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17章 恶人未除,有什么资格死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预计一个时辰的针阵,扎了整整三个时辰。三个时辰后,四皇子终于醒了。

    刚醒来时眼睛模模糊糊的,就看到有一个小姑娘歪靠在床榻边,像是睡着了,脑袋一沉一沉的,一会儿撞到床架子上,一会儿又磕到床板上,最后一下干脆直接砸他胳膊上了。

    他到没怎样,小姑娘自己把自己给砸醒了。醒了之后第一反应就是看他,还开口问了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深呼吸看看有没有好受一些。”

    他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苏婳宛又回到了这里,就坐在他身边,柔声细语地同他说话。

    他下意识地呢喃出声,说了句:“婳宛,你瘦了。”

    白鹤染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刚醒过来神智没及时恢复,把她当成苏婳宛了。

    她没顾得上同他说话,到是身子向前探,着急给他先把金针拔去。

    可这动作在君慕息看来就像是人要俯身上向,同他亲近。下意识地抬手往她腕间拉了一把,又唤了声:“婳宛。”

    这她就不得不劝了:“四殿下,我是白鹤鹤,你先别说太多话,我在你的心口处下了针阵,得先将针拔去才行。”

    这话对于君慕息来说,无疑就是一盆冷水灌头,直接将半梦半醒的人浇得彻底清醒过来。

    “白鹤染?”他终于回过神,这才发现面前的小姑娘根本不是他心心念念着的那个人,而是他十弟的未婚妻,国公府的嫡小姐。他松了手,轻轻地说了声:“抱歉,我认错人了。”

    再低头去看自己心口处,一眼之下瞬间脸红。

    “殿下别太在意了,我于你来说就是个大夫,大夫看病而已,没那么多讲究。”她想将话题变得轻松些,于是一边拔针一边又继续道:“君慕凛说你要是知道是被我这样治好的,说不定得自杀。江越说自杀不至于,但有可能半年都不愿见人。你看看你选哪种?”

    君慕息的确好生尴尬,光着上半身子,还在心口的地方被个小姑娘“动手动脚”,这简直让他无地自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这辈子都没有这样尴尬过,哪怕苏婳宛没离开上都城的时候,两人都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时刻不忘男女之间授受不亲,像这种“宽衣解带”之事从未做过。

    眼下白鹤染虽已在用玩笑化解这份尴尬,可还是让他脸红到了耳根子,十分难堪。

    三十六枚金针不是说拔就能很快拔得掉的,金针是阵法,下针时有规矩和定律,拔针也不能胡乱就拔掉。更何况数个时辰扎下来,拔针时是不可能一点不带出血的。她让默语将事先准备好的棉布用温水蘸湿,一边拔针一边为他擦去血痕,血出得多的针眼还要多按上一会儿才能离手。只是这样一来,君慕息的脸就更红了。

    她十分无奈,“我一个小姑娘家都大大方方的,四殿下如此反应,可是在嘲笑我不检点?”

    君慕息赶紧摇头,“你是大夫,济世救人,我谢你都来不及,何来嘲笑一说?”

    “你也知道我是大夫,也知道我是在济世救人呀?”她翻了个白眼,“那你跟大夫还忌讳什么呢?命重要还是脸面重要?”

    君慕息不知道该怎么答,顿了半晌方才叹了口气,自嘲地道:“是我矫情了,二小姐教训得对。”他不再看白鹤染拔针的动作,亦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赤着的身体,尽可能地平心静气,总算将这份尴尬化去了几分。

    三十六枚金针拔完,白鹤染将一块蘸沾的布巾盖在下过针阵的地方,然后将君慕息的一只手抬起来,指挥他自己扶着。

    “多按一会儿,一柱香后再将布巾取走就好。”她笑着对四皇子说,“君慕凛那小子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原本一直在这儿守着的,说等殿下醒了一眼就能看到他,能感受到来自弟弟的关怀。可惜说得好听,殿下都醒了却不见他的影子。”

    默语赶紧道:“十殿下说去御膳房给四殿下熬粥,那会儿小姐您睡着了,殿下没让吵醒您,只说会一并吩咐御膳房预备下饭菜,留您在宫里用晚膳。”

    白鹤染点头,“算他还有良心。”

    君慕息听着主仆二人的话,听着她一口一个君慕凛的叫着他十弟,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孩很有意思,这种未婚夫妻间的相处方式也甚是有趣。只是感觉上还是有些奇怪,于是他对白鹤染说:“凛儿大你不少,可听着你说话,却总觉得你是姐姐,他还是个小孩子。”

