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0章 这算什么父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没想到她会这样问,到是微微愣了一下,可随即便是一个苦笑,“有的。”她告诉白蓁蓁,“那是我的母亲,哪怕那时我也还小,可我还是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她说话是什么语调,记得她被白家赶出府门时的绝望,更记得她一头撞死在白家门口时,血溅了我一身。”

    白蓁蓁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姐……”

    “没事。”她抬手给这个小妹妹顺了顺发,“都是过去的事了,人活着总要向前看的。”

    说起来很是讽刺,前世她很厌恶小三这种存在,厌恶除了妈妈以外、父亲白兴所有的女人,更不可能对白兴生在外面的孩子和颜悦色。可一朝命陨,来到这个莫命的朝代,却也接受了红氏白蓁蓁这些人。

    但是她知道,她接受的只是白兴言的不贞不专,却绝对无法接受自己也要过上同样的命运。若有一天她成婚嫁人,娶她的那个男人若不能身心皆专,她绝不会再留在那个人的身边。

    “姐,你怎么了?”白蓁蓁看出她情绪不对,“是不是我不该提起这个事,让你伤心了?”

    她摇头,“该伤的心当年已经伤过了,事后又用了那么多年才能从那段情绪中走出来,对于我来说已经太漫长,熬过了就不会再回头。剩下的,就是要将白家欠了我和母亲的,一样一样讨要回来。”

    她说到这时,顿了顿,再看向白蓁蓁,想了一会儿开口问她:“蓁蓁,若有一天因为我的原因,让文国公府凋零败落,你会不会怪我?”

    白蓁蓁一愣,随即摇头,“怎么可能,你以为我喜欢这里?还是你以为我对咱们那个父亲有多深的感情?”白蓁蓁失笑,“我可没那么天真。你病着的那些年我还没看透白家人一个一个都是些什么德行吗?你是不知道,我六岁那年生辰,大舅舅送了一只小狗给我。那是一只雪白雪白的狗,才出生两个月,胖乎乎的特别可爱。我喜欢极了,每天都用羊奶喂它,它也特别粘我,整日都不离我半步,就连我睡觉它都在榻边守着,一有动静准比我先醒。”

    白蓁蓁陷入一段很痛苦的回忆……“我的小狗越喂越胖,越喂越可爱。后来它就被白惊鸿看上了,整日来跟我要。我怎么肯给?可是后来小狗还是被她要走了,你知道是怎么要走的吗?是父亲到了我的屋里,扇了我一巴掌,说我不懂事,不知道礼让姐姐,然后就抱走了我的小狗。那一回我哭了三天,可小狗被白惊鸿抱走之后也只活了三天。三天后白惊鸿就不喜欢了,咱们那位大哥白浩宸就把它活剥了皮,扔给厨房叫煮肉汤喝。”

    这件事情白鹤染不知道,原主那些年一直病着,整日不出屋,府里的事全然不知。这会儿听白蓁蓁说起,脑子里才隐隐约约记起来一个少年的模样。那少年跟白惊鸿眉眼相似,生得十分俊郎。

    那是叶氏带过来的儿子,叫白浩宸。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们这些孩子的存在,在父亲眼里心里根本就是叶氏那双儿女的附属品,或者说,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他们铺路的。”白蓁蓁告诉她,“有一次我偷听到父亲说,我们将来要嫁给谁,嫁到哪一家,必须得对白惊鸿有利。他要用我们的一生去保证白惊鸿的圆满,哪怕需要我们去死,也义不容辞。你说,这算什么父亲?”

    白鹤染都无语了,她不知道该说白蓁蓁太聪明,还是该说白兴言太蠢笨。招恨到这种程度,可能都不需要她费多大力气,白兴言自己就能把自己给活废了。

    “罢了,不说这个。”她拍拍面前的妹妹,“过好咱们自己的日子,不妥协,也不期盼,没人能左右得了咱们的人生,哪怕对方是我们的父亲,也不行。”

    两姐妹正说着话,门外传来迎春的声音:“二小姐,四小姐,李嬷嬷来了。”

    白蓁蓁“咦”了一声,说道:“李嬷嬷肯定是来说新院子的事。”

    可白鹤染却不这样认为,“应该是来求情的。”她告诉迎春,“让李嬷嬷进来吧。”

    她猜得没错,李嬷嬷的确是来求情的,人进来时一脸的为难,犹豫老半天话也说不出口,到是白蓁蓁快人快语先打破了这份尴尬,她问李嬷嬷:“二姐姐说你是来求情的,嬷嬷为谁求情?”

