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9章 媳妇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被皇上派去汤州府的人,是十皇子君慕凛。

    白鹤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念昔院儿的屋子里整理药材。她根据初步推测拟了个方子,在按方配药的同时,每一味药都用手仔细地抚摸了一遍,目的是让药材沾上自己特殊的体肤,从而得到更好的发挥。

    毒脉白家数千年的传承,在她这一代、在她身上,得到了最巅峰的体现。病毒也是毒,来自她身体的每一样组织,包括血液、皮肤、头发、指甲,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解药。

    她的每一个动作默语都看在眼里,虽然心里也有纳闷,但却不会多问。直到清晨时分,迎春匆匆地跑到这边来,喘着粗气说:“可算找到小姐了,小姐快到府门口去看看吧,十殿下来了,奴婢瞧着好像是要出远门。”

    白鹤染心头一惊,立即就想到汤州府发生的事情,看来皇上派出的人应该就是他,又或者说,是君慕凛主动要求走这一趟的。他是在赌,赌她能保他百毒不侵。

    府门口立着两匹俊马,君慕凛与落修二人一人一匹,正神色焦急地朝里面张望。

    她远远就听到君慕凛在那处发牢骚:“要不是急着出门,本王就直接进去找了。真是麻烦,还得赶紧把小染染娶过门儿,省得说两句话还得传来传去的。”

    白鹤染听得直翻白眼,“我现在还没及笄,你着什么急?”她说着话,迈出了门槛。

    “染染!”君慕凛一下就乐了,“你可算出来了。”说着就奔着他跑了过来,十分自然地一拉小手,笑嘻嘻地问:“天色还早,有没有吵到你睡觉?”

    她摇头,“没有。”说着,从默语手里接过两纸信笺以及几包药材,统统都塞到君慕凛怀里。“我知道你要离开上都城,这两张纸一个是我写的药方,一个是我整理出来的应对方案,我写得很详细,你路上休息时仔细看看。我所知甚少,所以无法准确推测到底是什么原因引发的,这方子能医个大概,便每一样药材都经过我之手,多多少少也能起些作用。你到了那边,按方子再多配些药,然后把这几包混在一起熬,药性虽说被分散减弱,也了胜于无。”

    她说了一大堆话,然后抬起头来,语带埋怨地问:“听懂了吗?”

    君慕凛眼中紫光闪烁,一张脸好看得直逼日月星辰,撩拨得她的心不受控制地慌了又慌。

    “听懂了。”他收起一惯的嘻皮笑脸,却藏不住满眼的宠溺。“染染,你真细心。”

    她无奈地叹了气,“我不细心能行吗?你赌得不就是我会为你准备这些,所以才向皇上主动要求走这一趟,我猜得没错吧?”她盯盯地看着君慕凛,语带埋怨,“你我之间交集并不算多,你怎的就如此笃定我能保你平安?你可知牲畜爆发大范围的死亡意味着什么?你可知道这种状况已经蔓延至人类又意味着什么?万一,我是说万一我帮不上你,你可想过这一趟的风险?”

    他见她急了,心里竟十分欢喜,他们家小染染在为他担心呢!

    可欢喜的同时却又心疼这丫头,这会儿才看到她泛黑的眼眶和疲惫的神情,这状态怕是一夜没睡吧?

    “我知道。”他捏捏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些,“可一来家国天下,我是皇族,总不成一天到晚想的都是惹事生非,遇到这种事是无法退缩的。更何况,我知道我们家染染有本事,也是个善良的姑娘,你既然遇了四哥先听说了这个事,那就一定会有所准备,不管谁走这一趟你都不会让他空手而行。但是染染,我这个人心眼有点小,你是我的姑娘,你的好东西就只能给我一人,所以我就跟父皇请了命,由我亲自过去。”

    她简直无语,“你这心眼儿也忒小了,还有,曾经有很多人用很多词汇形容过我,但善良这个词还真的就只有你才会没事儿就挂在嘴边。”

    君慕凛将“心眼小”这个定义发挥到了极至,他问白鹤染:“以前给我解毒是用你的血,那这一次该怎么做?”他一边说一边将头凑近了去,两个人几乎就要鼻尖儿碰着鼻尖儿了。“染染,如果有很多种方法能保我平安,那能不能让我来选择一个最适合的?我这一去不知多久才能再回到上都,我会想你。”

