在这时,突然就听“扑通”一声响,已经有人先元赤一步入水。紧跟着就听到有人在岸上喊:“二殿下小心啊!”

    白兴言一把将元赤拽了回来。

    他有点儿没太想好,这种时候是该让元赤也入水力保白惊鸿,还是应该给二皇子这个表现的机会。毕竟他知道这位二皇子是叶郭两家选中的人,便想着,若是能给二皇子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这门亲事是不是更加有说服力一些。

    叶氏也愣了一瞬,当即忘了权衡利弊,也忘了应该让元赤也下水多给白惊鸿一重保障。她就看到二皇子虽然腿脚不灵便,但水性却极好,从岸边入水,才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游到了她们眼前。

    这一次没有再让她失望,很快地,白惊鸿就被托出水面,在她下面支撑着的人,正是二皇子君慕擎。

    随着二皇子把白惊鸿救了上来,水里的小厮也将白花颜成功救起。只是两人都太过狼狈,尤其是白惊鸿,因为在水下被白花颜奋力撕打,所以眼下不但全身上下湿漉漉淌着水,而且还散了头发,碎了衣裳,脖子上流着血,额头原先就被打出的伤现在又伤上加伤,血糊了一脸。整个人看上去哪还有东秦第一美女的样子,特别是那因衣裳破碎而露在外的白皙双肩和光洁的手臂,更是凭添了一种特殊的风情。

    有人说:“这看起来就像是花楼里刚沐浴完的红姑娘。”

    叶氏气得全身都哆嗦,大声急叫道:“快!快拿披风,快!”

    可下人取披风也需要些工夫的,白惊鸿却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又吓又冻又挨打,以至于她这会儿完全站不住,整个人都靠在二皇子身上,意识半清醒半模糊。

    二皇子将人紧紧揽住,两只手握着她露在外的胳膊上,又因白惊鸿一点力气没有,全靠他来支撑,所以两个人贴得极近。

    湿透的衣裳将白惊鸿紧紧裹住,玲珑身段在这样的包裹下尽显无疑,凹凸有致的曲线在二皇子怀里十分乍眼,以至于许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白惊鸿的上半身,因为有个地方被压得都快变了形,视觉冲击力实在不能更强烈。

    在人们丝毫不加以掩饰的“关注”下,二皇子也意识到尴尬了,他想试着将白惊鸿扶得正一些,但半昏倒的白惊鸿软若无骨,完全无法摆弄。想将人交给白家的丫鬟,他又有那么点儿舍不得。眼下虽说尴尬,可却是他跟这位白家大小姐接触得最近的一次,他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儿,对白惊鸿的怜惜和心疼也升至极点。

    叶氏见女儿平安无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当下也顾不得去扶女儿一把,因为紧绷着的神经突然放松,她也是阵阵后怕到脚软,只能靠丫鬟扶着方才能站立。

    二皇子无奈向白兴言求助,白兴言总算回过神,赶紧叫人将白惊鸿给接过来,并迅速脱下自己的外衫铺在地上,让丫鬟扶着白惊鸿坐在上面。然后再看看一口一口往外吐水,也没好到哪去的白花颜,却只冷哼一声,理都没理。

    白花颜吐完了水,好了许多,但风一吹就冷得浑身发抖。然而,除了她的丫鬟青草之外,没有其它人愿意管她。

    叶氏扑过去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总算确定女儿还有口气在,愤怒才重新席卷上来。

    她怒视白花颜,一双眼里几乎都能喷出火来,“畜生!枉我将你从小养大,枉我有好的东西都少不了你的那一份,你就这样回报我的?竟要杀死我的女儿!”

    “我没有!”白花颜彻底凌乱了。

    她看着眼前半死不活的白惊鸿,突地打了个激灵,随即就开始急切地往人群里张望,直到目光落在白鹤染那处,心头恐惧更甚。“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怎么回事?白鹤染,你为什么还活着?”

    一句话,四周原本还在议论纷纷的人群,唰地一下安静下来……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