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15章 儿媳妇第一次上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用天和帝的话说,他对当年的事情记得并不是很清楚,因为那时候他自己也正经历着一些事情,所以对于后宫,对于女人都没什么兴趣。只记得那歌布国的公主,也就是白鹤染的母亲长得很好看,性子也很活泼,胆子更大,竟当众说不愿意嫁给东秦皇帝,因为他太老了。

    天和帝当时有点儿不高兴,不过也没把淳于蓝怎么着,毕竟是番邦的公主,十几岁的小姑娘比他的大女儿年数还要小,他只当她是个小孩子。

    可是后来也不怎么的,就在淳于蓝回歌布之后,突然就决定要嫁给白兴言。再后来她嫁到东秦,曾随白兴言出席过一次宫宴,就是在那次宫宴上,天和帝发现,那个曾经率真活泼、敢当着他的面说不愿嫁入东秦后宫的番国公主,竟再也瞧不见笑模样,人也憔悴了许多,跟那次来朝圣时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天和帝看着白鹤染,很是有些感慨,“你现在的样子同她当年很像,朕虽不知她当年为何嫁给了白兴言,但白家将她搓磨得几乎变了个人,那个印象是很深刻的。朕希望你不要走她的老路,希望你不要失了现在这份善良和大义,还有你眼中的热情与无畏。朕帮不了你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最好的儿子给你,唯一能保证的,就是他绝对不会像你的父亲对你的母亲那般无情无义。”

    他抬抬手,让白鹤染起来,又继续道:“朕不是那种端架子压人的皇帝,今日召你进宫更是有事相求,该客客气气地待你,这一礼原本也是不打算受着的。但是你同凛儿拉着手进来,朕就在想,这一礼受了也好,但不是接受一个臣女在叩拜皇上,而是想着是儿媳在叩拜公爹。这是家礼,你行了,朕也就受了。”

    白鹤染有些发愣,这跟她所想像的皇帝不太一样,跟后世白家流传记载下来的各朝皇帝也不太一样。史籍只载表面,死气沉沉平铺直述,不掺杂任何感情。而她眼前看到的这位却是活生生的一个人,所有的情感和表述都是活的,是有人气的。所以更加直观,更加透彻。

    见她愣着,天和帝也不急着催促其搭话,又自顾地道:“儿媳妇第一次上门,总得有见面礼,朕和皇后早就把礼给你备下了,回头让江越拿给你。”

    白鹤染这才回过神来,开口说了话:“皇上已经将最好的儿子给了我,我还要什么礼呢?关于母亲的事,我能记得的也就只是些零星片断,多谢皇上今日同我说了这么多,让我对母亲又多了一些了解,我很知足。我只是国公府里一个小小女子,没有多大本事,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跟着十殿下,在他能用得着我的时候小小的帮上一把,仅此而已。”

    天和帝再度感叹:“这怎么能是小小的帮上一把呢?你的几次相助简直是神来之笔。”

    老皇帝有了些精神,许是见白鹤染瞥向床榻上的君慕息时,目光中并没有露出焦急或是担忧的神色,便知她是有把握的,于是也跟着放松下来。他夸赞起白鹤染:“朕都听说了,你第一次帮一把,不但解了凛儿要命的毒,还轻而一举就击退了追击而来的劲敌。第二次帮一把,又给他解了一次毒。第三次更厉害了,直接救了整个汤州府的人。你如果管这都叫小小帮上一把,朕实在不知道你若使出浑身解数来帮他,会是多么惊天动地之事。”

    白鹤染笑笑,轻轻地说:“希望他永远都不会遇上需要我使出浑身解数才能相助之事,我希望他一生平安,也希望皇上一生平安,因为……我羡慕他能有这样好的父亲。”

    她吸了吸鼻子,主动岔开了话题。今日进宫不是来说自己的,而是为了四皇子的病症。

    于是又朝着床榻上看了一眼,再开口道:“我若没看错,四殿下的病症该是多年心结郁集而成,又一直拖着不治,终于拖成大病。”

    天和帝紧张得站了起来,在殿内不停地转悠。再次站到白鹤染面前时,面上似乎又多了一道皱纹,更多了几分苍老。

    他乞求白鹤染:“请你救救朕的儿子,朕是一个不尽责的父亲,孩子多,女人多,政务更多。朕为君,对他们照顾太少,以至于孩子都成了这样,却没能及早发现。”

