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0章 被亲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如果遇到实在不讲理的事情,就进宫去找君灵犀。她是母后的女儿,小你一岁,不讲理的事她最擅长,杀人放火没一样是她不敢干的。你要成心不想跟谁讲理了,找她准没错。”

    君慕凛终于把该交待的都交待完了,面前这个丫头他还是舍不得。

    白鹤染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前世今生,还从未有人同她说过这样的话,这种心情已经不是一句感动能够表达的了。

    生活经历所至,她从未对婚姻抱有过美好希望,可是在这一刻,她真的就觉得未来能够嫁给君慕凛这样的一个男人,是一件很值得期待的事情。

    于是她将银票和钥匙全都收了下来,抱在怀里,重重地点头,“我都记得了,你放心,我会把自己照顾好,等着你平平安安的从汤州回来。”

    她把相握的手抬了起来,照着他的手腕毫不犹豫地咬了上去。

    这一口咬得很重,牙齿钻进肉里,渗出两道血迹。

    君慕凛倒吸一口冷气,苦苦哀求:“轻点儿,咬着骨头了。”

    她失笑,松开了口,“夸张。”然后抽出随身的帕子,将他受伤的手腕认真包扎起来,还打了个好看的蝴蝶结。“不咬深一点儿怕保不了你太久。”她将身子凑近他,虽说身边都是自己人,但有些话她还是不愿意说给第三个人听。“我分析过,汤州那边应该是一种病毒蔓延造成的,这一口能保你至少五个月百毒不侵,但是你可别给我待足五个月才回来。病毒拖不起那么久,必须尽早解决。另外我这些都是猜测,给你带去的药材也不多,说不定还不对症。所以一旦那边的情况得不到控制,你一定要给我捎信,我过去,一定能帮到你。”

    他突然就笑了,“小染染,想我你就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脚。”

    她无奈,“你这种自信心究竟是从哪来的?”

    他答得理所当然:“你给的。”

    “……”她简直无语。“行了,快走吧,汤州的事情刻不容缓,不要再耽搁了。”

    他点点头,想走,又不甘心。于是瞪了落修一眼,又瞪了迎春和默语,然后发话:“都给老子转过身去!”

    三个吓得二话没说就转了身,他则俯下身,迅速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大步离去,翻身上马。

    直到马都奔出老远,她都还能听到君慕凛那种捡了便宜般的大笑声,笑得她十分无奈。

    “小姐,回吧。”迎春扯扯她,然后冲着院子里呶呶嘴,“老爷看着呢!”

    白鹤染回过头去,果然看到白兴言正站在院子里,怒气冲冲地瞪着她。

    她心头冷笑,带着两个丫鬟进了院儿。还没走几步就听到白兴言大喝一声:“站住!小畜生,你方才在干什么?”

    她眨眨眼,“送人。”

    “送人?”白兴言怒火更胜,“你当我眼瞎吗?一个姑娘家,青天白日下竟做出那样的事,你还知不知廉耻?还要不要脸面?”

    白鹤染的脚步停下来,“不好意思,我爹没给过我书读,所以不明白什么叫廉耻。哎?”她反问对方,“你懂吗?懂的话你给我说说,前阵子在梧桐园里,你和一个男的干出来的事,跟廉耻二字有什么关系?”

    白兴言刚想骂她,结果一听到梧桐园三个字,骂人的话一下就吞了回去,那感觉就像吃了苍蝇一般,又恶心,又吐不出来。

    白鹤染讥讽的笑声传了来,带着一句句大实话——“我知不知廉耻你根本不屑关怀吧?你所在意的是我同十皇子的关系亲密到了哪一步,还拆不拆得开。你害怕我同他在一处,害怕我接了圣旨嫁给他,因为那样我就多了一份助力,你就多了一份阻力,不利于你的大计呀!”

    她越说笑声越大,就好像自己在说着一个多好笑的笑话般。亲生父亲,却不希望亲生女儿有个好归宿,就为了让继女能过得更好,他准备将这一府的亲人都牺牲掉,多么伟大。

    “刚刚同我在一起的地个人你也看清楚了吧?”她告诉白兴言,“你所说的这个关于廉耻的话题,十殿下他也有份。你是我爹,算是家长,那既然现在是家长要参与进来,那便是家长与家长之间的对话,你去找他爹谈吧!我们做小辈的就不参与这个事了。”

    白兴言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没把自己给噎死。

    找家长?特么的对方的家长是皇上啊!他有几个胆子几个脑袋去找?

