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22章 意外措手不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的确是白惊鸿跪在院子里,但不是别人让她跪的,是她自己要跪的。

    白兴言此时正陪在她身边,看着白惊鸿用面纱半遮起的脸,心里也是几番起伏。

    他眼下也是一身的伤,在光明寺里被放血,回来的路上又掉下山崖。家里的女人联手将他给救了上来,可那是怎么个救法啊!一根绳子栓着,生生往上拉,山体棱角磨着他的皮肉,磨得浑身是血。好在只是皮外伤,大夫擦了伤药后看着吓人,却也没有大碍。

    眼下他已经顾不得自己的伤了,他看着白惊鸿,只顾着琢磨白惊鸿那张脸。

    这脸到底还能不能治得好?治得好就罢了,若万一治不好,他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终于,外面的人推门入府了。白兴言抬头去看,一眼就看到白鹤染从外头款款而入,身边还带着个穿粉衣裳的小姑娘,不是她的丫鬟,却也十分眼熟,只是一时间不太能想起是谁。

    白惊鸿却没理会多出来的那个人,她只知道白鹤染回来了,一下就振奋起来。

    就见她往前跪爬了几步,冲着白鹤染大声道:“二妹妹,姐姐给你赔罪了!”

    白鹤染吓了一跳,没整明白白惊鸿这大半夜的抽的是什么风。

    可白惊鸿不管她懂不懂,一心只顾着自己演戏,就见她又往前爬了几步,一直爬到了白鹤染跟前,跪在地上仰着头说:“千错万错都是姐姐的错,求二姐姐饶了咱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吧!”她一边说还一边扯下自己的面纱,将那张坏掉的脸彻底露了出来。“我的脸毁了,我的希望全没了,求二妹妹看在我这张脸的份上,将过去的事全都忘了吧!咱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再也别闹了好不好?姐姐给你磕头了。”

    说着话,白惊鸿竟真的开始磕头,一下又一下地磕在地上,砰砰的,十分用力。

    白鹤染有点儿没反应过来这闹腾的是哪一出,君灵犀就纳闷了,这文国公府的日子过得果然精彩,都这么晚了还有戏看,当真是不虚此行。

    不过对于白惊鸿她还是有几分好奇的,低头瞅了一会儿,然后就小声问白鹤染:“十嫂,这丑八怪是谁啊?她为什么说是你姐姐?我记得你是文国公府的嫡女,是白家大夫人给文国公生的第一个孩子,你哪来的姐姐?”

    不停磕头的白惊鸿恍恍惚惚听到了这话,差点儿没气昏过去。姐姐妹妹的她不在意,她在意的是那句丑八怪。

    该死的,她一向被誉为东秦第一美女,现在却轮落为被叫成丑八怪,这一切都是拜白鹤染那个小贱人所赐,她绝不会放过白鹤染,绝不会!

    白惊鸿眼中有寒光一闪而过,可惜,白鹤染没看到,她只顾着跟君灵犀说话了:“原本是没有姐姐的,可是后来父亲娶了后娘,后娘把两个跟前夫生的孩子带到了白家人,都比我大,所以我就有了哥哥和姐姐。”

    君灵犀毫不避讳地发出一个嘲讽的声音,然后又道:“你们家可真够复杂的,文国公也是人才,继室带过来的孩子被捧成了大小姐,他也不嫌糟心。”

    白兴言终于反应过来这位是谁了,能如此不给脸面挤兑侯爵府的,除了皇家的人还能有谁?再瞅瞅这小姑娘的打扮和年龄,他的腿肚子开始打哆嗦了……“嫡,嫡公主?”话说完,扑通往地上一跪,“臣白兴言,叩见嫡公主!公主千岁千千岁!”

    白兴言这一声嫡公主算是提醒了在场的白家人,于是一个一个都跟着跪了下来,连刚赶过来的白蓁蓁也稀里糊涂地跟着跪到了地上,然后一脸不解地朝着白鹤染看去。

    她姐可真行,这什么时候又勾搭上嫡公主了?

    白惊鸿也是愣住了,嫡公主?那不就是皇后的孩子?该死的白鹤染,为何她攀上的人一个比一个身份高贵,一个比一个更加难缠?

    不过,眼下她也顾不得这些个了,白鹤染跟君灵犀聊得热络,摆明了有把她晾在这处不加以理会的意思。身后白家人还在行礼问安,一时间人们的注意力都在那位嫡公主身上,就连白鹤染都没再注意她。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等的就是这样的时机,她今天要做一件大事,要为她的这张脸、要为她母亲的眼睛和指甲、还有她那被关起牢里的哥哥报复。

    她的理智早已被仇恨填满,她要杀了白鹤染,不惜一切代价不计一切后果,必须要除掉这个小贱人。只有白鹤染死了,她白惊鸿才能够重新过回从前那般日子,所有的一切才能够回到原来模样。否则路越走越死,她将再也没有出头之日。

