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83章 二小姐那块钉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林姨娘是个十分精明的人,她早看清楚了文国公府往后的趋势,所以一直巴着叶氏,同叶氏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彼此有来有往,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和谐。

    叶氏也知道不可能让林氏白帮自己做事,所以对于林氏提条件她也并不意外,只是她提醒对方:“你离府时日多,有些事情可能还不知道。咱们府上那位二小姐回来了,搅得全家简直鸡犬不宁,我过得也是如履薄冰,就连这双眼睛也是伤在了那个贱丫头手上。所以你要我办的事情还需得看情况而言,我也未必能办得成。”

    林氏摇摇头,“二小姐回不回来,跟妾身说的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妾身的事二夫人只要想办就一定能办得到,不用看二小姐的脸色。因为妾身只是为爹爹的桃花班求一个进宫唱戏的机会,以此来抬抬身价,以便在京城落脚。”

    叶氏听得直皱眉,这个林氏,她既希望对方这时候回来为自己分担府上的形势,又不希望对方回来魅惑白兴言分享丈夫的恩宠,十分矛盾。

    进宫唱戏,这种安排只能求助于姑母。可是她之前进宫已经被皇上下旨训斥过,更是勒令她不得再烦扰太后,此事要做也不是不行,只是须得加倍小心才是。

    她没拒绝,比起国公府帐面上的短缺,悄悄给太后递个消息就省事多了,更何况她心里一直惦记着那本丢失的帐册,万一这个时候再将那件事扯出来,她可真就是双拳难敌四手了。

    她点点头,“我可以安排,但不一定能成事。”

    林氏娇媚的声音又扬了起,“妾身相信,只要二夫人想做,就一定会成功。”

    叶氏没再说什么,挥挥手令她二人退下。

    林氏身上的香味儿已经快让她闻不下去了,这女人擅用一种香料,能让人闻了之后情不能自已。从前都只是在房里用用,今儿儿却大白天的就顶着异香招摇,实在叫人难奈。

    她吩咐身边丫鬟:“去跟老爷说,今晚请老爷到福喜院儿来。”

    丫鬟双环应声去了,可心里却知道老爷今晚不会到自家夫人这边来。林姨娘回府了,除非今晚红姨娘也能回来,否则任谁都没有可能拦住老爷去找林姨娘的脚步。

    从叶氏那边出来,林氏又带着白燕语去了锦荣院儿。白兴言这会儿正在梧桐园里补觉,刚睡醒就听说林氏回来了,正往老夫人那边去请安,便也忙不迭地跟了过去。

    两人走了个脚前脚后,他进院儿时林氏刚落座,正在跟老夫人说着离府这一个多月的见闻:“爹爹的桃花班因为戏唱得出彩,故而才一入京城就被各府争抢邀约去唱堂会,一场接着一场的唱,很是风光。”

    老夫人听着这话就来气,“国公府姨娘的父亲去给别人家唱戏,你管这叫风光?你都不觉得丢人?”

    林氏不解,“老夫人为何这样说话?爹爹不偷不抢,也一文钱不要我这个当女儿的贴补,凭自己本事唱戏赚银子,有什么好丢人的?”

    一句话就把老夫人的嘴给堵上了。是啊,人家凭自己本事赚钱,从不上白家哭穷来,从不张口吃白饭,就是这次来到上都城,也给白府送了不少外地州府的特产。虽不值多少钱,好歹算是一份心意,怎么说也比将国公府搬了个空空如也的叶家要强得多了。

    这样一想,老夫人心里也就平衡了,不再数落林氏。

    这时,白兴言走了进来,本来还想给林氏摆摆脸色责问几句,可当林氏身上那种特殊的香料味道一入了鼻,责问马上就变成了关怀:“小桃,你回来了?怎么去了那么久?”

    林氏一听到白兴言的动静,几乎是用扑的扑上前去,直接扑到了白兴言怀里。“老爷,妾身想死您了。老爷这段日子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想人家?”说到这,狠狠的一道媚眼送了过去,送得白兴言的心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当下什么都不想再说,只想把人拉到怀里好好疼爱一番,以慰这些日子以来的郁结。

    可惜,这里是锦荣院儿,他纵是再疼爱心切,也不可能在这地方放肆。于是就只拉了林氏的手到边上坐了下来,可目光却是一寸都未曾移过,就连白燕语给他问安都只是应服地恩了一声,再没多看一眼。

    当然,白燕语也不在意这个,只要她的姨娘能笼络住父亲,就不愁没她的好处捞。

    老夫人实在看不下去,起身就想走,可林氏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又坐了下来。

    林氏说:“爹爹过了清明之后就要到府尹大人家里去唱堂会了,听说是府尹夫人喜欢听,爹爹很是重视,这段日子一直都在悉心准备着,绝对不会给老爷丢脸。”

    这一番话立即将白兴言给拉回现实。

    府尹大人?那不就是韩天刚么?他脑子里立即闪现出前几日韩天刚到府,来给白鹤染办事的场面。那简直叫一个谄媚,叫一个巴结,叫一个唯二小姐命是从。

    现在他的小妾说,桃花班要去韩家唱戏?开什么玩笑,堂堂国公府姨娘的亲爹,却给个从二品的官戏,这话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这不就是在打国公府的脸么?

