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1章 媳妇儿们都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蓁蓁让于本看得直迷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小半步,然后凑到白鹤染耳边小声问:“他瞅我干什么?”

    白鹤染摇头,“我也不知道。”

    不等两人再合计呢,于本主动开口了,脸上堆着笑说:“再者,九殿下也在里面呢!奴才今儿才听说九殿下跟四小姐的事,这真是喜上加喜亲上加亲呀!”

    白鹤染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白蓁蓁可不干了,“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跟九殿下的事?我跟他能有什么事?这位公公您可别乱说话,我小小年纪还想多活几年呢,你这不是害我吗?”

    “可不敢可不敢,四小姐息怒,奴才真没加害您的意思。就是今儿下午多听几句两位殿下说话,十殿下确实有意为您和九殿下说个亲。奴才本觉得这是好事,但没想到四小姐不乐意,那这话奴才往后肯定不会再说了,绝对不再说了。”

    白蓁蓁气得直跺脚,“姐,能不能管管你家男人?”

    她姐一脸的笑还挂着,摊摊手说:“我也不太能管得了,他那人你也见了,性子比较跳脱,可能真是觉着你跟九殿下挺般配吧?也是好心。其实……是挺般配啊!”

    白蓁蓁感觉自己要炸……

    白鹤染告诉于本:“我不进去了,于公公去跟殿下说一声,看能不能先将我父亲放出来。”

    “奴才遵命,奴才这就去,请两位小姐稍候。”于本领了命匆匆去了清明殿。

    眼下清明殿里,两位皇子一个太监已经吃了晚饭,白兴言还在外头跪着呢。身为文国公,他已经有许多年不曾这样子长时间的跪着过,冷不丁来这么一次,他直感觉自己的两个膝盖都快要跪碎了。

    皇上下晌那会儿来过一趟,他是各种磕头求情,可皇上连看都看没他一眼,直接就进了清明殿。他未得传召进不去,只能继续在外头跪着。直跪到皇上离开,直跪到天都黑了。

    白兴言丢尽了颜面,他知道,自己往宫里这么一跪,这件事情很快就会在上都城内高门赫府间传扬开来。他堂堂文国公,堂堂太后娘娘的侄女婿,却因为夫人得罪了一个太监而受罚,跪得跟个奴才似的,关键还得不到原谅,这叫什么事儿?

    都知道江越得宠,可他直到今天才明白,江越这个宠,得到了什么份儿上。

    然而,白兴言看到的还只是表面,他只看到了皇上对江越轻声细语,只看到了冷面阎王九殿下和混世魔王十殿下都同江越如兄弟般来往。

    却不知,太监江越,本就是天和帝早年南巡时,留落在外的亲生儿子。不但如此,他的生母还是九、十两位皇子的亲姨母。

    那是一段尘封了十数年的心酸往事,人人皆知当今圣上有十个儿子,其中九皇子与十皇子同为贵妃江如锦所出,同亲兄弟。可惜江贵妃没有享福的命,生下十皇子后便撒手人寰,连自己拼了性命生出的儿子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更是没福份接下天和帝早就准备好的晋升她为皇贵妃的圣旨。

    江如锦是南界人士,当年并非一人进宫,而是带着自己的妹妹江如玉一起。姐妹二人感情极好,好到江如锦得了宠,江如玉便不忍去分享,于是即便身在后宫,也从不侍寝,更从不见皇上。

    但天和帝是知道有她这么个人的,最宠爱的妃子的亲妹妹,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江如锦告诉他,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愿意进宫,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愿意嫁给一国之君。她的妹妹志不在此,可江家却执意要将她姐妹二人都送进宫,她们无力反抗,因为双亲早亡,她们只不过是江家用来招权揽势的养女。

    江如锦死去,江如玉请命替姐守陵,临行前见了天和帝一次,跪求守陵三年后放她自由,天和帝允了。

    却没想到,期待自由的人在守陵期满后竟被江家抓了回去。天和帝南巡时,机缘巧合下与逃亡在外的江如玉重逢,还救了她一命。往事随着这次救命之恩一幕幕回展开来,二人生了情意,终于有了夫妻之实。

    天和帝欲带她回宫,可江如玉逃了,谁也不知道她逃去了哪里,天和帝找了她很多年,终于将人找到时,却发现江如玉已经疯了。

    有个老婆子在照顾她,一起住着的还有个六岁的孩子。那孩子当时已经被阉割,老婆子说,就是因为孩子被阉割江如玉才疯的。那是江如玉与天和帝的孩子,是天和帝最小的一个儿子,江如玉当年逃走之后一个多月便发现自己怀了身孕,本打算找个简单安静的地方将孩子生下来,好好抚养,这一生也算有个伴。

