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7章 我给你一次彻底的新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兴言站在原地,没看白鹤染,目光却投向府门口的石柱上。

    淳于蓝当年就是一头撞在那里,撞扁了头骨,人也随之一命呜呼。

    他曾一度以为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从前府上也没有人敢触他的霉头提起那一桩,可自从白鹤染从洛城回来,三番五次提起,动不动就用这件事把他损一遍。不但如此,她还把自己的院子取名念昔,更是让他只要一看到念昔院三个字,就能想起当年的淳于蓝来。

    白兴言再一次感叹:“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女儿来?你不配做我白家的孩子!”

    白鹤染点头,“是啊,只有白惊鸿那样的才配。然而,那并不是你的种。”

    老夫人见白兴言还是不依不饶,气得失声痛骂:“她不配做你的女儿,你难道就配做我的儿子?要不是我求阿染去为你说情,你到现在都还在宫里跪着呢!女儿将你救了回来,你非但不感激,还将她们扔在外头不管不顾,若说天底下没有她这样的女儿,难道就能有你这样的父亲?兴言啊兴言,推己及人,当年若你的父亲也这样对你,你今日的下场又该如何?”

    白兴言对上白鹤染时总会觉得对方太过犀利,反之他就言语无力,连骂人的话都像打在棉花上,怎么打出去就怎么被弹回来。心里自憋着气呢,正好老太太送上门来,他可算找到了发泄口,张口就要怼回去。

    可惜,嘴巴刚一张开,就听到白鹤染那语带警告的声音又传了来:“言多必失,父亲如果连这点道理都不懂,白家才是真正的没有希望。与其在这里拿自己的母亲撒气,不如好好思考一下怎么把红姨娘和白蓁蓁给接回来。别怪我没提醒你,红家与叶家,一个是你的钱,一个是你的权,眼下钱权都跑了,你还剩什么?另外,方才两位殿下送我们回府时,我见九殿下对四妹妹可是好得很,四妹妹下宫车时绊了一下,是九殿下主动伸出手,将她扶住的。”

    她说完,冲着老夫人深深地施了一礼,“祖母交待下来的事情已办妥,阿染回房休息了。”

    待老太太回过神来时,人已经进了府门,走入浓浓夜色。

    白兴言指着那远去的小身影,就想再说几句狠话逞逞痛快,老夫人却重重地叹了一声,话语冰冷地道:“叶氏不在,公中就由你自己管着吧!我老了,不想管了,也管不动了。大门是一座府邸的颜面,你若还要脸,待天一亮就赶紧找人修修。”说吧,伸手将白浩轩拉过来,“轩儿,跟祖母回锦荣院儿去,今晚祖母带着你睡。”

    白浩轩听话地跟着老夫人走了,直走出老远,白兴言还在府门口站着,也不知在想什么。

    李嬷嬷问老夫人:“真的要将公中事务都交给老爷?会不会不太稳妥?毕竟接了公中事就相当于管着帐房,这……”

    “这样最稳妥。”老夫人绝望的脸上透出坚决,“从前就是叶氏一手握着公中,今儿这话即便我不说,他也不可能让我插手叶氏留下来的摊子。这样很好,就是要让他管管帐房,让他亲眼看看咱们白家到底还剩下多少银子。一把火烧没了大门,这脸面上的事他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只可惜,眼下公中帐面儿上根本拿不出修门的银钱来,咱们白家早就被叶氏给搬空了。”

    李嬷嬷也叹了声,低头看看白浩轩,再道:“是啊!从前都是靠红家帮衬着,如今老爷把红姨娘和四小姐也给得罪了,往后怕是没人再把真金白银一箱一箱往文国公府抬了。不过前些日子红家大老爷来给二夫人贺寿,也给了老爷不少,老爷不可能看着大门破落不管,老奴估摸着,肯定是用自己的银子去修了。”

    老夫人冷笑起来,“那也是去过公中之后,迫不得已才会动自己手里的那些。总归他得先看到一个亏空得一文不剩的白家,那就够了。如果看到这些之后他还想不明白,那他真不配做白家的儿子,不配做这一代的文国公。”

    老夫人说到这里,脚底也绊了下,幸亏白浩轩扶了一把才没摔倒。她重重地叹气,紧紧抓着孙子的手,悲哀地道:“老身真后悔,我竟然用阿染对我的情份去换她为兴言求情。早知道当爹的能把两个女儿扔在大街上,这个口我说什么也不会开。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再有下次,老身就狠狠心,全当没生过这个儿子。如今国公府世子未立,兴武也不是没有希望。”

