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80章 夜闯阎王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君慕凛没答她的话,只是拉着她的小手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期间左躲右闪,避过了不少于十个暗哨。直到二人趴到阎王殿的墙头上,这才压低了声音说:“这样会更刺激。”

    白鹤染都醉了,“我要知道是这么个参观法,说什么也不能来这一趟。九殿下人不错的,又是你亲哥,做什么大半夜的偷偷摸摸进人家衙门?这要是被抓着了多尴尬呀!就算抓不着,回头见到人家不也心虚么。”

    他摆摆手,“以后多干几次就不尴尬不心虚了,就像我现在,都皮实了。”

    她简直无语。

    能看出君慕凛的确常来,因为他能精准地确定每一个暗哨所在的位置,甚至守在那处的一共有几个人,是高是矮都一清二楚。

    她就跟在他身边,无需动脑子,不用使任何技能,傻子一样被领进了阎王殿主殿。

    那一刻,白鹤染震惊了!

    “是挺刺激,这怎么跟进鬼屋似的?”她给出了十分到位的评价。

    的确像鬼屋,阎王殿正殿特别大,按后世标准来比对,面积差不多得有四五百平米。

    这都不算什么,重点是,阎王殿实际的样子跟它的名字简直神一般的吻合,就在这座大殿上,不但有十殿阎王的雕像,甚至还供着地藏王菩萨。除此之外,两边原本是衙役该站的地方,现在站的全部都是拿着各式工具,如铁链子、烧红的烙铲子的小鬼,瞪着几乎突出来的眼珠呲牙咧嘴地盯着殿中间,看起来特别渗得慌。

    还有地面,地面也不是普通的地面,而是不知道被泼了什么材料,弄得像是染了一地的血,在夜里显得更加腥红刺目。

    白鹤染想,这要是再配上点儿音乐,就跟后世游戏场里阴森恐怖的鬼屋没什么两样了。这特么到底是哪个二傻子想出的这种装潢方式?阎王殿整的真跟地狱一样,至于么?要按这种效果来说,九皇子审案是不是得半夜升堂?如此才能更有气氛啊?

    她正想着,身边人颇为自豪地拍拍胸口道:“怎么样,这阎王殿够气派吧?这些可都是我想出来的主意,并且都是我亲自监工,盯着工匠们照着我的想法做的,甚至连每个小鬼的样貌和动作都是我从画本里找出来的。染染你看,是不是特别牛~逼?是不是特别有气氛?是不是特别配得起阎王殿这个名字?”

    白鹤染再度震惊,敢情二傻子在这儿呢!

    君慕凛还在骄傲地说着:“当初九哥创立了阎王殿,我就想啊,既然叫阎王殿,那就必须得有个阎王殿的样子,咱们得把这个名字给坐实了不是。于是我就把这座大殿按照这种风格布置了一番,九哥很是满意,就连父皇都夸我很有想法。”

    她不想再评价什么了,敢情老君家的人都一个审美。

    不过这种感觉对于那些被抓进阎王殿、贪赃枉法违律乱纪的人来说,到也不失为一种感观上的震慑,且很有可能在这种震慑下,更能加速精神崩溃,从而将实话全说出来。

    于是她点了点头,也跟着赞道:“创意不错。”

    君慕凛很得意,“怎么样,夜闯阎王殿,够刺激吧!”

    她“恩”了声,“的确够刺激。”不过这个刺激并不是来自这些地狱罗刹,而是来自于殿下已经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有人来抓咱们了。”她这话音刚落,隐藏在四周的暗哨也到了近前,一时间刀剑齐出,直直地朝着他二人刺了过来。

    阎王殿的暗哨都是高手,相比起来,文国公府白兴言养的那些简直就跟闹着玩儿似的。对付那些人白鹤染一个打十人都气不带喘,可当她面对阎王殿的高手时,却要集中全部精神方可应对。

    但应对得也不轻松,对方长刀长剑刺过来,每一个招式都带着凛冽刀锋,割得脸颊生疼。

    她无奈,再赤手空拳打下去怕就要吃亏,于是探入随身带着的荷包,摸了三根金针出来。

    白鹤染动作也是快,金针一亮,立即转防守为进攻,人晃若虚影,每一针都不刺空,针针落入穴道,眨眼间就放倒了三个人。

    她这一出手制敌,君慕凛也被激励得来了精神,嬉笑怒骂统统收起,眼中紫色幽色迸射,空手如执刃,也就在白鹤染放倒三人的同时,两手一抓,直接收缴了剩余人的全部兵器。其中有一柄剑还因为他劲儿使大了,直接断成了两截儿。

    她一愣,对方手里没家伙了,可她还夹着针,再打下去岂不是欺负人么。于是干脆也将金针收了起来,决定来一场公平的对决。

    可惜,人家不跟他们打了。

    阎王殿的暗哨行动十分统一,齐齐退出战团,同时还有一人大声喊道:“停!不打了!十爷手下留情,给咱们兄弟留点儿面子。”

    君慕凛这才停了下来,还顺手拉了她一把,面上嘻笑恢复:“怎么,服气了?”

