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9章 出名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蓁蓁哭的心都有了,她本来就怕九皇子,九皇子还冲她瞪眼睛,刚才不还好好说话来着,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

    她的小嘴瘪了起来,小脸蛋白了起来,小身子也哆嗦起来,眼泪就在眼圈儿里含着,那模样就跟个小猫似的,怎么看怎么可怜。

    君慕楚也有些后悔,不过就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大清早的从家里跑出来是为了什么?他纵是再冷心冷血,也知道这丫头就是为了看看他是否平安,他瞪她做什么?

    “本王是见你都没来得及梳洗打扮,这个样子被人瞧见了总归不好,叫侍卫送送你。”

    白蓁蓁松了口气,“这,这样啊!”

    君慕楚也是无奈,“不然还能怎样?快回去吧,本王还要进宫面圣。”说到这里又顿了顿,随后补了句:“这次汤州府一事多亏有你二姐姐相助,为感激二小姐的回春妙手,宫里会开宴席,届时让你二姐姐带上你一块儿进宫热闹热闹。”

    白蓁蓁乐了,“就是传说中的宫宴啊?以前都是白惊鸿和她娘才有资格进宫去赴宴,就连我祖母都不是回回有份,这回我也能去了?”

    君慕楚点头,“说起来,汤州之毒能够理出头绪,红家功不可没,于情于理都该算上你一个。”说话间,无言已经带着一队宫人抬了轿子过来。君慕楚拉了她一把,“回去吧!”

    白蓁蓁再没有留下来的道理,由着他将自己推上轿子,外头一个太监高唱:“起轿。”轿子就晃晃悠悠地走了。她觉着心里空落落的,有些失落,可一想到再过不久就能进宫去参加宫宴,便又高兴起来。

    君慕楚目送了一会儿,直到边上有个人拽他胳膊这才回过神来,“走吧,进宫。”

    拽他的人却并不打算就这样将他放过,笑嘻嘻地问:“九哥,谈谈感想。”

    君慕楚瞪了这个不着调的弟弟一眼,“本王能有何感想?”

    “远途而归,佳人相候,怎么可能没有感想。”君慕凛将一只胳膊吊在他九哥的肩膀上,贼兮兮地道:“这七情六欲啊,那都是人之常情,谁也没必要掖着藏着。你就大大方方地承认你对那白家四小姐有意思,我又不会笑话你,怕什么?哎,可别怪当弟弟的没提醒你啊,这感情总憋在心里可是很容易憋出病来,而且这种病你可别指望大夫能给你治好。”

    九皇子实在不想跟这个弟弟说话,“从小到大除了打仗,你就没干过一件正经事。行了,没工夫跟你扯些乱七八糟的,你还是好好想想给自己的心上人讨些什么赏赐才好。”

    当天晌午朝廷便有皇榜贴出,汤州府的事终于公布出来。随之一起公布的,还有文国公府二小姐神医在世,以一己之力解了汤州府毒灾一事。

    白鹤染瞬间就出名了!

    次日清早,上都城发生了一件大事——文国公府被百姓包围了。

    门房下人开门的时候都吓傻了,乌乌泱泱一层人啊,至少也得有几百号,这是要干什么?

    白兴言这会儿正躺在床榻上哼哼呢,昨天晚上又被泡水了,扔他下井的人这次没发挥好,他的脑袋撞到水井沿儿上,撞出了老大一个青包。

    府里的丫鬟弄了热帕子给他敷在额头上,非但没缓解,反而更疼了。气得他一把将那帕子扯了下来,将丫鬟大骂一顿赶了出去。

    现如今他也不发烧不咳嗽了,天天晚上泡水,天天生病,病了好,好了再病,终于把他给病皮实了。就是今天脑袋上多出来一个包让他十分无奈,再怎么折腾也别给破相啊!都泡了这么多回,手法应该越来越好才是,怎的还倒退了呢?

    正躺在榻上胡思乱想,外头有人进来,慌慌张张,连门槛都没迈明白,扑通一声摔趴在地上,门牙当时就磕掉了一个。

    白兴言气得不行,“你这是让狼撵了?”

    来人都疼哭了,“老爷,奴才没让狼撵,可是咱们府……咱们府上被百姓给围了!足足围了几百上千号人,拼了命的往里挤,府门都快挡不住了。老爷快去看看吧!”

    白兴言腾地一下从榻上翻坐起来,“你说什么?百姓围府?为何围府?”

