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3章 文国公,你病得不轻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睡了三天三夜,白兴言失眠了三天三夜。

    先前因为叶氏的事情他被停朝半载,这事儿已经让他很没面子,很郁闷了。可是没想到这才几天工夫,居然又一道圣旨下来,直接这辈子都不让他上朝堂了。

    这还能不能活?

    三天后,白鹤染终于醒了。

    默语和迎春皆是松了口气,赶紧给她备水沐浴,再准备饭菜。

    迎春说:“小姐再不醒,老夫人就要请大夫上门了。这也太吓人了,三天三夜啊,皇上那五车礼还真是没白送。原本奴婢还惊叹皇家就是大手笔,可没想到小姐您累成这样,照这么整,五车礼也不算多,再给五车都不亏。”

    她没心思研究那五车礼亏不亏,急着问迎春:“汤州府那头可有消息传回来?”

    迎春摇摇头说:“目前还没听说有消息传回,不过国医堂的夏神医这些日子到是常来,听他说国医堂派了不少大夫到汤州去,其它医馆也有不少大夫跟着去了。眼下上都城里什么都不缺,就是有点儿缺大夫,谁家要是赶在这会儿摊上生病,估计郎中得是靠抢的。”

    正说着,默语从外头走了进来,“夏神医又来了,听说老爷将人让到了前厅,正陪着喝茶,小姐既然醒了,要不要过去看看?”

    不等白鹤染接话,迎春又道:“哟,今儿老爷心情好了?出面待客了?”说着,便将皇上又颁下圣旨的事情给白鹤染说了一遍,随即再道:“老爷这些日子据说是郁郁寡欢的,就连大小姐那头都懒得关心,只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坐着,一坐就是一天一夜。夏神医来了几次他也没说主动见见,不知今儿为何又有了兴致。”

    白鹤染想了想,突然问默语:“白惊鸿的病最近如何?”

    默语说:“不是太好,虽然能下地了,但精神头儿却打不起来。奴婢偷偷去探查过,不像是装的,应该就是体力不行,想来是那次落水伤了元气,再加上先前那两位太医已经回宫去了,京中又没有好大夫医治,给耽误了。”

    她点点头,“那便是了。咱们的国公爷这会儿巴巴的去陪神医喝茶,十有**为的就是他那个宝贝大女儿的病情。”顿了顿,又问:“那白花颜呢?对了,那天我让你去跟白花颜说变卖首饰的事,如何?”

    默语道:“五小姐已经完全好了,人精神得跟完全没有生过病一样,有事没事就在府里晃悠,要不是大小姐不能出门,怕是看到她那副样子又要气冒了烟。变卖首饰的事奴婢也去传了话,五小姐当时没什么反应,可都还不等奴婢走出院子就听到她在屋子里摔东西,一边摔一边破口大骂,骂大小姐自己想死还得拉垫背的,文国公府败落了也用不着她表同情之类的话,很是气极败坏,骂出来的话也特别难听,但银子却一文也没见出。”

    她失笑,果然是白花颜的脾气。随即站起身,“走吧,去见见夏神医,给国公爷留的时辰也够久了,咱们这会儿过去,说不定还能看到一幕好戏。”

    的确有好戏,此时的文国公府前厅里,白兴言正点头哈腰地给夏阳秋倒茶。可夏阳秋却看着面前的茶碗不停摇头,“啧啧,文国公你就不能大方点儿给老朽上些好茶吗?就拿这种破玩意对付我?老朽不才也是被皇上称一句神医之人,在你家连喝口好茶的面子都没有?”

    白兴言赶紧解释:“夏老先生误会了,真是误会了,这可是取自谷雨节气之前的贡茶,还是宫里头太后娘娘赏赐下来的,很是甘淳啊!”

    “谷雨节气之前的?今年?”夏阳秋拧着两道长寿眉,不解地道:“今年的茶还没开始采吧?就算采了,这个日子也送不到京里来,太后娘娘是从哪儿弄来的?”

    白兴言有些尴尬,“不是,不是今年,是去年的。”

    “去年的?”夏阳秋就像听到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丝毫不留情面地就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还指着白兴言道:“文国公啊文国公,你是不是从来也接不到什么正经赏赐?所以遇着点儿什么宫里赏下的东西就都当宝贝似的可劲儿的留?这都快一年的玩意儿了,都放潮了,还当宝贝留着呢?还拿出来待客呢?老朽实话跟你说了吧,就你这个茶,根本不是谷雨前采下来的,要么太后被骗了,要么就是你被骗了,再不然,呵呵,那就是你在骗我。”