    对面一人上来前来,是个不到二十的小伙子,看着君慕凛一脸无奈地道:“十爷,您下回能不能大大方方的进来?都是自家人,用得着这么自相残杀么?”他一边说一边心疼地看了眼那柄断剑,“刚打制的新剑,没等见血呢就断了,属下赚点儿银子制剑也不容易,您就不能体谅体谅?”

    身后其余几个也是颓败得很,好歹也算是阎王殿一等一的高手,可是在这位十殿下面前他们从来就没赢过。这回更丢脸,这么多人齐上阵,不但没能把十爷拿下,居然还让个小女子一口气放倒了三个。比起被收缴的兵器,地上躺倒三个才更没面子吧?

    前头那人重重地叹了一声,看向白鹤染道:“这位是王妃吧?王妃您下手也忒狠了,直接用针扎呀!疼不疼不说,这三位还能活过来吗?”

    白鹤染有点儿不好意思,“能活,只扎了穴道而已,过不了一两个时辰也就醒了。不过我这次下手真的不算狠,针就只是空针,扎的是穴道所以人才昏迷,要不是因为这里是阎王殿,我的针上肯定得带毒的。”

    暗哨都快哭了,“属下多谢王妃手下留情。不过……十爷,王妃,你俩下回好好的行吗?这阎王殿没什么地方是十爷不能进的,真不用这样。”

    君慕凛嘿嘿一笑,“这样有意思,有闯阎王殿的感觉。”

    暗哨们都要听哭了,你是有感觉了,咱们遭罪啊!打一是小事,问题这个心里打击太沉重了。这么多人打不过两个,往后哪还有脸自称高手。

    “十爷,您跟王妃到底干什么来了?”为首的暗哨瞅瞅他俩,也不像有急事儿的样啊!

    君慕凛耸耸肩:“什么也不干啊,就是参观参观,媳妇儿没来过阎王殿,本王带她逛逛。”

    暗哨:“……”白天参观不是更好吗?这黑灯瞎火的能看见啥?再说这大殿布置得这么渗人,十爷您大半夜带女人来这种地方参观,到底怎么想的?人家都是花前月下,你俩夜闯阎王殿,这个情趣真非常人能比啊!

    “那请问十爷,参观得如何?”

    君慕凛撇撇嘴,“一般般吧,还没仔细看呢就被你们发现了。”

    暗哨们纷纷低下了头,十分惭愧。人都进正殿了他们才发现,这得亏是自己人闹着玩儿,要换了是敌人,不就相当于被人直捣了老巣吗?这样一想,不由得后怕起来。

    白鹤染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明明都是自己人,非得弄成这样,不但自己尴尬,还把对方也整得心情低落,典型的损人不利己。

    她扯扯君慕凛:“咱们走吧,别给人家添麻烦,回头你跟九殿下说一下,今儿这事是我张罗的,改天我当面向他赔罪。”

    一听她如此说话,君慕凛和一众暗哨齐齐摆手,几乎是同时开口道:“不用不用。”

    君慕凛说:“染染你不用那见外。”

    暗哨说的是:“王妃您跟十爷相处久了,慢慢习惯就好,这种事真不用放在心上,否则您日后心里头装的事儿可太多了。”

    君慕凛气得一脚就踹了过去,“说什么呢?再给我们家小染染吓着。”

    白鹤染抽抽嘴角,“你不用怪人家多说话,就你这性子,我多少也有点儿心理准备。我不求以后你能改,只求你再干这种丢人事的时候,别算上我一个。”

    然而,君慕凛怎么可能有那样高的觉悟,听了白鹤染的话,他就只嘿嘿笑了笑,什么也没答应。

    暗哨们也觉得气氛有点儿尴尬,十爷带着媳妇儿来了,总不能一直就这么杵着,阎王殿看也看了,接下来应该安排点儿什么节目呢?

    为首那人绞尽脑汁,老半天憋出一句:“要不您二位吃点宵夜?属下也不会做复杂的,下碗面这样的还行,看王妃您是喜欢吃肉面还是素面?”

    白鹤染什么面都不想吃,她就想回家,就想赶紧跟身边这二傻子划清界线。

    她正想提一句要走的话,却在这时,就听大殿门外有匆匆且混乱的脚步声传来,其中夹杂着女子挣扎叫喊的声音。

    紧接着,就听有人扬声喊到:“老大,抓住个小贼!”

    众人将目光递出殿外去,很快就看到有位黑衣暗哨手里提着个姑娘朝这边走来。

    白鹤染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是她?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