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0章 二小姐是活菩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当天上午老夫人做主,在文国公府的前厅开了诊堂,外头前来求医的百姓排队进入,依次接受白鹤染的诊治。

    这对于白鹤染来说是个十分奇特的体验,她能接受自己挨个给人下毒,却从没想到过有一天会有人排队找她看病。

    穿越一场,活成大夫了……

    文国公府开设诊堂,神医二小姐亲自坐诊为普通百姓看病,这个消息被人们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了上都城的大街小巷。

    越来越多的人慕名而来,一时间国公府门口的长队排出了二里地,且队伍还在不停的发展壮大。

    白鹤染看病以诊脉开方为主,施针为辅,小到跌打损伤,大到心脑血管,甚至连难产的妇人都由家人抬着前来跪求救命。

    她一连看了两个时辰,饭都没工夫吃,外面排队的人却越来越多,甚至她还听到有人说要去通知外乡的亲戚赶紧到上都城来。

    老夫人起初认为这个开堂问诊的主意很是不错,因为所有被治好的百姓个个都对白鹤染感恩戴德,给白鹤染积累了极大的声望。

    可治着治着她就犯了愁,这么多人,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她的宝贝孙女都累坏了,饭菜热了又热,却根本没工夫吃。来求医的百姓一个比一个可怜,一个比一个病得急,她孙女这会儿好像也治上了瘾,叫了几次让她停下歇歇都没成功,再这么下去哪受得了?

    白兴言在边上看着,面色阴沉得可怕。特别是当又有百姓因为治好了多年顽疾而给白鹤染下跪磕头,甚至还声称愿意当牛做马报答二小姐大恩时,他的脸色就更加难看。

    这分明就是一场预谋,是白鹤染为了笼络人心在做的一场布施,而他的母亲白老夫人则是帮凶,帮着这个丫头壮大势力培养资本,从而能够更加有底气与他对抗。

    白兴言一想到这些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走到老夫人身边,丝毫不加掩饰地开口质问:“母亲这是什么意思?如此帮着这个逆女,是要置儿子于何地?”

    老夫人鄙夷地看向他,“你这又是什么意思?我何时帮着阿染了?老身是在帮着上都城的百姓,是在做大善之事。她是你的女儿,敞开的大门是文国公府的大门,这涨的可是咱们白家的脸,莫非你竟不为此感到荣耀?你都不认为老身这也是在帮你笼络人心?居然质问老身置你于何地,我说我是要置你于忧国忧民之地,你不信吗?”

    白兴言差点笑出声来,“母亲当我是傻子不成?帮我?哼!你分明就是要害死我!”他伸手指向白鹤染,“这个逆女一旦成了气候,哪里还能有我的活路?她第一个要弄死的就是我!”

    老夫人的目光随着他的话也凛冽起来,她盯着百兴言,冷冷地问:“那老身但是要问问你了,你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竟让你的女儿恨你恨到要将你杀死?”她说到这里,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用力地拍起自己的心口,“你再给老身说说,你的亲生母亲,又是做了什么事,能让你半夜里派出杀手要将我杀掉?”

    百兴言双手握拳,气到几乎崩溃,“我说了,那天夜里的事是场误会!还有,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杀死我。母亲若想知道原因,该去问问你那宝贝孙女!”

    老夫人狠狠地哼了一声,“不用问了,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无须旁人多讲。另外,阿染若是想弄死你,她现在就能,何须再等成什么气候?你还真以为你有多大本事?兴言,欠了债是要还的,你躲过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要是真有心,就该好好想想如何赎罪,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你的亲生女儿作对。”

    老夫人苦口婆心,可惜,百兴言早已经走火入魔,他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只觉得老夫人说的都是些笑话,他乃堂堂文国公,说杀就随便能杀的?

    他又往白鹤染那处看去,此时正有个小孩子接受过诊脉,他的父亲却对着白鹤染开的药方失声痛哭,“原来我儿的病不是绝症,他还有治,可是……这些药得花多少银子啊?这些年为了给孩子治病,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就连仅剩的一间稻草屋上月也卖了,我哪还有银子给我的宝儿抓药啊?”