    可惜,她被江家抓住了。

    江如玉拒不肯说孩子是谁的,因为她知道,一旦江家人知道她怀了龙胎,那江家就会变本加厉的利用自己,利用这个孩子。她这一生都将受江家的控制,包括她的孩子,将来也摆脱不了一个贪得无厌的母族。

    她把孩子生了下来,江家实在打听不出这孩子生父是谁,慢慢的也就放弃了。江如玉将孩子养到六岁,本以为这一生也算可以平平淡淡过活,却没想到,噩梦突然来临,江家人偷走了她的孩子送去阉割,扬言要送到皇宫里去当太监。

    江如玉疯了,一口咬上了养父的咽喉,生生将那个黑心的养父给咬到断气。她抱着孩子从江家跑了出来,家主的死亡让江家一团乱,也顾不得追她,就只有从小照顾她的一个婆子一路跟着,好歹让她们娘俩活了下来。

    那个孩子就是江越。

    可惜江如玉没有活太久,甚至还不等被接回上都城就咽了气。

    六岁的江越已经很懂事了,他知道自己的遭遇不怪母亲也不怪父亲,孽是江家做的,他们所有的人都是受害才。

    于是他听话地留在了皇宫,留在了天和帝身边,却据不肯承认自己是皇子,因为一个被阉割的皇子会让皇家颜面尽失。他没有分宅立府封王侯的野心,只想在失去一母亲之后,能够天天陪在父亲身边,成全心里对亲情的渴望。

    这所有的事情,皇上知,江越知,九皇子知,十皇子知,皇后也知。除此之外,再没其它人知晓,就连当初找到江如玉的那几个人,也被喂了夏阳秋研制出来的失忆的药,把关于江如玉的事,忘了个干干净净。

    这些都是白兴言不可能知道的事情,所以他完全不能理解,为何皇上会把个太监宠到这种程度。更是因此觉得自己身为国公爷,为了“媳妇跟太监吵架”这点小事要在宫里跪上半日,实在是奇耻大辱。

    于本回来时,江越正在跟九皇子说皇上这些日子心情不好,他估摸着八成是江贵妃的妃日又快到了,这是习惯性抑郁。

    江贵妃的忌日就是君慕凛的生日,因为有这么层关系在,他从来不过生辰。

    这个话题被提起,几人心里都不好受。江贵妃于九、十两位皇子来说是母亲,于江越来说是姨母,关系都亲近着。每年两次他们集体心情不好,就是在江如锦江如玉二人的忌日时。

    于本才一进来就感觉气氛不对劲,想说自己先退了,等气氛缓合些再进来。但一想到等在宫门外头的人可是白鹤染,于是后退的脚步生生停住了。

    “两位殿下,白家二小姐到了玄武门外了。”他赶紧把白鹤染的名号给扔了出来,于本知道,只要一提这位,那不管刚发生了多么沉痛的事,十殿下都能立马回血。

    果然,白家二小姐几个字刚出口,君慕凛的眼睛就直了。腾地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我媳妇儿来了!”

    于本又往九皇子那处瞅了一眼。

    江越跟于本关系走得近,凭于本这一眼他就看出门道,于是问了句:“还有谁一起来的?”

    于本说:“一同来的,还有白家四小姐。”

    “得。”江越耸耸肩,看向九皇子,“你媳妇儿也来了。”

    君慕楚冷哼一声,“跟本王有什么关系?”然后摆摆手,让于本退下。

    于本一脸为难地道:“奴才再说最后一句就走,白家二小姐说,府上老夫人心疼儿子,让她来求情,好歹把文国公先给放回家去。”说完,迅速退出了清明殿。

    君慕凛气得直挥拳头,“不是说那老太太向着我们家染染么?这怎么还给白兴言求情呢?不知道白兴言虐待了我们家染染十几年?”

    九皇子拍拍他的肩,“想开吧,儿子再不好也是儿子,她还是会心疼的。去吧,让文国公先回去,这事儿到底如何定夺,明儿让父皇拿主意。”

    “我真是……”君慕凛气得咬牙,“今儿这事儿要不是我们家染染求情,他白兴言最少也得跪一宿才算完。”一边说一边往外走,咣啷一声拉开清明殿的大门,冲着外头跪着的人大声道:“你,听着,本王未来的媳妇儿来为你求情了,今儿本王就放你一马。但白兴言你可别高兴太早了,这事儿没算完,父皇的气还没消呢。行了,赶紧滚蛋,别搁这儿碍眼。”

    堂堂一代侯爵,就跟赶鸡似的让人给赶走了。白兴言心里头压着一股子怒火无处宣泄,若此时在自己府里,他怕是直接就杀人泄愤了。

    君慕凛又回到殿内,一把将他九哥拉住,“跟我走,看媳妇儿去——”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