    李嬷嬷叹了一声,“二小姐是真聪慧,老奴的确是来求情的,为老爷求情。”

    “嬷嬷这是什么意思?”白蓁蓁沉了脸。

    李嬷嬷道:“老爷进宫半日了,这眼瞅着天都要黑下来,老夫人晚膳也吃不下,一直惦记着。”她看向白鹤染,又重重地叹了一声,“二小姐,老爷到底是老夫人的亲生儿子,您能理解她吗?”

    白鹤染苦笑,“能理解。”李嬷嬷说得没错,到底是亲生儿子,纵然犯下再多的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亲生儿子出事而不管。只是……“祖母是否也理解我呢?如果今日进宫去的是我,祖母是否也会为了我去求父亲,让他帮我一把?”

    “自然是会的。”李嬷嬷赶紧道:“过去那么些年,老夫人为了二小姐的事没少跟老爷争论,这些事二小姐应该都是知道的呀?”

    白鹤染点点头,“是的,我都知道。嬷嬷回去吧,告诉老夫人,我这就进宫去看看。”

    李嬷嬷这才放了心,又感谢了一番才离开。白蓁蓁气够呛,“真要进宫去给说情?”

    “不然呢?”她轻轻地笑了下,“理解吧,李嬷嬷说得没错,到底是亲生儿子,关起门来吵吵闹闹都是家事,但真将人送进宫里,送到皇帝面前,那就是生死未卜,换了哪个母亲都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只是这事儿我还真不一定管得了,与我有些交情的只是十殿下而已,她儿子儿媳招惹的是皇上,我说进宫看看,可实际上,那道宫门都未必进得去呢!”

    “我跟你一起去!”白蓁蓁跃跃欲试。

    她想想,“也好,只当溜弯儿了,回来还能多吃点儿。”

    二人收拾妥当就出了口,老夫人一直躲在锦荣院儿里,都没敢出来送。求白鹤染救白兴言,这件事情说到底她是心虚的。毕竟那对父女间的关系闹成了什么样她一清二楚,她儿子没帮过白鹤染任何事,就连曾经几次生死关头她苦苦相求都没有用,如今却因为自己的担忧让白鹤染进宫说情,这件事情她心里有愧啊!

    李嬷嬷看着老太太一直叹气,只好不停地劝着:“二小姐心里虽然怨恨多了些,但她心肠到底还是好的,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出事的,老夫人就放心吧!”

    老夫人点点头,“我放心阿鹤,可却不放心兴言。这次阿染去救他,那么以后他会不会看在这次的情份上,少算计阿染一回?”

    李嬷嬷说:“会的,人心都是肉长的,就算是交换,也该换出一份人情来。”

    老夫人却不这样认为,“我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他被权势利益熏了心,早就不在乎这些儿女了。别说是阿染,就是他唯一亲生的儿子浩轩,也不见他有几分爱护。我心里清楚,就算阿染这次救了他,下一回再遇到事,他依然会将那个可怜的孩子推出去送死。可我是一个母亲,这些事情就算知道,也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他出事。罢了,最后一回,若再有下次,他就算死了,我也绝不会眨一下眼睛。儿子是亲的,孙子孙女也是亲的,我有那个命,还不如多疼疼我的孙子孙女们。”

    白鹤染带着默语,连同白蓁蓁和小娥,一起坐上了白府的马车往皇宫赶去。

    文国公府是侯爵府邸,所在之处离到东秦皇宫很近,约莫两柱香的工夫也就到了。

    她们下马车时天已经黑下来,宫门还没下钥,赶车的白府下人说:“奴才常赶车接送老爷上朝下朝,所以对宫里的规矩多少知道些。老爷是来请罪不是来上朝,所以走不得天和门,只能从玄武门进出。眼下天已经黑了,按理说天黑下钥,这个时候玄武门该是关上了的。今儿没关,奴才估莫着,十有**是因为老爷还在里面。”

    白鹤染带着白蓁蓁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太监正跟宫门守卫正在说话。那太监她还认得,正是有一次代替江越往文国公府传说去的于本。

    于是她喊了声:“于公公。”

    于本一愣,扭头看是白鹤染,赶紧小跑上前弯身行礼,“二小姐您怎么来了?可是来找十殿下的?殿下这会儿就在清明殿,奴才带您去吧!”

    白鹤染赶紧摆手,“不了不了,我就不进去了,我就是个臣女,跟皇宫没亲没挂的,就这样进去实在不太好。劳烦公公跟十殿下说声,就说府上老夫人心疼儿子,让我过来给父亲求个情。好歹把人先放回去,这么晚了总留在宫里也不好。”

    于本“哎哟”一声,“二小姐您可真是多心了,这臣女未经传昭不得入宫是不假,但这规矩可拦不住您。您是未来的尊王妃,也就是皇家的儿媳妇儿,皇上皇后可巴不得您常来常往呢!再者……”于本说到这儿,将目光投向了站在她身边的白蓁蓁……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