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6章 太后懿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针也扎完方子也开完,白鹤染觉得也没什么紧要事了,就跟着默语一起收拾药箱子准备走人。可君慕擎有点舍不得她走,想了又想,终于想到了一个关键话题——“二小姐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咱们还没谈诊金呢!”

    “可不!”白鹤染一拍脑门,“怎么能把最重要的事给忘了。”

    君慕擎笑她:“贵人多忘事,二小姐是有大本事的人,自然不可能将这样的小事随时放在心上。”

    “不不不!”白鹤染连连摆手,“这可不是小事,赚钱不积极脑子有问题,我怎么可能把收银子当成是小事,二殿下也太高看我的觉悟了,我实在不是什么深明大义之人。”

    君慕擎失笑,“那二小姐看看这个诊金该怎么收?你开个价,多少都行,只要我燕王府有的,我必双手奉上。若实在没有,我想尽一切办法也筹划来,绝不让你为难。”

    白鹤染眨眨眼,“二殿下如此好说话?当初我们府上办寿宴时您可不是这个态度的。”

    君慕擎好不尴尬,“当初的事就莫要再提了,在下实在惭愧,惭愧之至。”

    她也不再揶揄,只想了想道:“二殿下觉得自己值多少银子?值多少就付我多少吧!”

    君慕擎一愣,这是怎么个算法?“你这要说,我可真不能给少了。”他苦笑,“我是东秦二皇子,也是父皇钦封的燕王,但我在皇子间是没什么份量的,所谓价值,大抵也就是那座燕王府。二小姐这是想要我的燕王府?”他忽然升起一种期待来,白鹤染要他的燕王府,如果她能嫁给他,燕王府自然不就是她的了吗?

    可白鹤染却摇了头,“我要你王府做什么?那么大的宅子,一个人找另一个人都得找上小半个时辰,累得慌。诊金的事今日不急,待二殿下的腿脚全好了再付吧,给多少都随你,左右是自己给自己估价,你不嫌掉价,我也就不嫌少。”

    话刚说到这,突然就听夏阳秋扯着脖子在外头喊了起来——“王妃!有个太监找你!”

    “恩?”白鹤染一愣,太监找她?“哪个太监?江越吗?”

    君慕擎却狠狠皱了一下眉,直觉告诉他,怕不是好事。他认识夏阳秋很多年,这条腿就治了多少次了,太了解这老头子的脾气。江越是站在老九老十那一边的人,跟夏阳秋关系匪浅,如果是江越来,夏阳秋肯定不会是这种没有好气的动静,早就勾肩搭背论起哥们儿来了。

    夏阳秋这一嗓子其实就是给屋里报信儿呢,来的人十有**不是善类。

    他拉了白鹤染一把,声音压低了几分,“我去看看。”

    白鹤染摇头,“殿下还得再坐一会儿才能下地,况且说了是找我的,殿下出去不合适。”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不能下地就叫人用椅子抬我出去。外头来的人十有**要与你为难,我不能坐视不理。”

    白鹤染还是摇头,将他拉在自己腕间的手扳了开,“二殿下帮得了一时却帮不了一世,上都城里想与我为难的人多着呢,不差这一个。殿下若不放心就在屋里多坐一会儿,待我将人打发了再回来与你说话。”

    她摞下这句,转身就走了出去。默语赶紧在后头跟上,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二皇子一眼,见对方正双目含情地目送着她家小姐的背影,不由得暗里摇头。小姐在感情方面总有些迟钝,这位二皇子分明是经此一事对她产生了感情,可小姐还没看出来呢!

    二人出了屋,一眼就看到外堂中间站着的三个宫人。中间一个身材矮小粗胖,脸带横肉,白鹤染能轻易就闻出他身上隐隐散出的血腥气息,说明这人杀戮极重,手上人命不少。

    “你就是白家二小姐,白鹤染?”横肉太监瞪着大圆眼珠子朝她看过来,然后发出一个轻蔑的冷哼,“白鹤染,你可是让咱家好找啊!太后娘娘近日凤体抱恙,故命咱家宣你入宫问诊。你收拾收拾,这就跟咱家跟走吧!”

    白鹤染都气笑了,“太后娘娘宣我问诊?公公怕是弄错了吧?我一个深闺小姐,又不是大夫,太后娘娘身子不好该宣的是太医院的太医大人,召我一个小女子入宫是何意?”

    “恩?”那人的眼珠子瞪得更大了,“白家小姐这意思是不想给太后她老人家瞧病了?”

    她微微欠身,“不是不想,而是深知不能耽误娘娘凤体,不敢胡闹。”

    “放肆!”尖锐的声音立时扬了起来,“你竟敢说太后娘娘是胡闹?”

