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87章 大少府回府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自从穿越一场来到这个时代,白鹤染就有那么点儿挺迷~信,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是有什么事要跟她过意不去么?

    锦荣院里,白家的一众女眷悉数聚集在此,就连二夫人叶氏都蒙着眼睛到了。小叶氏坐在她身边,不时地帮她递些茶点,照顾得十分周全。

    林氏今儿没用那种特殊的香料,但她平常所用的香也比旁人用的重一些,以至于此时整个厅堂里都散着一股子妖艳的香味儿,令老夫人十分不喜。

    白花颜站在白惊鸿身边,不时地观察着白惊鸿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连白惊鸿微笑时唇角上扬到什么弧度都记在心里,还偷偷用袖子掩着学上一学。

    白惊鸿十分不解她的这种行为,不只一次地以眼神去询问,白花颜却只当没看见,完全不做以回应。

    这是小叶氏近来给她的教导,因为出了好主意让红氏终于点头答应回府,这几天白兴言接连夸赞她,连带着对小叶氏也好了起来。白花颜尝到了甜头,对小叶氏愈发的信任,于是又听了小叶氏的忠告,要一改自己过去的脾气秉性,多学习白惊鸿,因为只有白惊鸿那样的,才更加被她的父亲喜欢。

    白花颜的反常让白燕语觉得特别奇怪,这个贪婪又善妒的五小姐什么时候改了性子?竟能老老实实不声不响地在厅里待这么久?甚至就连老夫人不时夸赞一番白鹤染,还特别提及宫里下的请贴是专门给白鹤染的时,她都没什么特殊反应。按理说白花颜不是应该耍性子胡闹一番么?这怎么才离开家里一个来月,一个一个的竟然变化都这么大?

    不多时,白鹤染到了。老夫人看着她带着丫鬟款款走进,立即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同时冲着前方招手:“阿染快来,有好事呢!”

    她眨眨眼,“祖母说的可是宫宴一事?”

    老夫人点点头,“正是。”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两张贴子递给她,再道:“适才宫人来送请贴,一共两张,一张是给府里的,一张是专门给你和蓁蓁的。贴子里直说了,此番开设宫宴的目的就是庆汤州府平安,谢文国公府二小姐白鹤染神医济世。同时也提及要感谢红家人的从旁协助,所以单独给你和蓁蓁另派了贴子。你快看看,上头写得很清楚。”

    白鹤染笑意盈盈地将贴子接过来,捡着离老夫人最近的一个位置坐下,这才把请贴打开。

    上面内容跟老夫人所述大致相同,就是更多了一些赞赏之类的话,还特别提及让她可以带上亲近的姐妹一起进宫去赴宴。

    老夫人越看这个孙女越是喜欢,越看其它几个越是厌烦,特别是看白惊鸿,那简直跟眼中钉肉中刺没有差别。

    什么貌美倾国,明明长得很一般嘛,照她的阿染可差太远了。她的阿染才是真的好看,淳于蓝那种异乡的美遗传了十之七八给她,高鼻梁大眼睛,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灵气。那白惊鸿跟她的阿染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信上说你可以带些要好的姐妹,但依祖母看,也没什么人是能带得出手的。唯一一个好孩子蓁蓁还跟你一并被邀请在列,便只你二人去吧!别个就不用带了。”

    老夫人这一席话直接打翻了一船人。

    什么叫没什么人是能带得出手的?她们是妖怪还是什么,带都带不出去?

    白花颜忍了又忍,没忍住,正想发飙,却见身边的白惊鸿默不作声地抹起眼泪来。同样是委屈和生气,人家却能做得庄端惹人怜惜,这种时候她要是发飙,那岂不是太难看了?

    于是白花颜又忍住了,也学着白惊鸿的样子抹起眼泪来。

    白燕语那头则是妖里妖气地来了一句:“祖母这是看不起我们姐妹了。”

    老夫人冷哼,“想要人看得起,总得有个能让人看得起的样子。瞧瞧你们几个,老身真想不明白,我们白家怎么能教出你们这样的孩子来。”说着,狠狠地剜了叶氏一眼,随即又想起来叶氏瞎了,根本看不见,不由得又窝了一肚子火。

    白鹤染微微笑道:“祖母莫气,所谓子不教父之过,女儿要是教得不好,那就是母亲的过失了。不过现在再追究好像也不太来得及,毕竟姐妹们都长大了。”

