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0章 四皇子的悲悲凉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孩子说:“我知道娘亲让我替她挡马,我也知道在银子和我之间她一定会选择银子。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早就习惯了。”六岁的眼睛里失去该有的天真,覆上的是一层与年纪极不相附的阴霾。

    白鹤染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这孩子身上看到了从前的自己。她在这个年纪时也和这个小女孩一样吧?对亲人对家庭失去原本该有的信心,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绝望。所有的痛苦来自家庭,来自肉脉至亲,这让她学会自己长大,没有任何亲人关怀的长大。

    这样的成长过程是扭曲的,以至于直到现在她都介怀那段人生,都不会原谅前世亲人。

    那这个孩子呢?

    “你恨你的娘亲吗?”她问面前的小孩,“她将你卖给我,你愿意今后就跟着我吗?我跟你保证,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不会再让你受冻挨饿,你可以像一个正常的六岁孩子一样生活,很快就可以长高长胖,可好?”

    却没想到,小女孩听了她的话却摇起头,然后小心翼翼地问她:“如果我还是想跟娘亲在一起,你能放了我吗?”

    她皱起眉,极为不解,“为什么?她如此待你,你还愿意跟着她?”

    小女孩掩面哭泣,“可她是我的娘亲啊,她再不好也是我的娘亲呀!你说不让我受苦,一定是要把我卖到窑~子里去,只有那里面才能像你说的那样,有吃有穿能长高长胖。以前我娘就送我去过那里,我斱看见了里面的姐姐是干什么的,她们要我也那样做,我害怕,费了老大力气才逃出来的。我不想再回到那里去了……”

    君慕息实在听不下去了,一个生母,居然能这样子虐待自己的女儿,那女人根本是没心的!他弯下身下,声音愈发轻柔地同那孩子说话:“不要哭,没有人会卖掉你,救你的这个姐姐是国公府的嫡小姐,我这个伤了你的人,是东秦的四皇子,我们不需要通过卖掉一个孩子来获取银两,更不屑去做那些龌龊之事。你放心,我和她,你不管选择跟着谁,都不会让你受委屈。”

    这时,身后跟进来的夏阳秋突然插了一句:“或者你不想跟着他们,就跟老头子我。我留你在医馆做个小学徒怎么样?每月付你工钱,你给端个茶倒个水,我还会让这里的人教你识药材,更可以跟着大夫们出诊,本学事,如何?”

    这话到是让四皇子起了诧异,夏阳秋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心肠了?

    白鹤染却苦笑起来,“夏老,如此一来,我又欠了你一个大人情。哎?或许……”她看向四皇子,“或许这个人情该是四殿下欠的,同我没有关系,还也不用我来还。”

    君慕息点头,“没错,的确是本王欠下的。”

    可夏阳秋却拼命摆手,“不成不成,如果算四殿下欠的,那老朽可就不留这丫头了。”

    君慕息不解,“为何一定要算到二小姐头上?”

    夏阳秋嘿嘿一笑,“自然是二小姐手里有老朽想要的东西。”

    白鹤染轻轻叹了口气,告诉君慕息:“他想要我的针法和药方,这是变着法儿的让我欠他人情,好用那两样去还呢!也罢,只要这小姑娘同意,我应了便是。”说罢,转过身来问那孩子:“将你留在医馆你愿意吗?”

    那小女孩也愣住了,“你们真不卖我?我娘那一百两银子不用我来还?”再瞅瞅白鹤染与君慕息,随即想到君慕息先前说过的话,表明的身份,突然一下又大哭起来。

    只是这一次是一边哭一边跪下,不停地给面前的人磕头,大声道:“我愿意我愿意。”

    夏阳秋吓得赶紧将人给按到榻上,“可要了命了,我好不容易治得差不多,你这一折腾我可又白治了。快躺着吧,别给我找麻烦了,你说我做点儿好事换方子我容易么,你好歹配合我一下。”

    白鹤染失笑,也好,她不愿行医,便用这种方式让夏阳秋去做,总比一身医术烂在她手里要好。只是可惜的是,医脉凤家的精髓,谁也学不会,谁也讲不出,她得凤羽珩亲传,也只摸清个七七八八,又如何都教给夏阳秋呢?

    从里屋出来时,夏阳秋也一并跟着,笑嘻嘻地看向白鹤染。

    白鹤染无奈,“我又不会欠你的,至于吗?”

    夏阳秋搓搓手,“这不是着急嘛,王妃理解一下。”

    默语轻哼了一声,“着急也不至于这么急。”

    夏阳秋的眼睛立时就瞪了起来,“怎么不急?我瞅你这姑娘也是个有功夫在身的人,我就问你,如果眼下有一个宝藏在你面前,里面尽是绝世武功,你能忍住不往里头钻?”