    白鹤染撇撇嘴,“他可不就是个小孩子么。”不到二十的毛头小子,如何同她两世的灵魂相比。只是很多时候她都刻意去忽略这个问题,尽可能地让自己习惯这个十四岁的身体,连心理上也尽量跟着年轻起来。

    她看着面前这位四皇子,赤着上身,半盖着被子,头发有些散乱,脸色因为刚施过针,还没彻底恢复过来,显得有些白。明明该是很狼狈的模样,却还是让人无法将这样一个人同狼狈二字联系到一处,到像是名家大师笔下的一副水墨丹青,画中有诗,诗歌如画,温文尔雅,和光同尘。

    忽就有些感慨,不由自主地就想将一些事情向面前这个人倾吐。于是她说:“我也曾经有过一个亲哥哥,可是他比我还不幸,我至少现在都还活着,可他却连长大的机会都没有,刚刚出生就要死去。为此,我到现在都无法释怀。我也有亲生父亲,可是这十几年来,他给予我的不是苛刻就是伤害,直至如今已经演化成了杀戮。为此,我开始奋起反抗,开始在他面前乍露锋芒,自己将自己保护起来。”

    她说得有些难受,渐渐地低下了头,声音也轻了许多。“我曾以为京中贵族、权力集中之地的人家都是这般无情,可是今日我进宫,却看到了一个老父亲守在儿子的病榻前,一次又一次的乞求我救救他的儿子,一次又一次的对我说他的儿子有多好。直至今日我才知晓,原来富贵人家并不都如文国公府那样无情,皇权之家的亲情都要比我的家里强上百倍。我很感慨,也很难过。”

    她抬起头来,看向四皇子,“如果我的哥哥还活着,我就也是有兄长呵护的孩子,就不会总觉得在这世上就是我孤单一人。四殿下,你失去过一些人,可也护有着更多的人,明明如此幸运,为何还不珍重自己?”

    她偏着头,琢磨不清。

    君慕息没想到白鹤染会同他说出这样一番话,他从前只觉得这个未来的弟妹是个厉害又聪明的女子,能让他那个混世魔王般的十弟甘心臣服,也能让那个冷面阎王般的九弟点头认可,还能在德福宫嚣张进出,更能用一身医术解汤州全城之难。

    可是今天,他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白鹤染,不但嫉恶如仇,也有自己的无奈和心酸。

    只是……“我并非不珍重自己,只是有些事情郁结在心里,渐渐的就生了根,成了心魔。”

    他坦诚地告诉白鹤染:“我并不曾想过要死去,只是也没有多么想要活着。”

    她不解,“可是你这样子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你不是在惩罚你自己,你这是在惩罚她,是在惩罚那个叫做苏婳宛的女子。如果她知道你现在这般模样,心里又如何能好受得起来。”

    白鹤染一边说一边摇头,“我并不是劝你忘记,只是想告诉你,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恶人未除,有什么资格死去?”

    她说这话时,眼里不由自主地迸射出凄厉的寒光。

    君慕息突然想起许多年前曾听说过的事情,文国公府的大夫人连同她年幼的女儿被一起赶出文国公府,她为了让女给能够活下去,为了女儿不至于流落街头,以一头撞死为代价,换了白兴言将那个孩子接回府里继续养大。

    那个孩子就是面前这位,她曾亲眼目睹自己的母亲撞死在她的面前,她在那样小的年纪就背负着如此沉重的伤害,今天却好好的坐在这里来劝导他,他哪里还有资格在她面前说出不想活着这样的话?他心里悲痛再大,可有她承受得更多?

    “是啊!”君慕息的目光也坚定下来,“你说得对,恶人未除,有什么资格死去。”

    这话一出,面前的女孩突然就笑了开,像一朵突然绽放的花朵,笑得他措手不及。

    “四殿下能想明白就好,我还怕你再想不通,回去继续上火继续吐血。你是不知道,我布下针阵救人也没那么轻松,不但耗费心力,连内力也跟着耗费不少,很是累的。”

    默语也跟着道:“我家小姐才从光明寺赶回来就直接进宫,好多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可不。”她笑嘻嘻地说:“我那个爹最不让人省心了,上山设埋伏,进了寺院还下埋伏,我这点儿精神头儿都用来对付他了,好几天没睡个好觉。所以,四殿下,你可得让我省省心,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别枉费了我的一番精力,也别再让疼爱你的父亲和弟弟们跟着着急上火,知道吗?”

    她笑得眉目弯弯,看在君慕息的眼里,终于为他昏暗无光的生命注入了新的生机……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