    他一边说一边叹气,又回过头去看床榻上的儿子,再道:“朕的四儿子是个善良的人,你知道的,在皇家,兄弟情谊很难维持,朕之所以喜欢老四老九和老十他们几个,就是因为看着舒心,就是因为他们知道互相疼着敬着,而不是各自为政,只顾盯着朕的那个皇位。从来都只有抢皇位的皇子,可是他们几个之间,是可以把这个皇位互相礼让的。且不管将来谁坐上了那个位置,都会对其它的兄弟好。所以……请你成全这份兄弟情谊,请你让朕不要再失去一个好儿子。”

    这是一位老父亲的请求,白鹤染清楚地看得到天和帝眼中的凄苦,似还不只是因为四皇子的病症,还要其它更苦的心事埋在心里。

    她再一次感慨,若是她的父亲待她之情能及得上天和帝的十分之一,她都知足。

    “皇上放心,我定尽力。”她向着天和帝行了个礼,然后想了想,又道:“皇上也有旧疾,每每阴天都会十分痛苦。太医们应该一直都在调理,所以这些年并没有恶化,只是一直都无法根治,疼痛一直都在。您若放心臣女,待治好四殿下之后,臣女也给皇上看看。”

    天和帝没再说什么,往后退了几步,将床榻边的位置给白鹤染让了出来。

    她递给君慕凛一个放心的目光,然后抬步上前,坐到了榻沿边的椅子上。

    腕脉初诊,情况比她想像的还要糟糕。这何止是单纯的郁结于心,这分明就是心衰。

    这么年轻就心衰,即便是她白鹤染也不得不为之惊讶。

    她突然对那个苏婳宛生起强烈的好奇,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竟能让一个人如此深刻的记在心里,一记就是这么多年?

    君慕凛在边上轻扯了她一下,问道:“严重吗?”

    她实话实说:“严重,是心衰。简单的说就是心脏功能发生障碍,而且它并不是一个独立的疾病,一般来说能发展到心衰的,肺部淤血也已经很严重。”

    她伸出手,在四皇子左心室附近轻按了几下,“就是这里,我要在这个地方用金针布下一个阵法,将生机重新注入四殿下的心脏,化散肺部淤血,从而疏导、缓解和恢复心功能障碍。别外——”她指指四皇子,“你先将人扶起来,不要躺着,半靠在榻上吧!这是很严重的心衰了,再这么躺下去情况会越来越不好。”

    君慕凛吓了一跳,赶紧招呼江越一起将人扶起来,小心翼翼靠坐在床榻上。

    天和帝也十分紧张,他从来没听说过心衰这种病,白鹤染对病情的解释也跟其它大夫的说法不太一样,又或者说其实是一样的,但白鹤染用词更加生僻,以至于他没太听明白。

    于是试探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不是,病情虽重,但还有治?”

    白鹤染点头,“我能治,但四殿下愿不愿意好起来,还是要看他自己。”

    老皇帝懂了,他这个儿子是心病,大夫只能外治内调,但无法舒缓他的心结。想要真正的好起来,只能看他自己肯不肯放下自己。

    “上衣褪掉吧!”白鹤染再指挥君慕凛,然后对江越说:“劳烦江公公把外头那跟着我一起来的丫鬟叫进来,我的药箱还在她那儿。”

    江越赶紧去叫人了。

    不多时,默语提着药箱走了进来,刚要跪下给天和帝磕头,天和帝大手一挥:“免了吧!”然后又回过身去看白鹤染治病。

    白鹤染将药箱接过来,里头有一小瓶高度烧酒,是她放在药箱里以备不时之需的。她挑出三十六根长短不一的金针,用烧酒消毒,然后又把手往四皇子身上伸了过去。

    只是快要触到皮肤时就停了下来,然后扭头看了君慕凛一眼,“那个……我得摸他两下,你有没有意见?”

    君慕凛抽抽嘴角,“没意见。”

    她又问天和帝:“那皇上您呢?”

    天和帝看了看君慕凛,“凛儿都没意见,那朕也没意见。”

    白鹤染点头,“那行,既然都没意见,我就摸了。”话刚说完,手立即就落了下去。

    身边几个人眼瞅着她伸出一只小手,围着四皇子君慕息的左心口处摸了又摸,按了又按,还转了好几个圈儿揉了几下。

    君慕凛实在看不下去了,“差不多得了,你是不看我四哥长得好看就借机想多摸几把?我可得提醒你,我四哥跟我不一样,你摸我几把我不当回事儿,大不了娶回家就完了。但他要知道自己被你摸了,那这病你很有可能就白治了,他醒了之后容易自杀。”

    白鹤染的手一哆嗦,自杀?

    江越赶紧把话接过来,“哪有那么严重,不至于不至于,顶多半年不想见人,没什么的。”

    白鹤染又一哆嗦,半年不想见人?不至于吧?……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