    他哭得撕心裂肺,百兴言却笑了起来,他指指那个人,对老夫人说:“天底下最绝望的事不是得了不治之症,而是明明知道还有得治,只要有钱就能痊愈。可是偏偏他们没钱!母亲看到了吗?光开方子没用,那些人没银子抓药,除非您的宝贝孙女拿出自己的私银,否则,她就只是将那些人从一个深渊推向另外一个深渊。”

    这一次,老夫人没有反驳,因为同样的问题她也意识到了。只可惜,她帮不上忙,她也没银子。她更明白,让白鹤染拿出私银也不是办法,帮了一个两个可以,一十二十也行,可是一百两百呢?一千两千呢?

    穷人是帮不完的,早晚得把自己掏空。

    怎么办呢?

    白鹤染也在想,怎么办呢?这病既然诊了就得诊到底,就没有眼睁睁看着病人希望破灭的道理。不过她考虑的却不是有没有人出银子,而是这个银子应该怎么出,都出给谁。

    她问迎春:“如何才能知道究竟谁才是穷人谁才是富人?到底那些才是真正看不起病抓不起药的?可有人对上都城内百姓的家境十分了解的?”

    迎春想了下,随即给出了个主意:“或许上都府尹能帮得上忙。”

    她点点头,取下君慕凛的玉牌递给迎春,“拿着这个去请府尹大人帮忙,他若不肯,你就去尊王府搬救兵。我的面子十有**是不管多少用,但十殿下的话他就不能不听了。记着,我们是求人帮忙,说话客气些。”

    迎春应了话,立即就去了。

    她转而又吩咐起默语:“你到国医堂去找夏阳秋,就跟他说,我开门坐诊机会难得,他想学本事就过来,但我有个条件,稍后筛选出来的穷苦百姓,国医堂必须以成本价格为其抓药,不得从中赚取一分私利。”说到这又想了想,继续道,“同样的话你也说给其他家医馆听,想学本事的都可以过来,但同样,必须以成本价接纳我的药方和需要后续简单治疗的病人。但凡干出中饱私囊的事,我保管他的医馆以后再也开不下去。”

    默语亦点了头,匆匆去办差了。

    有离得近的百姓听到了她的安排,兴奋的一个一个传了去,不多时,人群中开始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更甚至有许多人都跪了下来,不停地冲着白鹤染磕头。

    那个抱着孩子的父亲更是哭得涕泪交加,直呼:“二小姐是活菩萨,二小姐是我们百姓的活菩萨呀!”

    看着这一幕幕,老夫人禁不住笑了起来,她告诉百兴言:“你应该为此感到骄傲,因为你的女儿比你优秀,比你出息。”

    百兴言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大笑话,“她出不出息,同本国公有什么关系?”

    老夫人听了这话无奈地摇头:“任何一个父亲都会为子女的成长而感到骄傲,你若不这样认为,那你就不配做她的父亲,她将来所得的所有荣耀,也都将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百兴言很不以为意,这个女儿,他早就不想要了。不过……

    眼瞅着白鹤染越来越得人心,门外排队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他突然起了一个念头。

    他唤了元赤小声吩咐:“你往叶府走一趟,去告诉叶柔,她若还想回来,就不要错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今日的确是个好机会,不只百兴言这样认为,就连白惊鸿也心有所动。

    远远看着白鹤染围拢那些在她眼里蝼蚁不如的普通人,白惊鸿渐渐地也起了思量。

    好人好事不能都让那小贱人一个人做了,既然场面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她就不能不借机插上一脚。

    “去吩咐厨下做点心,烹甜汤,不停的做,越多越好,本小姐要给那些贱民送些吃喝,活菩萨不能一个人做。”丫鬟天蓝得了吩咐立即就去了。

    白惊鸿深吸了一口气,渐渐地,那一惯懂事善良的笑容堆了上来。她就带着这样的笑走到了百兴言面前,款款行礼:“二妹妹医术高明,惊鸿自叹不如,故而只能做些细微的、力所能及的小事。女儿已经命厨下备了甜汤和点心,百姓们等了大半日也都饿了累了,女儿为他们备些吃的,聊表心意,也让大家能够感受到咱们文国公府的乐善好施,和父亲对黎民百姓的细致关怀。”

    百兴言很高兴,他指着白惊鸿对老夫人说:“母亲看到了吧,这才是我百兴言的女儿,这才是值得本国公骄傲的女儿!”

    老夫人没说什么,不管白惊鸿初衷是什么,总归得到好处的是百姓。白家做了太多亏心事了,她总归希望能够通过善举找补回来一些,哪怕是目的的布施,也好过不施。

    然而,很快地,下人带回来的消息却让白惊鸿和百兴言二人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小姐,厨下说府里这月没有拨银子,她们已经无米下锅了……”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