    可是白鹤染说得没错,他的确是怕这个女儿真的攀上十皇子那个高枝,一旦白鹤染成了尊王妃,他便再也摆布不了了。就冲着十皇子那脾气,今后但凡白鹤染有一点儿不舒坦,但凡这个不舒坦跟文国公府有关,那十皇子随时随地都能杀上门来,他只有等着挨打的份儿。

    他不想让这亲事成,所以看到二人那般亲密,简直气到不行。本来想得好好的,有正当理由可以狠狠教训这女儿一顿,就当给自己出气也好。结果没想到,原本挺有理的一件事,这怎么说着说着就又成了白鹤染怼他?又把他说死胡同去了?还找家长,这时候她知道自己是小辈了?骂他的时候怎么不记着这个辈份?这女儿到底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噎人的话?

    白兴言一脸不甘和茫然。

    白鹤染则是晃晃手里的玉牌和钥匙,唇角挂着冷笑去问白兴言:“一个是进宫的玉牌,一个是尊王府的钥匙,你这个当父亲的要是看不上我,那我就搬出去,这两个地方你觉得我搬到哪里更好一些?”

    白兴言身子晃了晃,搬到哪里都要命啊!

    白鹤染冷冰冰的声音又扬了开:“白兴言,消停点儿,我没精力天天跟你们瞎折腾。所谓父女亲情,你我二人之间还剩下多少,你自己心里有数。真把我惹急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呢?想想那位与你在梧桐园共渡**的高手吧,你认为你杀得了我?哼,父杀女,还敢言父,真是笑话。那天晚上的事我用那样的方法给办了,但你若觉得还不够,也行,那就你怎么来我便怎么来。杀人而已,谁不会呀!”

    她轻飘飘地扔出最后一句,然后再不多留,带着丫鬟走了。

    白兴言站在原地,只觉冷风嗖嗖地往后脖梗子里灌,凉得他一激灵一激灵的。

    那天晚上的事,是啊,那天晚上的事。聂五是他身边最厉害的暗卫了,谁成想那样的高手却动不了白鹤染分毫,是这个女儿本身厉害,还是这文国公府内已经有更厉害的高手暗中布下,保护她的安全呢?

    白兴言百思不得其解。

    竹笛院那边,白花颜今日已经能坐起来了,除了还有些虚弱之外,精神头比前两天好了不知多少。

    此刻她坐在床榻上,一直在想白鹤染给她施针的事情。她实在想不明白,一个病了那么多年的人,怎么去了趟洛城之后不但性情大变,还多出了这么牛逼的本事?

    她问丫鬟青草:“你说现在这个白鹤染该不是假的吧?我听戏文里说过什么人皮面具,她会不会是戴了人皮面具的?实际上根本不是真正的白鹤染?”

    青草很无奈,“五小妹不要乱猜了,那的确是二小姐没错。就算咱们没看出来,可文国公府上上下下那么些人呢,总不可能一个也看不出。老爷身边高手不少,如果真是戴了人皮面具,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您就不要乱想了。”

    白花颜点点头,“是啊!那些都是江湖上的事,高手都看不出来,那指定是没戴了。罢了,不说这个,我就问你二夫人那个事,你说得可都是真的?二夫人真被赶回叶家了?”

    青草点头,“奴婢说得都是真的,二夫人得罪了江公公,结果十殿下大怒,说什么要诛九族。后来为了保住文国公府,只能将二夫人送回叶家去。十殿下答应,二夫人回了叶家就算叶家的人,不管犯多大的错都跟咱们府上没有关系,不会牵累到白家。”

    白花颜的小眉毛紧紧拧着,脑子里反复思考着前天白鹤染跟她说的那些话。

    没错,白惊鸿的确是故意激怒她去对付白鹤染的,那个菩萨模样毒蝎心肠的大姐姐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她早就知道。可就因为这个她就要跟叶氏母女翻脸吗?她翻了脸,白鹤染那边就能收留她吗?

    不可能的!

    眼下叶氏出了这样的事,这也让她焦虑万分。叶氏不可能倒,就算叶家不行,还有郭家呢!叶家的依仗在老太后那里,可后宫不得干政这个话她是听说过的。但郭家就不同了,郭家是将军府,那是能在前朝说得上话的。

    叶氏不会倒的,就算真倒了,她白花颜身上流的也有一半叶家骨血啊,她跑不掉的!她跟叶氏母女早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旦叶氏倒台,她非但得不到半点好处,还会跟着吃瓜烙,得不偿失。

    白花颜越想越心惊,越想越觉得那天白鹤染趁治伤之际给她灌输的那些道理是故意害她,她险些就上了当。

    白鹤染那个死贱人怎么那么恶毒?

    她心里带着对白鹤染的诅咒,对身边的青草吩咐道:“去,将我姨娘叫来,就说我找她有要紧事——”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