    来人摇头,“奴才不知,兴许这会儿能问出个究竟来,但奴才急着给老爷报信,还不知道为何围府,只是听到门房的人说,如果再挡不住,新修的府门就又要废掉了。”

    这回白兴言真坐不住了,那扇大门可是他接了大女儿变卖首饰换来的银子打制的,这才几日光景,如果就这么被挤坏了,他可再拿不出银子修另一扇。

    心里有了这个信念,白兴言的腿脚也变得利索起来,当他赶到府门口时,围府的百姓已经不再拥挤,也不再冲撞府门。此时此刻,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呼声一片,哭叫不止。场面虽然混乱,但还是能听清楚大致的意图,他们喊的是:“二小姐神医再世,求二小姐为我们治病,求求二小姐为我们治病吧!”

    他听得直皱眉,“这是在干什么?”

    元赤从府门口快步迎过来,向他禀报:“老爷,朝廷贴出皇榜,公开了汤州府一事。咱们家二小姐也榜上有名,被皇上誉为神医在世,更是提及其凭一己之力解了汤州府的毒灾。门外百姓都是来求二小姐为其看诊的,其中不乏有许多重病不治之人,属下更是听说还有不少从国医堂跑出来的,个个都在跪求二小姐出面。”

    “竟是这样?”白兴言听得皱眉,白鹤染的崛起越来越不受他控制了。现如今连皇上都接二连三地夸赞,再这样下去,这座文国公府还不都得听她的?

    府门口的情况白鹤染也听说了,此时她正坐在锦荣院儿里,陪着老夫人说话,哄着白浩轩玩耍。听了下人来报,她当时就摇了头,“去告诉他们,看病该到国医堂,求我是没用的。”

    白浩轩听了这话就不太明白,“二姐姐的医术很好,为什么不给他们医治呢?先生说过,医者仁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是这样大的功德,二姐姐为何不做?”

    她失笑,“那你们先生有没有教过你,人该各司其职?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才最要紧,其它的事不该管就别管,因为你管了别人的事,别人就会没有事做。”

    白浩轩很聪明,只偏头想了一会儿就想明白了其中究竟,“二姐姐的意思是,你去给他们看了,那医馆的大夫就没得病人可看,没有病人就赚不到赚,就会没有饭吃。这就是……就是戏文子里头常说的,抢别人饭碗。”

    她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可小孩子的求知欲和辩解欲实在很强,当时就反驳道:“可是上都城里有很多家医馆,而且每隔些日子就还会有新开的医馆,这不都是抢饭碗么?可也没见谁真的没有饭吃。看病救人各凭本事,今日能上门来求二姐姐的,肯定都是别家医馆甚至国医堂都治不好的病人。既然他们治不好,那也就是说这份银子原本也就赚不到,既然赚不到那为什么不能由二姐姐来治?为什么不能由二姐姐来赚?”

    白浩轩的话把她说愣了,别人赚不到的她赚,别人治不了的她救?这话好熟悉,似乎很久很久之前也曾听人说起过。

    思绪悠转,许许多多从前过往又一幕幕在脑中闪过,渐渐地与当时此刻融合起来。

    她想起凤羽珩曾经说过:“医之一脉最先入世俗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也不跟普通大夫抢生意,别人赚不到的我再赚,别人治不了的我再治,总归我不搅乱世俗规矩,就不算打破隐世家族的祖训传统。时代不同了,去过的那一套在现世根本就行不通,隐世家族也需要有变通,也需要顺应时代发展,否则很难继续存活。”

    夜温言也说:“的确,听得越多看得越多,就越来越做不到视而不见,越来越做不到继续活在过去几千年家族本册所载的精神世界里,我们总该为这个时代做点什么,否则不是白来这时代走一遭了?”

    当时她并不以为意,因为相比起其它四家,白家是活得最封闭的一个。她不愿入世俗,也没有心情入世俗,世俗于她来说,是挥之不尽的勾心斗角阴谋算计,多于白家,甚于白家。

    可如今隔世,一切都与从前不同了。

    她是毒脉的人,不该管医脉的事,可却偏偏得了医脉一族的医术传承。她救了整座汤州府,也接二连三地救过其它的人,医脉该做的事她早就插了手,现在说不管,已经说不通了。

    “轩儿说得有道理。”她揉揉小孩子的头,“是二姐姐没想明白。”

    老夫人在边上坐着,听着这姐弟两人的话,也是起了一番思量。

    她告诉白鹤染:“轩儿说得对,祖母也赞成你去为门外的百姓诊治。除了轩儿说的那番道理,祖母想告诉你的是——阿染,也该培养你自己的势力了。”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