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2章 我若变了,是你的末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青衣折扇,和光同尘,却已不再是当年温文尔雅的翩翩少年。如今他的眼里悲伤尽透,每一呼一吸一颦一动都环绕着挥散不去的哀愁。

    这是四皇子,君慕息。

    他看着白鹤染远去的方向,看着看着就露了笑容出来,口中反复地念叨着一个名字:“婳宛,婳宛,若你当年也能有她这般气势,是不是就不会被送到那样的地方?受那样的苦难?”

    说到这里,却又带了几丝嘲讽摇头,“不对,不怪你,怪我。没有人为你撑腰,你哪来的气势?我不能像凛儿那样给你无畏的底气,你如何抵抗?说到底都是我的错,你该恨我。”

    他离开原地,大步踏入德福宫,一掌伸出,砰地一声打开刚刚关起的宫门,吓得院子里的宫人跪了一地。

    还以为是白鹤染又回来了呢,抬头一看不是,顿时松了口气。可再仔细一瞧,竟是四皇子君慕息负手而来,刚松下去的那口气就又提了起来。

    赵太监上前行礼,真想问问他来此为何,君慕息心中郁结之气却一时难平,折扇一挥,赵太监原地打挺,直接就飞了出去。落地时砸在个木墩子上,砸了个稀碎。

    德福宫内阁,君慕息双手负于身后,冷冷地看着眼前被白鹤染折腾得半死不活的叶太后,眼中是痛快的讥笑与嘲讽。他这个人从来与人和善,人们都说他淡墨如水谦谦君子,却唯独对上这叶太后,什么风度什么优雅,他恨不能挥剑斩杀,剁肉拆筋。

    “今时不同往日了吧?”君慕息淡淡地开了口,唇角含笑,目光中却透着无尽杀意。“不是每个女子都像婳宛那样任你摆布,也不是每个家族都像当年的苏家那样,轻易就落入了你的圈套。想用当年对付苏家那套再来对付白家,对付白鹤染,没那种可能了。”

    他眼中杀意点点收回,换做浓浓的赞许,和遥遥的向往,“凛儿看上的女子,又岂能是平常之人。叶氏,这才只是刚刚开始,怎么样,滋味如何?”

    此时的叶太后半举着一只手,手指头血乎乎一片还没来得及包扎,钻心地疼。权烟在榻边跪着不敢出声,就听叶太后道:“你也就只能到哀家里这里来逞逞威风,没有老十的本事,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被送到别的男人怀抱里。哀家也想问问你,滋味如何?”

    君慕凛面上又泛起酸楚,心口绞痛几乎让他再难维持站立。过去多年的往事再一次提及,就像已经长好的新肉又被生生剜开一样,疼,更悲伤。

    “你对付不了凛儿和慕楚,就只能拿我出气。”他再开口,话里的悲情让这间屋子都跟着泛起浓浓哀伤,连权烟听着这样姿容如仙人般的皇子说出这样的话,都忍不住想掉眼泪。

    叶太后却大笑起来,得意地告诉他:“是啊!因为哀家知道你心最软,最善良,他们让哀家不痛快,哀家就让他们最在乎的兄弟不痛快。如此,方能解哀家心头之恨。”她越说越得意,刺激君慕息的乐趣好像能让抵消手指巨痛一般,她告诉君慕息,“你知道吗?这些年哀家只要一想到当年的苏家,做梦都会笑醒。搓磨你,就跟搓磨老九老十是一样的痛快,看你痛苦的样子,就像看到他们痛苦一样,哀家高兴,哀家欢喜。君慕息,你得谢谢你的好兄弟们,是他们让你感受到了如此之大的痛苦,人生悲欢起伏,滋味到底如何?哈哈哈哈!”

    叶太后狂笑起来,就像个疯子。权烟在边上跪着,看着,听着,突然就开始害怕。

    太后如此残酷对待四殿下,白家二小姐又用那般凌厉的手段对付她,这莫不就是报应?

    君慕息的面上恨意渐消,慢慢换上让人心寒的冷漠,他说:“如果有一天我也变成他们那样,你会后悔,因为那将是你的末日,更是叶家的末日。”

    叶太后缓缓摇头,坚定地道:“你不会,你心怀天下苍生,不迁怒,不杀生,你这样的人,又如何会变成他们那般?”

