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9章 霸气皇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天和帝君厉甚少到德福宫来,平日里给太后请安的任务基本都是陈皇后在做,他只在逢年过节进往这边走一趟,象征性的问个安。

    可今天这普普通通的日子他却来了,叶太后便知道,肯定是为了江越那事。

    也好,她的侄女也不能白受委屈,这件事情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理论理论,她虽不是皇上生母,可到底也是太后之尊,亲侄女受了欺负若是不管,往后就更没人肯把她放在眼里。

    说话间,外头宫人将门帘子一掀,天和帝大步踏了进来。

    内殿里,太监宫女跪了一地,叶太后端端身子坐直了些,天和帝在她面前站定,俯身施了一礼,平平淡淡地道:“君厉给太后请安。”

    他只称呼太后,却从不肯叫“母后”,只报自己的名讳,却从不提及“儿臣”。叶太后明白,她不是天和帝的生母,人家能尊她是太后,却不可能认她这个娘。

    “皇上今儿怎的有空到哀家这里来?”叶太后明知故问,“可有些日子没来了,上一次哀家见着皇上还是大年那会儿。”

    “朕在前朝忙于国事,确实无法日日顾及到太后这边,不知皇后可否隔日过来请安?”天和帝脸上不见一点儿笑容,到也看着叶太后,只是那双眼睛冰冰冷冷,不见一丝感情。

    “皇后到是常来的,隔日就来,从未耽误过。”叶太后实话实说。

    天和帝点点头,“那就行了,皇后是一国之母,家事上代表得了朕。今儿朕过来是为了一件要事而来,太后可知道,江越这会儿正在清明殿里头哭着呢!”

    天和帝说话一向不会拐弯抹角,甚至连寒暄和铺垫都懒得弄,直接就奔主题。

    叶太后心里的火气也上来了,她侄女来哭了一场,她还没找皇帝算帐呢,这皇帝到找上门儿来了?还开口就把那个小太监给扔了出来,这是干什么?

    “江越不是侍候皇上那个小太监么?他在清明殿里哭,皇上来找哀家说是什么意思?”

    天和帝面无表情地道:“他为什么哭,太后心知肚明,如果一定要朕把话说得太清楚,那不但话不太好听,太后的颜面也不会太好看。”

    “哀家的颜面为何会不好看?”叶太后心里的怒火有些压不住了,“没错,哀家是知道他为什么哭,那皇上此番到德福宫来,是向哀家兴师问罪的?”

    “太后若这样说,也行。”天和帝负手而立,脸沉得吓人。

    叶太后大怒,“因为个太监,皇帝竟找到哀家头上,天底还竟还有这样的事,说出去真是让人笑话。”

    “哦?”天和帝面色更加不善,“太后的意思是,朕在这德福宫的一言一行,还会传到外头去?那这德福宫里的人朕可是要好好审审,该罚的罚,该杀的就杀了吧。妄传皇家内宫之事,罪必当死。”

    叶太后一哆嗦,赶紧把话给圆了回来:哀家不是那个意思,就是随口一说,皇帝不必放在心上。只是哀家不明白,那江越纵是侍候皇上有功,却说到底还是个奴才,皇上认为,因为一个奴才就闹到哀家这里来,合适么?”

    “不合适。”天和帝说得理所当然,“但这事儿若只是在宫外发生,朕绝不理会。江越有本事就到文国公府去把面子讨回来,没本事他就继续哭,朕不会因为这个来同太后说理。但是朕方才听说,文国公府的二夫人进宫了,是进了德福宫。哭着进来,又哭着出去。若太后说那白家的二夫人进宫来只是探望她的姑母,您也没打算与朕说些别的,那朕现下转身就走。江越受了欺负朕自会跟文国公和叶家去问,绝不会叨扰太后。太后以为如何?”

    “哀家……”叶太后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这个话了。如果点头,那她就再不能为侄女做主,不但不能做主,还得眼睁睁地看着皇帝去给江越撑腰。折腾白家她到不怕,可叶家是她的家啊!她这辈子历尽千辛万苦熬到太后的位置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她的叶家。

    叶太后沉默了,天和帝点点头,“看来文国公府的二夫从进宫,的确不仅仅是向姑母请安。既然如此,那朕就也该来。”

    “那是哀家的亲侄女。”叶太后姿态服软,“皇上难道为了一个奴才,连这点颜面都不肯留给哀家?哀家到底是东秦的太后,是先帝留下遗诏御封的太后!”