    “我……”默语被他堵得没了话,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家小姐又不是宝藏。”

    “对我来说那就是宝藏。”夏阳秋话接得面不改色气不喘,一点儿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只要能换来针法和方子,我就愿意见天儿的把她当宝藏供着。”

    白鹤染见这二人呛呛个没完,赶紧给拦了下来,然后对夏阳秋说:“同我刚来时与你说起的那件事情一起吧!那是个顽疾,我相信夏老会很感兴趣。届时不管是针法还是药方,我多教你几招就是。”

    夏阳秋很满意,“顽疾好,我就喜欢顽疾,那老朽在这里就先谢过王妃了。”

    终于离了国医堂,白鹤染长出一口气,“果然有一种被抢劫了的感觉啊!”

    君慕息失笑,“夏神医跟你叫王妃,如此说来,本王也该叫你弟妹。”

    她无奈地摊摊手,“跟他说过很多次不要叫我王妃,皇上赐婚的圣旨我都还没接,算哪门子王妃。不过可能是人越老就越固执,根本不听啊!四殿下就不要嘲笑我了。”

    君慕息摇摇头,“圣旨接与不接,你都注定是尊王府的正妃。”他说话时笑容淡淡,唇角微弯,本该是恰到好处和煦如春日暖阳的面容,却败在一双略显悲凉的眼眸里。

    君慕息惯穿青衫,举手投足间衣袂飘飘,很是有几分谪仙之气。若是忽略他略显苍白的肤色,和双眼中掩不住的悲悲凉意,到还真是个眉如墨画面若桃花的精美皇子。

    可惜,眼前的皇子透着无尽心事,寡淡生死,整个人都瞧不出几分生机。

    白鹤染心里虽有思量,却并不打算多问,正想开口说告辞,这时,却见一个侍从模样的人朝着这边快步走过来,到了近前冲着君慕息行礼:“主子,人找到了。”

    君慕息问道:“在何处?”

    来人答:“在城外一个庄子上,做了庄户人家的第六房小妾。”说罢看了白鹤染一眼,才又道:“属下打听过,那女人是拿了白家小姐给的一百两银子,买了衣裳和胭脂水粉,将自己刻意打扮,赶在那庄户人家做寿,混了进去,继而被那家老爷相了中。”

    君慕息点点头,神色中掠起淡淡的愤怒,“用卖女儿的银子去换自己所谓的好生活,本王实在是该庆幸撞伤了那孩子,否则她还不知道会面对多么可怕的经历。”他问白鹤染,“有没有兴趣到那庄子上看看?”

    白鹤染也起了兴致,“好啊,我到是很想看看,用一个亲生女儿和一百两银子,她都给自己换到了什么。”

    君慕息的宫车停在国医宫的转角处,没有九皇子那样的庄严奢华,看起来平平淡淡,却透着一股看淡人世繁华的薄薄凉意。

    她让白家的马车先回,带着默语上了君慕息的宫车,几人一路往北,很快就出了城。

    农庄在上都城往北五六里路的地方,宫车在距离目的地还有一个拐弯的地方停了下来,几人下了车,由那个报信给君慕息的侍从带路,很快就看到了那户人家。

    其实就是个有点钱的农户人家,房子多些,田地多些,使唤的仆人多些,跟上都城里真正的高门贵府远没法比。

    默语直感叹:“真是没见过世面,抛弃亲生女儿不要,就为了这些?”

    君慕息说:“本王曾经认识一个人,也是卖掉了自己的女儿,你们猜是为了什么?”话是问话,可却并不是真的在问,而是紧接着就自顾地给出答案——“就为了换一副假玉镯子。”

    他说起这些,目光中悲凉更甚,下意识地转动左手拇指套着的一枚白玉扳指,仿佛在借此掩饰浓浓心思,和沉重的思念。

    默语很想多问两句,可白鹤染却冲她摇头,没让她开口。

    君慕息是个体察甚微之人,白鹤染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并没逃过他的眼,于是她见他看向自己,开口小声说了句:“谢谢。”

    她笑着摇头,没说什么。

    任何人都有权力保守自己的秘密,既然无意多说,她就不能做那种讨厌之人追着去问。这是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尊重,夫妻之间尚且如此,更别提她与他只不过两次见面而已。

    “进去看看吧!”君慕息问她,“跃一道墙应该没有问题?”他看出她身上带着功夫,应该不差,庄户人家一人多高的矮墙照理说该不在话下。

    果然,白鹤染没有让他失望,她点了点头,道:“殿下可随意而行,我跟着就是。”

    他又淡淡地笑了开,依然是带着些许苦涩,然后再不多话,与那侍从一起走在了前头。

    白鹤染看着前面君慕息的背影,心底突然升起一股酸楚之意。

    如果她的哥哥还活着,也该是这般俊朗潇洒,疼她护她吧?

    可惜,没有如果。

    四人平地跃起,纵身入院儿,脚才刚落地,就听不远处有一个声音娇滴滴地传了来——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