    君慕息亦摇起了头,无意在此地再多待一刻,转身离去。只是一边走一边应着她的话道:“人世间,任何事都不会是绝对的,包括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一天会变成什么样子,你又如何能将我看得清楚?因因果果,善善恶恶,终有一日万事分明。不是不报,时辰末到。”

    话音落时,人已走出大殿,只留下阵阵回音绕于叶太后的耳边,让她感到了森森寒意。

    白鹤染由于本护送,无数宫人陪伴,再用八抬大轿抬着,轰轰烈烈地回到了文国公府。

    看到这场面的一刻,白兴言心里头是万般庆幸。幸亏上次有了经验,当白鹤染再一次一夜不归时,他没有像头回那么激动,更没敢请什么家法,只是一早起来默默地等在门口,以免再弄错了原因,闹笑话不说,自己还得没脸。

    他拍拍心口,再次庆幸自己的英明决断,也再一次郁闷这个招他烦的女儿,怎么总能摆出这么大的架式呢?为何宫中人都这么给她脸面?

    “哟,国公爷是在这儿等着接王妃吗?国公爷怎么瘦了?脸色也不好看,病了?”于本面上堆笑迎了上来,只是那笑怎么看怎么假,皮笑肉不笑的,一点儿喜庆样儿都没有。

    白兴言心中厌烦,口上却还是得笑着答话:“不瞒于公公,本国公最近是病了,公公今日怎么得空到府上来?”他一边说一边往外头看,“哟,跟小女一块儿来的。”

    于本“切”了一声,“行了,国公爷,明人不说暗话,您怎么老是拐弯抹角的呢?咱家今儿就是专程送王妃回府的!来来来您瞅瞅,皇后娘娘凤轿,昨儿临出宫前特地嘱咐要留给王妃用的。”说到这处顿了顿,然后就笑了开,“哎哟瞧我这记性,就觉着国公爷好像有点儿懵,这会儿才记起来,您被皇上停朝半年,怕是皇上带着文武百官到天坛为汤州府祈福的事儿,还不知道呢吧?”

    白兴言的脸都黑了,“皇,皇上去,去天坛了?”

    “可不!皇上皇后都去了,就留了四殿下监朝。当然,太后年岁高了,是不可能跟着一起去的。许是她老人家在宫里闲着没什么事儿做,昨儿就把王妃给请进宫去唠了会儿闲嗑,这一唠就唠过了头,直接留王妃在德福宫睡下了。”

    白兴言听到这里终于精神一振,“太后召她进宫的?”太后终于出手了?

    身后,陪着白兴言等在前院儿的白惊鸿也听到了这句话,不由得面露喜色。她就知道,姑姥姥绝对不会看着她们母女在白家受欺负不管。如今皇上皇后和两位皇子都不在京里,正是出手的好时候,一个小姑娘对上在后宫争斗下活了几十年的太后,还能有什么好受?

    白惊鸿的目光投向于本身后的凤轿,神色复杂。又是想着白鹤染坐轿子回来的,莫非是被打了?走不得路了?一边又妒忌那顶凤轿,那本该是她才能坐之物,竟被这小贱人玷污,将来她承了后位,定把这轿子拆了烧了,重新再制一顶,绝不与这小贱人坐同一物。

    “国公爷说得没错,正是太后娘娘召王妃进宫的。不过……”于本顿了顿,长叹一声,“唉,太后年纪大了,脾气也跟着大了,王妃进宫一趟也不知道怎么着就让罚跪,不但罚跪,还淋了雨。这不,王妃病了,膝盖也受了点伤,走不得路,咱家只好抬了凤轿将人送回来。”

    白兴言一时没控制住,当场就乐出了声,“受罚了啊!受罚好啊!好啊!”

    白惊鸿赶紧扯了他一把,然后柔声开口,语带担忧地问:“二妹妹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于本冷哼一声,没搭理白惊鸿,到是问向白兴言:“怎么?咱家听国公爷这个意思,好像王妃受罚受伤你还挺高兴?”

    “哎!”白兴言大手一挥,“这不是高不高兴的事儿,她惹恼了太后娘娘,受罚那是应该的,必须的。身为臣子,本国公坚决支持太后娘娘的任何决议。”

    “哟,国公爷还真是深明大义之人。”于本话里满是嘲讽,“就是不知道在国公爷眼里,太后和皇后之间,又是哪一位的份量更重一些呢?可别怪咱家没提醒您,王妃可是坐着皇后娘娘的凤轿回来的,此一事等皇上皇后回宫,定是要跟太后她老人家讨个说法,既然国公爷如此支持太后的决议,那等到皇上问责时,可别忘了进宫去帮太后说说话,跟皇上也讲讲您的这番只管太后不管皇后的道理。”

    于本说到这儿又长叹了一声,“唉,还有啊!九殿下和十殿下也快要回京了,到时候国公爷还得仔细想想该怎么样面对这二位。九殿下还好说,顶大天也就是找找叶家的麻烦,但十殿下可就保不准了,指不定就要怪您没护好闺女,跟您也算一笔帐。”

    白兴言一颤,心,瞬间就沉了……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