    他一想到这里,面色瞬间就沉了下来,连带着老夫人的脸色也不好看了。

    “你们林家能不能不去丢这个人?”老夫人苦口婆心地说,“虽然你们是靠本事吃饭,但你怎么说也是国公府的姨娘,娘家在外抛头露面的时候,多为国公府想想。”

    白兴言也点头道:“没错。上都府尹听着是个大官,可朝里的人都明白,也不过就是从二品而已,你们给商户唱戏我不管,但给官员唱戏,这个就得斟酌,就得有考量。”

    林氏一听这话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老爷,妾身也知道这样不妥,可是府尹大人许了好大一笔银子,订银都付了,如果不去,爹爹不但挣不到那笔钱,还要倒着赔偿出去三倍。老爷,不唱戏,林家人怎么生活呢?”

    老夫人一愣,不对呀,这事听起来像是话里有话。林氏明面上只说唱戏的事,可这事儿细分析起来,好像又不只是在说唱戏。

    林家给府尹家唱堂会,不去就赚不到银子,还要赔偿,这说到底就是银子的事。如果这时候能有人把这笔银子给出了,这个脸面自然也就能保得住了。

    而能出这笔银子的人,首当其冲就应该是白兴言,因为他纳了林家的女儿当小妾。但白家现在没钱,想要有钱,除非……

    老夫人明白报,想要有钱,除非红氏回府。这林氏绕来绕去的,其实就是在逼着白兴言去将红飘飘给接回来。

    老夫人不再插话了,不管林氏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但能让红飘飘回府到是件正经事。她这些日子没见着红飘飘和四孙女,心里头实在是想得慌。这个家虽然不好,但即便是有人要被扫地出门,也绝对不该是红飘飘母女。更何况还有白浩轩呢,小孩子虽然懂事不吵闹着要姨娘和姐姐,可是她却看得出来,那孩子想死自己的亲人了。

    林氏扯住白兴言的袖子,轻轻摇晃道:“老爷帮帮爹爹吧,妾身也是不想他在外头抛头露面的,实在太辛苦了。妾身不求老爷养着林家,但至少能让爹爹下次再面对这种可能给国公府丢脸面的邀请时,能有底气拒绝。”

    白兴言简直一脑门子官司,他也知道这种事只能用钱来解决,可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他现在没钱,没钱能怎么办呢?

    红飘飘的身影又在他脑子里回旋开来,越想越觉得还是那个美妾最好,人美不说,关键是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红家的财富是金山银山都敌不过的,他只要能把美妾跟女儿一并接回来,眼下府里的窘境就能够完美解决。

    可是这个接,要怎么个接法呢?白兴言实在犯愁。

    林氏带着白燕语从锦荣院儿出来,并没有回自己所住的香园,而是又奔着白鹤染那边去了。李嬷嬷远远地看着她们走去的方向,不由得摇了摇头,回来跟老夫人说:“回了府不先来这里请安,直接去了二夫人那头,这会儿又往二小姐那处去了,这林姨娘还真是不闲着。”

    老夫人轻轻地哼了声,“原本就是跟那叶之南相互利用的人,你还指望她能好到哪去?我这把老骨头啊,从前蓝儿在的时候她们还能待我有几分尊重,可自从蓝儿过世叶之南进了门,我就再没被她们放在眼里过。”

    李嬷嬷赶紧劝慰:“都是过去的事了,老夫人就别再提了,好在现在二小姐不是回来了么。就依着二小姐那个姨子,林姨娘此番肯定是讨不着半点儿好。让她们去二小姐那头碰碰钉子也罢,碰一回就也该知道收敛了。”

    老夫人长叹了一声,“林氏就靠着一身魅骨进了白家的门,这男人喜欢好看的女人我不管,谁家男人后院子里还没几房美妾呢!但我看不惯的就是她居然将燕语那孩子也养成了跟她一般模样,那可是我们白家的骨血啊,我看着心疼。”

    李嬷嬷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的确心疼,好好的小姑娘养出一身风尘气,谁看了能舒服?

    两人各自叹息着,不再说话。

    而林氏和白燕语那头,何止是在白鹤当面前碰了钉子,那简直就是踢到钉板上了……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