    “那又如何?”天和帝完全不为所动,“先帝遗诏是怎么留下来的,太后是真的心里没数还是年头多给忘了?要不要朕提醒提醒?其实这个事原本朕也忘了,但既然太后需要想起,朕便依了您,好好的想一想。”

    “没有,哀家没有那个意思。”叶太后慌了,“皇帝实在是多心了,哀家真的是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侄女是小辈,哭着求到哀家跟前,不帮上一把实在说不过去。”

    “小辈。”天和帝扯了个寡淡的笑,“太后可能不知道,朕最近将年前外府官员递上来的折子又看了一遍,对于民生民情心有所感。遂决定今秋再次减赋,另外还要认下那江越为义子,以示朕之关怀。既然他成了朕的儿子,那也就是太后您的孙子,这孙子亲还是侄女亲,太后该不会分不清远近吧?”

    “皇上当真要认一个太监为义子?”叶太后气得心肝疼,一个皇上认太监为义子,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古往今来,有谁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可天和帝却并不觉得有多奇怪,他只是反问:“怎么?朕要做什么样的决定,想收什么人为义子,太后您有意见?”

    叶太后赶紧摇头,她哪敢有意见,但凡有一点想法,天和帝立即就会给她扣上一顶干政的帽子,她这个太后就坐不舒坦了。

    “没有就好。”天和帝继续道:“朕相信太后您是个明事理的人,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否则就太不顾及皇家的颜面了。就像太后先前说的,这事若是传扬出去,日后人人都说太后您一心向着娘家的侄女,甚至不惜损了皇家的体面,那您在这德福宫,可怎么待呀。”

    整个德福宫内殿,听到这话的所有人心里皆是一惊。皇上这是在警告太后,皇家威严不可损,即便贵为太后,在皇家人眼里那也不过是后宫的一个女人罢了。所有的尊荣都是皇家给的,一旦人家想收回去,那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叶太后沉默了,天和帝却转了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这件事情全看太后如何取舍,您若要管,朕也不拦着,朕到是也想看看,这东秦王朝,究竟是我君家的,还是你叶家的。”

    皇帝走了,德福宫内殿却久久没有人再说一句话。殿内安静得几乎听得到每一个人的心跳,所有宫人都屏气凝神,生怕弄出一点声响来惹恼太后。

    良久,终于等来老太太长长的一声叹息。她呼招权烟:“去给叶柔递个话,告诉她,这件事情,哀家无能为力,让她自求多福吧!”

    这天下午,白鹤染带着一从下人和白蓁蓁一起搬到了引霞院儿去。她的院子在施工,那些宫里来的工匠是看念惜院儿哪哪都不顺眼,不停地念叨:“这什么破院子,怎么醒得上尊王妃高贵的身份!”

    紧跟着这话,就是这儿也拆,那儿也拆,主屋拆,偏阁拆,几锤子下去,念惜院儿被拆了个稀巴烂。她估摸着,没一两个月这工程怕是干不完了,于是干脆搬家。

    引霞院儿是红氏的地盘,白鹤染能搬过来住,红氏和白蓁蓁自然是欢迎的,但她却并不打算长住。毕竟红氏是白兴言的妾,白兴言总得长来长往,红氏也需要用一个宠妾的身份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她住在这里就太尴尬了,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往这儿一住,八成白兴言也不可能再愿意来。

    她没隐瞒,将自己的这番顾及说给红氏母女听,红氏想了一会儿给出了个主意:“不如请老夫人做主,给四小姐分个院子。府上现成的空院子不少,收拾一两天就可以住,二小姐先跟四小姐住过去,等新的念昔院儿建好了再搬。”

    她听了觉得这的确是个好主意,于是让迎春去跟老夫人说,自己则跟着白蓁蓁回了房,收拾这两日要暂住的地方。

    白蓁蓁告诉她:“我姨娘这院子不大,再加上我跟着一起挤,想再腾出一间像样的屋子给你也实在费劲。早年间我就劝过姨娘换个大点的院子,反正有的是银子,大不了自己出钱,府上给腾块地方就行了。可姨娘说了,这引霞院儿的院子和屋子,有很多地方都是当年大夫人帮着布置的,她舍不得。”

    白蓁蓁轻轻地叹了一声,拉着白鹤染的手道:“姐,当年我还太小,记不得事,脑子里连大夫人的影子都没留下。可我姨娘总念叨,日久天长的,便觉得大夫人十分亲切,就好像一直活在我们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姐,你对大夫人还有印象吗?”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