    “我是说我自己胡闹。”她心平气和地道:“一个国公府的小姐去给太后瞧病,那不是胡闹是什么?再者,宫里主子们抱恙那都是太医院的职责,没听说还要从宫外请大夫的。”

    “以前没听说,现在咱家就让你听说一下。太后娘娘说了,就是想让白家二小姐为她老人家瞧病,因为皇上都夸你医术高明,还下了赏赐到文国公府,难不成二小姐还要说皇上也是信口开河胡闹下的圣旨吗?”

    白鹤染摇头,“臣女可不敢认同公公的观点,在臣女心中,皇上是东秦的天,金口玉言,绝非公公所说的信口开河。还望公公三思,可不好私下里议责皇上。”

    “你——”这太监也是开眼界,这磕到底是怎么唠成这样的?怎么变成他议责皇上了?当即气得他脸上横肉乱颤,指着白鹤染嗷嗷怪叫起来——“好厉害的一张嘴!简直放肆!”

    “你才放肆!”边上配药的夏阳秋不干了,“别给脸不要脸,骂谁呢?现在皇宫里头的太监都这么不懂规矩了?你就是个奴才,人家是文国公府的二小姐,你俩谁大谁小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一个奴才你敢骂她?哎你主子平时怎么教你的?还是她跟本就不教啊?这年头当主子的都不管教太监了?”

    横肉太监气得脸都青了,夏阳秋这是张口就骂,根本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啊!但他又不能顶回去,因为夏阳秋这个身份那是相当特殊,跟皇上关系好、跟皇后关系好、跟皇子关系好、跟各种有权有势乱七八糟的人物关系都好,但凡他今儿敢顶回去一句,明天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太后都保不住他。

    横肉太监咬咬牙,将这口气给咽了,但面子必须在白鹤染这里找回来,人必须得给带进宫去,否则跟老太后那里也没法交待。

    于是他清了清嗓,当没听见夏阳秋骂他,只对白鹤染道:“白家小姐,太后娘娘的口谕那也是懿旨,您若不遵,指旨的罪可是跑不了的。唉,咱家就是个替主子办事的奴才,主子让干什么咱们就干什么,二小姐您再怎么不高兴,也跟奴才说不着,您说是吧?”

    白鹤染点点头,“公公说得有道理,那我便随公公走一遭,只是得请您稍等片刻,容我到后堂收拾收拾。”

    横肉太监一听她应下了,也是松了口气,赶紧道:“奴才等不怕,可二小姐您还是得快着点儿,莫让太后她老人家等急了。”

    白鹤染没理会,转身就又回了后堂。

    君慕擎就站在门口,见她进来赶紧把人往里屋拽,同时压低了声音告诉她:“那太监是德福宫的人,跟了太后二十多年,很得太后重用。以你跟老十的关系,这种事放在平时绝不会发生,我听说上一回白家二夫人进宫求助之后,父皇没给太后好脸色,还警告了一番。即便当时没明确表明是在为你撑腰做主,但毕竟那个事儿老十也掺合在里头,太后一定能想清楚其中的门道来,不敢再触这个霉头,惹父皇发怒。”

    他紧皱着眉,十分担忧,“我自小养在太后身边多年,太了解她的脾气秉性了,以她的性子,这口气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的,早晚得找机会压一压你,今日怕就是个机会。因为父皇母后都不在宫中,最快也要明日晌午才能回朝。”

    “皇上不在宫里?”白鹤染一愣,这种时候皇上不在宫里能去哪儿?

    “你不知道吗?”君慕擎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也对,文国公被停朝半年,你们府上得到消息是会晚一些。”他说话语速很快,急切地告诉白鹤染,“父皇带着群臣去天坛为汤州府祈福,在京皇子基本也都跟了去,只是我腿脚不便才没有同行,另外还留了老四看家。你此番入宫推是推不掉了,但须得千万小心,或者我去跟老四说一声,凭他跟老十的关系,定能帮你一把。”

    他说到这里有些无奈,“我其实也不想错过这个能让你欠个人情债的机会,可是我没那个本事,在太后那里,除了老九老十,也就老四能压得住了。”

    白鹤染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亲自扶着人坐回床榻,没顾自己的事,到是先提醒他:“我说了不能下地就是不能下地,殿下若不想要这条腿了就尽管折腾自己。”

    “我不是,我只是担心你。”君慕擎有些着急。

    她却并不太在意,“多谢殿下关怀,但是不必给四殿下添麻烦,这种事情我自己应付足矣,殿下放心就是。”

    门外,横肉太监的声音又扬了起来——“二小姐还没收拾完吗?莫要让娘娘等急了。”

    她回了句“就来”,然后示意默语将药箱提着,淡淡地道:“走吧!咱们去会会那位传说中叶家权势最大的女人——”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