    仇恨如烈火般在心中熊熊燃烧,烧得白惊鸿眼珠子通红通红,理智已经荡然无存,白鹤染站在她面前俨然一件猎物,任她宰割。

    许是她心中仇恨太过强烈,以至于君灵犀一瞥眼间与之产生碰撞,当时就“咦”了一声,正想问问这位大小姐是不是兔子变的。却在这时,就见原本一脸可怜相跪在地上的白惊鸿突然之间就变了脸,一道凶光自眼中夺眶而出,杀机立现,整个人都狰狞起来。

    君灵犀立即意识到不好,正想跟白鹤染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白惊鸿手中不知何时竟出现一枚锋利的刀子,没有任何征兆地冲着白鹤染直刺而来。

    白鹤染这次确实反应慢了,只因她刚好看到白蓁蓁嘴巴一动一动地向她询问君灵犀的事,她正想回答,而白惊鸿就选在这个当口行凶,以至于刀子都到了心口她才有所察觉,却已经来不及彻底躲避,只能堪堪侧身,尽最大努力让出心口要害之处,将一只肩膀留了下来。

    然而,万万没想到,原本站在她身边,不在白惊鸿刺杀范围内的君灵犀竟突然也有了动作,公主殿下,千金之体,居然不顾一切地扑到她面前将她一把抱住,用自己的整个背部替她去挡白惊鸿的刀子。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到让人来不及再做出反应。白惊鸿离得太近了,白鹤染之前又忙着躲过心口要害,以至于君灵犀这一抱一扑一救,直接救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再没有可能将人推开了,在白家众人的惊呼声中,她眼睁睁地看着白惊鸿的刀子直插入君灵犀的后心处,几寸长的刀子全部没入血肉之中,疼得君灵犀连喊疼的力气都没有,软绵绵地瘫倒在了白鹤染的怀里。

    “灵犀!灵犀!”白鹤染下意识地将人揽住,口中不停叫着君灵犀的名字,同时目中愤怒汹涌而出,右脚一抬,狠狠地照着白惊鸿就踹了过去。

    白惊鸿被她这一脚直接踹飞出好几米远,落地时,正好落在刚赶到前院儿来的小叶氏脚边,吓得小叶氏一声惊叫。

    可惜已经没人顾得上她了,就连最疼爱她的白兴言也没工夫对她加以理会。

    刺杀白鹤染他不管,甚至希望白惊鸿能成功,但这非但没成功,反而还刺错了人。错给别人也就罢了,偏偏错在了嫡公主君灵犀的身上。

    白兴言此时此刻只感天旋地转五雷轰顶,心中无数种复杂的念头汇聚到一处,只剩下一个概念,那就是:完了!全完了!

    自从八皇子死后,皇后娘娘只得了这一女,从小到大是当宝贝疙瘩养着的,就连几位皇子都对这位小妹妹爱护有加,但凡有人欺负了君灵犀,那是要遭到皇家人疯狂报复和打击的。

    可他白家现在哪里是得罪,这直接上升到了刺杀,不管君灵犀还有没有命能活,这个罪他都是逃不掉了。

    白兴言简直快让白惊鸿给气疯了,这一刀下去,要的不是白鹤染的病,也不是君灵犀的命,要的是他白家全族的命啊!

    他心头火气升至极点,当下再控制不住理智,转回身大步走到白惊鸿跟前,抬起腿来,照着白惊鸿的胸口又狠狠地补了一脚,同时大吼道:“孽障!你是要我白家家破人亡吗?”

    白惊鸿已经吓傻了,接连被踹两脚,哪里还有说话的能耐。一口口血从她口中吐出,瞬间就染红了半身衣裳。这样子再配上她那张半毁的脸,简直跟地狱恶鬼没有两样,以至于后赶来的白浩轩才看了她一眼就大叫起来:“鬼啊!”

    可是已经没有人在意白惊鸿像不像鬼了,因为白鹤染也抱着君灵犀正在疯狂地大叫,她叫的是——“快请夏阳秋!快去请夏阳秋!快!”

    默语二话不说,将手里药箱塞给迎春,然后直接展了轻功飞身出府,奔着国医堂就去了。

    白鹤染也没闲着,她将君灵犀放在地上,一把抢过药箱,拿出金针迅速地往君灵犀背上扎了去。与此同时,迎春反应也够快,直接跪在地上,将手伸到下面垫着君灵犀的脸,以免她的脸着了地擦出伤痕来。

    一共下针十七枚,金针围着刀柄扎了一圈,终于将血止住,可是刀却没拔。

    她不是外科大夫,这一刀正中后心,这种程度的外伤她没有把握,更何况还要分出精力来控制金针,根本不可以同时兼顾拔刀。

    所以她在等夏阳秋,只要夏阳秋能把这刀拔出来,她就有把握从死亡线上跟死神抢人。

    时间一分一秒都是骄傲,就在白鹤染几乎要急出眼泪时,就听府门口有下人急喊了一声:“四殿下到!”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