    李嬷嬷心里打了个哆嗦,没想到老夫人竟动了这样的念头。可是二爷就比现在的老爷好吗?她想到二爷白兴武的夫人谈氏,不由得默默摇头。只怕谈氏还不如叶氏,叶氏看重这侯爵之位,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会让文国公府撑下去。但就凭谈氏那个心性和脑子,只怕爵位一旦落到她的手里,撑不过两年就得走向灭亡。

    其实白家三位老爷中,最好的人选就是三老爷。虽是武将,但有军功在身,聪明、通晓事理,而且为人谦和有礼,实实在在。若是三老爷接了爵位,白家才真正的会兴旺起来。

    更何况三老爷还顶着个二品征北将军官衔,那才叫有老国公爷当年的风范。

    可惜,这些道理她明白,老夫人就更明白了。但明白又能如何?三老爷是庶出,不是老夫人亲生的,就算现在的国公爷倒了台,在老夫人心里,能想到的也唯有一个二爷而已。

    白鹤染回了引霞院儿,丫鬟婆子站了一院子,看到她自己回来,后面没跟着四小姐也没跟着红姨娘,一个个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迎春主动站出来,将前院儿发生的事情给这些下人讲了一遍,末了更是强调:“大家不用担心,平日里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二小姐的院子在修整,暂时住在这里,红姨娘和四小姐暂时回红家住上几天,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现在跟过去没有不同,你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如常。”

    引霞院儿的人都知道自家主子跟二小姐走得近,前院儿她们虽然没去看,但那头失了火是听说的,红姨娘因为四小姐的事憋了一晚上的气,这会儿又回了娘家,看来是闹得不轻。

    一个大丫鬟走上前,朝着白鹤染款款行了个礼,“奴婢名叫海棠,给二小姐请安。姨娘临出门前就交待过,如果她不能带着四小姐回来,那就一定是二小姐到这边来住。姨娘说了,别人进来,敢出去,二小姐来,要像待主人一样迎进门。”

    白鹤染听了这话,便知这个丫鬟定是红氏信得过的,特地留在这处理善后事宜。她多问了句:“你是从红家过来的?”

    海棠又俯了俯身,“回二小姐话,奴婢的确是红家送过来照顾红姨娘和四小姐的。”

    白鹤染点点头,“好,我还是那句话,从前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我住四小姐房里,红姨娘的屋子每天照常打扫,里面的所有东西,一样都不许动。”

    她说完这些便不再多留,直接朝白蓁蓁的房间走了去。

    身后下人在海棠的安排下很快就各自散了,没有人慌乱,也没有人过来打扰她。

    回到房里,她问迎春:“白惊鸿那边如何啊?”

    迎春说:“小姐刚出府没多久,宫里就又来了一波太医,后来听说总算是见好了些,老爷很是高兴。奴婢听下头的人私底下议论,说老爷见大小姐病情有好转,直呼大小姐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将来必成大业。”

    默语没忍住,轻轻地哼了一声,“大业?哼,真是什么话都敢说,还必成大业,这样的话传出去,真够诛九族的了。”

    迎春也道:“可不,据说当时几位太医都听愣了,还是风华院儿的下人反应过来,悄悄给使了银子才封住了口。这老爷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白鹤染失笑,“你们在府上这么些年,早该习惯了才是。他要借白惊鸿成就毕生大业,这几乎都不能算是秘密了,国公府里但凡长些脑子和心眼的丫鬟仆人都看得出来,他还以为就他一人聪明。”

    她说着话,看向默语,“若有一天白兴言真成了他所谓的大业,你又该如何选择?”

    默语一愣,“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要赶奴婢走么?”

    她摇头,“就是好奇,问问。白兴言的大业靠白惊鸿来成就,而那白惊鸿是叶氏的女儿,你则是叶家培养出来的暗哨。若真有那么一天,可会后悔当初选择了我?”

    默语一脸苦涩,“奴婢哪有什么选择,在二小姐面前,奴婢是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更何况,我于前主来说早已是枚废子,废子当杀,是二小姐又给了我一条命。狗都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何况奴婢的心是肉长的。二小姐放心,没有如果,也不存在后悔。”

    “很好。”白鹤染点点头,“既如此,默语,我便给你一次彻底的新生……”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