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27章 本宫不是傻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杖毙二字强烈地刺激到白惊鸿的神经,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无处躲避。

    可她不想死,她还想好好活着,想治好自己的脸,想嫁给皇子,想当下一任皇后。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叶郭白三家的大计呢?母亲说给她的那些美好未来呢?

    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白兴言,然而,现在的白惊鸿看在白兴言眼里就是个厉鬼,就是看一眼都能做噩梦的丑八怪。更何况今夜的白兴言就是因为这白惊鸿,才被十皇子从文国公府拖进皇宫,这一路拖得他皮开肉绽,他现在都恨不能亲手掐死白惊鸿,还救?救个屁!

    白兴言将头直接别了过去,看都不想多看白惊鸿一眼。

    白惊鸿求助无望,慌乱之下竟往四皇子脚边爬了去。她记得听人说起过,四皇子最是心软,为人也最为温合,她眼下走投无路,这大殿里面除了四皇子,再不可能有人会帮她。

    于是她伸出手,试图去抓君慕息,同时也尽最大努力做出曾经最拿手的可怜相,她相信自己只要一露出这样的可怜表情,这世间根本不可能有男人能够抵御。

    然而她忘了,她现在已经不再是倾国之姿,更何况,四皇子从来都不是喜近女色之人,别说脸不管用,就是这一抓都没能将人抓到,君慕息轻轻一侧身,她就摔趴到了地上。

    “放肆!”是君慕息的声音冷冰冰地响起,“杀人偿命,没有人救得了你。”

    “我没有杀人!”白惊鸿大声为自己辩解,“嫡公主还没死,我就不算杀人,更何况我那一刀根本也不是要去刺她,我要刺的是白鹤染,是白鹤染……”她说到这里,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随即再度叫嚷起来——“是白鹤染,她见自己躲不过去,就将嫡公主抓到身前去给自己挡刀!嫡公主是被白鹤染害的,她是故意抓了嫡公主挡刀的!皇后娘娘明鉴,明鉴啊!”

    “你说什么?”陈皇后大惊,目光随之向白鹤染投了去。大殿之上,气氛一时间愈发的紧张起来。就连白兴言都开始蠢蠢欲动,虽然不想救白惊鸿,但若因此能害白鹤染一把,他还是十分乐意的。

    这厢白兴言正要开口说话,可陈皇后那头却已经开始摇头,她看着白惊鸿,一脸的讥讽,“你当本宫这个皇后是白做的?后宫沉浮几十载,你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本宫无需多想,只靠这一双眼睛就能断出真假。”

    她说着,指向白鹤染,“她将公主带出皇宫,带入文国公府,又不能护其周全,有罪!但你若说她故意抓了公主为自己挡刀,本宫绝不相信。十殿下是本宫一手养大的孩子,他瞧上的人,绝无可能是那等下作之品。白惊鸿,闻你一言,本宫到是觉得直接杖毙实在太便宜了你。伤我爱女,又岂能是一死就能赎罪的。”

    白惊鸿眼一亮,不直接杖毙,那就意味着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于是她将头抬起来看向陈皇后,只可惜,陈皇后接下来的话,却是将她刚刚升起的希望彻底熄灭——“我东秦皇宫有一处水牢,数百年来,只关叛乱造反之辈。今日本宫便将你送到那里,受七七四十九日水牢之苦,你若就此死了,算你好命,若七七四十九日之后还活着……”她对九皇子说,“慕楚,她若还活着,四十九日之后你便将人带走,阎王殿百种刑罚,一个不许少,统统给本宫在她身上试过一遍!”

    九皇子立即应声:“儿臣遵命!”

    “带走!”陈皇后广袖一挥,立即有宫人上得前将,不由纷说,架起白惊鸿就拖向殿外。

    深夜,白惊鸿凄厉的喊声传遍了整个东秦皇宫,就连听说此事匆匆赶来的天和帝都被震得直捂耳朵,连声吩咐:“赶紧给灌一碗哑汤下去,别再这么叫唤,吵得人头疼。”

    立即有宫人到太医院去要哑汤了,白兴言的心又沉了沉,这个大女儿算是彻底的废了。

    天和帝一进了昭仁宫大殿,先是瞅了一眼地上跪着的白鹤染和他的几个儿子,然后赶紧问皇后:“灵犀怎么样了?”

    陈皇后闷哼一声,“问你的好儿媳。”她说完,又冲着下方一众人道:“道理本宫都清楚,事非曲折本宫也清楚。可是我的女儿伤了,我也心疼!你们告诉本宫,这口气,要本宫如何咽得下去?白鹤染,你要本宫如何能够原谅你?”