    “哎哟,可不敢可不敢,天底下谁敢骗您夏神医啊!就是皇上同您说话那都是客客气气的,本国公都见识过,都见识过。”虽然被说得脸都臊得慌,但白兴言还是忍住了没有表现出不痛快。毕竟今儿个是有求于人,夏阳秋说什么他都得忍着。

    于是又看了看桌上的茶,心里也对太后赏下的东西存了疑虑,于是再道:“兴许是放得久了,毕竟是宫里赏下的,没舍得喝,真是可惜了。”他扬声叫人:“来人,换茶。”再想想,又补了句:“去引霞院儿要些好茶过来,就说本国公是在招待夏神医。”

    他知白鹤染同国医堂有往来,只要说是招待夏阳秋,应该不会被拒绝。

    “夏老先生再等等,引霞院儿是我那红家的妾室住的地方,她那头全都是红家送过来的好东西,一定有比这个还要好的茶。”

    夏阳秋笑笑没有说话,只道这个文国公真有意思,把自己的妾扔出来,又把红家也扔出来,最后却说小妾屋子里的东西连太后那边的都赶不上,这是个什么鬼逻辑?果然是世袭的爵位,不然就这个脑子,别说侯爵了,怕是连个乡试都通不过。

    见夏阳秋没再找茬儿,白兴言总算是松了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道:“夏老先生今日能来我文国公府坐客,府上真是蓬荜生辉。在下欣喜之余也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夏阳秋哼哼了声,“那老朽要是说不当讲,你还不说了是怎么着?说吧,这里是你家,我还能拦得住你说什么?”反正答不答应那就是我的事了。

    白兴言有些兴奋,赶紧道:“是这样,前些日子府上办寿宴,我的大女儿不小心落进湖里。当时天寒,湖面上还有薄薄的一层冰,人就这样掉下去实在是淹得够呛。被救上来后也是全力救治,连太医都请出来了,这两日虽也见好转,可人却还是乏力,连多走几步路都会气喘。今日正赶上老先生您来了,不知能否劳您大驾,给小姐瞧上一瞧?”

    他跟夏阳秋说话时姿态放得极低,生怕夏阳秋不同意,最后甚至站起来给鞠了一躬。

    夏阳秋也算没辜他所望,当时就点了头,很是痛快地道:“没问题。老朽是大夫,给人瞧病是本份,文国公不必这样客气。”

    白兴言乐坏了,“太好了太好了,多谢夏神医,多谢夏神医。”他一边说一边侧过身,“神医请随我来,咱们这就到风华院儿去。”

    “恩?”谁知,夏阳秋非但纹丝没动,还发出了一声疑问,“上什么风华院儿?”

    白兴言以为他是不明白风华院是什么地方,于是赶紧道:“我的大女儿就住在风华院儿。”

    夏阳秋不耐烦地摆摆手,“我问的不是这个,瞧病可以,但是文国公,你这么多年在上都城里,不会连国医堂的规矩都不懂吧?”

    “规矩?”白兴言一愣,随即狠狠地打了个激灵!

    他方才还真忘了,国医堂有一个规矩,那就是治病抓药必须得先给银子,就算天王老子来了,这条规矩也破不得。他就算是往皇宫里去给贵人主子甚至是皇上看病,都是先收钱的。

    可是这就尴尬了,文国公府没钱啊!

    “这个……”白兴言面露难色,“夏老先生能不能通融通融?先把病给瞧了,回头本国公一定将诊金奉上。”他很想大气的说双倍奉上,可惜实在没有底气,装不起来。

    夏阳秋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不行不行,开什么玩笑,皇后娘娘看病都先给钱,你们家女儿比皇后娘娘还金贵?”

    白兴言赶紧道:“不不不,那比不得,那万万比不得。”心里却是冷哼,他的惊鸿早晚有一天也会是皇后,到时候这夏老头若还活着,就得让他知道知道白家的厉害。

    “既然比不得,你有什么可特殊的?”夏阳秋一点儿面子也不给,同时又道:“更何况,老朽今日是来看府上二小姐的,这正主还没瞧见,怎么能先去看一个搭的?哎我没说错吧?你口中那位大女儿是不是娶继室的时候捎带搭的?”

    白兴言差点儿没气昏过去。

    夏阳秋的话还在继续:“听闻二小姐也昏睡几日了,老朽即便是要赊账看病人,那也得赊给二小姐。国公爷,您说是不是?”

    “不是!绝对不是!”白兴言也跟着晃脑袋,“也不怕神医您笑话,府上银钱有限,实在是只能付得出一个人的诊费,所以在下以为,长幼区分,理应先救长。”

    “哦?是这样。”夏阳秋点点头,“也是这个理。”说罢,又仔细瞅了白兴言一会儿,半晌扔出一句:“哎呀!国公爷,您的病怎么如此之重了?”

    “我?有病?”白兴言瞬间就惊住了……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