    他将人揽入怀中,越凑越近,说话时轻轻吐出的温热气息扑到她的面上,带着好闻的沉香味道,传递给她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与踏实感觉,还有沁彻人心的浓浓爱意。

    “你想得美。”明明心中欢喜,却又习惯性地说出执拗的话来,白鹤染觉得她在这方面可能是没救了。“我最多咬你一口,咬深一点儿,保你几个月百毒不侵罢了,其它的想都别想。”她狠狠瞪他一眼,挣开怀抱。但脸却红了,说到底还是因为在自家府门口,不好意思。

    可君慕凛这人脸皮厚啊,媳妇儿不好意思不要紧,他好意思。

    于是刚挣脱的人就又被拽了回来,手臂一展,紧紧环住。“就亲一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比这更亲密的事咱们又不是没做过。话说起来,染染,你是从咱们相遇的第一天起就验证过我的实力了,应该放心才是。”

    白鹤染觉得自己遇着的是个色狼,“当初怎么手贱管了你,让你毒发身亡多好,我也省得有这么多糟心事。你快把我放开,光天化日的让人瞧见了成什么样子。”

    “不放,再抱一会儿。你同我在一块儿哪能有什么糟心事,糟心的该是那些仇人才对,强强朕手,打得他们满地找牙嘛!”

    堂堂十皇子,跟别的女人挨得近点儿就会产生强烈排斥的十皇子,现在居然抱着个姑娘甜言蜜语,贴到近得不能再近,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边上的侍从落修都看傻眼了,之前虽说十殿下对这个未来的王妃也很不同,也挺出乎他意料的。但眼下这都直接抱上了,还是让他有点儿接受不了。

    迎春和默语也接受不了,她们家小姐还是未出阁的小姑娘呢,这会儿天都大亮了,怎么可以这样啊!这不是……这不是流氓行径么?

    可耍流氓的人是十皇子,她们敢怒不敢言,只能拼命地给落修使眼色,意思是别光站那儿看热门,管管你家主子。

    落修实在被白眼飞得忍不了了,无奈轻咳了两声,开口道:“主子,该出发了。”

    君慕凛一脸的厌烦,“要你们干什么,就知道坏老子好事。”话是这么说,手臂却还是放开了。“染染。”他没了那副调儿浪荡的样子,虽然还是握着她的手,面色却愈发的严肃。“这个事情很严重,九哥脱不开身,别人去我又不放心,只能自己跑一趟了。你在京里有事就找九哥,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会帮你。还有,昨天你在街上遇着的人是我四哥,他人也很好的,虽然之前一直都不在京里,但既然回来了就会站在我们这一边。所以染染你放心,就算我不在,你也不是没有人保护,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你的,知道吗?”

    他就像个老妈子嘱托女儿一样,念念叨叨,生怕哪一样漏掉了,他的小染染就会受欺负。

    白鹤染被他念得烦,小声骂了句:“啰嗦。”

    “我啰嗦点总比你真的遇了事情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找谁要强得多。”他告诉白鹤染,“上都城很复杂,远比一座文国公府要复杂得多。你回来不久,还没有融入到这个圈子里,等以后你慢慢的接触到更多的人之后就会明白,在这里,没有个实实在在的靠山,是无法生存的。我这样说你能懂吗?”他弯下身来问她,像在呵护一个孩子。

    白鹤染点点头,“我都知道。”

    “那就好。”他伸手入怀,掏出几张银票来,“这些给你的。”

    她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银子够花,上次还从你那里拿了不少,之前红家的舅舅也给了很多,我怎么都花不完。”

    君慕凛却还是坚持塞到她怀里,“拿着吧,我把你一个人扔在京里是越想越不放心,好歹多给你留点银子,遇到事情也可以周转。”说着,又取下自己的玉牌,“拿着我的腰牌随时可以进宫,真遇了谁都解决不了的急事、大事,就进宫去找母后,我都和她说好了的,不管什么事她都会帮你。别怕你继母的一个靠山,那老太太在宫里没地位的,母后才是一国之母,轮不到福喜宫那老太太说话。”

    玉牌给完又给了一串钥匙,“这些都是尊王府库房的钥匙,你拿着,随便进出,想用什么就用什么,想花多少就花多少,全搬空了也没人敢问你半句。要是白家住不下去,你就干脆到王府去住,但记得自己带丫鬟,尊王府里没女人,他们照顾不好你。”

    说完这些还觉得不够,又再加了句——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