    天和帝也沉下面色,一时不知该如何说这件事。手心手背都是肉,他疼最小的儿子,也疼最小的女儿,现在两方冲突,他不知该向着哪一边。

    到是白鹤染主动又向皇帝皇后都磕了头,开口道:“臣女自知有罪,不管皇后如何责罚,臣女都认。也请几位殿下不要再为臣女求情,嫡公主舍命救下来的人,若是连这个责都不敢担,那她这一刀就真是白挨了。”

    她说着,目光投向了君慕凛,“你回去,我不能什么都依靠你,更不能连犯了错都要你来摆平。从前的许多路都是我自己走过来的,不能因为现在遇着了你就有了依仗。那样的白鹤染,也不值得你疼护。”

    她再转向身边另外两位皇子,“二位也一并回吧!我白鹤染不是担不起事的人,有错就是有错,认罚便是了。”

    “你这叫什么话?”君慕凛不干了,“你是我订下来的媳妇儿,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母后若说你有罪,那我就跟你一同有罪。”他看向陈皇后,“灵犀伤了,我也心疼,她不只是母后的掌上明珠,也是我从小看护到大的小妹妹。儿臣知道母后心气难平,现在也不求母后消气了,便跟媳妇儿一起跪着,什么时候母后觉得惩罚够了,什么时候叫我们起来就好。”

    他说着,衣袍一撩,挨着白鹤染就跪了下来。

    “母后放心,儿臣绝不会因为此事就记恨母后,染染也定与我是一样的心思。所以母后尽管降罪,儿臣与她一并担着就是。”

    陈皇后简直要气疯了,她指着地上跪着的三个皇子,大声质问天和帝:“你看看,看看你生的三个好儿子!为了一个女人,他们三个都跪在这处,这是干什么?他们又为了什么?”

    九皇子含首,“儿臣为国之大义。”

    四皇子俯身,“儿臣为报救命之恩。”

    君慕凛答得更是理所当然,“儿臣为了陪媳妇儿。”他仰起头,可怜巴巴的眼神向着陈皇后看了过去,“灵犀伤了,我这个当哥哥的心里的难受不比母后少,可是母后您想过没有,灵犀救人图的是什么?她顶着嫡公主的身份,从小到大无人敢招惹,除了我们这三位哥哥,甚至没有人愿意同她一起玩。这一来是因为公主身份高贵,二来也是母后您对她太过疼爱,连跟其它的公主一起玩耍都担心她会磕了碰了。灵犀看着活泼,可实际上她很渴望能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她跟染染投缘,哪怕只是刚刚认识,她还是想要将这个朋友留住,甚至不惜用自己的性命去留。母后,儿臣不为媳妇儿说话,只是说一个事实——这是灵犀自己的选择。”

    陈皇后身子晃了晃,跌坐到身后的椅子里,一句话都说不出。

    天和帝知道她在想什么,更知道她为何将女儿护到这种程度。发妻心里的苦,只有他一人知晓。

    他将手掌执于皇后肩头,用力握了一下,“朕都明白,但灵犀不是离儿,离儿出事,不代表灵犀也会出事。”

    “可是万一……”

    “没有万一!”天和帝坚定地道,“离儿是离儿,灵犀是灵犀。”他说着,又问白鹤染,“嫡公主的伤,你如何看?”

    白鹤染答:“刀身正中后心,公主殿下所受的苦,终我一生无法回报。但在国公府时刀已拔出,臣女尽己之力聚生机复了公主殿下的心脏,眼下除了皮肉伤之外,性命无忧。”

    天和帝长出了一口气,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救回来就好。”他对白鹤染说,“朕疼儿子,也疼女儿,虽知此事与你无关,但若灵犀因此没了性命,朕也不知该如何原谅你。现在人救回来了,丫头,你……便跪一跪吧!待你母后心火消了,你再给她好好陪罪,说些好话。朕了解皇后,她不是不分善恶胡乱降罪之人,只是一时心急,没想开。丫头,你不要记恨她。”

    白鹤染今日也不知怎的,眼泪就是止不住地一直往外流。都说皇家无情,可分明她看到的皇家却是如此有情有义,而反观她的家……

    “臣女心中没有恨,请皇上放心,跪也好,罚也好,皇后娘娘在臣女心中,都是最好的母亲。”她又冲着陈皇后磕了个头,“外伤虽好治,但难免留疤,臣女能做出世间最好的祛疤膏,确保公主伤疤全消。”

    “你真的能做祛疤膏?”白鹤染这话一出,到是白兴言最先激动起来,因为他想到了白惊鸿,如果白鹤染有那样神奇的药,那白惊鸿的脸是不是就可以好起来?

    天和帝都震惊了,“这还有个活人呢?”随即脑子一转,“想要祛疤膏治你那个继女的脸是吧?也行!朕给你两个选择,你考虑看看——”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