    她的话没说完,但老夫人却能明白,所谓木已成舟,人生格局已经注定,再难改变。

    老夫人重重地叹了口气,冰冷的目光朝着叶氏投了去。不管叶氏能不能看见,她都想用这样的目光杀死那个毒妇。

    白鹤染的右眼皮子跳得更加厉害,直觉告诉她,似乎正有一件与她息息相关的事情咄咄逼近。这件事情算不上危机,只是叫人厌恶,让人生烦。

    门外有丫鬟走了进来,白鹤染眉心微微皱起,麻烦来了。

    果然,就见那丫鬟站到厅堂中间,下意识地往叶氏和白惊鸿那边瞄了一眼,随后道:“禀老夫人,大少爷……回府了。”

    “你说什么?我哥哥回来了?”白惊鸿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也顾不上自己是不是失态,冲口急问:“你把话说清楚,是不是我哥哥回来了?已经到家了吗?”

    那丫鬟点点头,“回大小姐的话,正是大少爷回来了,人已经进了府门,正往这边来呢!”

    白惊鸿简直控制不住激动和惊喜,她抓叶氏的手,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母亲听到了吗?是哥哥回来了,哥哥回来替我们做主了!”

    叶氏也激动,这若放在从前,她无论如何也要保持住自己的雍容得体,绝对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让情绪在这么多人面前表露无疑。可是最近发生这一连串的事情,已经将她的意志打击得快要崩溃,情绪也濒临涣散的边沿。她急需有人站在身边支持和帮助,不只帮助她,也帮助她的女儿。而这个人原本该是白兴言,但是现在她觉得,谁都不如自己的儿子好。

    叶氏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就要往外走,要去迎接自己的儿子。这时,就听老夫人砰地一声拍向桌面,大声喝道:“都给我坐下!还有没有点规矩?”

    叶氏气得咬牙,“我的儿子回府,我为何不能去接?”

    老夫人闷哼一声,“昨日也有白家的孩子回府,怎么没见你出门迎接?身为嫡母,对待府里的孩子要一视同仁,若是连这点道理你都不明白,那也就不配坐在嫡母这个位置上!”

    “你——”

    叶氏恼怒,就准备同老夫人理论下去,这时,白鹤染的耳朵动了动,随即开了口问那个传话的丫鬟:“大少爷不是自己一个人回府的吗?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些什么人?”

    恩?厅堂里的人都愣了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白鹤染问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白浩宸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听这话里意思好像是还带了很多人,会是谁呢?白鹤染又是怎么知道还有其它人一同到府的?

    传话的丫鬟也是不解,但还是答了白鹤染的话:“回二小姐,的确不只大少爷一人回府,同行的还有洛城那边的族亲。”

    这话一出,白鹤染心中立即明了。洛城,那可是原主住了三年的地方,这白浩宸外出游历竟带了洛城的族亲一起回到上都城,若说这不是冲着她来的,鬼都不信。

    白惊鸿也是心头顿喜,她知道,哥哥这是要出手了。母亲曾派出人去查探白鹤染在洛城三年的事情,但是外派出去的人连回都没能回来,她们本以为没了办法,却没想到哥哥一出手,竟将洛城的族亲直接带回京里,这简直大快人心。

    她就不相信,短短三年,白鹤染竟然能有如此之大的变化,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白鹤染那三年究竟经历了什么?这一次,就让洛城的人亲口说一说。

    白惊鸿拉着叶氏的手重新坐了回来,然后头凑近过去压低了声音道:“母亲莫急,哥哥既然能将人带回来,就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我一直对那个小贱人有一种怀疑,总觉得她根本就不是以前那个白鹤染,这其中真相究竟如何,且听听哥哥带回来的人怎么说。”

    叶氏点点头,不再冲动,也不再想跟老太太理论。她女儿说得对,白浩宸既然能将人带回来,那么这些人就只能有一条舌头,而这条舌头也肯定是为白浩宸说话的。她的儿子是个有头脑的人,他决定要做的事,绝不会失手。

    厅堂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就连白鹤染都不再出声,半低着头默默地想着事情。

    厅堂外头,纷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外出游历久未回府的大少爷白浩宸,带着一众洛城族亲呼呼啦啦地进了屋来。

    白鹤染这时才将头重新抬起,目光幽幽地朝着站在最前头的那个年轻人看了去。

    原主的记忆纷涌而出,很快就将面前人跟记忆里的大少爷白浩宸对上了号。

    而这时,那白浩宸的目光也直冲着她对视过来……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